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火车的年轻人-激流网

今天,顶着高温红色预警和高湿度的天气,一个造火车的年轻人像往常一样,早上六点半就来到了这个位于五环外的百年央企,他上身穿着那身被液压油无数次喷溅过的又脏又破的工作服,下身套着工服中仅存的冬装裤子,上面还带着被铁刮开的大洞,脚踩着后脚跟开了口的防砸鞋。他的腋下夹着图纸夹,手里拿着永远都擦不干净的扳手和六方棍,仿佛是为了打气,一路不住口的叫着:“开工啦,开工啦,为社会主义做贡献啦。”

没人应和他,同事们都在准备着自己需要做的工作,同时擦着身上不停流下的汗水。他默默的钻到了火车底下的地沟,检查着螺母的松紧,想着火车的交车期限。中午了,他并没有完全干完他该做的任务,因为发现安装后的液压阀块并不能满足要求。他在懊恼,这将会耽误几天的生产周期,也意味着他又要被领导教育了。

中午休息时,年轻人独自走向食堂,走着走着,空中飞过了一架飞机,他停了下来,报考大学前选专业的情景又浮现了出来,“那飞机真大,飞起来真美,设计飞机的工程师每天只要坐在办公室画画图就能造出那么厉害的大飞机,真厉害。”看着空中那美丽的飞行轨迹,又想到了下午还要听着柴油机的响声,吸食柴油机的尾气,在柴油机的热浪中继续工作,他就忍不住掉下眼泪,可是他却不敢哭出声音,哭又有什么用呢?年轻人稳定了一下情绪,继续向食堂走去。

“阿姨,能给我多打一些菜么?”看着面前这个叫花子般穿着的年轻人,打菜的阿姨并没有心生怜悯,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吃完再来盛。没有办法他端着这盘没有多少菜的饭赶忙去找座位,因为要是晚了只能站着吃了,他是工人,只能12点来吃饭。找来找去,只有一位年轻女士的旁边有个座位,他询问后坐下,可当那位女士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的穿着,便放下筷子倒掉饭菜快步离开了。或许他已经习惯了被别人这样看待,年轻人只是默默的把头埋在饭菜里,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吃光了餐盘中的饭,年轻人鼓起勇气去再要一些饭菜,可得到的结果却是今天的菜没有了,12点之前来才有剩的。没有办法,年轻人只能饿着肚子离开,炎炎夏日,看着大家都在食堂门口买雪糕,年轻人想了想自己饭卡中的余额,咽了咽口水,默默走开了。

太阳无情的炙烤着大地,裤子上的窟窿带不走丝毫的热量,衣服也渐渐的被汗水浸透,还好他的裤子是黑色的,要不得多失礼啊。终于挨到了厂房,实在走不动了的他在门口的墙角处蹲了下来,见车间里面没有女人,便把上衣脱了下来,拧了拧身上的汗水,休息了片刻继续往自己的工位走。这时手机来了银行的短信通知,算上上个月加了4天班,一共发了3000块钱。“2000的房租,上个月生病借别人的1500,这个月先还给他500吧,自己留下500当饭钱,本科有个同学结婚,狠狠心给200吧。研究生同学过两天也结婚,就不去了吧,实在给不起红包了……”年轻人喃喃自语道。

年轻人毕业的时候已经25了。同村的狗蛋已经当爸爸了,他在厂里上班了两年,月薪也是3000;村中没读过书的大庆哥在北京工地打工,一个月搬砖也能拿到一万五;二方弟弟家里比较殷实,虽然学习不太用功,但也顺利毕业了,现在开了个小公司,活的也是风生水起。想到自己负债累累的账单,毫无前途的事业。汗水虽然止不住的流,可是年轻人的心却是凉的。

为了取暖,他拿出了自己读研时的教材,打开了工友抽烟剩下的火柴盒,烧掉了课本。火焰中他看到了自己坐到了办公室里开始设计大飞机,看到了他娶上了媳妇,看到了美国人都在赞叹中国设计的飞机厉害......火灭了,周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年轻人太累了,坐在凳子上睡着了,在睡梦中他笑了,他梦到车间主任又在找他谈话,告诉他现在虽然挣3000块钱,只要他好好学习制造火车的技术,以后肯定能一个月挣一百万。

在梦中,他终于找到了读研的意义。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造火车的年轻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造火车的年轻人-激流网(作者:赤子永少年。编辑:淮沂。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