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工业的发展,工人运动就有了必然性


这个无产阶级的人数必然会不断增加,这个结论,我们可以从小资产阶级的不断贫困化(这一点我在上星期已经详细谈过了)和资本集中于少数人手中的趋势得出来。今天我也许没有必要再来谈这些问题,我只想指出,这些不断产生无产阶级并且日益扩大其队伍的原因,仍然起着作用,而且只要竞争不停止,它们就会引起同样的后果。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们仍然单枪匹马地进行生产,并把自己和其余的一切人对立起来,那末无产阶级就不但会存在下去,而且它还会不断扩大,会成为现代社会中愈来愈吓人的力量。但是总有一天无产阶级的力量会强大起来,觉悟会提高起来,他们再也不愿载负着一直压在他们肩上的整个社会大厦的重担,他们会要求更公平地分配社会的负担和权利。那时,如果人的本性还不改变的话,社会革命就不可避免了。

恩格斯:《在爱北斐特的演说》(1845 年 2 月 8 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卷 618—619 页。


可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劳动条件和劳动产品具有的与工人相独立、相异化的形态,随着机器的发展而发展成为完全的对立。因此,随着机器的出现,才第一次发生工人对劳动资料的暴烈的反抗。

马克思:《资本论》第 1 卷(发表于 1867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3卷第 473 页。


现在让我们把 1848 年德国工人政党的状况同目前的状况比较一下。在德国还有不少老战士,在 1848 年的前夜,当德国工人政党刚开始筹建时,他们就参加了这一工作,革命后,趁当时条件许可的时候,他们又帮助把它建立起来。他们都知道,即使在暴风雨时代,为了发动王人运动,支持这一运动的发展,排除反动的行会分子,不知花费了多大力气,而在过了几年以后,这一切又都沉寂下来。如果说现在工人运动可以说又自然而然地产生了,那末这是由于什么产生的呢?这是由于从 1848 年以来资本主义大工业在德国获得了空前的成就,由于它消灭了大量的小工匠和其他处于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中间分子,直接把工人群众和资本家对立起来,简单地说是由于它在以前没有无产阶级或者无产阶级人数极少的地方造成了一个相当可观的无产阶级。由于这种工业的发展,工人政党和工人运动就变成了一种必然性。

恩格斯:《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运动》(1865 年 1—2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6 卷第 78—79 页。


过去的工人起义的形式都是与劳动发展的每一个阶段以及由此决定的所有制形式联系在一起的;直接或间接的共产主义起义则是与大工业联系在一起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 年—1846 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8 卷第 242 页。


……由于现在工业,由于运用机器,英国一切被压迫阶级已经汇合成为一个具有共同利益的庞大阶段,即无产阶级……没有机器生产就不会有宪章运动……不仅在英国,就是在所有别的国家里,机器生产对工人的影响也都是如此。在比利时、美国、法国和德国,机器生产使一切工人的状况平均化了,并且越来越使这一状况均等起来;所有这些国家里的工人目前都关心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推翻压迫他们的阶级——资产阶级。生活水平的均衡,各民族工人党派利益的一致,这些都是机器生产的结果,因此机器生产将继续成为历史上的一大进步。从这里我们应当得出什么结论呢?既然各国工人的状况是相同的,既然他们的利益是相同的,他们又有同样的敌人,那末他们就应当共同战斗,就应当以各民族的工人兄弟联盟来对抗各民族的资产阶级兄弟联盟。

马克思和恩格斯:《论波兰》(1847 年 11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 卷第 111—112 页。


小资产阶级的破产就是人们赞扬备至的工业自由所引起的悲惨的后果,这是大资本家对实力较差的竞争者保持的优势所引起的不可避免的后果,这是资本集中于少数人手中的趋势的最明显的表现。资本的这种趋势已经为许多人所承认,到处都在抱怨财产日益集中于少数人手中,而大多数的人民却愈来愈贫困。这样,在一小撮富翁和无数的穷人之间,就产生了尖锐的敌对现象。这种敌对现象,在英法两国已经尖锐到惊人的地步,在我们这里也愈来愈尖锐了。只要目前的社会基础保存一天,这种少数人发财,广大群众贫困的进程就无法制止,只要社会还没有最后被迫根据较为合理的原则进行改组,这种敌对现象就会愈来愈尖锐。

恩格斯:《在爱北斐特的演说》(1845 年 2 月 8 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卷第 603 页。


为什么列宁在自己的提纲或演说中都没有说到成立工人代表苏维埃呢?因为列宁在演说或提纲中指的都是“还谈不到纯粹无产阶级运动”、“几乎没有工业无产阶级”的国家(见《列宁全集》第 31 卷第 218 页)。列宁在演说中直截了当地说,他指的是中亚细亚、波斯那样“几乎没有工业无产阶级”的国家(同上)。

中国有上海、汉口、南京、长沙等等工业中心,有将近三百万组织在工会里的工人,能不能把中国列入那样的国家呢?显然是不能的。

显然,说到有一定数量的工业无产阶级的现代中国的时候,必须注意到不仅要成立农民苏维埃或劳动者苏维埃,而且要成立工人和农民代表苏维埃。

斯大林:《论中国革命的几个问题》(1927 年 5 月),《斯大林全集》第1 0 卷第211 页。

二、工人阶级的组织性和觉悟程度的不断提高


有许多迹像表明,英国的工人阶级正在意识到,它有一个时期走了错误的道路,意识到当前这个专门为了增加工资、减少工作时间的运动,使它置身于毫无出路的恶性循环,意识到祸根不是工资低,而是雇佣劳动制度本身。一旦这种认识在工人阶级中普遍地传播开来,工联的地位一定会有极大的改变。它们将不再享有作为工人阶级唯一组织的特权。同各行业联合会并列或在它们之上,一定会产生一个总的联合会,一个整个工人阶级的政治组织。

所以,有组织的工联必须好好地考虑下述两点:第一,英国工人阶级很快就会明确地要求自己在议会中有充分的代表权。第二,工人阶级也很快就会了解,争取工资高、工作时间短的斗争,以及今天的工联所进行的全部活动,并不是目的本身,而只是一种手段,是一种非常必要和有效的手段,但只是达到一个更高目的的许多手段中的一种,这个更高目的就是完全废除雇佣劳动制度。

恩格斯:《工联》(1881 年 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9 卷第 285—286页。


目前,在阶级反对阶级的政治斗争中,组织是最重要的武器。随着纯政治的、或宪章派的组织的瓦解,工联组织日益壮大起来,到现在,它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其他国家的任何工人组织都不能相比的程度。有几个大工联包括一百万到二百万工人,得到较小的或地方的工联的支持。它们代表着一种力量,统治阶级的任何政府,不论辉格党或托利党的政府,都必须加以重视。

恩格斯:《工联》(1881 年 6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9 卷第 284—285页。


为了工人在议会里有充分的代表权,以及为了准备废除雇佣劳动制度,必须要有组织,但不是个别行业的组织,而是整个工人阶级的组织。这件事做得愈快愈好。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对组织成一个整体的不列颠工人阶级进行哪怕是一天的抵抗。

恩格斯:《工联》(1881 年 5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9 卷第 286 页。


从 1815 年到 1830 年,各国工人阶级的、实质上是民主主义性质的运动都或多或少地从属于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的运动。虽然工人比资产阶级先进,但是他们还看不出自由主义和民主主义之间的根本区别,即资产阶级的解放和工人阶级的解放之间的根本区别;当金钱还没有在政治上获得解放,当资产阶级还没有成为唯一的统治阶级的时候,工人们是不能识别金钱的自由和人的自由之间的区别的。因此,在彼得卢事件发生的那一天民主主义者打算呈递请愿书,并不仅仅是为了要求普选权,而且同时是为了要求废除谷物法,因此,1830 年巴黎无产者为了资产阶级的政治利益进行了战斗,1831 年英国无产者准备为了资产阶级的政治利益而投入战斗。从 1815 年到 1830 年,在一切国家里,资产阶级都是革命派中间的最有力的组成部分,因而也是革命派的领袖。只要资产阶级本身还在革命,还在进步,工人阶级就不可避免地要充当资产阶级手里的工具。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工人阶级单独的运动始终只起着次要的作用。但是,从资产阶级取得了全部政权、金钱的势力消灭了一切封建的和贵族的特权、资产阶级不再进步和不再革命并且本身已经裹足不前的那一天起,工人阶级的运动就开始领先,并且成了全民的运动。如果今天废除谷物法,明天宪章就会成为英国的中心问题,宪章运动就会表现出保证自己取得胜利的力量,毅力、热忱和坚韧不拔的精神。

恩格斯:《德国状况》(1846 年 2 月 20 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 卷第648—649 页。


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无产阶级运动都不是也不可能是“一下子”就产生出来,就具有纯粹的阶级面貌,完整地出现在世界上,像密纳发从丘必特的脑袋里钻出来一样。无产阶级的阶级运动只有经过最先进的工人、所有觉悟工人的长期斗争和艰苦工作,才能摆脱各式各样的小资产阶级的杂质、局限性、狭隘性和各种病态,从而巩固起来。工人阶级同小资产阶级生活在一起,破产的小资产阶级不断向无产阶级队伍输送新成员。而俄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中小资产阶级最多、小市民最多的国家,它直到现在才进入资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这个时代英国早在十七世纪,法国早在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前五十年就渡过了。

觉悟的工人现在正从事创办、巩固、发展工人报刊这种与自己血肉相关的切身事业,他们是不会忘记俄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报刊的二十年的历史的。

工人运动的那些神经衰弱的知识分子朋友,竭力躲避社会民主党的内部斗争,并且到处叫喊和号召要避免内部斗争,他们是给工人运动帮倒忙。他们都是些善良但是空虚的人,他们的叫喊也都是空虚的。

先进工人只有研究了马克思主义同机会主义斗争的历史,确实和详细地了解独立的无产阶级民主派从小资产阶级的小市民中分化出来的过程,才能最终地巩固自己的觉悟和自己的工人报刊。

列宁:《俄国工人报刊的历史》(1914 年 4 月 22 日),《列宁全集》第 20 卷第248 页。


“组织起来!”《工人思想报》用各种调子一再向工人这样宣传,“经济派”的一切拥护者也一再向工人这样宣传。我们当然完全同意这个呼吁,但是一定要补充一句:不但要组织到互助会、罢工基金会和工人小组中去,而且要组织到政党中去。组织起来同专制政府和整个资本主义社会进行坚决的斗争。不这样组织起来,无产阶级就不能去进行自觉的阶级斗争,不这样组织起来,工人运动就会软弱无力,只靠一些基金会、工人小组和互助会,工人阶级永远不能完成自己所肩负的伟大历史任务:使自己和全体俄国人民摆脱政治上经济上的奴隶地位。历史上,取得统治地位的每一个阶级,都推举出了自己善于组织运动和领导运动的政治领袖和先进代表。俄国工人阶级已经表明它能够推举出这样的人物,最近五六年来俄国工人所广泛开展的斗争,表明工人阶级中蕴藏着无穷的革命潜力。

列宁:《我们运动的迫切任务》(1900 年 11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331—332 页。


我们则认为,只有这种能向所有的人表明工人阶级政治觉悟和革命积极性显著提高的群众运动,才称得上真正革命的行动,才能够真正激励为俄国革命进行斗争的人。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不是只在口头声明、报刊用语等等方面才同群众有联系的臭名远扬的“个人的反抗”。我们看到的是一大群人的真正的反抗,而这种反抗是没有组织的、不够觉悟的和自发的,这就提醒我们,夸大自己的革命力量是多么不对,忽视把组织性和觉悟性大力灌输给这种进行真正斗争(这我们已经亲眼目睹了)的群众的任务有多大的罪过。不要用枪杀来制造激动人心的理由,来制造进行鼓动和提高政治思想的材料,而要学会整理、利用和掌握俄国生活所提供的绰绰有余的材料——这就是革命者唯一应该担负起来的任务。

列宁:《新事件和旧问题》(1902 年 12 月 1 日),《列宁全集》第 8 卷第 246—247 页。

三、只有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才能成为工人运动的旗帜

只有革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才能成为工人阶级运动的旗帜,所以俄国社会民主党应该设法使这个理论继续发展并且实现,同时要保卫它,使它不致像许多“时髦理论”(俄国革命社会民主党的成功已经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时髦”理论了)那样被曲解和庸俗化。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抗议书》(1899 年 8 月底—9 月初),《列宁选集》第 1 卷第 199—200 页。


在俄国,情况也完全一样。我国社会主义在长达数十年的时期内一声脱离工人同资本家的斗争,脱离工人的罢工等等。一方面,这是因为社会主义者不了解马克思的理论,认为它不适用于俄国,另一方面,是因为俄国工人运动还完全处于萌芽状态。1875 年成立的“南俄工人协会”和 1878 年成立的“俄国北方工人协会”,就是没有受俄国社会主义者思潮影响的工人组织;这些工人组织要求给人民政治权利,想为争取这些权利进行斗争,当时俄国社会主义者却错误地认为,进行政治斗争是违背社会主义的。但是,俄国社会主义者并没有停留在自己不成熟的错误的理论上。他们继续前进,他们领会了马克思的理论,提出了适用于俄国的工人社会主义理论,即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理论。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建立,是“劳动解放社”即普列汉诺夫、阿克雪里罗得和他们的朋友们的主要功绩。俄国社会民主党建立(1883 年)以后,每次广泛的俄国工人运动都是直接与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有关的,并且力求同他们结合起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建立(1898年春),是大踏步向这种结合迈进的标志。现在,俄国一切社会主义者和一切觉悟工人的主要任务,就是加强这种结合,巩固和整顿“社会民主工党”。谁不愿意了解这种结合,谁企图在俄国把工人运动和社会民主党人为地分割开来,谁就会给俄国工人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事业带来害处,而不是带来好处。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制退倾向》(1899 年),《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25—226 页。


“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运用自己全部力量在工厂工人中间进行活动,同时决定支持俄国那些在实践上把社会主义工作放到无产阶级阶级斗争基地上来的革命者,但他们并不隐讳,无论与其他革命派别订立甚么样的实际的联盟,都不能而且不应当在理论上、纲领上、旗帜上实行妥协或让步。”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深信,现在只有科学社会主义和阶级斗争的学说,才是革命理论,才能作为革命运动的旗帜,所以他们将用全力来传播这个学说,使它不受曲解,坚决反对任何想把还年轻的俄国工人运动与那些比较不确定的学说联系起来的企图。理论的判断证明,而社会民主主义者的实际活动则表明:俄国一切社会主义者都应该成为社会民主主义者。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的任务》(1897 年),《列宁全集》第 2 卷第 285页。


没有社会主义的工人运动或站在工人运动外面的社会主义,都是社会民主党应该反对的一种不良现象。

斯大林:《略论党内意见分歧》(190s 年 5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83页。


社会民主党不能简单地为工人运动服务,因为它是“社会主义与工人运动的结合体”(这是卡.考茨基的定义,它体现了《共产党宣言》的基本思想);它的任务是赋予自发的工人运动以明确的社会主义理想,把这个运动同合乎现代科学水平的社会主义信念结合起来,同争取民主这一实现社会主义的手段的有步骤的政治斗争结合起来,一句话,就是要把这种自发运动同革命政党的活动结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西欧社会主义运动和民主运动的历史、俄国革命运动的历史、我国工人运动的经验——这些就是我们在制定我们党的适当的组织形式和策略时所必须掌握的材料。但是对这些材料应该进行独立的“整理”,现成的范例是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俄国工人运动的条件与西欧工人运动完全不同,所以在这一点上抱某种幻想是很危险的。

列宁:《我们的当前任务》(1899 年),《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192-193 页。


同盟(指共产主义者同盟。编者)在 1847 年至 1852 年所代表的学说,那时曾被聪明的庸人带着嘲笑的神情看做狂人呓语,看做几个孤单的宗派分子的秘密学说,现在,这个学说在世界一切文明国家里,在西伯利亚矿山的囚徒中,在加利福尼亚的采金工人中,拥有了无数的信徒,而这个学说的创始人、当时受到人们的憎恨和诽谤最多的一个人——卡尔.马克思,临到逝世时,却是新旧两大陆无产阶级的经常被请教的和永远乐于帮助的顾问。

恩格斯:《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历史》(1885 年 10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21 卷第 261 页。


一方面由于德国工人具有这种有利的地位(指德国工人运动首次使理论方面、政治方面和实践经济方面互相配合,互相联系,有计划地进行着,——编者 。),另一方面由于英国工人运动具有岛国的特点,而法国工人运动又受到暴力的镇压,所以现在德国工人是处于无产阶级斗争的前列。事变究竟容许他们把这种光荣地一位占据多久,这是不能预先断言的。但是,可以相信,只要他们还占据这个地位,他们就能很好地执行这个地位所加给他们的种种责任。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斗争和鼓动的各个方面都加倍努力。特别是领袖们有责任越来越透彻地理解种种理论问题,越来越多地摆脱那些属于旧世界观的传统词句的影响,而时时刻刻地注意到: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做科学看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必须以高度的热情把由此获得的日益明确的意识传布到工人群众中去,必须日益加强团结党组织和工会组织.虽然社会党人在 1 月份所争得的选民就已经是一支相当庞大的军队,但是他们远还不是德国工人阶级的多数,而且,在农民中宣传的成就虽然很令人振奋,但正是在这方面还应该做无数的事情。因此,不能在斗争中懈怠下来,而必须从敌人手中把城市和选区一个接一个地夺取过来。但是,首先必须维护真正的国际主义精神,这种精神不容许产生任何爱国沙文主义,并且欢迎无产阶级运动中任何民族的新进展:假使德国工人将来还是同样地前进,那末虽然不能说他们一定会走在运动的前列(只是某一个国家的工人走在运动的前列,这并不符合运动的利益),但是一定会在战士的行列中占据一个光荣的地位,而将来如果有意外严重的考验或者伟大的事变要求他们表现出更大的勇气、更大的决心和毅力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有充分的准备。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1870 年版序言的补充》(1874 年 7 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18 卷第 566—567 页。


社会民主党是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的结合,它的任务不是消极地为每一阶段的工人运动服务,而是要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给这个运动指出最终目的,指出政治任务,保护它在政治上思想上的独立性。工人运动脱离了社会民主党,就会变得烦琐,并且必然会堕入资产阶级的泥潭,因为只从事经济斗争,工人阶级就会失去自己的政治独立性,成为其他党派的尾巴,背叛“工人的解放应该是工人自己的事情”这一伟大遗训。各国都经历过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互不联系,各行其是的时期,这种相互脱节的现象,削弱了各国的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在所有的国家里,只有当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结合以后,才造成了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牢固基础。但是,每个国家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的结合,都是历史上形成的,都经过了独特的道路,都是以地点和时间为转移的。在俄国,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结合的必要性,在理论上老早就讲过了,但是在实际上,只是到现在才开始形成。这个结合的过程,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出现各种动摇和怀疑,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列宁:《我们运动的迫切任务》(1900 年 11 月),《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329—330 页。


在欧洲各国,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最初都是互不相关的。工人同资本家进行斗争,组织罢工和建立工会,而社会主义者则站在工人运动之外,著书立说,批判现代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的社会制度,要求用更高的社会主义的制度来代替这种制度。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互不相关,使得两者都软弱无力,难以发展:社会主义者的学说不同工人斗争相结合,就只是一种空想,一种善良的愿望,对实际生活不会发生影响;而工人运动则只会流于零散状态,不会有政治意义,也不会得到当时先进科学的阐明。因此我们看到,在欧洲各国要求把社会主义和工人运动结合成一个统一的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趋向,愈来愈明朗化了。这样结合起来,工人的阶级斗争就成了无产阶级争取自身解放、摆脱有产阶级剥削的自觉斗争,而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高级形式——独立的社会民主主义工人政党也就产生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主要功绩,就是引导社会主义同工人运动结合起来;他们创立的革命理论,阐明了这种结合的必要性,指出了社会主义者的任务就是组织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倒退倾向》(1899 年),《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25页。


我们应当用巩固革命者和人民之间的联系来回答,而要建立这样的联系在今天只有发展和巩固社会民主工人运动才能做到。因为只有工人运动才能发动起真正革命的和进步的阶级。这个阶级在现代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遭到崩溃的情况下,它将一无所失,它是这些制度最后的和必然的产物,只有它才是这些制度绝对的和不可调和的敌人。只有依靠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和国际的社会民主党的经验,我们才能把我国的革命运动同工人运动结合起来,才能建立不可战胜的社会民主运动。我们只有用真正工人政党的名义才能在不动摇自己的信念的情况下,号召全国一切进步分子都来进行革命工作,号召全体劳动者即一切受苦受难的人都来支持社会主义。

列宁:《论社会民主运动的任务》(1902 年 11 月),《列宁全集》第 6 卷第 240页。


考茨基说得十分正确:社会民主党是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的结合。要使资本主义的进步作用在我国也“表现出来”,我国社会主义者就应该用全部精力进行自己的工作;他们应该更详细地探求对俄国的历史和现实的马克思主义的了解,应该更具体地考察在俄国特别模糊而隐蔽的阶级斗争和剥削的一切形式。其次,他们应该把这个理论通俗化,把它灌输到工人中去,应该帮助工人领会它并创造一个最合乎我国条件的组织形式,以便传播社会民主主义并把工人团结为一个政治力量。俄国社会民主主义者不仅从未说过他们已经结束了和完成了工人阶级思想家的这项工作(这项工作是多得没有止境的),相反地,他们始终强调他们刚开始进行这项工作,还需要许许多多人的大量努力才能创造出一点牢靠的东西。

列宁:《“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主义者?》(1894年)。《列宁仝集》第 1 卷第 298 页。


工人中的落后部分在九十年代运动的过程中没有意识到运动的政治性质。虽然如此,但是大家都知道(尔.姆.自己也谈到这一点),九十年代的工人运动具有广泛的政治意义。这是因为先进工人随时随地使运动具有这种性质,跟着他们走的有工人群众,因为他们向工人群众证明了自己的决心和为工人事业服务的本领,取得了工人群众的充分信任。而这些先进工人就是社会民主党人,其中许多人甚至还亲身参加过民意党人和社会民主党人之间的争论,这种争论表明俄国革命运动从农民和阴谋家的社会主义转向工人的社会主义。由此不难了解,为什么这些先进工人现在没有脱离社会主义者和革命者而建立特殊的组织。在社会主义同工人运动分离的时候,这种脱离是有意义的,是必要的。一旦先进工人看到了工人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组织,这种脱离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不可能的。先进工人同社会民主主义组织的结合是极其自然的和不可避免的。这是巨大的历史事件的结果,因为在九十年代,俄国两个深刻的社会运动汇合了:一个是工人阶级的自发的群众运动;另一个是接受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接受社会民主党的学说的社会思想运动。

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倒退倾向》(1899 年),《列宁全集》第 4 卷第 227—228 页,


工人运动若不和科学社会主义相结合,就不免会琐碎化而具有“狭隘职工运动的”性质,因而受工联主义思想体系的支配。……总之,没有工人运动的科学社会主义,永远是些随便说说的空话。

另一方面,没有社会主义的工人运动,就是一种工联主义的瞎闯,固然它有一天也会引导到社会革命,可是要付出长期的磨难和痛苦的代价。

斯大林,《略论党内意见分歧》(1905 年 5 月),《斯大林全集》第 1 卷第 102页。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发展的条件(1)-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工人运动发展的条件(1)-激流网(来源:《马恩列斯论工人阶级》。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