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前夕,为了将129元的包月套餐改为“最便宜的套餐”,我至少进行了六次尝试,跑了三个地方,发了一通脾气,但最终还是没能改到最便宜的那一档。

中国联通在长沙城区有540多个营业网点,同时还有多种方式可以进行网上缴费、升级套餐,但是:加钱容易,降费难。

我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为了尽可能地多收钱,阻止消费者降低资费,中国联通不惜长期采取欺瞒手段,并为往下更改套餐设置了重重障碍,无赖行径与流氓无异。

一、资费早就降价了,联通仍旧在按原价收钱

我是中国联通20年老用户,目前这个号码连续使用超过10年。大约在2017年右,我办理了129元档的包月套餐,主要内容是100分钟语音通话和3GB国内流量。

2019年10月14日,在工信部主办的“信息通信业高质量发展高层次专家座谈会”上,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谈到2015年以来中国联通“提速降费”的成效时说,中国联通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五年降幅超过95%。这个新闻让我觉得十分疑惑。因为,从我个人体验来说,最近三年使用手机通话和上网的习惯基本没有改变,其间还增加了一个备用手机上网,但联通手机每年的通讯费却不降反增。

尤其让我困惑的是,伴随着通讯费用的增长,我数次接到联通客服的电话,动员我改用费用更高的套餐,却从未被告知,联通的资费已经大幅下降了,129元完全可以“购买”到更多流量和语音通话时长。

后来,我现场向中国联通长沙市大学城营业厅客服人员提出了质疑。美丽的客服小姐抿嘴微笑:“那是你太久没有申请更改套餐了。”我反驳道:“正如央行降息之后,你的房贷月供会自动减少,联通降价了,难道不应该是全体新老用户一视同仁吗?联通用户自己主动来申请就享受降价,没申请的就不降价,这不是耍流氓吗?”

美丽的客服小姐继续抿嘴微笑:“我们给你赠送了流量呀。”我问:“那你们赠送的流量在哪里呢?”客服小姐说:“那可能是我们赠送了,但是你不知道。”

我对此很无语。事实上,中国联通的流氓程度远不止如此——以我的经历来看,即使联通用户自己主动去申请,要享受到降价带来的福利也十分艰难。

二、为了阻止用户降费,联通把我当皮球踢

看完新闻之后,考虑到我每月通讯费屡屡超支,而我们小区的联通信号极差,长期“无服务”,我决定将备用号码变为主号码,同时计划停用联通号码,只在过渡期暂时保号。

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去更改一个收费更低的包月套餐。

谁知道,“加钱容易,降费难。”

我点开了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APP,找到“套餐变更”,页面弹出的可供选择的包月套餐最低是159元,没有低于129元的包月套餐可供选择。反复尝试未果之后,我又打开电脑登录联通的网上营业厅,还是同样的结果,只能改更贵的套餐,却没有便宜的套餐可供选择。

于是拨打中国联通10010客服电话,人工客服说,通过电话只能升级为价格更高的包月套餐,129元包月套餐若要更改为更便宜的套餐, “可以(必须)携带身份证到营业厅去办理。”

总之,线上办不了,只能去网点。

当初,我的129元套餐是在长沙市岳麓区云栖路白鹤家园营业网点办理的,我想,到同一个网点去办,应该是最靠谱的吧。开车跑到原址,却找不到原来那个网点了,只好循着导航去找最近的网点,很快在云栖路对面的云栖谷小区某超市内找到了联通的柜台。

说明来意之后,柜台工作人员在电脑里查询了我的费用情况,建议我改用188元的套餐。我说,我是要降低资费,不是来增加支出的。柜台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是代办点,只能帮我更改为价格更高的套餐,往下改则没有权限。“你得到学士路营业厅去改。”

学士路营业厅就是从云栖路白鹤家园营业厅搬迁过去的。可是,在我把号码报给客服人员并说明来意后,的到的回复与云栖谷代办点如出一辙——建议改用188元或更高价格的套餐。

我再次明确表示,请给我更改一个最便宜的套餐。客服人员说:我们营业厅是联营的,没有权限,往下改套餐得去联通的“自建营业厅”。

客服人员给了我一张纸条,字迹模糊,上面显示,中国联通在长沙城区只有5个自建营业厅。而我在中国联通10010官网查询的结果显示,中国联通在长沙城区营业网点多达540个——也就是说,这些网点,99%以上都只负责开卡收钱、以及办理更贵的套餐多收钱,而没有更改更便宜的套餐少收钱的所谓“权限”。

12月30日下午,离“下个月”只剩下最后一天了,我专程开车去了纸条上的5个自建营业厅之一——中国联通长沙市大学城营业厅。没想到,这个“自建营业厅”客服人员依然拒绝给我往下调套餐,理由同样是——“没有权限。”

三、为了省钱,我只好也耍起了流氓

在我进行了至少六次尝试、跑了三个地方却仍被告之无法更改更低价格套餐之后,我的火气,腾地就上来了,态度也就变得很不“友好”。

我说:“我坚信更改套餐是我作为消费者的权利和自由,中国联通没有任何权力强迫我每月必须消费129元只能多不能少,也没有任何权力阻止我降低包月套餐;我不是一个任你们踢来踢去的皮球,不管你们有没有权限,今天你们改得了就立即改,改不了也得给我改,我赖定你们了。如果你们继续耍流氓的话,我不会再找中国联通投诉,我直接打电话给工信部。”

在我身后,一位女士遇到了跟我一模一样的阻碍——她想换个便宜点的套餐,跑了几个地方,联通以“没有权限”为借口,横竖不给变更。

在看到我异常坚决的态度后,大学城营业厅的客服小姐建议我拨打10010电话投诉,并表示我的投诉被受理之后,她立即就能给我改了。

虽然我很不情愿,但因为接下来有事情要办,时间等不起,还是按他们的要求打了电话,表达了诉求。电话那端的客服小姐表示:“已经记录了您的要求。”

可是,我的要求并不是要“记录”我的要求,而是要更改套餐。电话客服说:“24小时内会有工作人员跟您联系。”营业厅的客服人员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说好的“立即就改”呢?这恐怕就是忽悠,想拖着不办了。

我更加恼火!我都已经坐在你们中国联通自建的营业厅了,并且是按营业厅工作人员要求打这个投诉电话,现在告诉我“24小时内”,难道我现在开车回家,明天再来?鬼知道我被你们忽悠回去之后,下次又会想出什么拒绝的借口来!我疯了才会答应!

后来,经过我态度强硬地反复交涉,并扬言“现在就打010-12300电话向工信部投诉”之后,营业厅的客服人员最终勉强同意当场为我更改套餐。

四、129元降到了38元,其实还有更便宜的19元包月

我对客服小姐说:我过两个月就不会再用这个联通号码了,请你给我改个最便宜的套餐,过渡期保个号。

客服人员说,最便宜的38元。单据上显示,变更后的套餐为“湖南流量王38元档(2019年版)”,包国内语音200分钟,国内流量5GB。

也就是说,这个38元套餐所包括的通话时长和上网流量,远远超过了原129元套餐(包国内语音100分钟、国内流量)的内容。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过去十年还是最近三年,无论是联通营业网点的工作人员,还是联通的电话客服人员,他们众口一词地屡屡建议我多掏钱升级为更贵的包月套餐,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好心”地告诉我,每个月花129元,其实早就可以享受到高于过去数倍的上网流量和语音通话时长了。

自我办理129元套餐以来联通究竟降了几次费?联通客服人员拒绝向我透露,理由是“查不了”。所以,我也无法确认,中国联通究竟以这种欺瞒手段累计多收了我多少钱。

我说:“我以后不打算用这个号码了,我不需要这么多流量和通话时长,有没有更便宜的套餐?我就保个号。”客服小姐说:“没有了,这就是最便宜的。”我仍旧不死心:“我有两个老人机,都是18元包月,你们有没有差不多的?”客服小姐说:“以前有,现在没有了。”

我平素并不擅长吵架,这次超水平发挥,吵了半天实在筋疲力尽,再加上还有事情要办,38元就38元吧,我只好签字确认,宣告跟世界500强企业中国联通的“斗争”告一段落。

两天后,我从中国联通内部人士处获悉,我反复求证和确认的38元档,并不是我所要求的“最便宜的”包月套餐,还有更便宜的19元档,“包1GB流量、100分钟语音,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甚至,还有网友透露说:“如果仅仅是保号的话,我9月份办过最低8元的套餐,包100M流量,没有来电显示。”

对此,我只有“呵呵”了——中国联通,真的是不改流氓本色啊。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联通逼我耍流氓-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联通逼我耍流氓-激流网(作者:旗姐。来源:呦呦鹿鸣。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