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新京报》的一则报道引起人们广泛关注,这则报道的题目是《“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的“网红”张召忠》(原文附后)。这则消息不胫而走,迅即蔓延到各大网站媒体,简单地在网络上搜索一下,就会发现,这则消息的热度与关注度甚至压过了许多至关重要的时政新闻。

为什么这则消息能这么火呢?

笔者以为,这里面的看点有二:

一是张召忠将军乃电视上的知名人物,如今这个这个知名人物又成“网红”了,这是一个看点;

二是这位著名的将军居然“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这显得非同寻常,也相当难得,这又是一个看点。这个看点甚至还比前一个看点更加引人瞩目;

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就未免使人诧异了,难道“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还有什么新闻价值或者道德与道义价值吗?

笔者对此相当疑惑。“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本来就该如此,这应该是非常正常、也是非常平常的事情,难道现如今在中国这样的事情已经到了起榜样作用,可以树立为标杆示范程度了吗?

显然,上述这则报道浓墨重彩地渲染了这件事情,以此来证明张召忠将军的人品与道德,笔者对此没有任何疑义,但笔者所疑惑的是,难道这样的品质在中国是如此地稀缺,是这样值得称道,以至于到了需要可以摘出来加以强调的程度?从上述报道的语境来看,张召忠将军能做到这一点,应该是“实在难得”。

但是,如果当今中国社会真的为张召忠将军“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而感到难得,并因此而赞叹钦佩的话,那笔者以为,这只能说是中国社会的悲哀,不但“悲哀”,而且实在是很悲哀。一种本应如此、本来如此、本属平常的事情,反倒成了楷模榜样,不恰恰说明问题的严重性和某些社会现象的扭曲吗?

写到这里,笔者真不知道该怎样继续写下去了,在此只能借用一句古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忧端齐终南,澒洞不可掇”。

附:

“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的网红张召忠

“总是在潜水,从未浮上来。大家好,我是张召忠。”

21日,军事评论家张召忠开通微博“局座召忠”。昨日(24日),他连发两条微博,截至“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稿时,两条微博分别达到3.8万和8.8万转发量,一日“吸粉”近百万。

张召忠是国防大学原教授,海军少将军衔,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央视特约评论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他曾因发表雾霾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阻止美国核潜艇等观点引发热议。

去年7月退役后,张召忠除了参加各类电视节目,他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开通微信公号、开通军事网络节目、搭建演播室、“触电”网络直播,正式步入“老年网红”行列。

一天吸粉百万

“总是在潜水,从未浮上来。大家好,我是张召忠。虽是老司机,微博还真不会玩儿。初来乍到,各位大侠多关照。集结号吹响,人都到齐了?大家坐稳了,'局座召忠'号列车就要开车了,老司机踏上新征程,跟大家一起嗨!另,祝世界和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昨日上午11时20分,张召忠在自己的实名微博“局座召忠”发布了第一条微博,这些“网语连珠”的词汇,正是出自这位46年军龄的老将军之口。

微博中,张召忠还配发了自己的图片,图中面带笑容的他,身穿白色衬衣、深蓝色运动服,手持新潮的自拍杆,标志性的发型依然向后梳理的一丝不苟。

7个小时后,晚上18点02分,他再次发布了一条配有自拍视频的微博,并讲述了开微博的原因:以前是因为现役军人没法开,后来退休了,身边的人老劝着开微博,没想到自己“稀里糊涂让他们给带上车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自去年7月退休后,这并非是张召忠的首次触网。

退休后,他开办了《张召忠开讲》音频节目、《张召忠说》视频脱口秀栏目,2015年最后一天开通了微信公众号。

谈起自己的微信公号运营,张召忠说,“可把我忙死了!”

接受采访时他透露,自己开通公号后发现“门道很多,单枪匹马寸步难行”,便开始招兵买马,把几个“90后”纳入麾下。张召忠每天亲自撰写文章,录制音频和视频节目。年轻人则负责包装文章、编辑视频音频、更新公众号和对外联络合作。

他曾在文章中说:“我一个退休老人,靠自己的努力、不用国家一分钱经费、花自己的退休金开这样一个公众号进行国防教育,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

“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

1953年,张召忠出生于“武术之乡”——河北沧州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他曾自述“18岁以前几乎没有见过零花钱,一年吃不上一次肉。18岁时才吃到平生的第一个苹果。”

中学没毕业,他在一家工厂实习半年后,被推荐到当地的机电中专学习机械电子。他说,“文学养成了我奔放热情的性格,机械电子养成了我不浮夸的行事方式。”

1970年张召忠入伍,先后在海军南海舰队、北海舰队、海军装备论证研究中心从事岸舰导弹及其他海军武器装备的使用、论证和研究工作。

在导弹部队待了4年,1974年10月,张召忠作为“工农兵学员”被推荐上大学,进入北京大学学习阿拉伯语,“听说是北大招生的人看我长得还算周正,是个当外交官的材料。”

在校期间,因为老发不准阿拉伯语的颤音,张召忠作了舌部手切割术。

四年大学毕业后,他回到部队,担任政治部干事,一年后被派往伊拉克当阿拉伯语翻译。回国后,张召忠进入海军装备论证中心,1990年,他破格晋升为副研究员,6年后晋升为研究员。

1992年,张召忠首次登上荧幕,参与央视《军事天地》栏目制作。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回忆起年轻时奋斗的岁月,张召忠2015年曾有这样一番话:你看到的是我1992年上电视了,但前面十多年,没人知道我的辛酸。我的晋升非常慢,42岁才升副团,那时一家老小还挤在15平方米的一个小房子里,“我这一生就是爬山,一个个小山包爬过去,我特别关注我脚下的路,一步步非常扎实。”

1993年以后,张召忠专门从事国际战略、海战法、海洋法及战略问题研究,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1998年,张召忠被调入国防大学,曾任国防大学军事科技与装备教研室主任、教授,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期间有8项成果获得国家部委和军队级科技进步奖,并晋升少将军衔。

2012年,张召忠年满60岁,但组织让他延长服役,2015年7月,他自曝已退役。

张召忠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从农家子弟到士兵,从士兵到将军,没送过一分钱,没送过一瓶酒一条烟。我完全靠能力走过来的。”

如何回应质疑?

张召忠一直因敢于发声闻名,他在录制电视节目时的一些言论,如“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等曾引发争议。

2013年,张召忠在央视《防务新观察》节目中说:美国的核潜艇不可能到黄海来,黄海的平均水深是44米,到处都是海带绳,下潜以后上浮上来说不定海带绳子就搅到螺旋桨上去了,搅到螺旋桨它是死路一条。

2014年2月,张召忠在接受央视《海峡两岸》采访时表示“激光武器有劣势,雾霾就是对付激光武器很好的一个防御,激光武器最怕的就是雾霾,PM2.5到四百、到五百、到六百的时候,对激光武器的阻止最大了。”

他还在电视节目中回应网友的质疑:“海带战”确有其事,2005年在堪察加半岛,俄罗斯有一艘小型潜艇碰到一个废弃的渔网,被搅到螺旋桨上去了,它失去了动力,只有下沉。

此后,张召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从科学角度来讲,我说的是100%正确的,是传递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他说,“到了观众那反而说成是错误的了,这一定是中间传递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好比我说这个东西是方的,但在传递过程中变成圆的了。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的科技素质太差,全民必须要掀起一个轰轰烈烈的科学普及运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军事,张召忠对反腐等内容,也公开发表过看法

2014年在一次演讲时,张召忠曾大批“小官巨贪”

当时,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涉嫌受贿、贪污、挪用公款一案被披露。据媒体报道,马超群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我作为共和国的少将,一个月工资1万6,从没见过金条,而一个公务员家里竟藏这么多金条,小官都贪成那样,还得了!不整治腐败,怎能形成凝聚力?”张召忠说。

"腐败是中国面临的一大问题,但中央的反腐决心很大,通过多种措施治理腐败。中国的腐败分子,爱往三个国家钻,一是澳大利亚,二是美国,三是加拿大。

对于“爱国主义”,张召忠曾表示“爱国主义不能光喊口号”。

“网上只要一谈到爱国主义教育,就会引发一片骂声,这个现象是很不可取的。”

(作者:张志坤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