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者的话暨补论: 本文写作于2015年夏天。在当时,许立志之死,在京郊皮村举行的打工诗人诗歌朗诵会,和《我的诗篇——当代工人诗典》的出版,稍后同名纪录...
  • 一 请听题: 假如你参加全国游泳比赛被淘汰,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 答:因为引体向上做得不够好。 这还不是段子,而是真事。 ...
  • 一 蒋公蛮鸡贼。伊具有精明小商贩的才能,擅长打小算盘,讲求个步步为营,借力打力,借刀杀人……总之,使个小把戏,占些小便宜,卖个乖,讨个巧,且深以为得意。一旦借机伸...
  • 刘继明的的中篇小说《我们夫妇之间》以上世纪90年代末新世纪初的下岗潮为背景,通过描写武汉锅炉厂一对下岗夫妇的遭遇,揭示工人阶级在时代变迁下的痛苦和挣扎,尤其是小说中惊心动魄的心...
  • “对称”的叙事 恰如许多观众所提及的,公映版本的《城市梦》所试图呈现的,是武汉城管的工作之难和摊贩王老汉的生活之难之间的张力。从制作过程到公映剪辑,导演都力图在形式上维持...
  • 我毕业之后在中学教了两年书之后就再也受不了。我在教那些少年们做狗的艺术,如何撒欢、摇尾巴、发狗叫、伸长舌头哈气乞食、把盘子捡回来诸如此类,谢天谢地的是文明排泄的艺术已在...
  • “不喝敬酒被打耳光”“哺乳期员工每日手写心得,错一字扣50元”,最近,让职场人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新闻一个接着一个。 先是一张“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
  • 愿有修养的人们原谅我那时的童言无忌, 愿我的固定读者,重读时摈弃它的过言。 我已经写了:那是该节制的胡说。 2020年8月,作者记 ...
  • 一 我的连襟张哥,是1998年调到县教育局当上副局长的。 张哥早年上山下乡,后来参军退伍,被安排到我们县的重点中学当了一名保卫。当时学校的龙校长看他工作积极上进,就...
  • 一个周三的下午,单位部门群里突然出现了一条消息—为了征求员工对食堂的意见,工会建了一个意见群,专门收集对食堂的建议意见。工会还公开了二维码,让我们自行加群。 ...
  • 3天前,经济观察网报道了四川音乐学院三位女教授被纪检机关带走的事情。 这三位老师分别是川音声乐系副主任邓芳丽、系教授费莉、杨婉琴。从今年春节开始,四川音乐...
  • 学校行政楼会议室的窗外,有一株正在盛开的白玉兰。今天是周六,邰沓诗第一次在这里加班,看到白玉兰的瞬间,她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春天,也就是自己第一次遇见硕士导师毛安然教授的...
  • 接连在“印象黄陂”上看到两篇关于考试顶替的文章,让人一读一泣血,感受着她们不幸遭遇的同时,也勾起我那梦魇般的陈年往事。 当年,我在黄陂一所职高就读。虽说当时农村孩...
  • 贺电副书记、副厅长,写了一本《平安经》。当地官媒对其大加吹捧。 此事被大众媒体发现了,结果是引得社会舆论一边倒,对其大加批评,各方声音极尽讽刺之能事。 ...
  • 一 《围城》里说,升官发财死老婆,自古以来就是男人人生的三大喜事。 这三者按快乐度排序,大概是升官>发财>死老婆;按难度排序,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