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影响能有多大?

1月30日,西藏报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至此,全国疫情地图全面变红。

该患者是一名来自湖北随州的34岁男子,他于22日乘坐火车离开武汉,中间途径西宁转车,并于24日下午到达拉萨,25日便发热就医,随后成为疑似病例,并于30日确诊。

据说,他是随州某汽车公司的员工,公司派他到西藏要账,出发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患病。

其实朴石也觉得他是无心的,冬季青藏高原含氧量低,在西藏出现肺炎反而更危险。

但这个34岁男子的无心之失,直接导致西藏启动了一级公共卫生事件响应:所有旅游景点全部暂停接待,所有入藏的旅客必须隔离观察14天,列车停运,机场严格防疫。

他乘坐的Z264列车,于22日23点从武昌站发车,距离武汉正式发布封城信息仅仅3个小时。也就是说,如果武汉早封城三个小时,他就去不了西藏了。

把时间线更拉长一点,武汉封城前的22个小时,有 29.96万人坐火车离开了武汉。通过其他方式离开的,更没有具体统计数字了。

从封城决定发出到实际封城的八个小时,成了一个逃离的窗口期。在实际执行过程中:

直到下午13时左右武汉市与外界连接的部分高速公路入口仍未关闭。

那个时间窗口产生的后遗症,这几天正在逐渐显现。

朴石看了一下各省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病例报告和报道,发现有不少病例是在封城前后从武汉“逃”出来的:

武汉市硚口区一个68岁老人,于1月20日已经出现症状,于23日从武汉市到陕西渭南市,后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西安市一29岁女性,于23日自武汉返回西安市,后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武汉市一男子武汉封城后开车逃到南京,后来不仅传染了父母,还造成了小区整栋楼被封;

武汉市一患者与女儿女婿于24日自驾从武汉到达孝感,随后乘动车抵达厦门,后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很多城市疫情升级,不能不说和逃离有关,这也成了后来武汉人被歧视的源头。

武汉之后,包括孝感市在内的湖北12市相继宣布封城,但很多人还是出来了。

仅仅1月27日一天,深圳从武深高速入口检查到从湖北来的458人,车辆有142部,其中出现发热症状的病人有25人。

最离谱的一个故事,是1月31日上海警方截获了三艘改装货船。发现其中一艘货船曾经搭载有症状的孝感乘客,他已经在上海上岸。而且,接触过他的船员已经开始咳嗽。

逃离,是自私,还是无奈?朴石没有答案。

事实上,这些“趁乱逃出”武汉的人,大多在各地都得到了极大的重视和较好的救治,以西藏首例确诊病例张某某为例:

他在25号入院当天就得到了及时的救治,不仅得到了自治区医疗专家的多次会诊,还得到了解放军总医院302医院和上海公共卫生中心等多位专家的远程会诊。

逃离,最终意味着更大的生机。

众所周知,相比之下,那些听话的、无处可去的湖北病人,很多都没有那么幸运。眼下,他们依然在很艰难地争夺有效的医疗资源。

华山医院张文宏主任前几天说过的:

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世界正在偷偷欺负听话的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世界正在偷偷欺负听话的人-激流网(作者:王朴石。来源:星球商业评论。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