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4日下午3时15分,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五年级女生缪可馨在上完两节语文作文课后,翻越栏杆从四楼坠亡。缪可馨跳楼的直接原因她写的《三打白骨精》读后感被语文老师批评不具正能量,老师大量删改了缪可馨的作文并要求重写。

缪可馨之死,是谁之过?-激流网

该事件在网上引发广泛的讨论。网友有指责缪可馨的语文老师的、有指责小女孩本人的、也有指责缪可馨父母的、还有指责教育体制的。众说纷纭,我们也许很难言之凿凿地将缪可馨的死都归咎于这位语文老师,也许很难在正能量教育和缪可馨的死亡之间画上完全的等号。虽然互联网上零碎甚至矛盾的材料令真相难以捉摸,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沉默的理由,更不能成为我们旁观的借口。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坠亡前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所有的当事人都缄口不言?为什么事后班级群的家长们纷纷为老师点赞?为什么一篇普通人看来还算不错的小学生作文到处都是否定的红笔?为什么正能量作文引发了这样一场血案呢?

据缪可馨的亲人说,缪可馨是家中的独生女,活泼开朗,学习成绩也不错。

缪可馨之死,是谁之过?-激流网图为缪可馨家人创建的微博号“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微博里展示的小姑娘有多么乐观和可爱,这个事件给大家的悲痛和震惊就有多深刻。

6月4号当天下午15:14分,缪可馨上完班主任语文老师的作文课后,跑出教室从四楼翻越栏杆坠楼。缪可馨跳楼半小时后,缪可馨的父母才收到通知。

6月5号下午,缪可馨的亲属在大雨中拉着横幅恳请学校和老师给个说法,而校方却回应已将此事移交警方处理。之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看到了缪可馨跑出教室之后的监控(教室内无监控)。据缪可馨的父母和知情人士说,缪可馨的语文老师经常打骂孩子,缪可馨在去年10月就曾被老师掌掴过,其他孩子也有类似经历。事情发生之后,缪可馨的家属在各大社交软件发声,想向学校及老师要说法,弄明白好好的孩子为什么会跳楼自杀,但相关发帖都被删。

随后由于舆论发酵,官方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6月12号,调查组回应在调查过程中没有发现老师辱骂、殴打学生情况。

6月14号,涉事老师称缪可馨作文中的修改符号是学生自己划的,而缪可馨父母否认该说法,并称老师要拿出证据。

事件发生已经11天了,学校老师和家长各执一词,该事件疑点重重。

首先,孩子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事发当时语文老师有没有对缪可馨进行语言辱骂和体罚。有人匿名反映,课上缪可馨的作文被批评全是负能量,袁老师当时打了缪可馨一巴掌(袁老师表示自己没有打骂)。

缪可馨之死,是谁之过?-激流网

由于事件在网上不断发酵,迫于压力,官方成立调查组介入调查,6月12号官方作出回应称,共走访班上45名同学、学校3名老师,没有发现课堂存在辱骂殴打情况。对此回应大部分网友表示失望。

无风不起浪,若老师没有打人的前科和足够的打人动机,怎么会有老师打人的说法?针对官方回应班上同学统一称没有打骂,我们不妨提出质疑:班上同学是否迫于某种压力被统一了口径,毕竟类似被约谈统一口径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如前几天网红初中生“钟美美”因为在网上模仿老师的视频走红之后被约谈,删除了之前所有的视频,并且开始转型。其理由是视频丑化老师,没有传递正能量。所以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官方的调查通报不但不能将事件平息,反而更加能激起群众的愤怒,自损威信。想必这种调查结果只有负能量,不能传递正能量吧。

其次,据缪可馨家属反映,他们收到老师的通知时距离缪可馨坠楼已经有半个小时了,为何老师和校方在缪可馨坠楼第一时间没有通知家属,有网友猜测在这半个小时之间,学校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救治孩子,而是紧急开会讨论如何应对。这其中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学校一般出了学生命案后都是极力掩饰,唯恐对学校名誉造成影响确是传统。而袁老师一直坚称自己没有任何责任,校方也站在袁老师那边。但从缪可馨家属和其他人反映,袁老师去年10月份就对缪可馨进行过体罚,并且袁老师暑假私设补课班,收家长红包。缪可馨坠楼之后,袁老师之前带过的学生实名爆料袁老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如果这些都是真的话,肩负教书育人重担的袁老师,德不配位。

最后,班级群内家长们的反应。从网上爆出的缪可馨班群聊记录显示,事发之后,班群里的家长们觉得老师没有做错,并纷纷为此点赞。这一做法甚是令人惊叹。家长们是出于本能的反应还是迫于讨好老师的反应,我们无法得知,但是无论由于何种原因,我希望家长们能够反思,今日坠楼的是缪可馨,你们可以高高挂起事不关己,但明日,这一悲剧就有可能发生在自家孩子身上。这种看客的心态是这个社会畸形发展的结果,2011年10月13日,2岁的小悦悦(本名王悦)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相继被两车碾压,7分钟内,18名路人路过但都视而不见,漠然而去,最后一名拾荒阿姨陈贤妹上前施以援手,却因为错过救治时间抢救无效死亡;2018年6月20日下午三点,甘肃庆阳西峰市一酒店门口一女孩高坐在酒店窗口意欲跳楼,围观群众拍视频、发朋友圈,甚至有人在下面起哄催跳,直到晚上七点,女孩一跃而下,众看客没有惊恐,而是发出欢呼……2019年12月14日,广西独居老人李志广被三辆车连环碾压而亡,老人去世前那绝望而孤独的眼神让所有听到故事的人感到悲戚。类似看客的冷漠事件层出不穷。我们常常会发出感慨社会风气越来越败坏,冷漠的看客也越来越多,所以经常有超越社会道德底线的事件见诸报端,这当然不能归咎于个人,而要问问创造出这个冷漠社会背景的时代,为什么在这个时代人人利己,人人麻木?

到目前为止,整件事还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细节,不管从哪个维度,按照袁老师的标准,这个悲剧都传递不出任何的正能量。缪可馨的家人们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痛之中,并坚持维权为女儿的死讨要公道。学校一如既往地正常运转,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袁老师暂停职务在家休息,官方调查组继续调查,网友们仍在网上持续关注,在这个信息爆炸,热点层出不穷的年代里,关于缪可馨的网络记忆终会淡去。网友的声势浩大的声讨也发挥不了力量,既不能成为教育体制自省自查纠正正能量教育的契机,也不能成为推动教育变革的力量,甚至不能改变哪怕一个语文老师的教学观念。

缪可馨之死,是谁之过?-激流网

但反思毕竟是改变的起点,愿中国的有志之士都摆脱冷气,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僧是愚氓犹可训”,只有在一次次舆论斗争中,群众的眼睛才能洗得雪亮。“正能量”虽然不许我们戳穿他们内心的阴暗和卑鄙的手段,但“妖为鬼蜮必成灾”,夜路走得多了,总会露出吃人的嘴脸。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小缪缪没错,白骨精终究该打!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缪可馨之死,是谁之过?-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缪可馨之死,是谁之过?-激流网(作者:石山水。编辑:皮皮 赫贫。本文为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