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工会是工人由散漫无力走向阶级联合的开端


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工会是工人阶级的一个巨大进步,因为工会是工人由散漫无力进到初步阶级联合的过渡。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4 月—5 月),《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206 页。


工会是工人由散漫无力走向阶级联合的开端,是工人阶级在资本主义发展初期的一大进步。但是,到无产者阶级联合的最高形式,即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要是这个党不学会把领袖与阶级、领袖与群众结合成一个不可分离的整体,它便不配拥有这种称号)开始成长的时候,工会就不可避免地暴露出某些反动色彩,如某些狭隘的行会习气,某些不问政治的倾向以及因循守旧的积习等等。然而无产阶级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是通过工会,通过工会与工人阶级政党的互相影响的道路而发展的,除此以外,从来没有而且也不能有别的道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是这个阶级的又一巨大进步,这时候党更需要不仅用旧的方法,而且要用新的方法对工会进行教育和领导,同时不应当忘记,工会现在还是、将来在一个长时期内也还会是一所必要的“共产主义学校”和无产者实现其专政的预备学校,是促使全国经济管理职能逐渐转到整个工人阶级(而非个别行业)手中,然后再转到全体劳动者手中所必要的工人联合组织。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5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31 一 32页。


谈到通过工会使工人阶级作为一个阶级组织起来,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这是无产阶级的真正的阶级组织,它靠这种组织和资本进行经常的斗争,使自己受到训练,就是最残酷的反动势力(像目前在巴黎那样)现在也决不可能摧毁它。既然这一组织在德国也获得了这种重要性,我们认为,在纲领里提到这种组织,并且尽可能在党的组织中给它一个位置,那是绝对必要的。

恩格斯:《给奥.倍倍尔的信》(1875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9 卷第 6—7 页。


工会是从资本主义中产生的,它是发展新阶级的工具。阶级这个概念是在斗争和发展中形成的。城墙并不能把一个阶级同另一个阶级隔开。并没有中国的万里长城把工人和农民隔开着。人们是怎样学会联合的呢?开始是通过行会,而后是按照职业。当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时,它就变得非常有力,能够把整个国家机器掌握到自己手里,向全世界宣战并赢得了胜利。于是行会和职业工会就成为落后的东西了。过去,在资本主义时代,无产阶级也曾按行会和职业联合起来。这在当时是进步的现象。否则无产阶级是不能联合起来的。说无产阶级能够一下子就联合成为一个阶级,那是胡说八道。要几十年的工夫才能联合起来。对于这种宗派主义的近视观点,谁也没有像马克思那样斗争过。

列宁:《在全俄工会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1920 年 4 月 8 日),《列宁全集》第 30 卷第 470 页。


您既然引用了我对蒲鲁东的回答——《哲学的贫困》,那末您从这个著作的最后一章里一定会知道,1847 年,当所有的政治经济学家和所有的社会主义者在唯一的一点即谴责工联这一点上意见一致的时候,我却证明了工联的历史必然性。

马克思:《马克思致约翰.拉巷劳》(1869 年 4 月 10 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32 卷


2、西欧工会的出现比工人阶级政党早得多


应当看到,西方工会的情况和我们这里不一样。我们的工会是在党出现以后,在党已经巩固并且已经在工人中间取得很高的威信以后产生的。我们的工会是在党的领导下,在党的帮助下,由党的力量培植和组织起来的。这就是我们党在工人中间的威信大大超过工会的威信的一个原因。我们在西方看到的则完全是另一种情景。那里工会的出现要比工人阶级的政党早得多。在那里还没有党的时候,工会就已经领导工人罢工,组织工人和帮助工人在同资本家作斗争中捍卫自己的利益了。而且,那里的党是从工会当中分离出来的。这就是西方的工会在群众中所享有的威信要比党高得多的一个原因。不管那里的工会和工会的领袖好还是不好,有一点毕竟是很明显的:工人都把工会当做他们反对资本家的堡垒。所有这些特点,在揭露工会的改良主义领袖时都必须估计到。恶言谩骂改良主义的领袖,在这里于事无补。相反地,恶言谩骂只会在工人中间造成一种印象,以为这里的问题不是清除不中用的领袖,而是破坏工会。

斯大林:《和宣传鼓动部会议的参加者的谈话》(1925 年 10 月)。《斯大林全集》第 7 卷第 196 页。


3、工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a)它们的过去

资本是一种集中的社会力量,而工人只拥有自己的劳动力。因此,劳资之间永远不可能在公平的条件下缔结协定,即使在物质生活资料和劳动资料的所有权同活的生产力相对抗的社会看来的公平条件下也不可能。工人的社会力量仅在于他们的数量。然而,数量上的优势被他们的分散状态所破坏。工人的分散状态之所以造成并继续存在,是由于他们之间的不可避免的竞争。工会的产生,最初是由于工人们自发地企图消除或至少削弱这种竞争,以便在协定中争取到哪怕是能使他们摆脱纯粹奴隶状态的一些条件。因此,工会的直接任务仅仅是适应日常的需要,力图阻止资本的不断进攻,一句话,仅仅是解决工资和劳动时间的问题。工会的这种活动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必要的。只要还存在着现代生产方式,就不能没有这种活动。不仅如此,这种活动还应当通过各国工会的建立和联合而普遍地开展起来。另一方面,工会已经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工人阶级的组织中心,正如同中世纪的市政局和公社是资产阶级的组织中心一样。如果说工会对于进行劳资之间的游击式的斗争是必需的,那末它们作为消灭雇佣劳动制度本身和消灭资本权力的一种有组织的力量就更为重要了。

(b)它们的现在

工会过多地与资本只是进行地方的直接的斗争,它们还没有充分意识到它们是反对雇佣奴隶制度本身的一种多么大的力量。因此它们几乎完全不过问一般的社会运动和政治运动。最近看来它们总算是意识到它们的伟大历史使命了。下面的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它们参加了英国目前的政治运动,更多地理解了它们在美国的作用,以及不久以前在设菲尔德举行的盛大的工联代表会议上通过了如下的决议:“这次代表会议恰当地估计了国际协会在把各同工人联合为统的兄弟般的联盟方面的活动,并郑重地建议出席这次会议的各个团体参加这个协会,认为它能真正促进全体劳动者的进步与繁荣。”

(c)它们的未来

不管工会的最初目的如何,现在它们必须学会作为工人阶级的组织中心而自觉地进行活动,把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作为自己的伟大任务。工会应当支持这方面的任何社会运动和政治运动。它们承认自己是并且以实际行动表现出自己是整个工人阶级的代表和为工人阶级利益而斗争的战士,因而有义务把没有组织起来的工人吸引到自己的队伍中来。它们应该特别关怀那些报酬最少的生产部门的工人的利益,例如农业工人,他们由于不利的条件而处于完全孤立无援的境地。工会应该向全世界证明,它们绝不是为了狭隘的利己主义的利益,而是为了千百万被压迫者的解放进行斗争。

马克思:《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指示》(1866 年 8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6 卷第 219—221 页。


工会这个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建立起来,在由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中必然存在,而在遥远的将来是否存在会成为问题的机关……。

列宁:《论工会、目前局势和托洛茨基的错误》(1921 年),《列宁选集》第 4卷第 406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会的产生及其发展-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会的产生及其发展-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