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病毒性肺炎爆发以后,口罩等防疫物资很快成为市民手中的紧缺之物。但当我们行走在大街上时,我们却观察到环卫工人这样的易感人群可能缺乏足够和有效的防疫用品。为了解北京地区环卫工人的防疫状况,2020年1月26日至1月30日,一批市民志愿者走上街头,对超过60位春节期间仍在工作的环卫工人进行了访谈,最终形成有效问卷结果46份。

由于调研是临时发起的,准备时间仓促,志愿者没有经过统一的调研培训,且不同志愿者在社会调研的经验方面有较大差异,这导致问卷的完成质量不一。另外,北京环卫工人数量极为庞大,且由于改制,不同区和单位之间环卫工人的待遇彼此相异,我们很难保证此次调研结果可以全面地反映目前北京市所有环卫工人在各方面的防疫状况。但我们的调研结果仍然有力地揭示了许多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并不会因为本次调研的局限性而受到挑战。

1. 基本情况

本次调查在北京东城、西城、海淀、朝阳、房山、石景山、丰台等多区同时进行。共有46名环卫工人受访,其中男性36位,女性10位。他们大多处于50-65岁这个年龄段,占总数的56.52%;其次是40-50岁,占28.26%;30-40岁和65岁以上的环卫工各自占6.52%。

北京环卫工人防疫状况调查报告-激流网

过年不能回家,这是大多数环卫工的共同处境。3/4的受访者户籍不在北京,其中,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和山西的环卫工占了总数的一半。在空旷的城市街道,他们没能与其他市民一样进入“例外状态“,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超负荷的工作才是常态。在本次调查中,超过一半的工友每天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有工友表示,每天早上四点就要开始工作,直到晚上七点工作才结束。

工友们来自20家不同的环卫单位,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不少工友不能准确地说出自己单位的名字,有的是记不清自己具体所属单位的名称,有的则是知道却不知怎么写,还有的根本不知道,需要询问同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想维护自己的权益,几乎是不可能的。

本次调查中,劳务派遣工占所有受访者的57.5%,正式编制人员占22.5%,还有10%是临时工,5%是合同工。和正式编制相比,劳务派遣制度下的工人在单位和中介之间的夹缝中生存,往往得不到足够的保障。制度本身蕴含的不公和风险,因为疫情而变得更加可见。

北京环卫工人防疫状况调查报告-激流网

2.疫情信息传播

消息渠道方面,有29.73%的工友表示最早的疫情消息来自所在环卫单位的通知,另外还有27.03%通过手机新闻网页得知疫情,18.92%通过微信和QQ群,10.81%通过电视。

本次调查中,有一半环卫工上周(1月20日以后)才得知疫情,在此之前他们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5.26%的工友上上周以前(12月末-1月12日)就获得了疫情消息,而他们的信息渠道均为微信和QQ群;上上周(1月12日-19日)和上周(1月20日-26日),工友们开始陆续接到环卫单位的相关通知。

北京环卫工人防疫状况调查报告-激流网

随着疫情的持续发酵,工友们获取疫情消息和防疫知识的渠道逐渐多元,其中,最为重要的三个渠道分别是手机新闻网页、所在环卫单位通知、微信和QQ群。94%的工友表示,环卫单位对他们进行了疫情通知和提醒,但只有一半的工友接受了环卫单位的防疫培训。

3.口罩等物资情况

本次调查中,仅有1/4的工友从环卫单位那里获得了符合标准的外科口罩或KN95口罩(国标,防疫效果较N95稍差),1/3的工友拿到的是不具备病毒防护作用的棉布口罩。对于每天清扫垃圾的环卫工友来说,单位分发的口罩数量远远不够,完全不能满足“四小时一换”的要求。调查过程中,工友们表示,“1月23日发了一次,但数量不够,用完后就得自己买了”,“一周前发了两个,之后一直没发”,“发了两个棉布口罩,品牌不知,听说没用,只能防尘”……“口罩不合规范”和“口罩数量不足”,使得工友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