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西右翼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推动下,贪婪的资本家们正对亚马逊雨林进行前所未有的破坏。

亚马逊雨林着火了!——这是博尔索纳罗的错-激流网

在十六世纪初期,新大陆的某一角被葡萄牙殖民者侵占,当他们来到这里找寻有利可图的商品时,他们被海岸线那鲜艳的红树林震撼到了。据信,他们之所以称这棵树为巴西红木,是因为它火红的颜色。Pau取葡萄牙语中“木头”之意,brasil一词则是从brasa或ember(灰烬)一词派生出的。当贪婪的商人一发现这种树流淌出浓艳的红色染液,他们就强迫当地的图皮人进行劳动,(译者注:由于过度的开采导致巴西红木数量骤减)从而摧毁了对巴西红木的供应。

【番外】关于“pau-brasil”词条参考:

亚马逊雨林着火了!——这是博尔索纳罗的错-激流网

沃伦·迪恩(Warren Dean)写下了这一历史过程的权威著作,他指出,“相比于其它生态系统的破坏,热带森林不仅仅在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复杂性和独特性方面造成了更大的损失,其所造成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的…”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可想象的未来,热带森林的物种远远超出我们的资源范围。因此,热带森林的消失是一场人类无法想象的巨大悲剧。随着资本主义掠夺对亚马逊雨林造成惊人的毁灭,全世界将再一次正视这场悲剧。

亚马逊雨林面积超过200万平方英里,其中约三分之二位于巴西。鉴于今年夏天该地区的森林砍伐率急剧上升,观察者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罪魁祸首: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在主持了巴西近年来最反动选举后于今年1月上任。

亚马逊雨林着火了!——这是博尔索纳罗的错-激流网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

正如《国家地理》杂志去年10月份报道的那样,博尔索纳罗击败中左翼工人党候选人费尔南多·哈达德(Fernando Haddad)后的获选,“在土著社区和环保人士中看来,已经为亚马逊雨林的命运敲响了警钟。活动家们和当地领导人们尤为关注博尔索纳罗的竞选承诺,其中包括取消对雨林和土著人权利的保护。” 贝托马鲁博(Beto Marubo),一位来自比新罕布什尔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以及合并的罗德岛州更大的土著保护区的当地领导人向本报表示,“如果他(指总统博尔索纳罗)的承诺实现,亚马逊雨林区将出现混乱和剧变。”

马鲁博和其他人是对的。强有力的环境法只与执法一样好,而执法似乎没有列入博尔索纳罗及其环境部长里卡多·萨莱斯(Ricardo Salles)的议事日程。萨莱斯认为保护雨林的最佳方式是将其"货币化"。在他担任巴西最富有的州圣保罗的环境部长期间,因行政不当,偏袒强大的圣保罗工业联合会(FIESP)而被判有罪。据传他因此对自己的员工深表怀疑,从而培养了一种监视和不信任长期专业人士的气氛。也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是新党的成员,一个标榜时髦和新自由主义的相对巴西传统政党较新的技术官僚党。(新党从一开始就毫不奇怪地为博尔索纳罗挑水。)

虽然博尔索纳罗的总统任期对普通巴西人来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非常时刻,但亚马逊的大火最终引发了全世界对博尔索纳罗长期以来应得的强烈谴责。作为回应,博尔索纳罗支持“受害妄想式民族主义”(aggrieved nationalism),将外界批评斥为"殖民主义"破坏。前陆军总司令爱德华多·比利亚斯·博阿斯(Eduardo Villas Boas)以个人名义宣布,在任何将巴西排除在外的国际论坛上讨论亚马逊问题——例如即将在法国举行的G7领导人峰会——都是"对巴西的主权的直接攻击"。

博尔索纳罗在军队中的支持者总是热心地监视任何外国势力对巴西亚马逊的侵犯,他们倾向于将这个问题主要界定为主权问题,而不是社会和环境正义问题,。有影响力的武装部队部门认为,较富裕的国家已经在发动“间接战争”,利用天主教会、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来削弱巴西在亚马逊地区的权威,将其置于自身控制之下。

除了博尔索纳罗本人暗示火灾是政治对手试图破坏他的政府而采取的行动之外,外交部长埃内斯托·阿拉霍(Ernesto Araújo)已经采取了明显的非外交策略的语气。周四晚上,阿拉霍在推特上否认了政府处理亚马逊问题时有什么不妥:“‘环境危机'似乎是左派谎言库中的最后武器”。他写道:“博尔索纳罗政府正在开放经济,从根本上改革国家,打击腐败,打击犯罪,释放国家的发展潜能,签署协议,并与全世界关键国家建立新的伙伴关系和联盟…… 重视自由和人的尊严,反对性别意识形态和其他社会心理控制机制,捍卫南美洲的开放融合和民主。"他总结道:“是的,许多国内和国际势力都想重新殖民巴西。他们不会成功。”

阿劳若的荒谬言论抓住了对亚马逊森林的漠视和激进民族主义之间的奇特联系,而后者渗透于博索纳罗的政治信仰之中。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对科学本身的一次攻击,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Brazil’s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INPE)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的森林砍伐量比去年同期高出88%,而博索纳罗却宣称巴西国家空间研究所(INPE)的数据是在撒谎,并表示INPE主任里卡多·加沃(Ricardo Galvão)在为一个充满偏见的非政府组织工作。

支持牟取商业利益,满足亚马逊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土著)的需求,也是博索纳罗工作计划的核心之一。他的经济计划总结起来便是,以牺牲少数群体的利益保护为代价推动国家发展。作为回应,家园和生活最直接受到雨林毁灭影响的当地土著,正在组织越来越多形式各异的抗议活动。“我们这些当地妇女的心、手和脚都掌握着知识,并且,我们当地妇女,将会用我们的身体,帮助这个曾杀死我们的历史和记忆的巴西社会摆脱殖民统治。”活动家赛丽亚·哈克丽巴(Célia Xakriabá)本月早些时候在当地妇女的第一次游行中演讲道。

尽管总统充满嗜血欲,外交部长掀起了推特风暴,加拿大、德国、挪威、法国、芬兰和英国都公开对局势表示关切。当然,这些政府并不都是保护环境的典范,但他们对博索纳罗的批评是巴西自军事独裁统治时期(1964-1985)结束以来最严厉的一次。在军事独裁统治时期,右翼将军们滥施酷刑,使异见人士消失。当灰烬遮天蔽日,生物带燃起大火,人们失去固有的生活方式时,面对贪得无厌的投机者、开发者和大地主,团结前所未有的重要。

这并不是在呼吁去政治化。相反的,伴随着国际社会对博索纳罗政府的谴责,那些关心亚马逊森林的困境的人们必须向强大的经济体发起挑战,与其毁灭亚马逊雨林并且从中获利的行为展开决斗。毕竟,像《华尔街日报》这样的媒体,更别说国际金融和跨国公司,已经将博索纳罗看作是“巴西沼泽的排水管”,尽管博索纳罗发表过法西斯、恐同、厌女以及种族主义言论,但他“并不打算改变宪法,尽管当前宪法限制国内军队”。

改变国际社会对博索纳罗的看法意味着推动那些支持和正常化博索纳罗言论的人们公开修改他们对博索纳罗的评价。前任总统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在狱中接受采访时,将责任归咎于支持博索纳罗的大地主们。所有担心博索纳罗政府统治下的环境问题和社会公正问题的人们,必须面对已支撑了巴西数十年经济发展的开发无度的这一发展模式。

博尔索纳罗的谈话策略,以受伤的民族自豪感来应对国际社会的愤怒,却未能安抚大多数巴西人,他们不愿从博索纳罗的土地掠夺经济中获利。周五,数千人在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巴西利亚街头游行,反对政府。世界各地还有数千人抗议。数以百万计的巴西人支持抵制巴西商品的呼吁,直到政府更具体地承诺保护亚马逊不受非法经济掠食者的侵害。

与此同时,博尔索纳罗已经沦到乞求唐纳德·特朗普在 G7 峰会上阻止任何关于亚马逊讨论的地步。野火造成的政治损失已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在上一次选举中饱受反左派歇斯底里蹂躏的博尔索纳罗(Bolsonaro)火爆的愤怒,在面对迅速的环境破坏和全球指责时,从未像现在这样显得如此无力。

长期以来,亚马逊既是田园诗又是挑战,已经成为博尔索纳罗的政治泥潭。他所在的选区支持以自然环境为代价的经济自由化,他的政府既没有能力也不愿意阻止破坏的浪潮。

在对雨林的防御中,它承载着它的历史。“作为腹地,”历史学家塞加菲尔德(SethGarfield)观察到,“亚马逊挑战巴西国家实现治理和国家一体化的能力。作为一个边疆,它使地缘政治上的关切与领土防御结合起来。作为一个资源丰富的土地,亚马逊越来越多地与巴西的资本投资模式和全球消费趋势交织在一起。”亚马逊的复原力既是它数百年来吸引那些会伤害到雨林的求职者的浪潮的诅咒,也是它的救赎(得救之道)。虽然总统任期的四年在热带雨林的生涯中没有什么用处,但在博索尼罗政府结束之前所做的损害可能证明是不可逆转的。他已经是灰烬的遗产了。

作者简介:安德烈·帕利亚里尼(Andre Pagliarini) 是布朗大学 2018-19 年拉丁美洲现代史的客座助理教授,今年秋天将在达特茅斯学院开始演讲。他目前正在准备一本关于二十世纪巴西民族主义的书稿。

英文版链接:https://www.jacobinmag.com/2019/08/the-amazon-rainforest-burning-jair-bolsonaro-brazil-deforestation 

作者︱安德烈·帕利亚里尼(Andre Pagliarini)

翻译︱菜菜、胡不归、初旭、杜平

校对︱小武、蜉蝣、光耀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亚马逊雨林着火了!——这是博尔索纳罗的错-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亚马逊雨林着火了!——这是博尔索纳罗的错-激流网(本文为激流网翻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黄芩)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