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复印的-激流网

去年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大火,最终造成森林消防西昌支队的27名指战员和4名当地工作人员不幸牺牲。

一年过去了,很多媒体都刊发了周年祭报道。

就在大家正在阅读报道时,下午3点51分,凉山又发生了一起森林火灾,大火迅速逼近西昌市城区,火线超过20公里,过火面积超过1000公顷。当地人告诉乃悟:

这个火比去年的大多了。

在灭火过程中,凉山州宁南县宁远镇专业扑火队的18名队员和1名带路向导,壮烈牺牲。他们中,最小的只有25岁,最大的47岁。

《财新》报道,宁南的打火队员们当晚7点30分接到增援命令,晚8点20分出发,晚10点40分到达西昌市经久乡的蔡家沟水库,并于当晚11点10分由一名当地向导的带领下,向着东北方向出发。

凌晨1点20分左右,山风导致火势突然增大,队员们已经联系不上了。

给队员们开车的邱师傅带着21个人来,返程时,只带走了他们的装备。他告诉乃悟:

我现在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西昌市公布了灭火队的行进路线,乃悟看了一下,他们并没有朝着政府说的油气储备站前进,而是直接走进了一片无人区。

历史是复印的-激流网

按照西昌政府的表述,宁南的队员们此刻是赶往泸山南侧的后山进行集结。队员们选择从蔡家沟水库出发,可能是因为火势是从大营农场向着城区蔓延,从后山出发可以避免迎着大火蔓延的方向前进,但最终还是撞上了火墙。

历史是复印的-激流网

很多媒体质疑队员们为什么不绕开火线行进。《界面》采访的当地政府工作人员说,扑火队行动由前线指挥部统一调配:

这中间具体是如何指挥的,我们现在都不清楚。

凉山州宁南县宁远镇专业扑火队又被称为专业打火队。这支队伍成立于去年12月,归属当地草原局管理,成立至今只有3个月时间,队员只是在接受过一些简单的灭火消防训练。

他们大都来自当地的民兵和退伍军人,平时大家的职业是务农和开农家乐。队长以前是一名中学老师,几个月前刚调入草原局。

当地并不是没有专业灭火力量。

乃悟查了一下,整个四川省共有5支森林消防大队,其中一支就驻扎在西昌。按照消防队编制,一个大队下设1-6个中队,而一个中队下设6个班,加上文书、中队长,全中队也就30多人。

根据中国消防提供的数字,为了救灾,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出动了333人,消防救援总队从14个地方抽调了850名消防员,共计1183名消防队员参与救灾。但现场参与救灾的人数却超过了:

2000人。

也就是说救灾人员中,有接近一半其实并非专业的消防人员。

去年木里火灾发生前的2019年3月12日,四川省有关工作组进驻木里县,针对消防工作提出了9条整改意见和建议:

专(半专)业扑火队伍建设不规范,力量不足,信息不符,管理弱化等现象存在。

2018年,消防从武警序列划归应急管理部。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现役军人的服役时间为2年,对于消防员这个需要累计经验和技能的身份,2年远远不够。

消防体制改革后,消防员服役时间从2年提高到了5年。有消防员朋友告诉乃悟,新招录的消防员,会被送往训练基地进行培训,而后经过跟车,见习之后,才能真正上岗,整个过程至少需要整整一年。

去年木里火灾之后,东方网的记者曾采访过一位在省森林消防办工作了17年的主任。这位主任对群众参与救灾并不支持,“像这种人力难以解决的森林大火,先进的灭火设备和有经验的指挥和部署更加重要。”

这一点,也得到了四川森林防火指挥部专家组的肯定。

每年森林火灾高发期,四川省都会向凉山派出工作督导组巡查。去年,凉山有6个县的主要责任人被约谈。

国家工作组也会不时督查。去年,国家工作组在前往西昌调查火灾事故现场的路上,竟然还能看到村民任意点燃的火堆和烟头。

今年四川省派驻凉山的督导组数量达到了14个,但依然发现了漏洞:

一段路上一个护林巡逻人员都没有。

乃悟还记得去年西昌市民哭着和消防队员们说的话:

我们不需要英雄,我们需要你们活着回家。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历史是复印的-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历史是复印的-激流网(作者:杨乃悟。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克鲁)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