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产阶级应当成为领导全体劳动人民的统治阶级


无产阶级应当成为领导全体劳动人民的统治阶级,成为政治上的统治阶级。必须同那种认为只有资产阶级才能管理国家的偏见作斗争。无产阶级应当把国家的管理工作担当起来。

资本家正在竭力阻挠工人阶级完成这些任务。因此,摆在每个工人组织——工会、工厂委员会等——面前的任务,就是从经济上给以坚决的回击。资产阶级正在破坏一切,实行全面怠工,企图搞垮工人革命。因此,组织生产的任务就完全落在工人阶级的身上。我们要彻底抛弃那种认为工人不能管理国事,不能管理银行和工厂的偏见。但是,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通过日常的巨大的组织工作。必须组织产品交换,实行统计,监督制度,这是工人阶级的任务,他们的工厂生活已经给他们提供了实现这些任务的知识。

列宁:《关于彼得格勒工人经济状况和工人阶级任务的报告》(1917 年 12 月 4日),《列宁全集》第 26 卷第 342 页。


工人一直在进行一件重要的工作,即培养无产阶级的领袖。千百万英勇的工人从我们当中涌现出来,奋勇反击自卫将军们,我们一步一步地从我们敌人那里把政权夺取过来。以前工人没有完全掌握这一事业;现在我们正陆续地从我们敌人那里夺取一切部门。任何困难也阻挡不住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正不顾一切困难,陆续地夺取一切部门,把无产阶级群众吸引过来,让他们在各个地方,在每个管理部门,在每个小单位,从下到上亲自在实际生活中学会建设,亲自造就千百万能够独立进行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全部工作的人材。

列宁:《苏维埃政权成立两周年》(1919 年 11 月 9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111 页。


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进行阶级斗争的最坚决最革命的形式。

只有在无产阶级的最革命的先锋队引导本阶级的绝大多数前进时,这种斗争才能取得胜利。因此,要准备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就不仅要说明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存在的情况下,任何改良主义、任何维护民主的行为都有资产阶级的性质,不仅要揭露那些实际上等干在工人运动内部为资产阶级进行辩护的倾向的表现,而且要在一切无产阶级的组织中,不仅在政治组织中,而且在工会、合作社、教育等等组织中,用共产党人去代替旧的领袖。在一个国家内,资产阶级民主的统治愈长久、愈彻底、愈巩固,资产阶级就愈能把他们培养的、浸透了他们的观点和成见的、往往是他们直接或间接收买的人物安置在领袖的地位上。必须比过去大胆百倍地把这些工人贵族或资产阶级化了的工人从他们的一切岗位上赶走,宁愿用最没有经验的工人去代替他们,只要这些工人同被剥削的群众有联系,在反对剥削者的斗争中得到这些群众的信任就行。无产阶级专政要求任命这些没有经验的工人去担任国家最重要的职务,不然工人政府的权力就会没有力量,而这种政府就会得不到群众的支持。

列宁:《关于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基本任务的提纲》(1920 年 7 月 4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167 页。


苏维埃国家组织便利于资本主义制度下最集中最进步的阶级即无产阶级发挥领导作用。被压迫阶级的一切革命和一切运动的经验、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教导我们,只有无产阶级才能够团结和领导被剥削的劳动人民中的涣散落后的阶层。

列宁:《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1919 年 8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28卷第 449页。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阶级在自己的政治活动和经济活动中表现了两种倾向。一种倾向就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过舒适的、不愁温饱的生活,但是这只有无产阶级中的少数上层分子才能做得到。另一种倾向就是领导全体被剥削的劳动群众用革命去推翻整个资本的统治。很明显,当第二种倾向取得胜利,当资本已被推翻并且必须开始建立全民的社会主义合作社时,我们对合作化运动的任务和条件的看法就根本改变了。我们应当同资产阶级的合作社达成协议,就像同无产阶级的合作社达成协议一样。我们用不着害怕。从我们这方面来说,如果害怕同资产阶级的合作社达成协议,那是可笑的,因为我们现在是执政者。我们需要这样的协议,以便找到切实可行的、方便的、对我们适合的形式,从部分的、零散的合作社过渡到统一的全民合作社。 我们既然掌握了国家政权,、就用不着害怕同资产阶级合作社达成协议,因为这种协议必然使它们服从我们。同时,我们应当了解,我们是新的无产阶级国家政权的代表,现在工人阶级已经成为国家的统治阶级。因此,工人合作社应当领导使各个合作社转变为统一的全民合作社的运动。

工人阶级不应当脱离其他阶层的人民,而应当毫无例外地领导各阶层人民,把他们全部联合到统一的全民合作社里去。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哪些实际的、直接可行的过渡措施,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应当明确地意识到并且断然地决定,现在全部问题就在于这个实际的过渡,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应当着手做这项工作,应当试验一切改革措施,并且无论如何要实现这个过渡。

列宁 :《<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一文的初稿》(1918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27 卷第 198 页。


二、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最主要最根本的利益就是大大提高社会生产力


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它的最主要最根本的利益就是增加产品数量,大大提高社会生产力。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1 年 12 月至 1922 年 1月 4 日),《列宁全集》第 33 卷第 159 页。


在任何社会主义革命中,当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任务解决以后,随着剥夺剥夺者及镇压他们反抗的任务大体上和基本上解决,必然要把创造高于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经济制度的根本任务,提到首要地位;这个根本任务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因此,(并且为此)就要有更高形式的劳动组织。

列宁:《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1918 年 3 月—4 月),《列宁选集》第 8 卷第 509 页。


现在的任务是要把无产阶级所能集中的一切力量,把无产阶级的绝对统一的力量都投到经济建设的和平任务上去,都投到恢复被破坏了的生产的任务上去。

这里需要有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组织, 如果没有这种纪律和组织,我们不仅不能支持两年多,甚至连两个月也支持不了。要善于运用我们的胜利。另一方面应当懂得,这个过渡需要大量的牺牲,即我国本来就已经忍受得够多的那种牺牲。

列宁:《俄共(布)中央委员会的报告》(1920 年 8 月 29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167 页。


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不然我国仍然是一个小农国家,这一点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我们不仅在世界范围内比资本主义弱,在国内也比资本主义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们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并且一定要努力把经济基础从小农的变成大工业的。只有当国家实现了电气化,为工业、农业和运输业打下了现代大工业的技术基础的时候,我们才能得到最后的胜利。

列宁:《关于人民委员会工作的报告》(1920 年 12 月 22 日),《列宁选集》第4 卷第 399 页。


人们有时问:不能稍微放慢速度,延缓进展吗?不,不能,同志们!决不能减低速度!恰恰相反,必须竭力和尽可能加快速度。我们对苏联工人和农民所负的义务要求我们这样做。我们对全世界工人阶级所负的义务要求我们这样做。延缓速度就是落后。而落后者是要挨打的。但是我们不愿意挨打。不,我们绝对不愿意!旧俄历史的特征之一就是它因为落后而不断挨打。蒙古的可汗打过它。土耳其的贵族打过它。瑞典的封建主打过它。波兰和立陶宛的地主打过它。英国和法国的资本家打过它。日本的贵族打过它。大家都打过它,就是因为它落后。因为它的军事落后,文化落后,国家制度落后,工业落后,农业落后。大家都打它,因为这既可获利,又不会受到惩罚。你们记得革命前的一位诗人的话吧:“俄罗斯母亲呵,你又贫穷又富饶,你又强大又软弱。”这些先生们把旧日诗人的这句话背得很熟。他们一面打,一面说“你富饶”,那就可以靠你发财。他们一面打,一面说:“你贫穷,软弱”,那就可以打你抢你而不受到惩罚。打落后者,打弱者, ——这已经成了剥削者的规律。这就是资本主义弱肉强食的规律。你落后,你软弱,那你就是无理,于是也就可以打你,奴役你。你强大,那你就是有理,于是就得小心对待你。

斯大林:《论经济工作人员的任务》(1931 年 2 月),《斯大林全集》第 13 卷第 37 页。


只有随着恢复工业的实际成就,随着建立既有利于农民又有利于工人的正常的国家产品交换,工人阶级才能治好自己的创伤、恢复无产阶级的“阶级力量”,农民才会加强对无产阶级领导的信赖。

列宁:《新时代,新形式的旧错误》(1921 年 8 月 20 日),《列宁全集》第 33卷第 9 页。


三、把旧的劳动组织改造成新的组织是相当长期的任务


为了取得胜利,为了建立和巩固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应当解决双重的或二位一体的任务:第一、用反对资本的革命斗争的无限英勇精神吸引全体被剥削的劳动群众,鼓舞他们,组织他们,领导他们去推翻资产阶级和完全粉碎资产阶级的一切反抗;第二、把全体被剥削的劳动群众以及所有小资产阶层引上新的经济建设的道路,引上建立新的社会联系、新的劳动纪律、新的劳动组织的道路,这种劳动组织把科学和资本主义技术的最新成果同创造社会主义大生产的自觉工作者的普遍联合结合起来。第二个任务比第一个任务更困难,因为解决这个任务绝不能靠一时表现出来的英勇气概,而需要在日常工作中表现出来的最持久、最顽强、最难得的英勇精神。但这个任务比第一个任务更重要,因为归根到底,只有资本主义生产和小资产阶级生产为社会主义大生产所代替,只有新的更高的社会生产方式,才能是战胜资产阶级所必需的力量的最大源泉,才能是巩固和扩大这种胜利的唯一保证。

列宁:《伟大的创举》(1919 年 6 月 28 日),《列宁全集》第 29 卷第 384—385页。

要像在军事战线上那样取得经济战线上的胜利是不可能的。用热情和自我牺牲精神来战胜自由贸易也是不可能的。这里需要进行长期的工作,这里需要一寸一尺地进展,这里需要无产阶级的组织力量,只有在无产阶级实现了自己的专政,成为全体劳动者(包括非无产阶级劳动群众在内)最伟大而有组织的组织力量和道德力量的时候,才能在这方面取得胜利。既然我们曾经顺利地解决了并且还将同样顺利地解决第一个最简单的任务,镇压直接企图去掉苏维埃政权的剥削者,那就能够提出第二个较为复杂任务,组织无产阶级力量,学会作一个良好的组织者。应当按新的方式组织劳动,创造新的形式来吸引群众参加劳动,使他们遵守劳动纪律。资本主义解决这个任务也用了几十年的功夫。在这方面,常常会犯最严重的错误。在我们敌人中有许多人在这个问题上表现了他们的完全无知。当我们说政权可以夺取时,他们说我们是空想家。另一方面,他们又要求我们完成组织劳动的工作,在几个月内做好几年的工作。这是胡说八道。在一定的政治形势下,也许还要不顾全世界的反对,但是靠工人的热情,政权是可以保持住的。我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建立公共纪律的新形式,这是几十年的事情。资本主义也花了好几十年的时间,才把旧的组织改造成新的组织。如果有人期待我们或者向工人和农民宣传我们能在短期内改造劳动组织,那在理论上完全是荒谬的。

列宁:《在全俄工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20 年 4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465—466 页。


无产阶级专政不只是对剥削者使用的暴力,甚至主要的不是暴力。这种革命暴力的经济基础,它富有生命力和必获胜利的保证,在于无产阶级代表着并实现着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社会劳动组织。实质就在这里。共产主义力量的泉源和必获全胜的保证就在这里。

列宁:《伟大的创举》(1919 年 8 月 28 日),《列宁全集》第 29 卷第 381 页。


四、工人阶级的积极性是社会主义发展的力量泉源


推进我国工业,提高工业生产率,造就新的工业建设干部,正确地进行社会主义积累,合理地使用积累来满足工业的需要,建立极严格的节约制度,整顿国家机关,使它精简廉洁,清除国家机关在我国建设时期所沾染的恶习和污秽,经常对贪污和浪费国家财产的人作斗争, ——所有这些任务,如果没有千百万工人阶级群众直接的和经常的支持,任何政党都是不能解决的。因此,任务就在于吸引千百万非党工人群众来参加我国的全部建设工作。需要使每个工人和每个诚实的农民都帮助党和政府实行节约制度,对贪污和分散国家后备的现象作斗争,驱逐戴着各种假面具的盗贼和骗子,健全并精简我们的国家机关。在这方面生产会议会给予不可估价的帮助。有一个时候,生产会议在我国非常盛行,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不听说了。同志们,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无论如何要使生产会议活跃起来。在生产会议上需要提出的不仅是小问题,比方说,卫生问题。必须使生产会议讨论的内容更广泛些,更丰富些。应该在生产会议上提出工业建设的基本问题。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能提高千百万工人阶级群众的积极性,才能使他们成为自觉的工业建设的参加者。

斯大林:《关于苏联经济状况和党的政策》(1926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8 卷 127—128 页。


我已经讲过提高工人阶级积极性的问题,讲过吸引千百万工人阶级群众来参加我国经济建设事业,参加工业建设事业的阿题。可是提高工人阶级积极性是一件严肃而重大的事情。要提高工人阶级积极性,首先必须使党本身积极起来,必须使党本身毅然决然走上党内民主的道路,必须使我们的各级组织吸引那些决定我们党的命运的广大党员群众来参加我国建设问题的讨论。否则就谈不到工人阶级的积极化。

我特别强调这一点是因为我们的列宁格勒组织不久以前经历了这样一个时期,当时某些领导者不愿谈党内民主,不然就是带着嘲笑的口吻来谈它。我所指的是党代表大会即将举行时、代表大会期间以及代表大会刚开完之后的那个时期,当时在列宁格勒不许党组织集会,当时党组织的某些领导者对于党组织俨然一个小警长(请原谅我的直率),禁止党组织开会。以季诺维也夫为首的所谓“新反对派”就是在这一点上碰了钉子的。

如果说,我们中央委员们在列宁格勒积极分子帮助下,两周内就能把你们这里那个反对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决议的反对派挤到一边并使它孤立,那末,这是由于代表大会决议的解释运动符合民主趋向,这种趋向在列宁格勒组织内曾经有过,它竭力要表现出来,而且终于表现出来了。同志们,我希望你们接受不久以前的这个教训。我希望你们接受这个教训,忠实而坚决地实行党内民主,提高党员群众的积极性,吸引他们来讨论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问题,并说服他们相信我们党中央四月全会所通过的决议的正确性。我所希望的就是你们要说服党员群众,因为说服的方法是我们在工人阶级队伍中的基本工作方法。

斯大林:《关于苏联经济状况和党的政策》(1926 年 4 月),《斯大林全集》第8 卷第 130—131 页。


共产主义就是利用先进技术的、自愿自觉的、联合起来的工人所创造出来的较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所以异常宝贵,因为它是共产主义的实际开端,而这是极稀罕的,因为我们现时所处的阶段,“只是采取最初步骤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如我们党纲中完全正确地所说的那样)。普通工人起来克服极大的困难,奋不顾身地设法提高劳动生产率,设法保护每一普特粮食、煤、铁及其他产品,这些产品不归劳动者本人及其“近亲”所有,而归他们的“远亲”即归全社会所有,归起初联合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然后联合为苏维埃共和国联盟的千百万人所有, ——这也就是共产主义的开始。

列宁:《伟大的创举》(1919 年 6 月 28 日),《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18 页。


说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推动力是取得利润,那是对的。说取得利润既不是我国社会主义工业的目的,也不是我国社会主义工业的推动力,那也是对的。既然如此,究竟什么是我国工业的推动力呢?

首先是这个情况。我们这里一切工厂都是属于全体人民而不是属于资本家的,管理工厂的不是资本家的仆从而是工人阶级的代表。工人觉悟到他们现在不是为资本家工作,而是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阶级工作。这种觉悟就是发展和改进我国工业的巨大的推动力量。

应当指出,我们这里绝大多数的厂长是工人,他们是由国民经济最高委员会取得工会的同意而任命的。并且任何一个厂长如果违反工人或有关的工会的意志就不能留在自己的岗位上。

其次,应当指出,每一个工厂都有自己的工厂委员会,这种委员会是由工人选举出来的并监督着企业行政方面的活动。

最后,应当指出,每一个工业企业都有本企业全体工人参加的工人生产会议,工人在会议上检查厂长的全部工作,讨论工厂行政的工作计划, 指出错误和缺点,并且有可能通过工会、党和苏维埃政权机关来纠正这些缺点。

不难了解,所有这些情况根本地改变了工人的地位和企业中的各种制度。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把工厂看做和自己完全无关的、别人的财产,甚至把它看做牢狱,但是在苏维埃制度下,工人已经不把工厂看做牢狱,而把它看做和自己休戚相关的事业,他们深切地关心这个事业的发展和改进。

几乎无须证明,工人对工厂、对企业的这种新的态度,工人对企业的这种深切的感情,就是我国全部工业最大的推动力。

斯大林:《和第一个美国工人代表团的谈话》(1927 年 9 月),《斯大林全集》第 10 卷第 106—107 页。


五、只有在工人阶级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工业化和社会主义的建成才是可能的


党比所有的反对派加在一起都更了解,只有在工人阶级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工业化的进展和社会主义的建成才是可能的。党现在和将来都要采取一切办法使工人阶级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不断得到改善。但是,党不能容忍也不会容忍反对派跑到大街上作煽动性的声言,说要马上提高工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反对派明明知道把工资提得这样高,目前工业还、负担不起, 明明知道这种煽动的目的不在于改善工人阶级的状况,而在于助长劳动者的落后阶层中的不满情绪,造成反党即反对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不满情绪。党不能容忍也不会容忍这种行动了。

斯大林:《<论我们党内的社会民主主义倾向>报告结论》(1926 年 11 月),《斯大林全集》第 8 卷第 316 页。


问题在于,不加紧剥削工人阶级,不使大多数劳动者过半饥半饱的生活,不加紧压迫殖民地和附属国,世界资产阶级各帝国主义集团间不发生冲突和纠纷,资本主义就不能发展。而苏维埃制度和无产阶级专政却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发展:不断提高工人阶级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水平,不断改善苏维埃国家全体劳动者的状况,世界各国工人日益接近和联合,殖民地和附属国的被压迫人民团结在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周围。

斯大林:《俄共(布)第十四次代表会议的工作总结》(1925 年 5 月),《斯大林全集》第 7 卷第 80 页。


一切工人组织(首先是工会)都有责任关心如何组织工业生产,使工业能够迅速而充分地满足农民的需要,同时应当随着这方面所获得的成绩的大小,增加产业工人工资,改善他们生活。

列宁:《全俄苏维埃第九次代表大会》(1921 年 12 月 28 日),《列宁全集》第33 卷第 150 页。


六、任何一种真正的改革,都会大大增强无产阶级的力量


任何一种真正的改革,无产阶级的活动范围、组织基础和活动自由的任何扩大,都会大大地增强无产阶级的力量,扩大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规模。但是,正为了真正扩大运动的范围,正为了达到局部的改善,就不应该向无产阶级群众提出削减了的、缩小了的斗争口号。局部的改善只能是革命的阶级斗争的副产物(这是历史上常有的情形)。

列宁:《斗争是为了什么?》(1910 年 4 月 5 日),《列宁全集》第 16 卷第 167页。


新经济政策使无产阶级的状况、因而也使工会的状况发生了一些重大的变化。工业和运输方面的绝大部分生产资料还是掌握在无产阶级国家的手里。同时土地已经归国家所有,这种情况表明,新经济政策并不改变工人国家的实质,然而却根本改变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方法和形式,因为新经济政策容许建设中的社会主义同力图复活的资本主义,在通过市场来满足千百万农民需要的基础上实行经济竞赛。

列宁:《工会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的作用和任务》(1922 年 1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33 卷第 155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社会主义时期工人阶级的地位和基本任务-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社会主义时期工人阶级的地位和基本任务-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