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劳务市场的外面,身着蓝色棉衣、外套一件枣红色的连衣围裙的志英,拖着锈迹斑斑的行李车不断徘徊,寻找着一丝的就业希望。当有雇主的汽车在她身旁停下时,她却不像其他男性农民工那样蜂拥而...
  • 来苏州第一次进厂,与俩姐妹去厂指定的某镇医院体检。到医院、先填表,厂名、姓名,然后拿着单子去交钱,找检查科室。体检单上只有五官、血压、采血、尿检四项。 五官科就在一楼二室...
  • 5月10日下午,一场雷暴大风袭击武汉。 汉口沿江大道,一幢老厂房的铁皮屋顶,被大风掀起,把附近写字楼的铝外壳撞得凹陷了;一个50多岁的保安,被风吹到七、八...
  • 而他得意地笑了笑,又恢复了他原来的面孔。他用一大套冗长无味的空话愚弄了我们。为此他不费一文钱……他自己是一个讲求实际的人,对于业务范围之外所说的话,虽然并不总是深思熟虑,但对于...
  • 调研时间:2021年1月11日——2021年2月27日 调研地点:安徽滁州立讯精密有限公司 调研对象:疫情前后对于电子工厂工人阶级生产生活的...
  • 摘要:白天上班,深夜在快递中转站兼职开叉车,这是一个31岁男子的北京生活,确诊新冠后,他的轨迹得到披露,令很多人感慨生活不易。 很多人不知道,正是庞大的兼职者撑起...
  •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沿海地区工业的发展,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农民进城打工。 对于老一辈农民工来说,在城市里打拼,透支掉自己的青春之后,便会回到农村老家养老。他们只是...
  • 2020年,打工人快速成为席卷互联网的热词,岁末年关之际,我们找到了一群“95后”打工人,试图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一些关于年轻一代打工人对于生活、工作和未来的答案。 ...
  • 2020年,恐怕没有一个劳动者可以说,我的工作生活毫无变化。 新冠病毒肆虐,有人经历了停工停产,有人前所未有的忙碌,还有人悄无声息失去了工作。6月底,国际劳工组织...
  • 2014年9月30日下午近两点,九零后诗人许立志来到深圳龙华一座大厦的十七层,他疾步走到窗前,向外眺望了五分钟之后,纵身一跃,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陨落。年仅24岁的许立志...
  • 攀枝花渡口大桥劳动力市场,年轻的求职者。2010年1月 摘要:黝黑皲裂的皮肤,硕大的指关节托着消瘦的下巴,空洞的目光,在王子怡的镜头中,川南青年民工的形象令人难忘。 ...
  • 一名第五次离开富士康的工人,没过多久,又重新回到了流水线。 在富士康,来回进出几趟算不得稀奇,李方进厂不满两个月,最初同行的工友已走完离职、找工作、再次进...
  • 曾经的造型夸张的杀马特青年们如今早已在大众视野中淡去。 最近,话题#杀马特为何消失了#又勾起了大家对杀马特的怀念。 这次被大家关注是因为艺术...
  • 原编按:距离“双11”第二波资本收割还有两天。原为自我嘲讽和讨论如何摆脱“光棍”状态的“光棍节”,从2009年11月11日开始就被商家彻底抢走,逐渐演变成犒赏自己的大型网络购物...
  • 原编按:社区剧场有专业的戏剧从业者和素人(通常是较为弱势的群体)参与,通过两方的合作让社区民众获得“实质性收获”和一种赋权。本是关乎两方的协同合作,但在各大媒体报道中,关于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