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剑桥之争”

在伦敦以北的剑河之畔有个古城剑桥,环境幽雅,景色宜人。座落在那里的著名的英国剑桥大学,是新古典学派和凯恩斯学说的发源地。无独有偶。美国东北部的马萨诸塞州也有一个剑桥,是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的所在地,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等人活动的中心。

师父同一个,徒弟分几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凯恩斯的理论在发展中分为两派,一派是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以美国萨缪尔森等人为代表。凯恩斯学说诞生于英国,却在美国找到了最好的试验场所,表演得淋漓尽致,影响力也最大。萨缪尔森写的教科书《经济学》从1948年第1版问世以来,每隔3年修订1次,现已出到第11版,被译成几十个国家的文字,发行量早巳超过100万册。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当一种思想写进这种书籍中以后,它几乎会变为不朽的。此派长期以来占领了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大学讲坛和政府部门。

另一派是新剑桥学派,以英国罗宾逊夫人等为代表,以剑桥大学为阵地。此派在凯恩斯主义中不占主导地位。

后凯恩斯主流派自诩是凯恩斯正统,新剑桥学派则指责他们是“冒牌的凯恩斯主义”。自五十年代以来,互相攻击,唇枪舌箭,已持续了20余年。这场为争夺凯恩斯主义正宗地位的争斗,就是著名的“两个剑桥之争”,又叫“双桥之战”。

这两派各有些什么特点呢?它俩争论些什么问题呢?有什么意义呢?

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

后觊恩斯主流派完全继承了凯恩斯的有效需求原理和政策,但又作了重大的补充、发展。一方面这是战后美国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迎合各种资产阶级庸俗理论的需要。

第一,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把凯恩斯的宏观经济理论同以马歇尔为代表的新古典派微观经济理论综合起来,形成一个庞大的当代资产阶级经济学体系。

马歇尔经济学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传统庸俗经济学的正宗,它的特点是以市场供求和价格分析为中心,强调资本主义的自动调节作用和经济体系的均衡。

凯恩斯经济学则从经济总量的供求入手,以收入——支出分析为中心,强调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能自行调节,得出国家必须干预经济的结论。所以长期以来,凯恩斯理论被视为对传统经济学的一场革命,两者是水火不相容的。

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新学派跑出来喊道。不!凯恩斯的宏观理论和马歇尔的微观理论可以沟通,应该融合前者是为了补救资本主义制度的缺陷,以期达到充分就业和经济繁荣,后者则是为了资源的合理配置和经济的高效率,二者是互为前提,相互为用的啊l这就是凯恩斯所说的,在接近充分就业以后,传统的新古典派理论就都是正确的了。

所以萨缪尔森曾称自己的学派是“新古典综合”。这样,便可动用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武库中的一切武器,来为垄断资本主义经济辩护,来为反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服务了。例如,根据边际生产力学说,每种生产要素本身都具有生产力,因而土地、劳动力、资本和企业家各自得到自己的那份边际产品和收益,便是天经地义的了。这就既为剥削提供了理论依据,又可指责工会的集体议价和要求提高工资的行动是不合理的,有害于经济的繁荣。

第二,提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混合经济。根据萨缪尔森的解释,混合经济包括三种含义;(1)既有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又有私人的控制;(2)既有公有的企业,又有私人的企业,(3)既有垄断因素,又有市场的竞争。推而广之,既有社会的责任,又有个人的自由,既有公众的福利,又满足个人的私欲。这正是凯恩斯所期望的,“既可避免现行经济形

态之全部毁灭,又可让私人策动力有适当的运用。”

这种混合经济论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美化,恰如我国《聊斋志异》中“画皮”的故事所说的,一个恶鬼画了一张美丽的皮披在身上,竟变成了一位美女。其实,不论在美国强调自由企业制度,还是在法国或英国强调公有经济的作用,其实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

第三,对凯恩斯的个别原理作了一些补充和新的解释,对凯恩斯的经济政策作了进一步的论述和扩充,以适应当代垄断资本主义经济的需要。

在经济政策方面,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肯定了货币政策的重要性,但还是更强调财政政策的重大作用。他们主张,为了加速经济增长,即使在经济繁荣时期也要继续扩大政府开支,不要害怕赤字,不要害怕举偾。这比前面所说的在经济繁荣时期实行紧缩政策、经济萧条时期实行膨胀政策的凯恩斯理论更进了一步。他们还胡说什么,内债不是债,政府支付公债利息是人民之间收入的转移,就象丈夫回家把钱交给妻子一样。正是在这种新经济学的思想影响下,从当时肯尼迪和约翰逊两任总统开始,迅猛地扩大政府开支,这也是六十年代侵略越南的战争步步升级的经济背景。

这正是:老百姓出钱,政府用钱,资本家赚钱。同时在保证垄断资本巨额利润的前提下,也被迫分给被剥削的穷人一杯残羹,由资产阶级政府推行失业救济、医疗保健、养老津贴等等政策,以缓和阶级矛盾。这就是所谓的福利政策。

怎样解释和解决推行凯恩斯主义所造成的滞胀病,是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所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也是众目睽睽的大问题。他们挖空心思,用微观结构分析来解释失业与通货膨胀并存的现象。

关于为什么会失业,他们提出,由于劳动力的性别、年龄、技术和地区上结构的不合理,不适合市场的需要,而且劳动力的流动性又很差,不易改变现存的结构。所以出现了失业和职位空缺并存的现象:要找工作的人找不到工作,要雇用工人的人又找不到适合受雇的对象。

为什么会通货膨胀?他们认为是由于当今劳工市场和商品市场的不完全性,工会组织和资本家集团都具有垄断性,因而形成了工资刚性和价格刚性,即工资和物价都是只涨不跌的,而且你追我赶,向高的看齐,造成工资与物价的螺旋上升。这就是所谓的“成本推进”的通货膨胀。

根据这些“理论”,后凯恩斯主流派提出了收入政策和人力政策,为垄断资本加强对劳动者的控制和剥削出谋划策。这两种政策不仅在美国实行过,在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实行过,今后还会继续实行。

收入政策是对付通货膨胀的。收入政策不是增加人们的收入,而是控制人们的收入,如限制或冻结工资和物价,实行税收奖励或惩罚等。很显然,垄断资本把通货膨胀归咎于工资的提高,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收入政策实际限制的是工资,因为工资的损失不象商品价格那样可以变相转嫁出去,而且一旦限价解冻,物价更会加倍翻腾,遥遥领先了。

人力政策是对劳力进行技术职业训练,鼓励劳力在地区之间的流动等。帮助工人就业,说穿了不过是垄断资本的假心假意,小思小惠。失业者多,职位空缺少,僧多粥少,如何施舍?不过是有利于垄断资本的剥削罢了!

此外,还提出了用投资、储蓄和货币供给需求相互作用的模型等,来说明整个资本主义经济的均衡。这些都是为资本主义涂脂抹粉的。

特别引入注目的是后凯恩斯主流派引进“菲利浦斯”曲线,作为他们进行需求管理的重要工具,鼓吹在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之间存在一种相互替代的关系。象幼儿园的小朋友玩翘翘板一样,允许失业率高些,通货膨胀率就能低些,若要失业率低些,通货膨胀率就必然会高些。他们甚至根据所谓的历史资料算出,在美国若要控制失业率为3%,物

价上涨的年率就不得不达到4%或5%的水平。

但事实怎样呢?美国经济自七十年代以来,在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之间并不存在彼长此消的关系,而是象一对孪生姊妹,手携手地一同向上增长。尽管当今各国资产阶级政府在确定经济政策目标时,对是实行膨胀政策以增加就业,还是暂时实行紧缩政策以控制通货膨胀这种“二者择一”的把戏,爱不释手,但“菲利浦斯”曲线巳在公众中失去了威信,而新自由学派的经济学家早巳站出来起劲地批评这种谬论了。

第四,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还提出了自己的经济增长模型,认为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只要改变生产中劳动力和投资资本的比例,就可以达到充分就业和稳定的经济增长,否认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客观存在。

好一幅既有各种矛盾,但又充满希望和可以圆满解决的图画!无怪乎美国凯思斯主义者以霸主的口吻称颂他们的经济科学,“我们已经吃了智慧之果”,“如果马克思主义者等待资本主义在最后一次危机中崩溃,那末,他们是白等了。”但是,美国经济实力地位的日益下降和日趋严重的滞胀病,象当头棒喝一样又迫使他们不得不承认“一个幽灵在整个混合经济制度中游荡徘徊”,这种无法治疗的经济癌症,是对他们这一代经济学家的一大可悲的责难。

新剑桥学派

新剑桥学派的代表人物罗宾逊夫人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一次讲座上发出了愤怒的声音,正是“新古典综合”这种“冒牌凯恩斯主义,实际上助成了与失业、通货膨胀交织在一起的无计划的增长局面”,她宣称,资产阶级经济学面临着第二次危机,要进行所谓的“第二次凯恩斯革命”。

新剑桥学派是怎样攻击后凯恩斯主流经济学,以保卫凯恩斯学说的“纯洁性”和争夺正统衣钵的呢?

他们强烈反对把凯恩斯的宏观理论和新古典的微观理论进行“综合”,谴责这是一种非驴非马的理论杂种,歪曲了凯恩斯的原意。

他们强调凯恩斯的立论是有效需求不足,可是新古典综合却通过政府干预,致力于使总供给和总需求趋于相等,这就把凯恩斯所否定的萨伊定律以及市场自动调节的旧说,偷偷摸摸地搬回来了。

他们认为:凯恩斯强调的是历史因素、时间观念和经济的不确定性、非均衡性;而新古典综合却通过需求管理来达到经济的均衡,而把这些抹煞了。

他们认为:凯恩斯提出“分配有欠公平合理”,预言食利息阶级的最终消失;而新古典综合却以生产要素的边际生产力来决定国民收入的分配,这就否认了资本主义分配的不公平。

更重要的是:新剑桥学派认为,需求的不足主要不是由于消费和投资的特点所产生,而是由于国民收入的分配不公平所产生。他们主张,凯恩斯的总量分析如收入、消费、储蓄和投资等,都要按两个阶级模式,细分为资本家阶级和工人阶级的总量。因此新剑桥学派获得了凯恩斯左派的称誉。

他们认为,只有调节资本家的利润和工人的工资的分配,改变在经济增长中资本家得到的利润份额越来越多,工人得到的工资份额越来越少的情况,才能实现经济的继续增长。为此,他们声称要恢复古典派李嘉图的学说基础。

最后,他们认为滞胀来自工资——物价、物价——工资的螺旋式上升,其根源是长期的高度就业和高额利润,这就有别于后凯思斯主流经济学的工资推进的通货膨胀理论。

从上所述,不难看出,新剑桥学派的政策主张具有明显的改良主义的性质。这就是:通过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来改变收入分配,推行收入的均等化,推行“福利国家”的政策,一方面限制垄断利润的过分增长,另一方面增加小业主的收入和职工的工资。新剑桥学派的这种理论和政策,当然不会受到各国垄断资产阶级政府的欢迎和采纳。

新剑桥学派貌似很“左”,其实不过是服从中小资本的利益,按照中产阶级的立场来重新解释凯恩斯主义罢了。这种当代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思潮,从根本上仍是符合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利益的,仍然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一种意识形态。

新剑桥学派没有跳出用分配决定生产的圈子。马克思早就说过,消费资料的任何一种分配,都不过是生产条件本身分配的结果。离开了垄断主义的所有制去空谈公平分配,那不过是舍本逐末,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骗局而已。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今日帝国主义:后凯恩斯主义-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今日帝国主义:后凯恩斯主义-激流网(来源:《今日帝国主义》,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还朝)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