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足球咖啡馆笼罩在一片古墓般的宁静中。我坐在一片暗淡的灯光中,让人昏昏欲睡的风从从外面吹来。窗外有几棵高大繁茂的古桂圆树,树枝中间,不时扑扑地飞过几只小鸟,熟透的桂圆时不时掉下一颗,发出轻微而又沉闷的声响。

我用手机刷着信息,一个编缉的头象让我想起好几年前的事。那天,我给他当向导,爬上对面大江上的宝塔,拍下了这张照片。他说:“从成都跑过来就为了这张照片,你看河城像不像一艘停在江中的军舰”。他还鼓励我做一个摄影师。后来,摄影师没做成,在特警队做了一个小警员,不过还兼职照了一些新闻照片。

足球咖啡馆闹中取静,是一个发呆的好地方。“再发呆十分钟就走了”,我心里正想着。远远的走进两个人来,一个的裙子是红色的,另一个的裙子是黑色的。她们离我远远的坐下,明显没有发现我。声音很熟悉,尽管很小很远我也能听到一些。

“XX做处长了”

“XX调走做局长了”

“唉,当初要是不到这鬼地方……”

“说是违规发福利,我的工资少了…”

……

“叫我送文件去X长办公室,叫他女儿去最好…他怎么就不叫他女儿去呢?”声音越来越大,似乎有些愤怒。我担心她们会愤怒到把咖啡馆门前的两只大足球踢进江里去。

太熟悉的声音了,只要闻其声就能辨其人。她们跟我过去有一定交集,或者说跟我有一些事情还挺密切,密切到让我的人生轨迹摇摆了一下。这种摇摆开始有些不太适应,现在想来,稍稍改变一下方向也好,要不一条直线走下去,也许会掉江里。

我做小警员是以河城最后一名考进去的。不过我懂得些“还原、前景、背景…”的专业摄影知识,而且喜欢踢足球,这样我的地位也还不算低。

出警中队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我们办公的三层小楼是一个独立连留下的营房。训练器材和足球场还有独立连的痕迹。冬天的夜晚,零点过后,足球场上,雾气先是一丝一丝飘起,接着越来越多,越来越浓,天亮的时候,常常对面看不见人。

第一次出警是在刀光棍影里冲出来的,我的左耳中了一刀,差点没掉下来。躲闪得快,血是流了一些,但无大防碍。往后熟悉了,我就学会了争着接电话,第一个知道警情。还学会了有时把车开得慢一点,等我们一到,架早打完了。

有一天夜里,我在值班室打瞌睡。两个小时没有电话,看着足球场上的雾发呆。正感无聊之间,一个人走了进来。他身体晃晃悠悠,说话倒是单刀直入。

“我来投监的(投案自首)”

“你犯了什么事”

“我…”

“你杀人了吗?”

“我…我…我…是来找宋江的(那时正在热播新《水浒传》)”

“我们这里没宋江”

……

……

对话近四十分钟,没能把他打发走,倍感其烦。看他酒意正浓,我只好带他到休息室,一起值班的大块(绰号)正在椅子上打呼噜。我用手里的烟指了指大块,告诉他你想投监找他便是。我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他把手伸到大块胸脯上摸了一把,大块惊醒。不问原因就踢了他好几脚。事后我问大块你干嘛一醒来就踢人,他说还以为出警被人打了呢。

夜里的日子格外难熬,我把值班电话转到手机上,围着足球场踢着足球散步。我是很喜欢踢足球的,但总觉得一群人踢足球不好玩。我觉得一个人踢才有意思。记得上学的时候,我总是从家门口踢一块小石头或一块垃圾,一直踢到校门口。

但这个习惯在一次意外中打破了。那天早上,一个常和我同路的同学从后面搞了一把雪放我脖子里,我一惊,脚上的“足球”舍不得放,重重的一脚将“足球”踢进了一家卖油条的油锅里。那家女主人用各种恶毒的话反复骂我,我同学还算仗义,知道此事与他有关,见我站着不动。就上前去不停的道歉说好话,没想到那家男主人走出来,恶狠狠的说:“下次再这样搞,老子砸死你们”。

不过这个同学仗义倒没得说,不过恶作剧太多。没想到他把这件事告诉我妈了。我妈那天让我站正,不停的骂了我一个小时。

“你穿鞋子有多凶你知道吗?”

“下次让你天天穿破鞋试试”

“你再踢迟早一天会把别人眼睛打瞎…”

“你再踢你就会出大事,你就会没饭吃,你就会坐牢…”

……

虽然合作的足球精神我不知道,但我射门是很准的,准到超出我的想象。

一面踢一面散步,快到球门边上时,正想射一脚。电话响了,特警队周围有人报警说遭到强奸。见鬼,我心里骂到。我安静下来,仔细听,再仔细听,听听周围有什么声响没有。一丝声响都没有,只有虫的叫声。这个警十有八九是假的,不理他,继续一面踢球一面走。走到队长窗户对面的时候,我听到里面有人小声的在吵闹。其中有一个是女性的声音。新来了一个女警叫赵二,我立刻明白了。随即飞起一脚,足球精准地撞上了玻璃。玻璃哗啦啦往下掉,室内人声止息,我躲在一棵大树下,屏息静气之间,只见赵二眼睛红红的走出了大门。

第二天,队长说:“夜里不准踢足球”,他说他也不想查是谁。批评了夜里踢足球的事之后,表扬了我在牛肉馆里抓了盗牛贼,在烂泥田里抓了盗马贼的事。称赞我一招制敌的拳法基础动作学得很好。

只因当过几天步兵,学过点“前景、后景”,队里点名、照相之事是我兼职。还因会写点小文章,一些评奖的先进事迹也是我兼职。

每天点完名后我就将考勤交给赵二,开始时大家相安无事。如实考勤我做到了,但也许就是太如实了吧。常常会有人找我说没迟到,没旷工。还会去找赵二说,时间长了,赵二就想了好多点名法,诸如开始要先说“点名开始”,还要说“应到多少人,请假多少人”。结束要说“点名结束、实到多少人、请假多少人……”。我是常常会犯点迷糊的人,台词一多,就会忘了这句,没了那句。为此没少被辱骂。

开始我还天真地以为是点名的问题,不断的改进。有一天,我踢着足球围着一棵大树转,听到墙外有人小声说话。

“要给他烟抽他才会给你写好的…”

“他照相总是把我照得很丑…”又一个新的女警的声音。

“他有两个小时就能弄出来优秀材料的水平,而且还可以搞到全国先进,可有的人他就是不弄好”

……

“有的人他就是没事迹,我无中生有,我…我…”我有那无中生有的水平,我还不写小说去了。我心里冷笑到。

赵二对我骂得越来越凶。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我点完名走进值班室,她在那里阴惨着脸等着我,见我进去。

赵二说“你怎么点的名”。

“我…我…”。

“把你手里的烟灭掉”。

我拿起来抽了一口,心想,这是大块才给我的一支烟,灭了多可惜。

“你是不是不听我的命令?”

“命令,命令在哪里,我没看到过文件”。

“你别装糊涂…”,她拍着桌子说。

我走上去朝她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第二天就是新年,队里说我辞职不干了,很多人说,我早就不想干了。我妈说,你踢足球踢好了,这下可真踢得太好了。在浓浓的鞭炮声中,大块打电话来了。他祝我新年快乐,祝我快乐后就神秘地告诉我“昨天夜里,两个女的衣冠不整地从队长办公室走了出来,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小说:出警-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小说:出警-激流网(作者:茅草。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