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听到了苏莱曼尼的死讯,我一度想立即收拾行李逃离伊朗。

1月3日凌晨,伊朗革命卫队少将卡萨姆·苏莱曼尼在巴格达机场遇袭身亡,震惊了整个伊朗社会。

这是个会威胁到人身安全的消息。苏莱曼尼是伊朗政界军界精英中的精英,伊朗什叶派新月地带的“总设计师”,也是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最信赖的人。毫不夸张地说,苏莱曼尼就是伊朗体制的台柱子。如今台柱子被拆了,伊朗必然会报复美国,而美国的反报复行动很可能就会针对伊朗境内的目标。

此时,伊朗国内的氛围也在悄然变化。苏莱曼尼遇袭身亡的消息很快在社交媒体平台传播开来,前一段时间还在抱怨伊朗政府把钱都花在了替叙利亚、巴勒斯坦打仗上而无视国内民生凋敝的朋友,现在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发图,悼念指挥伊朗革命卫队在他国作战的圣城旅总司令苏莱曼尼。

一夜之间,伊朗社会突然团结到了政权身边。而不到两个月前,大量伊朗底层民众还因为油价涨价至之前的三倍而上街暴动,遭到政府切断网络并以实弹镇压。

骤然团结的伊朗

苏莱曼尼之死为何会引发如此大的反转?

伊朗人给了我几乎一致的回答。作为革命卫队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主要负责海外行动,十几年来至少在表面上从未介入国内政治,也没有为哪个政治派系站过台。在民众眼里,苏莱曼尼至少不是一个“坏人”。

此外在伊朗媒体的报道中,苏莱曼尼经常出现在伊拉克、叙利亚反伊斯兰国的战场上,这属于御敌于国门之外,而不是花伊朗的钱给别国穆斯林服务。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苏莱曼尼在伊拉克抗击ISIS的前线 / 网络

除此之外,苏莱曼尼自身做人做事的风格也令人钦佩。两伊战争中,他出生入死立了大功,却不像其他将官那样躺在军功上发大财、捞政治资本,而是继续服役于军中第一线,算是体制内不多见的“德艺双馨型”人才。

所以,很多对体制严重不满又无力改变体制的伊朗人,把国家的未来寄托在苏莱曼尼身上。他们期望在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死后,以苏莱曼尼为首的革命卫队能够接管国家,终结宗教阶层的统治——从大流士到巴列维,伟大时代的开创者往往是篡政的军人——却不想,美国无人机的一颗火箭弹击碎了他们的梦。

但苏莱曼尼并不如这些伊朗人想象中那样完美。他们不记得在1999年学生示威期间,写联名信胁迫哈塔米总统镇压学生运动的25位革命卫队将领中就有苏莱曼尼;2004年指使真主党暗杀了逊尼派总理哈里里,令黎巴嫩内战后的高速经济发展戛然而止的就是苏莱曼尼;在伊拉克操控什叶派武装与驻伊美军你来我往,互开杀戒,波及大量伊拉克无辜百姓的也是苏莱曼尼……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1999年,伊朗爆发了大规模学生抗议,这场抗议最初针对的是改革派报纸遭政府封禁事件,后来逐渐转向谴责政府对学生的暴力 / 网络

更不要说,革命卫队本身就是宗教领袖的私家武装,承载了在国内外执行、推广宗教革命的义务,苏莱曼尼也多次表示对体制的忠诚和永不参政的信念。

而与此同时,伊朗宣传部门也利用苏莱曼尼遇刺事件大作文章,开展了一场围绕苏莱曼尼的造神运动。媒体上出现了苏莱曼尼遇刺前在飞机上写的纸条,预测自己“即将回到真主身旁”;各种苏莱曼尼的感人遗嘱蜂拥而现,包括向一个叙利亚老人补还房租——他在叙利亚指挥作战时征用了人家的房子。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伊朗媒体盛传的苏莱曼尼遇刺前在飞机上写下的小纸条 / 网络

苏莱曼尼的尸骸没有按照穆斯林习俗死后当天下葬,而是在在伊拉克各个圣城绕了一圈,之后又在伊朗境内的阿瓦兹、马什哈德、德黑兰、库姆举行了盛大的遗体告别仪式,经历了四天三夜,才终于在家乡克尔曼的烈士公墓安葬。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伊朗克尔曼参加苏莱曼尼哀悼游行的人群 / 网络

德黑兰举行遗体告别仪式时,万人空巷,各色人等都出现在游行人群中,媒体估计有500万人之巨。有五岁小孩站在卡车上喊报仇的,有姑娘在现场嚎啕大哭。当天早上我去上班时,从住处到地铁站的800米竟然走了将近三个小时。

不过,在伊朗媒体上流传最广的照片是一个不戴头巾的女生跟一个全身裹黑罩袍的女生抱在了一起,似乎在强调苏莱曼尼之死不只是信众的悲剧,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剧。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 伊朗媒体上流传的一张图,不抬头巾的女生和全身黑袍的女生在纪念苏莱曼尼的游行上相拥而泣 / 网络

仍有裂痕

在这一片上下团结的景象背后,伊朗社会的裂痕在细节处仍可见到。

部分伊朗人买了蛋糕,插上“庆祝苏莱曼尼完蛋”的小牌子,而后上传到社交媒体。一位性工作者在网上贴出与经常光顾她的熟客的对话:由于顾客发帖纪念苏莱曼尼,她直接将其拉黑,从此不再为其提供性服务。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伊朗社交媒体上有人做了蛋糕和点心,庆祝苏莱曼尼的死亡 / 网络

她质问部分为苏莱曼尼哀悼的人:“两个月前在我的家乡卡拉季那么多示威者被杀,你们怎么不出来哀悼,现在却为这场屠杀的参与者致哀?”

几天前,我在工人大道一家咖啡馆吃早餐时,还看到有客人因为赞扬苏莱曼尼,直接被店主请出了店。

而苏莱曼尼女儿在父亲葬礼上讲话时公开向真主党领导人求援,呼吁“纳斯鲁拉叔叔为我爸爸报仇”,这一把外国人当自家人的举动也引发很多伊朗人不悦。

从伊朗人对苏莱曼尼之死的回应,可以看出伊朗境内真正的反对力量并非铁板一块,大多数人只是对体制不满,真正主张颠覆现政权的人不占多数。而在民族主义情绪裹挟一切的现在,这些微弱的其他声音也都已经被掩盖掉了。

接下来怎么办

民众的情绪被煽动起来了,但伊朗政府在另一个问题上却骑虎难下:究竟如何报复美国?

苏莱曼尼的仇不报不行。可是,之前所有对美军的报复行动都由苏莱曼尼来拿捏执行,现在苏莱曼尼死了,谁来替他报仇?如果报复狠了,伊朗将万劫不复,如果不报复,又怎么面对民情?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苏莱曼尼的哀悼仪式上哭泣 / 网络

起初,伊朗政权各方对于报仇的表态一度十分混乱:军方的人说立即军事回应、在全世界袭击美国利益;革命卫队航天空军司令甚至说即使杀死特朗普也不足以为苏莱曼尼报仇;总统鲁哈尼则说报复的时间和地点由伊朗而不是美国决定,似乎又不急于报复。

但随着事件发展,伊朗体制内各派逐渐达成了一致意见:借苏莱曼尼之死,加速把美军逐出中东,从而接管整个地区的控制权,提高政权的境内外声望。

在伊朗的计划中,第一步是利用伊拉克境内什叶派武装胁迫伊拉克议员通过决议,要求美军尽快离开伊拉克。

第二步是军事胁迫。7日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已经警告美国,如果不从中东撤走,就“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并用双手打出一个T型手势,这一话语和手势也很快在伊朗国内媒体传播开来。

1月8日,伊朗革命卫队以复仇之名向美军驻伊拉克基地发射了22枚导弹,并号称炸死了80名美军。但美国总统特朗普事后称,此次袭击并没有造成伤亡。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伊朗以袭击的美军阿萨德空军基地 / 网络

事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对美国的态度依然强硬:“(美国)昨晚被打了一巴掌,但这样的军事行动还不够,必须制止美国在西亚地区的腐败存在。”

但考虑到这次攻击的规模和影响,伊朗外长扎里夫的态度或许更具参考价值——他说,本轮报复行动已经结束,伊朗无意使冲突升级或者发起战争,但会对所有针对伊朗的侵略进行防卫。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苏莱曼尼死后的伊朗:有人痛哭,有人做蛋糕庆祝-激流网(作者:权文武。来源:世界说。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