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9日21:20,江徕乘坐的火车抵达北京西站。浓浓的消毒水味儿扑面而来,隔着口罩的刺鼻感,贯穿了他接受体温检测、填写旅客登记表等各项出站历程。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1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2月3日起正常上班。见北京并无特殊复工时间通知,邻近开工日的几天又买不到卧铺票,江徕决定错过高峰,提前返京。

可当他终于顺利到达家门口时,小区管理人员却将他拦在门外。从山东菏泽出发、没接触武汉人、身体无异常……无论他怎么解释,对方都咬定“外地来的就不能进”。

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激流网长阳镇派出所的警车停在江徕租房所在的小区门口 图/受访者供图

在火车站还感叹北京防疫工作不错的江徕,此刻感到无措又困惑。而像他一样无家可归的北漂,正随着返京高峰的到来逐步增加——

他们拉着行李箱、买不到新口罩,在这个常住人口达2154.2万人的一线城市,因小区隔离病毒的防控规定,走进了更易感染病毒的公共区域中。

不能进、在交涉、不归我们管

江徕租住的房子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的稻田回迁楼小区南区。1月29日22:00左右他到达时,唯一允许进出的门已被物业用铁链锁上。

三位负责开锁的看门人禁止他入内。尽管对这位24岁的游戏公司员工做出决定前,他们既没有测他的体温,也没有检查身份证和火车票。

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激流网被锁住的稻田回迁楼小区南区大门 图/受访者供图

沟通无果后,江徕第一个想到的是报警。一打电话才知道,长阳镇派出所当晚已因同一事由出警了三四次,且都没有解决问题。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警察到现场后,还被物业人员带进去,“揪出来”两个刚刚偷溜进小区的人。

“警察说这事儿不归他们管,让我们相互理解。如果我有经济损失,可以起诉。” 江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按警方建议,他分别联系了市民服务热线12345和房屋中介自如。简短的电话沟通中,前者称需要先调查,后者的管家表示:“不然你就先找个宾馆住着吧”。

同样从山东返京、租住在北京市昌平区顺沙路8号院的卓远,遭遇更莫名。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济贵曾在发布会中指出,因特殊情况无法进入社区的返京人员,可拨打12345,“我们不会让回京人员有这方面的不方便”。

可1月31日18:00被拦在小区门外时,卓远根本打不通这条热线。

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的场景,称小区门口没人测体温登记,也没有医护人员。像他们一家四口被拦在外面的还有5、6人,因没有接到小区任何通知,坚持在门口理论。

在门口站了近1个小时、用完所有办法的江徕最终放弃了。临近半夜,他在一家连锁酒店安定下来。

他有很多事想不通:北京没有封城,小区却不让外地返京人员入住,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作为中介的自如一直在电话中强调“我们在打12345、在交涉”,但它们交涉的对象不应该是小区物业或房东吗?

点出这些问题核心的,是和二人有同样遭遇的微博网友@最后一颗布洛芬。在微博写到自己声称已打12345维权时,她记下了租房所在小区——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图景嘉园小区给出的回复:

“小区称打电话也没有用,他们是小区自治。”

小区背后的村委会

1月29日23:00左右,从河北返京的李湖和老公被小区门口两个监测体温的门卫拦住。夫妻俩和江徕、卓远一样,被告知“从哪来的都不能进”,不过幸运的是,他们通过业主,直接联系到了决定小区封锁方案的村民委员会。

江徕第一次听到“村委会”三个字,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快8:00的时候了。据物业说法,他所在的回迁楼小区住了6个村子的村民,小区禁止外地返京人员进入,是6个村的村委会统一决定的。因此,物业无权插手,只能由身为村民的房东负责和村委会协调。

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曾在火车上收到一条短信,称“非本村村民一律不准进入小区”。他当时觉得内容莫名其妙,加上已经快到站了,就没在意。

事实上,近日禁止返京人员进入的绝大部分小区,如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的平西府村、北京市海淀区西北旺镇的土井村等,都是由村委会直接管理的。

平西府村村委会工作人员曾向媒体证实过决策的真实性:“不仅回湖北的,从任何地方返京的所有租客都不能进村。整个昌平区北七家镇都下发了相关通知。”

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激流网平西府村发布的外地返京人员禁止入住通知 图/微博截图

村民自治的模式,使得小区对外地返京人员的约束方案各有不同。北京市清岚花园小区就要求,返京租客需自行在外隔离14天,并在隔离第一天和最后一天开具医院的健康证明之后,才可以进入小区。

但在检测试剂盒紧缺、医院极易感染病毒的环境下,租客完成规定的难度、成本、风险都不低。租客没有固定住所,还会增加感染病毒的机率。

“从人性上来说,这么冷上哪儿去?我们要对村民负责。现在任务压得紧,如果出现一例,都会被严惩不贷。”针对质疑,负责该小区管理的北京市顺义区后沙峪镇枯柳树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说道。

及时联系房东的李湖,已经收到对方“村书记说了,肯定不放行”的无奈回应。

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己从2018年4月开始租这间房,住了快两年。加上临行前特意查了新闻,看到北京明确不封城,才放心回来。

没想到,最后得到的还是“只一句,不能进”。

返程高峰前的北京

1月30日下午,一则天通苑禁止外地来京人员进入的通知,在微博引起网友热议。

建筑面积达到490万平方米的天通苑,被称作“亚洲最大小区”。曾有房地产自媒体统计,加上地下室和群租租户,整个小区应住了近70万人。因此,如果连天通苑都禁止外地返京人员入住,形势将非常严峻。

不过在当晚,天通苑北和天通苑南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便通过媒体表示,街道办事处没有下发该通知,该地也没有天通苑社区居委会这一机构。

1月31日下午,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济贵在发布会上表示,只要没有确认是肺炎病例的,或无明显发烧、咳嗽,应当让返京人员自由地进入小区。“社区是一家人,大家要相互支持。”

可几小时后,卓远等被拦在门外的返京人士,还是在5、6辆警车的包围下和十几位村民大吵起来。明明称小区所在的巩华家园西二村、南一村、北二村全部封村,村民自己的车和人却可以随意出入,他认为这不合理。

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激流网北京小区门口的提示牌上,并无禁止外地返京人员进入的内容 图/受访者供图

热线打不通、警察管不了,卓远最后只好通过熟人带领从地下车库“爬回了家”。22:00的小区门口,双方依然僵持不下。

江徕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物业已通知自己可以进入小区,只是必须隔离14天不能出房门,每天向物业报告两次体温。

他觉得可以接受,这曾是他在被拦当晚主动提出的自我隔离举措。但在当时,门卫拒绝接受,甚至拒绝帮他在走之前取一下门口快递柜里的快递。

部分曾在微博讲述被拦经历的网友也更新了可以入住的动态。只是返京高峰即将来临,许多在京网友依旧对外来人口可能带来的疫情防控拐点表示担忧。

据新京报预测,2020年春运期间,铁路、民航和公路省际预计进出京客运量达4573.4万人次,即在接下来的返程高峰期间,北京各个运输部门将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面对2000多万人次返京人群。

由于春节延长和疫情防控,华北空管局表示,1月30日北京区域航班较去年同期下降约25%,未出现往年正月初六的返程高峰。相关负责人指出,今年的返程高峰预计在2月2日出现。

铁路方面,1月28日,北京铁路局宣布60余次列车临时停运。自2月1日起,购票人须提供每一名乘车旅客本人使用的手机号码,方可购票。

返京高峰的防疫考验即将来临,各个部门都在积极准备。不过有些人已经另做打算。李湖和老公回了河北老家,“整个情况太不明朗,很折腾人”。李湖说,他们决定近期不回京。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江徕、卓远、李湖为化名)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节后返京,我被挡在了小区外-激流网(作者:冯超。来源:中国新闻周刊。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