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工人报刊在推动工人运动中的作用


杂志和报纸怎样就我们所提出的这些题目和问题进行分工,将完全根据两者篇幅和性质的不同而定;杂志主要是宣传,报纸主要是鼓动。但是,无论在杂志上或报纸上都必须反映运动的各个方面的情况,所以我们想特别强调一下我们反对工人报纸只发表一些和自发的工人运动直接有关的东西,而把一切有关社会主义理论,有关科学、政治、党的组织问题等等方面的东西统统交给供知识分子阅读的机关报。相反地,我们认为必须把工人运动中的一切具体事例同这些问题联系起来,必须从理论上阐明每一个事件,必须向最广大的工人阶级群众宣传政治问题和党的组织问题,必须在鼓动中提出这些问题。目前,在我们这里差不多还占着绝对优势的鼓动方式,也就是利用地方小报进行鼓动的方式,已经显得不够了,因为这种鼓动方式的范围狭小,只涉及到地方问题,而且主要是经济问题。必须建立一种更高级的鼓动方式,即通过报纸定期登载工人的控诉、罢工和无产阶级斗争的其他形式、以及全俄国一切政治压迫的表现,并且从每一件事实中,做出符合于社会主义的最终目的和俄国无产阶级的政治任务的明确结论。

列宁 :《<火星报>和<曙光>杂志编辑部声明草案》(1900 年),《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88—289 页。


我们已经走了第一步,我们已经在工人阶级中间激起进行“经济的”和工厂方面的揭露的热情,我们现在还应当再前进一步,在一切稍有觉悟的人民阶层中间激起从事政治揭露的热情。决不要因为现在政治揭露的呼声还显得无力、稀少和怯懦而感到惶惑不安。其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大家都容忍警察的专横暴虐,而是因为那些能够并且愿意从事揭露的人还没有一个说话的讲坛,还没有热心听讲演人说话并且鼓舞讲演人精神的听众,他们在人民中间还完全看不见值得向它控诉“万能的”俄国政府的那种力量。而现在这一切都在迅速地变化着。这样一种力量现在已经有了,这就是革命的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已经证明它不仅愿意听从和支持政治斗争的号召,而且决心勇敢地投入斗争。现在我们已经能够并且应当建立一个全民的揭露沙皇政府的讲坛——社会民主党的报纸就应当是这样的讲坛。俄国工人阶级与俄国社会其他阶级和阶层不同,它对政治知识经常感到兴趣,它经常地(不仅在发生特别的风潮的时期)迫切要求阅读秘密书刊。

在有这样巨大的要求的条件下,在已经开始培养有经验的革命领导者的条件下,在工人阶级的集中化已经使工人阶级实际上成为大城市工人区、工厂区和小工业城市的主人的条件下,创办政治报已经成为无产阶级完全办得到的事情。而通过无产阶级,报纸还可以深入到城市小市民、乡村手工业者和农民中间去,成为真正的人民的政治报纸。

列宁:《从何着手》(1901 年 5 月),《列宁全集》第 5 卷第 8 页。


在每个社会民主党报纸上都应当有职业性的斗争(经济斗争)栏,这大概是谁也不会怀疑的。但是工会运动的增长,也使人不得不想到工会报刊的问题。然而我们觉得,除了极少的例外,在俄国暂时还谈不到工会报纸的问题。这是一种奢侈品,而我们往往连糊口的面包都没有。在我国,适合于秘密工作条件并且现在已成为需要的工会报刊形式,应当是工会小册子。在这种小册子里,应当把一切说明本行业的劳动条件,本行业的劳动条件在俄国各个地方的区别,本行业工人的主要要求,关于本行业的立法的各种缺点,本行业工人的经济斗争中的突出事件,他们的工会组织的萌芽,现状和需要及其他等等问题的公开的和秘密的材料,都收集起来,并加以系统地整理。这种小册子,第一,能使我们的社会民主党报刊不必记载许多只能引起某一行业工人注意的职业性的详细情况,第二,这种小册子能把我们的职业性斗争的经验的结果记载下来,能把我们收集起来的那些材料保存下来,并且加以概括,而这些材料现在却简直散失在大量的传单和片断通讯里,第三,这种小册子能成为鼓动员的一种工作指南,因为劳动条件的变化是比较缓慢的,某一行业的工人的基本要求是非常稳定的(请比较一下 1885年莫斯科区纺织工人的要求和 1896 年彼得堡区纺织工人的要求),这种要求和需要汇集起来,在若干年内都可以成为在落后的地区或落后的工人阶层中进行经济鼓动的很好的参考材料;某一个地区罢工取得胜利的例子,关于某一个地区生活水平较高、劳动条件较好的材料,都能鼓励册的地方的工人一次又一次进行斗争;第四,社会民主党如果担负起最先把工会斗争综合起来的责任,并从而使俄国工会运动同社会主义的联系加强,它就会同时注意使我们的工联工作在我们社会民主党的全部工作中所占的分量,既不太大,也不太小。地方的组织,如果同其他城市中的组织隔离,在这方面就很难甚至几乎不能保持正确的比例(《工人思想报》的例子就说明在这方面能够把工联主义夸大到多么荒唐的地步)。而全俄的革命家组织由于具有坚定的马克思主义的观点,领导着全部政治斗争,并且有职业鼓动员的大本营,所以在确定这种正确的比例时就永远不会感到困难。

列宁:《怎么办?》(1902 年 8 月),《列宁选集》》第 1 卷第 360-361 页。


二、工人运动的斗争策略


马克思的历史理论是任何坚定不移和始终一贯的革命策略的基本条件;为了找到这种策略,需要的只是把这一理论应用于本国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

恩格斯:《致维拉.伊万诺夫娜.查苏利奇》(1890 年 4 月 8 日),《马克思恩格斯<资本论>书信集》第 459 页。


只要各个民族之间、各个国家之间的民族差别和国家差别还存在(这些差别就是在无产阶级专政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以后,也还要保持很久很久),各国共产主义工人运动国际策略的统一,就不是要求消除多样性,消灭民族差别(这在目前是荒唐的幻想),而是要求运用共产主义的基本原则(苏维埃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时,把这些原则在细节上正确地加以改变,使之正确地适应和运用于民族的和民族国家的差别。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4 月—5 月),《列宁选集》第 4 卷第 246 页。


革命者从不放弃为争取各项改革而斗争,从不放弃夺取敌人的、即使是无关紧要的和个别的阵地,只要这一阵地能增强他们的攻击力量和有助于取得完全的胜利。然而,……他们从来没有忘记,只有永远记住“最终目的”,只有从总的革命斗争的观点来评价每一个“前进”步骤和每一项各别的改革,才能够保证在前进的路上不致失足和不犯可耻的错误。

列宁:《地方自治局的迫害者和自由主义的汉尼拔》(1901 年 8 月),《列宁全集》第 5 卷第 57 页。


要战胜更强大的敌人,只有尽最大的力量,同时必须极仔细,极留心、极谨慎、极巧妙地一方面利用敌人之间的一切“裂痕”,哪怕是最小的“裂痕”,利用各国资产阶级之间以及各个国家内资产阶级各集团或各派别之间的一切利益对立,另一方面要利用一切机会,哪怕是极小的机会,来获得大量的同盟者,尽管这些同盟者是暂时的、动摇的,不稳定的、靠不住的,有条件的。谁不懂得这一点,谁就是丝毫不懂得马克思主义,丝毫不懂得一般的现代科学社会主义。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4—5 月)。《列宁选集》等 4 卷第 225 页。


政治战略也和策略一样,是同工人运动有关的。但工人运动本身又由两种因素构成:一种是客观的或自发的因素,另一种是主观的或自觉的因素。客观的即自发的因素,就是不以无产阶级的自觉的和调节的意志为转移的一些过程。国家的经济发展,资本主义的发展,旧政权的瓦解,无产阶级和它周围各阶级的自发运动,阶级之间的冲突等等,——所有这些都是不以无产阶级的意志为转移而发展的现象,这是运动的客观方面。战略对于这些过程是不起什么作用的,因为战略既不能取消它们,也不能改变它们,只能估计到它们并以它们为出发点。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纲领应当研究的范围。

但是运动还有它的主观的即自觉的方面。运动的主观方面,就是运动的自发过程在工人头脑中的反映,就是无产阶级走向一定目标的自觉的和有计划的运动。其实,运动的这一方面所以使我们感到兴趣,就是因为它不同于运动的客观方面,它完全是受战略和策略支配的。如果说战略不能改变运动客观过程中的任何东西,那末在这里,在运动的主观的自觉的方面则相反,战略的运用地盘是广阔的、多种多样的,因为它,即战略,可以加速或延缓运动,也可以把运动导入捷径或引向更艰苦的道路,这是以它本身的完善或欠缺为转移的。

……

战略最重要的任务是规定工人阶级运动所应遵循的基本方向,沿着这一方向最有利于无产阶级对敌人进行基本打击,以求达到纲领所提出的目标。战略计划是组织能够最迅速地获得最大效果的决定性打击的计划。

……

政治战略的任务首先是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纲领出发,估计到世界各国工人革命斗争的强验,正确地规定某个国家无产阶级运动在某一历史时期的基本方向。

……

策略的任务首先是遵循战略的指示并估计到世界各国工人革命斗争的经验,规定最适合于某一特定时期的具体斗争情况的斗争形式和方式。

斯大林:《论俄国共产党人的战略和策略问题》(1923 年 8 月),《斯大林全集》第 5 卷第 132—136 页,138 页。


欧美现代工人运动中的基本的策略分歧,就是同离开实际上已经成为这个运动中的统治理论的马克思主义的两大流派作斗争。这两个流派就是修正主义(机会主义、改良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无政府工团主义、无政府社会主义)。在大规模工人运动的五十多年来的历史上可以看到,这两种离开工人运动中占统治地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马克思主义策略的倾向,是常在一切文明国家里表现出来的,不过带有各种不同的形式和各种不同的色彩罢了。

单从这个事实来看,就可以明白,这两种倾向不是偶然出现的,也不是由于个别人或集团犯了错误而产生的,甚至也不是由于民族特点或传统影响等等而造成的。经常引起这两种倾向的根本原因,显然就在于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制度和发展性质。

列宁:《欧洲工人运动中的分歧》(1910 年 12 月 16 日),《列宁全集》第 16 卷第 344 页。


共产党在任何地方都还没有争取到(工人阶级的)大多数,不仅从进行有组织的领导来说,而且从实现共产主义的原则来说都是如此。这是一切的基础。“削弱”这个唯一合理的策略基础,就是一种罪恶的轻率行为。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在现在欧洲堆积着大量易燃物的形势下,革命有可能很快爆发,工人阶级也有可能在极特殊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地取得胜利。但是,现在把共产国际的策略建立在这种可能性上却是荒谬的;认为宣传的时期已经结束而行动的时期已经到来的写法和想法也是荒谬而有害的。

共产国际必须把策略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始终不渝地、逐步地争取工人阶级的大多数,首先是争取旧工会内部的工人阶级的大多数。这样,事情无论怎样变化,我们都肯定能够取得胜利。而在事情发生极其有利的变化的情况下在短时期内侥幸“取得胜利”,这是傻瓜也能办到的。

列宁:《对为共产国际第兰次代表大会准备的策略提纲草案的意见》(1921 年 6 月 10 日),《列宁文稿》第 9 卷第 35—36 页。


工人运动的增长这个事实本身,是经常引起策略分歧的最深刻的原因之一。如果不是根据某种虚幻的理想的标准来衡量这个运动,而是把运动看成是一些普通人的实际运动,那就会很清楚,在一批一批“新兵”被吸收进来,一群一群新的劳动群众被卷入运动的同时,也必然会发生理论和策略方面的动摇,重复旧错误,暂时回复到陈旧观念和陈旧方法上去等等。为了“训练”新兵,每个国家中的工人运动,都要经常耗费或多或少的精力,注意力和时间。

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自由派和民主派不懂得马克思主义,不懂得现代工人运动,所以他们经常从一种没有办法的极端跳到另一种没有办法的极端。他们一会儿说一切都是由于心怀恶意的人“唆使”一个阶级反对另一个阶级的结果,一会儿又以工人政党是“和平改良的政党”来妄自安慰。应当认为无政府工团主义和改良主义都是这种资产阶级世界观及其影响的直接产物,因为它们只抓住工人运动中的某一方面,把片面观点发展为理论,把工人运动中形成工人阶级在某一时期或某种情况下活动的特点的那些趋向或特征说成是相互排斥的东西。而实际生活和实际历史本身却包含有这些各不相同的趋向,正好像自然界的生命和发展过程既包含有缓慢的进化,也包含有迅速的飞跃,即渐进过程的中断一样。

列宁:《欧洲工人运动中的分歧》(1910 年 12 月 16 日),《列宁全集》第 16 卷第 347~348 页。


如果“纯粹的”无产阶级没有被那些由无产者到半无产者(一半依靠出卖劳动力谋生的人),由半无产者到小农(以及小手工业者和一般的小业主),由小农到中农等形形色色的中间类型的群众所包围,如果无产阶级本身内部没有分成比较发达和比较不发达的阶层,没有分成同乡、职业、有时甚至分成宗教以及其他等等集团,那末资本主义便不成其为资本主义了。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无产阶级的觉悟部分,即共产党,就必须而且绝对必须对无产者的各种集团,对工人和小业主的各种政党采取机动、通融和妥协的策略。全部问题在于善于运用这个策略,来提高无产阶级的觉悟性、革命精神、斗争能力和致胜能力的一般水平,而不是降低这种水平。

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 年 5 月 12 日)。《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56 页。


因为工人政党的选举策略只应当是把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策略的一般原则运用于个别情况。选举只是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为自由、为消灭一切剥削而进行斗争的舞台,而且远不是最重要的、最根本的(尤其在革命时代)舞台。除了用选票进行斗争以外,还有另外一种斗争,这种斗争在革命时代势必会激烈起来。

列宁:《“听一听蠢人的评判”……》(1907 年 1 月),《列宁全集》第 11 卷第 441 页。


社会民主党对无产阶级说道,我国的革命是全民的革命,因此,你们既然是最先进的和唯一彻底革命的阶级,就不仅要最积极地参加这个革命,而且要力求领导这个革命。因此就不应当局限于被狭隘地了解为主要是工会运动的那种阶级斗争的范围内,相反地,应当竭力扩大你们的阶级斗争的范围和内容,一直到不仅包括俄国当前的全民民主革命的一切任务,而且包括今后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因此,虽然不要忽视工会运动,不要拒绝利用任何一点合法活动的机会,但是你们应当在革命时代把实行武装起义、建立革命军队和革命政府的任务提到第一位,这是保证人民完全战胜沙皇制度、保证争得民主共和制度和真正政治自由的唯一策略。

列宁:《社会民主党在民主革命中的两种策略》(1905 年 8 月 7 日),《列宁全集》第 9 卷第 107 页。


我国革命是在无产阶级已经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单独的阶级并且联合成一个独立的阶级组织的时候发生的。在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利用一切民主成果,利用各种各样的自由,以便加强自己的阶级组织,来反对资产阶级。因此,资产阶级必然企图磨平革命的锐角,不让革命进行到底,不让无产阶级能够充分自由地进行自己的阶级斗争。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对抗,迫使资产阶级力求保存旧政权的某些工具和机构,以便用这些工具来反对无产阶级。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五次代表大会》(1907 年 6 月 25 日),《列宁全集》第 12 卷第 443 页。


当无产阶级军队在坚强的社会民主主义组织领导下,勇往直前争取经济和政治的解放的时候,这个军队自己就会给将领们指明行动的手段和方法。那个时候,而且只有到那个时候,才能解决对专制制度实行最后打击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究竟应该如何解决,正是取决于工人运动的状况,工人运动的广度,运动本身所造成的斗争手段,领导运动的革命组织的特性,其他各种社会分子对无产阶级和对专制制度的态度,国外国内的政治条件,——总而言之,要取决于千百种条件,而要预先猜测这些条件,是既不可能又无益处的。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1897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295页。


而任何一次有工人参加的合法的大会,任何一个有无产阶级参加进去、能把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灌输进去、能够利用来公开维护劳动者利益和民主要求的合法机关,都可以使力量团结起来,使整个运动得到发展。政府的任何迫害,它的同盟者黑帮分子和资产阶级的任何阴谋诡计,都不能消灭采取多种多样的形式并且有时是意想不到的形式的无产阶级斗争,因为资本主义本身的发展,每一步都训练和团结了资本主义的掘墓人,扩大他们的队伍,并且加强他们的愤激情绪。

列宁:《论统一》(1910 年 2 月 26 日),《列宁全集》第 16 卷第 148 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的斗争策略-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wind_1917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的斗争策略-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