无论是正路还是邪路,主流媒体都或多或少都被精英阶层所把持,那里很难听到底层民众的呼声。在这漫长的选举年中,全世界都被骗了。

直至开票前夕,希拉里的民调支持率仍然稳定领先,却在开锣之后急速反转,特朗普以大幅优势逆袭出一条X形曲线,在本国精英不屑一顾的嘲讽声中,“沉默的大多数”用选票给出了响亮的耳光。

主流媒体反思称,特朗普的支持者多为教育水平偏低的蓝领阶层,大多数民调对这个群体取样不足。诚然,然而这些默默无闻的底层人群,又何时曾在主流舆论中拥有一席之地?

这样的假象和分裂发生在任何一个国家,然而区别在于,有些国家可以通过选票来纠错,促使媒体和政客重新关注那些”沉默的声音“,而有些国家并不拥有这一制衡体系。藉此“邪路”可以不断地自我修正,而“正路”却可能在少数人掌舵的前提下越偏越远。

保守主义的回潮反映了底层民众的不满,同时意味着对既往路线的纠偏,但绝非有些人想象中“向左转、向右转”的问题,总统的权力没那么大,事儿还得一步一步推进,正如奥巴马所说: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虽然我们这次的代入感空前强烈,但是绝不能以我们的历史经验去推测一个全然不同的体系。

多年以来,美国为普世价值和政治正确付出了太多代价,略微回撤已经是大势所趋,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德国、法国等普世价值的标杆。这套对内行之有效的价值体系,正在被那些从未接受这些价值观的外来族群所利用。

而我们面临的是全然不同,乃至截然相反的命题,譬如对当代文明价值观的补课,而绝非跟风质疑,我们何必吃着地沟油,去操白宫的心。

唯一可参考的是主流舆论与真实民意的撕裂,这一问题可能远比欧美国家严重。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农民、农民工、城市平民等弱势群体,与他们微弱的话语权极不相称。很可能在这举国近半的群体中,根本没多少人关注美国大选,社交媒体上的喧嚣也只是假象。

我们也有“民调”,如果说美国的民调这回遭遇了重创,我们的民调可能从来就是个笑话。我们每次的天然气、自来水、公交车涨价也都经历过“民调”,每次都是高票支持,喜大普奔的市民唯有苦笑对之。

在主流舆论中,精英思维到处横行,从各类施政解读到深夜心灵鸡汤,拥有各种匪夷所思的奇葩论调,恐怕令西方的保守势力也眼界大开。在社会福利严重不均衡的背景下,我们的主流论调居然是“不养懒人”、“泛福利化危险”等等。各种涨价、收费、通货膨胀,赤裸裸地伤害中下层民众,而主流论调居然是“有效调节”、“有利于经济”等等。

这些论调自有来处,也大都剽窃于西方学者,然而唯一搞错了它们所应适用的背景,精英阶层移花接木、口若悬河,而屡遭掠夺的中下阶层只能张口结舌。

这一幕并不奇怪,谁都会利用自己所擅长的东西,即使灯塔国也可能被精英的谎言所蒙蔽,然而吃瓜群众拥有最后的手段,给自以为是者沉痛的回击,我们的吃瓜群众也就吐吐耔而已。民调输给选票,摧毁的是虚伪,获胜的乃是民意,是那些“沉默的声音”在关键时刻的发言。

在另一些地方,或许民调永远也不会输给选票,但那些“沉默的声音”总会以某种方式迸发出来。

文章来源:纸上建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