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韩国首都万人空巷,愤怒的民众走上街头,弹劾他们的国家领导人“闺蜜干政”,朴槿惠的总统之路,貌似已经开始倒计时了。与此同时,大洋彼岸也传来了“闺蜜门”的噩耗,希拉里的总统之路尚未启程,貌似也将被临门绊倒。

我朝讲究“治大国如烹小鲜”,邪邦竟奉行“治大国如处闺蜜”,特路与邪路终究不同谋也。

垂帘听政韩国社稷的,是大约与朴槿惠同龄的多年“老闺蜜”崔顺实大娘,后者并不拥有一官半职,竟涉嫌审阅总统讲稿,并曾接触国防、外交、经济、韩朝关系等国家机密……叔不忍婶也不忍,尤其对于大男子主义与血气方刚并盛的韩国群众,可不像我朝良民只会吃瓜吐耔儿,逼急了是要剁手指头明志的。

在强大民意压力之下,韩国检方已对朴槿惠身边幕僚展开突击搜查,崔顺实皇姐也于今晨从英国回韩接受调查……还好,没有走上挟国家机密叛逃的绝路,棒子虽然办事邪乎,貌似家国底线还是有的。

希拉里的长期亲密助手胡玛·阿贝丁,被希拉里爱称为“第二个女儿”,虽然拥有合法的公职,但是似乎已经膨胀到不应有的地步,老少二人几乎形影不离,从清晨接电话到晚上盖被被,阿贝丁一手掌控着希拉里从公事到私事的所有安排,据说克林顿联系自己老婆也得通过小阿。

过度的亲密自然引发猜疑,米国的八卦君从当年克林顿劈腿开始脑补,希拉里可能早已对男人失去了兴趣,正如《纸牌屋》所神奇预言,二者早已成为权力的联盟,而非爱情的联姻。在性情暴躁的希拉里身边侍奉20年的干练美女阿贝丁,也从未逃开百合情的猜疑。

而阿贝丁自身的短暂婚姻,由于同为政坛明星的老公三次曝出性丑闻而尴尬结局,无论是同病相怜,还是惺惺相惜,都只会为二者超越工作的关系加成。

比朴槿惠情况略好的是,希拉里的“小闺蜜”拥有合法公职,但更担忧的一点来源于阿贝丁的阿拉伯背景,曾有议员指控她是埃及穆兄会安插进白宫的卧底,如今竞选对手川普也抓住这些猜疑大肆攻击,而新近曝出的“邮件门”也牵连到阿贝丁……美国吃瓜群众的恐怖联想似乎正在一步步走向揭晓。

美国与阿拉伯一直是最为敏感的话题,更牵涉到美国民众的切身安危,如果总统身边都有阿拉伯世界的眼线,数亿美国人无异于在恐怖分子的瞄准镜下裸奔。屡屡在种族问题上大放厥词的川普大爷,虽然被平等博爱的美国群众视为笑话,但却在最后关头收获了对手送来的彩蛋,不是没有反转的可能。

好在美韩都建立起了强大的制衡体系,韩国有检察厅,美国有FBI,内有无孔不入的八卦媒体,外有维基解密等海外助攻,看似一团乱象,实则井然有序,共同在维护着普世价值与核心利益的微妙平衡。虽则政坛上丑闻迭出,但吃瓜群众不受蒙蔽,并且能做的也不止吃瓜吐耔儿而已,事前能用选票拥你上台,事后也能“秉烛夜游”赶你下野,选对了是百姓的功劳,选错了百姓也翻脸不认,因而即便身为最高权力核心,各位总统也不得不长期如履薄冰。

美韩人民动不动就八卦自个儿总统,也挺刺激的,这样的好戏在我朝是看不到的。虽然我朝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吃瓜群众,也只能充当国际宫斗戏的最大海外观光团体,反观向内,我们也就八卦一下王宝强和马蓉而已。

文章来源:纸上建筑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