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中旬,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锋在其课程QQ群“创新的本质2019”和学生讨论论文选题时称:“‘四大发明’在世界上都不领先,也没形成事实上的生产力或协作”;“中国古代没有实质上的创新”。随后,有学生在群聊中“回击”郑文锋侮辱“四大发明”,并质疑其学术水平。

“四大发明”与四种观点-激流网

7月16日,电子科技大学发表声明,依据《电子科技大学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办法(试行)》相关规定,认定郑文锋有师德失范行为,取消其评奖评优、职务晋升、职称评定资格,停止教学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资格,期限为24个月。

“四大发明”与四种观点-激流网

总结起来,舆论对此事的观点主要有如下三种:

观点一:学术归学术,政治归政治

这种观点想说的就是:既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又要在学术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央视网24日发表题为《应正确区分学术与政治问题,不可上纲上线》的文章。文章认为,“是政治问题,就按政治问题处理;是学术观点之争,就不能视为‘师德’问题,上纲上线”;“正确区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不能一味搞上纲上线,防止基层执行‘宁左勿右’、念歪了经。如果一味迁就、纵容学生的举报,搞得人人自危,这不是政治立场坚定,这是懒政,是一种没有政治担当的表现。‘学术无禁区,课堂有纪律’,两者不可偏废。”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GBEbLfV2AgALJZOdZE1Dw

25日,光明网发表了评论员文章《让“四大发明”争议回归学术》。文章对当事老师被学校停止教学工作和招收研究生表示“遗憾”:“学术讨论、学术争鸣,本来就应该有一个宽松、自由的环境,争论可以激烈缠斗,观点可以针锋相对,但都要用事实说话、拿证据说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捍卫你的表达权利。如果动辄就诉诸权力施压,无疑就走到了学术讨论的反面。”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QK8jzaARtVtUeQgFTZJcg

观点二:郑副教授违反师德,电子科大处罚得好

鹿野于25日在“察网”发表《贬低四大发明被停课的教师冤不冤?》。文章直接表示“应该承认电子科技大学这种处理已经是在尽可能从轻了,而不能说是重了”,因为当事人郑文锋副教授违背了违背“热爱祖国,热爱人民,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等道德规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71AlnziJ3L2E9yOe1sS5tQ

无独有偶,人民网“强国论坛”里的英雄们也持有同样的观点。这些英雄认为“电子科大对郑文锋老师的处理非常正确”,因为郑文锋副教授“明显违反了《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第三、第五条”(相应条文见下文附),所以极为谄媚地表示电子科大的处理“合理、合法、合规,有人性温度,且有大局意识”。

原文链接: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2/173136632.html

“四大发明”与四种观点-激流网

附:《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

第三条 传播优秀文化。带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真善美,传递正能量;不得通过课堂、论坛、讲座、信息网络及其他渠道发表、转发错误观点,或编造散布虚假信息、不良信息。

第五条 关心爱护学生。严慈相济,诲人不倦,真心关爱学生,严格要求学生,做学生良师益友;不得要求学生从事与教学、科研、社会服务无关的事宜。

观点三:这是“文字狱”,打击了学术自由

侠客岛24日发表了《老师"贬低四大发明"就被停课 是否太过分?》。文章认为“讨论‘四大发明’的相关问题,应该属于学术论争;学术话题可以争对错,但不宜对当事人打板子,上纲上线就更不对;大学教育贵在启发,贵在碰撞,应该营造、保护争鸣的局面”,同时质问把这件事扩大化的当事同学“是何居心”。

原文链接:http://news.163.com/19/0824/00/ENA985UL0001899O.html

有一篇文章把这种思想发挥到了极致。这篇名为《学生的“反手”:“公然侮辱四大发明”》的文章表示:

“这事要是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那可是要死人的事!想想都有些后怕!

“这些学生真心厉害,真是又红又专,打倒学术权威的战将画像已显山露水!”

接着又大呼:“坏了,坏了,真的坏了!学风已大坏!”(好笑的是,这句话竟是原文中唯一标红的话)

全文对当事学生大加讨伐,不惜把这位学生描绘成各种阴谋算计集一身的人:“这些‘流氓’们迟早会被利维坦踩死在脚下,这才是他们最后的归宿!我们应该与这些人保持距离并且保持警惕之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cE0ncCJBVemMQStylfD3Q

综上可见。

观点一和观点二本质上是一样的,都在强调政治上不能出错。只不过,观点一认为学术应当独立于政治而自由存在,然而事实上,当前社会如此崇尚精英,如果任由学术自由发展,自然也越发脱离人民群众,变成精英垄断的学术,由此可见,只有对现状及趋势感到满意的既得利益者,才会鼓吹学术应当脱离政治而自由存在。政治上不用出错,只需要让学术自由发展,就可以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何乐而不为?

观点二则更胜一筹,它的支持者则是连已有的蛋糕都难以满足其胃口的“进取之士”。他们想要胜于地球雄于大洋,于老牌列强一较短长,则不得不进一步地从中国人民的口袋中攫取剩余价值以完成积累,于是乎病态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学术要服务于政治,但是学术只能服务于一种政治。

观点三则是自由主义和封建权术的杂糅。其背后的物质基础是被成功学洗脑的小白领、小资产者,还有大资本家和他们豢养的乏走狗,资本无国界、这些人掌握着巨大社会资源,却又时刻提心吊胆生怕风向有变。于是一有风吹草动,就一边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哎哟吗呀…六十年代…学风大坏”婊样宛如盛世白莲,一边动用旗下媒体把“文字狱”、“红卫兵”的大帽子都扣在了别人头上,到底谁是“文字狱”还不清楚吗?

任何学术问题都不是单纯的学术问题,思想、文化上的争论不过是错综复杂政治斗争的一种形式。我们既不赞同观点一、二的那种脱离具体社会环境而空谈什么“正确区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的观点,因为这只会把现实中的对立与斗争模糊化,让工人糊涂;我们也不赞同观点三的那种脱离立场而空谈什么“学术自由”的观点,因为学术也好、知识也罢,都有着相应的对应力量——践行这些学术和知识的人,而人按其现实利益是分为不同阶级的。

那么,先进的无产阶级应该怎样看待此事呢?

观点四: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无产阶级是用唯物史观看问题的,历史由人民群众创造,科学技术终究是要为人民大众服务的,但是现代有些人却忘记了这个根本,所以,当他们看到殖民者用罗盘导航、进行贩奴的三角贸易,当他们看到西方人用枪炮火药、掠夺殖民地资源,就欢欣鼓舞,说:“看啊,这就是科技创新!”而当他们看到古代中国人民虽然在劳动实践中发明了火药和指南针,却未将之用以进行肮脏血腥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就不屑一顾说:“哼,没什么实质性的发明。”

国内欲与列强试比高的英雄们则摩拳擦掌、扼腕叹息,一边责备祖先不争气造出了火药咋不用来杀人,一边作阿Q状非要争一口气:“火药这好东西终归是我们发明的,不容侮辱!”

但是这两种人不知道被什么蒙蔽了眼睛,看不到成就蜀川天府之国的都江堰,看不到贯通两岸千年不倒的赵州桥,看不到数不胜数的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在他们看来,科技只有服务于统治阶级利益时,才叫做“进步”和“创新”。

劳动人民在精英话语中“被”消失了!

纵观世界历史,劳动人民在精英话语中始终处于“被动”和“消失”的状态:高等院校最早是研究基督教教义经院哲学的学院,是封建领主们向农民、农奴、奴隶散布“天国”谎话的知识殿堂;文艺复兴以后,高等院校是资产阶级和封建领主展开思想斗争的场所;资产阶级革命胜利以后,高等院校变成了他们培养自己听话的仆人和奴才的绝佳场所,同时垄断着文化教育权,使得劳者无知、知者不劳,另外还散布着“资本主义万世永存”、“你穷是你不努力”等各式言论,让劳动者乖乖听话,永做老板的好仆人。等到无产阶级登上政治舞台后,高等院校才出现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这时才有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士兵之间的结合,才能逐渐打破以往的的考试制度,大力提高劳动者的知识文化水平,从劳动者中培养不脱离生产实践的劳动知识分子,并且不断地和残留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进行斗争,这个过程将会经历漫长的历史时期,只有在这个时期,在同时掌握着知识和实践能力的劳动者手中,辩论才不会沦为脱离实践的空洞经院哲学,真理才会越辩越明,以往的一切谎言和假命题,无论当时看起来如何“天经地义”,都会逐渐土崩瓦解。

看到这儿,有觉悟的人们将会对前面的三种观点付之一笑,并说:“你们尽管胡说八道吧,但不管你们怎么掩盖,纸总是包不住火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四大发明”与四种观点-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四大发明”与四种观点-激流网(作者:黎明。编辑:赫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琦)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