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会引发全球粮食危机吗?-激流网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最大的贫民窟,饥饿的人们因争抢免费的面粉和食用油,引发踩踏事件,造成两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在印度,数千名工人每天排两次队,以获得面包和蔬菜来充饥。

在哥伦比亚,贫穷的人家在窗户和阳台上挂出红色衣服和旗子,表示他们已经吃不上饭。

“我们没有一分钱,但我们需要生存,”之前在内罗毕一家珠宝店工作的宝琳·卡鲁西(Pauline Karushi)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因疫情失去工作后,她不得不和孩子以及另外四个亲戚挤在两间屋子中,能获得的食物也不多。

旨在扼制病毒传播的全国性封锁和限制措施,已经导致全球无数人失去工作和收入,破坏了农业生产和供应链,造成食品短缺、价格上涨等问题。而这将在未来几个月,使贫穷国家尤其是那些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陷入困境。

目前疫情尚未造成全球性的粮食短缺或大规模饥荒。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指出,全球粮食供应总体没有问题,尤其是玉米、小麦、大豆、大米等主要产品供应充足。

但粮食分配并不均衡。粮农组织联合其他国际组织共同发布的《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末,全球55个国家和地区有逾1.35亿人处于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其中一半以上位于非洲。

“全球本就有1.35亿人严重缺粮,再加上新冠疫情,2020年挨饿的人可能会再增加1.3亿,”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首席经济学家阿里夫·侯赛因(Arif Husain)指出。也就是说,到今年年底,将有2.65亿人面临饥饿。

侯赛因说,过去的粮食危机要么是供给侧的,要么是需求侧的,而现在是供给和需求同时出现危机,而且是全球范围的。“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疫情让我们进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未知领域,”他说。

刚结束长期内战的南苏丹就是面临重大粮食危机的国家之一。这个非洲国家的副内政大臣马比尔·加朗(Mabior Garang)表示,南苏丹完全不生产粮食,而边境又一直关闭。

“疫情前我们就已经面临饥荒了。现在再加上新冠疫情,简直要疯了,”他说。

粮农组织高级经济学家阿卜杜勒-礼萨·阿巴西安表示,疫情导致全球贸易急剧收缩,这给那些最脆弱国家造成了麻烦,因为这些国家经济严重依赖出口,粮食则严重依赖进口,疫情导致这些国家收入减少,而进口食品开支增加。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自2月以来,在南苏丹首都朱巴,小麦价格上涨了62%,木薯价格上涨了41%。

经济学家还指出,未来最大的危险是,疫情造成的混乱不仅会影响现有的粮食库存,还将影响未来几个月的种植和收成。而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了。

在印度东部奥里萨邦,斯旺(Minati Swain)的西红柿和香蕉上个月全部烂在了地里。该国自3月25日起开始实施全国性封锁,这使得斯旺无法将农产品运至本地市场。接下来的一场暴雨毁了她剩下的所有茄子。

她告诉《华尔街日报》,现在她甚至没钱购买食物,“没有钱,我们下个季节怎么播种呢?”

贸易中断和封锁措施加大了农产品被运至市场、加工厂和港口的难度,以至于许多食物在田间地头腐烂的同时,其它一些城市严重缺乏粮食。

在1月1日至4月10日期间,由于航行取消,集装箱运货船的运送能力下降了30%。即便抵达港口,这些船只也常因隔离措施,以及海关和其他设施关闭而遭遇延误,有时这会导致货物变质。

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的数据显示,全球约85%的客运航班被取消,导致全球空运货物的能力减少了约35%。

总部位于印度新德里的大米出口商Shri Lal Mahal Group表示,印度有很多大米,但由于物流问题没法出口;他们现在的出货量仅占正常出货量的15%至20%。印度是全球最大的大米出口国。

“即便在食品充足的情况下也有可能发生粮食危机。这就是我们眼下面临的情况。”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FAO)高级经济学家阿卜杜勒扎·阿巴斯森(Abdolreza Abbassian)说。

其他排名前十的大米出口国中,一些还采取了出口限制措施,以确保本国粮食充足。全球第三大大米出口国越南在3月停止了全部出口(目前正在恢复),同样位于前十的缅甸和柬埔寨则施加了出口限制。

全球最大的小麦出口国俄罗斯上个月也停止了出口,这一禁令将一直持续至7月。主要的小麦供应国罗马尼亚、乌克兰和哈萨克斯坦也限制了出口。土耳其限制了柠檬的出口,泰国限制了鸡蛋的出口,塞尔维亚限制了葵花籽的出口。

类似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推动了全球一些主要商品价格上涨。泰国大米4月上涨了14%,触及七年最高水平,黑海小麦上涨了7%。为应对这种不确定性,主要食品进口商开始囤积主要的粮食,而这可能进一步推高价格。

埃及是全球最大的小麦进口国,但在收获季节该国很少进口小麦。然而上个月,埃及政府从法国和俄罗斯购入了大量谷物,旨在准备长达八个月的储备粮。贸易商称,此举推动了全球小麦价格的上涨。

此外,随着疫情导致经济萎缩,人们失去工作和收入,全球越来越多人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而贫困人群更是艰难度日。

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郊外的皮达勒(Petare)贫民窟,全国封锁已经使弗雷迪·巴斯达多(Freddy Bastardo)和他的另外五个家庭成员失去了工作。疫情前每两个月发放一次的政府配给粮也早已耗尽。

“为了填饱肚子,我们已经在考虑卖掉家里不用的东西,”25岁的保安巴斯达多说。

在印度,靠日薪维持生计的工人几乎没有社会安全保障,比起病毒,饥饿成了更大的威胁。

新德里3月在几乎没有预警的情况下实施了封锁,这导致许多从农村来的打工者被困在这里。最近一个晚上,数百民工坐在新德里一座桥下,排队等待政府发放免费食物。但由于来领取食物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为了一盘米饭和小扁豆发生争斗。

“杀死我们的将是饥饿,而不是新冠病毒,”正在队伍中等待吃上当天第一顿饭的民工尼哈尔·辛格(Nihal Singh)说。

(文章采访内容编译自《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新冠疫情会引发全球粮食危机吗?-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新冠疫情会引发全球粮食危机吗?-激流网(作者:崔璞玉。来源:界面新闻。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