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笔者的文章《瑞典气候少女刺痛了谁的敏感神经》看来是真的刺痛了很多人的神经,没发多久就已经有不少人来对笔者进行大肆批判。

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

不过虽然批评很多,大部分却没什么水平,甚至不知所云,笔者就不一一反驳了。批评言之有物的是以下两个观点,反对笔者对民族主义的批判和认为“白左”不是左派。

民族主义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想了解的可以去激流网(http://jiliuwang.net/)搜索,上面有关于民族主义相关问题的文章。

今天,我们要好好聊聊,“白左”是不是左这个问题。

在聊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给“白左”下一个科学的定义,“白左”到底是什么。

“白左”一词,其最早出处源于人人网李硕,指的是西方社会中政治立场偏向左翼、社会主义的这部分人群。几年后这个词汇在中文互联网指向的范围已经呈现扩大化的趋势,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种:动物保护主义、文化多元主义、高福利、大政府、同性恋、堕胎······

当然,以上几种还能自圆其说,毕竟都属于一个左翼的范围内。不过最近甚至连传统上认为是右翼的人群也被划分到“白左”里,例如下图:

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

有趣的是,反对堕胎属于标准的西方右翼阵营观点,而特朗普本人也代表了传统西方右翼,这两者和“白左”可谓水火不容,而竟被划分到同一范畴之内。(引自《白左是个筐 什么都往里装》)

到如今,“白左”已经变成一些天真无知,空有美好愿望却没有实际方法(例如用爱发电)的圣母的代言词,代表着所有政治作秀,无实际意义,转移大家注意力,掩盖阶级矛盾的运动。更有甚者,西方所有不好的观点运动,统统被打上“白左”的标签,简单明了。“白左”一词本身被彻底污名化,以至于一些本身是进步的且具有实际意义的运动,被打上“白左”标签后就变得臭不可闻了。

事到如今,“白左”里面既有左也有右,既有进步运动,也有无聊透顶的政治作秀,单纯讨论“白左”是不是左已经毫无意义了。我们应该做的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就拿上笔者所说的关于环保运动的问题,环境污染关乎每个人的身体健康,所以群众发出要求环保的呼声,这是十分有意义,有价值的。但不可否认的是,桑博格的一系列行为,不免有天真的成分,这种状况也被一些西方的政治家趁机利用,来进行政治作秀,或者是利用对桑博格本人的争议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以至于不再有人去关注环保本身,这也是确有其事的。一些人能够看清这一点,非常好。但是看清这一点后只给她打上一个“白左”的标签,而不去趁这个机会关注环保,这不就正好顺应了那些阴险政治家的意了吗?

所以,面对“白左”,我们要分清楚哪些是进步的有益的运动,哪些是无意义的政治作秀(例如特朗普堕胎政策)。然后,去支持那些进步的有实际意义的运动。

更何况在实际中,再进步的运动也会有缺点,也难免鱼龙混杂,被人利用来转嫁矛盾或政治作秀,如果有人因此就将之打上“白左”的标签、因此就否定其已经取得的成果、因此就给它扣上“被洗脑被利用被当枪使”的帽子,那依我看,这样的人,才是被洗脑被利用的传声筒。例如知乎上的这个问题:

在如何看待义和团运动的问题上,就能看出人们智商的分化。

经常听见有人说义和团“拆铁路、砍电线、喝纸灰、搞附体,用民间巫术去对抗洋枪洋炮,和洋人作战就是找死,还做过许多滥杀之事,充分证明了他们是一群野蛮落后的乌合之众,只是清朝统治者手中的一枚弃子。”

但是在知乎上,也有朋友翻开尘封历史,具体分析义和团与其他所谓的“乌合之众”有什么不同:

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

然后得出结论:义和团运动是全世界殖民地反抗帝国主义列强浪潮中轰轰烈烈的一环,他们打响了反抗侵略者的第一枪。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如果说一些历史事件是人类社会的分水岭,那么如何评价这些历史事件,则是标识出当代社会人们立场的分水岭。

可见,面对任何历史事件,尤其是面对进步性的运动,真正重要的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找出它可能被反动势力利用的缺陷,更要学会包容,学会把它引向正确的方向。千万不能人云亦云,片面否定,一律批判,甘做统治阶级的传声筒。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对“白左”不能一概而论-激流网(作者:丁凯。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