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务工者 

徐立志 

多年前
他背上行囊
踏上这座
繁华的城市
意气风发 

多年后
他手捧自己的骨灰
站在这城市的
十字路口
茫然四顾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被金钱腐蚀的世界

我大姐是在龙岗的宝龙工业区上班,在下午5点多的时候,我见到了大姐,和往常不同,她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

因为微整的原因,大姐辞去了工作,现在既不能吃辣,也不能晒太阳。回到大姐住所后,她将帽子、口罩和墨镜都取下了,我差点都认不出她了。

因为切除了咬肌,原先圆而肥嫩的脸变得尖瘦;因为割了双眼皮,眼睛显得比以前更大了;因为做了隆鼻术,鼻梁显得特别高挺。为了使整个身材曲线也变得更完美,我大姐在半年前就控制饮食了,现在也由原来的110斤变成了90多斤了。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说实话,我一直不明白大姐为什么要整容,而且她整容的钱还向老妈借了1万,我们家经济本来就不怎么好,所以对她整容我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

一直以来,我妈都比较喜欢大姐,因为大姐从小就很懂事,大姐读二年级的时候就会洗菜和洗床单,还会打扫卫生,还要承担起带我和二姐的责任。我从小就比较调皮,喜欢到处跑,二姐也很少做家务,只有老妈催我们两的时候我们才会去做。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做为家里的长女,相对于我和二姐,也确实付出的比较多。大姐提早辍学其实也和我们有关,当时二姐上初一,我小学也快读完了,老爸那年做工地在架子上摔下来了,为了给我们两姐妹赚学费,减轻家里负担,大姐就辍学打工去了。

大姐对老妈也特别好,老妈有高血压,药不能停,自从大姐外出打工后,这些都是由大姐买的,从未间断过。像衣服啊、鞋子啊、保健品啊,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老妈其实都看在眼里,所以对大姐有一种亏欠感,大姐提的事一般都会同意。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在大姐住所的这段时间里,我问了她以后准备去哪里上班,大姐说她要去做汽车销售员,她比较信奉成功学那一套,特别崇拜马云,认为人的命运在于选择和努力,而成功的定义正是围绕能够赚取多少钱展开的。

出社会后,短短3年时间,我大姐的世界观完全变成了金钱至上。对于她来说,钱财的多寡是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她整容,正是为找到更好的工作和找个条件更好的伴侣做准备。

或者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件商品,通过整容来改变自身的面貌,增加这件商品的价值,从而获得更多的回报。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其实,我大姐这种思想并不是个别现象,相反,这是一种普遍思想。在我大姐的背后,折射的是整个社会已经被冰冷的金钱交易所腐蚀,人们除了对于金钱的无限追求,就再也没有其他目的了。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在整个金钱至上的框架下,所有人都紧紧束缚在这牢笼里,穷人在痛恨富人们剥削的时候,却是削尖脑袋想成为富人;富人在享受着纸醉迷金生活的同时,却想着怎么从穷人身上榨取更多的价值。

一句话,社会成了人与人之间角斗的场所,弱肉强食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新的牢笼

9月底,我大姐离开了龙岗,去了罗湖,追寻她的发财梦去了。当时,她让我跟她一起做销售,说进厂拿的只是死工资,做销售完全是看个人本事,本事高的人拿的提成就多,就算失败也不怕,也锻炼到了自己,不像在厂里,什么都学不到。

我没有跟着她,决定就在这附近找工作,我觉得大姐太飘。这段时间里,我和老李还保持着联系,他经常关心我的情况,还推荐了一些书给我看,像《西行漫记》《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星星之火——全泰壹评传》《蟹工船》这些,教我在孔夫子二手网买这些书,说这里的书便宜。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我并不喜欢看书,一看书脑袋就会胀胀的,感觉很多蚊子在我脑袋里嗡嗡嗡的叫,我买了几本书都没看。

不知道老李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还是咋地,聊天时他经常会聊一些书籍有关的,还会风趣的拿现实做比较,这样搞的我也只能强迫自己去看一些书了。

我看的第一本书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说实话,除了对于书里的导语记得比较清晰,完全不知道书里在讲什么,因为我不了解书中的背景。我将这个问题向老李反馈了,老李就推荐我先看《西行漫记》了。

西行漫记还是比较符合我的,对于那个年代我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但是由于我的阅读习惯还没养成,所以即便是感兴趣的书也是容易走神,反正就是断断续续的看着。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10月初,我在宝龙工业区进了一家电子厂,主要是对手机外壳的生产。这家电子厂,拥有一栋两层楼的厂房、一栋四层楼的宿舍、一个食堂以及被三者环绕着的小型操场。

我们是上长白班,坐班,上六休一,每天平均工作十一个小时。我被分配到的是包装车间,车间里四周贴着各种标语:

“优秀的职员,忠于公司、忠于职业、忠于人格。”

“细节,决定成败;态度,决定一切。”

“您的自觉敬业,才有公司的辉煌。”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在工厂,总能看到这种对仗工整的标语。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中某种理念总在被强调、被凸显。无论一个人多么反感这些强硬而空洞的话,感觉它们形同虚设,然而,日复一日,这些词语终将会被灌输到人的无意识之中。¹

车间长约七十米,宽约五十米,一共有五个长桌,每个长桌上面放着要包装的产品,员工坐在长桌两边。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工装,做着重复的机械工作。

车间窗户是封闭的,拉上塑料窗帘,将工人的视线与外界隔绝,人们无法根据日出日落来判定时间,也无法呼吸到新鲜空气。这里不光将工人的肉体牢牢锁在这个狭隘空间中,也将工人的灵魂死死的钉在了流水线上。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对于工厂的生活,刚开始大家都不适应,觉得自己坚持不了一个月;然而,一个月后,那种重复的循环、稳定的规律,不仅精密地操控住工人的身体,同时,还渗透进工人的灵魂和精神中。无论工人起初多么不适应,最终,还是屈从了这新的日常生活习惯。²

工厂的时间表规定的细致而严格,每个进厂的人,都会强烈地感受到它的存在,都必须熟悉它,实践它。当工人套上工衣,对着肮脏的镜子扣上帽子,端着不锈钢茶杯,走向车间,脚步平稳,眼神安然,像在这里已待了几辈子。³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第一天上班,坐在我左边的是个来自四川的女孩,她叫吴佳,身高有一米五五左右,皮肤很白,两腿瘦长,今年也只有20岁,比我大两岁,因为年龄差不多,我们很快熟络起来。

她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她一岁时就来广东打工,东莞、惠州、佛山、深圳,珠三角地区基本都去过,父母每年只有春节会回一次老家,平时,都是靠电话联系。

和大多数留守儿童一样,那些印刻在纸张上的知识,对她而言就是个封闭王国,读完初中她就来打工了。她来这家厂已经半年了,手上的动作很利索,在和我聊天中也会给我讲包装的一些小技巧和注意事项。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然而,这个工作又有什么技巧可言呢!工人只需将产品擦拭一番,先放在朔胶中,再放进包装盒中。工人的记忆、眼睛和手指,天衣无缝地粘合在一起,形成条件反射,根本无需使用大脑。拿、放;拿、放;拿、放,伴随着重复有序的动作,工人的青春也在这种旋律中悄无声息的流逝着。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你是云南的?听说云南少数民族很多,你是属于少数民族的吗?”

在我和吴佳自我介绍的过程中,右边的大姐插上了话。大姐三十五岁左右,人高马大的,但声音温和,额头攒聚着深浅皱纹,也是很早就出来打工了。由于长期过着打工生活,整个脸像一幅油画,模样是原来的,但颜色逐渐衰败,丧失了鲜活。

大姐姓陈,来自江西,家里有两个孩子,是这家厂的老员工了,已经在厂里5年了。即便在外拼搏近二十年,大姐还保留着农村人的淳朴气息,对于工厂来说,也最喜欢工人这种性格,可以利用工人这种性格更肆无忌惮的进行压榨。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在闲聊中,时间过的是相对快的。下班后,我和吴佳还有陈姐一起去的饭堂,饭堂侧旁的洗手池已经陆续有人在洗碗了。进入饭堂,敞亮的大厅,有序的放置着塑料桌椅,浅蓝色,稀疏地坐着一些女工,边吃边聊天。

食堂窗口分“不辣区”和“辣区”,不锈钢地大盆里装着工人今天要吃的菜类,饭、汤管够,菜不能随便加。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吃完饭,我们回到了宿舍,我们都住在三楼,不过不是同一个房间。宿舍是标准的上下铁床,一个宿舍平均住八个人;宿舍最左端有一个娱乐室内,说是娱乐室,其实只有一台电视和几张破旧不堪的沙发。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深圳宛如搅拌机,埋葬了无数人的青春,粉碎了无数人梦想。

工人在为深圳的繁荣默默付出时,换来的只是更加沉重的枷锁。深圳越是繁荣,这一枷锁就越是沉重,就越是压的人喘不过气,外界的高楼大厦、亮丽风景就越是与厂内冰冷的牢狱生活形成了对比,就越是让工人感觉到这不是人过的生活。

工人们默默的承受着这一起,在被这座高楼耸立的城市强行压碎梦想的同时,也催生着一群脱颖而出的新工人。在这里,每一个人的奋斗史,都应和着中国工业化时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从车间到写字楼,从宿舍到酒店,深圳,已成为世界上最残酷同时又最现实的地方之一。

在新的牢笼里,我们是砸碎这个牢笼,还是选择默默的被牢笼吞噬,我想,工人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而这,要从关心和我们有着共同命运的工友做起。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参考资料:

1、2、3:《工厂女孩》——丁燕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女工回忆】谁说我们工人没有力量!(三)-激流网  (作者:周琴。来源:公众号  工号52。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