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为什么在战后得到广泛的发展?其原因一方面是私人垄断的高度发展,使更多的社会财富为私人垄断资本所支配;另一方面,科技革命使生产的社会化达到空前未有的程度,从而使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生产的社会化和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更加尖锐。这种矛盾不仅表现在社会生产无政府状态更加严重,经济危机更加频繁,而且表现在层出不穷的社会经济问题。这些问题影响到社会资本再生产的进行,使帝国主义国家捉襟见肘,进退失据。垄断资产阶级不得不在资本主义范围内对生产关系进行局部的调整,把国家的力量和私人垄断资本的力量进一步溶合起来,以缓和矛盾,解决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适应科技革命和社会生产力增长的要求,维护资本主义统治。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调整的具体形式。

一、国民经济在战争的废墟上恢复和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曾使西欧许多国家的城市和工厂化为一片焦土。德国有名的鲁尔工业区,战前钢铁厂、煤矿、发电厂和有关工业设施,鳞次栉比,烟囱林立。但当战争停止时,经空袭幸存下来的烟囱却寥寥无几。据1945年7月美国军管政府对美国占领区的考察报告;在12,000个工厂中,只有10%还在进行有限的生产,其他工厂被炸得无法开工。在美国和英国占领区内,有2, 341座铁路桥梁被摧毁。在克虏伯军火生产联合企业周围的埃森市成了一座死城,87%的房屋已荡然无存。成千上万的难民充斥城乡,这些战争的幸存者,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园,流离失所,一贫如洗。

作为战胜国的英国和法国,经济情况也并不美妙。战争夺去了英国412,000人口,四分之一的财富毁于战火之中,有46万栋房屋成了断垣残壁。黄金和外汇储备枯竭,外债累累。法国战时曾被德国占领和恣意掠夺,同样是遍体鳞伤,满目疮痍。工业生产指数只有战前的40%,农业生产只有战前的60%。其他西欧国家均被战争破坏得孱弱不堪。

对于迅速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私人垄断资本已力不胜任,他们不得不继续借助国家的力量,集中有限的财力物力,重建那些最迫切最重要的经济部门。

在政治上,这些国家的工人运动有悠久的历史。工人阶级及其他劳动群众饱尝了资本主义战祸之苦,而社会主义国家的胜利却振奋人心。历经战争磨难的工人阶级要社会主义,不要资本主义的呼声日益高涨,私人垄断资本的统治一度摇摇欲坠。

在这种政治经济形势下,西欧一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中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就应运发展起来,出现了“国有化”浪潮和“计划化”的经济政策等。这种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在战后匮乏经济条件下,孱弱的垄断资产阶级为了自身的利益所采取的步骤和措施,可以说它是战时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在和平时的继续。同时它也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恢复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所必需的。由于它往往是在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领导和影响下实现的,罩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光环,因而也就成为安抚愤怒的劳动群众的麻醉剂。它对帝国主义困家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起了积极作用。

西欧各国和日本在经济恢复后,面临着如何加强本国垄断资本的实力和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能力的问题。美国面临的是如何在资本主义世界保持自己的霸主地位。在科技革命浪潮中,各个帝国主义国家都必须加强本国的基础工业和有战略意义的部门。

我们知道,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如水电、煤气、交通运输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这些部门是一切现代化工业发展的前提,是社会资本再生产的条件。其中能源和动力工业,不仅是工农业发展的先行官,而且由于人们普遍使用电器,电力已成为日常生活之必需,因而电力的增长要远远超过一般工业的增长。新能源如原子能、潮汐能、太阳能等的开发,从实验到实际应用都需要巨额的投资。这些都是私人垄断资本不愿涉足而必须由国家承担的事情。七十年代,在动力部门总投资中国家所占的比重,英国为90%,联邦德国、意大利,法国各为80%。美国八十年代初已有的72座原子能发电站和正在兴建的94所核电站,都是由国家投资兴建的。

交通运输部门是联系各个地区、部门、企业经济活动的纽带,是商品进入市场的必经渠道。通讯事业是垄断资本获取信息、传递信息的神经。而能否迅速准确地获得信息,是市场竞争成败的关键。科学技术革命和生产的社会化、国际化的发展,使这些部门成为非常重要的部门。同时,这些部门的扩建和发展,又为私人垄断资本提供新的商品市场和利润来源。但是,这些部门和其他基础设施一样,具有投资大,建设时间长,资本周转慢,利润率低等特点。例如美国的高速公路,每公里造价高达1百万美元。私人垄断资本自然也不愿承担。这些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的发展,必须依靠国家直接投资或给予私人垄断资本大量的财政补贴。

钢铁、煤炭、造船等工业也属于基础工业。五十年代,它们在国民经济中有着重要的地位。随着科技革命的发展,新兴部门的出现,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便逐渐处于停滞衰退状态。但是钢铁、煤炭等部门仍然是一些重要能源材料的来源,造船业还关系到水上运输和海上霸权。特别是这些部门的衰退,会引起成千上万工人的失业,国家也必须给予资助,促进这些部门经济的增长和延缓经济结构改变引起的震荡。对于那些在科技革命浪潮中,由于国际竞争的压力而摇摇欲坠的企业,国家也必须给予财政和信贷支持,把它们从破产的边缘上挽救出来。

所谓发展战略性的部门,是发展那些体现新技术的新兴工业部门,让这些“朝阳工业”,旭日升天。

五十、六十年代兴起的原子能工业、高分子合成工业、石油化学工业,七十年代兴起的宇航工业、电子计算机工业以及八十年代的激光工业、微电子工业、生物化学工业等,都是在新兴的科学技术基础上建立的。这些部门或者属于资本密集型工业,或者属于技术密集型工业,需要巨额的投资和复杂的技术工艺。建立这些部门所需的资金,往往超过私人资本可能积累的界限,也迫切需要国家承担或资助。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就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发展起来的。

二、科学技术研究和应用的社会化

据美国报纸报导:美国计划在得克萨斯州建造一个世界上最大的高能加速器,造价高达20亿美元。加速器圆周为100英里,能量为40万亿电子伏,需十年才能完成。美国六十年代开始的阿波罗登月计划,耗资300亿美元,参加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达42万人,参加的单位有2万多个,历时十一年才完成全部任务。

基础理论和应用科学的研究是科学技术革命之母。上述消息和阿波罗登月计划,反映了现代科学研究和应用的社会化也达到新的高峰。一项科技项目的研究,需要数以亿计的巨额投资,购置价值连城的精密仪器设备;共同攻关需要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分工协作、需要经过千百次的试验才能获得成功。这些均非个别私人资本的财力物力所能胜任。从基础理论成果到工业的实际应用,更需要较长的过程。这些研究对个别资本家来说,可能是暂时甚至是较长时期都是无利可图的。但是它对社会技术进步和经济繁荣是必不可少的。没有对原子能的长期研究,就不可能有核发电站和原子工业的建立;没有对生物学和遗传学的深入钻研,就不可能出现农业中的绿色革命和生物工程按照遗传密码创造出的优异新品种。开展基础理论科学的研究任务,必须由国家担负起来。

由于现代技术越来越复杂,一些重要的应用科学研究的耗费也是惊人的。据调查,试制一种新型的汽车发动机需要3亿美元,一种新型的变速器需要1.6亿美元。美国波音747型喷气式客机试制费高达7.5亿美元。这些往往超出了私人垄断资本的负担能力,迫切需要国家财政资助。

在科学研究中,有许多同军事生产有关的项目。军事科学技术研究的特点是:投资大,生产批量小。由于军事武器日新月异,精神磨损特别大。往往一项发明应用不久,甚至还在研究试制阶段,就因更新的武器出现而过时了。这笔研制费用就白白地浪费了。据调查,1948-1965年间,美国政府为一些尚未完成就已陈旧的军事武器研究项目,白白地花费了70多亿美元。很显然,这方面的研究和试制费用,必须由国家承担。

此外,任何科学研究,都要冒失败的风险。对私人垄断资本来说,由国家出资,由私人垄断公司的研究所、实验室承担研究任务,最为称心如意。这样他们可以获得科学研究的一切利益,但又不承担科学研究的费用和可能出现的失败风险。

正是科技革命的需要,促进帝国主义国家和私人垄断资本更加密切地结合起来。在美国,原子能方面的发明费用完全由国家支出,研究工作完全由国家垄断。在电器和电子工业方面的科研费用,由国家提供61.8%。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又反过来成为推动科学技术进步的一个动力。

先进技术的应用和推广,是与固定资本的更新密切联系着的。科学技术革命,使所有生产部门固定资本的无形磨损增大,生产设备必须不断更新,这需要国家给予财政和信贷支持。从美国开始后被帝国主义国家普遍采用的“加速折旧制度”,允许私人垄断资本在三、五年内将固定资本折旧提成完毕。这实际上是让私人垄断组织,将大量利润在“折旧”的名义下计入成本,减少他们的纳税数额,同时人为地提高商品的生产费用和价格,使私人垄断资本从国家和消费者身上又大捞一笔。因此,所谓加速折旧制度,不过是国家给予私人垄断资本以额外利润和财政津贴的一种手腕,目的是使它们加速积累,提前更新固定资本,以适应科技革命的浪潮。

总之,在帝国主义国家中,科学技术研究应用的社会化和私人垄断资本占有之间的矛盾,促使国家和私人垄断资本结合起来。

三、加利福尼亚州的荒漠、果园和硅谷

美国的东北部各州是传统工业区,一些传统的重要工业部门如钢铁、汽车制造、纺织等部门麕集其间,这儿被称为美国经济的心脏。但是近些年来发展停滞,逐步衰落。与此同时,长期以农牧业为主的南部和西部诸州,却异军突起,后来居上。西部的加利福尼亚州,十九世纪以前是荒漠一片,黄羊、野兽,偶而也有牛仔牧人出没其间。后来逐步开发,成为重要农业区,麦田果园相连,郁郁葱葱,硕果累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成为新兴的工业区。举世闻名的电子计算机科研和生产基地一硅谷,就兴建在这里。美国东北部各州的衰落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勃起,反映了资本主义国家内各个地区发展的不平衡状况。

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固有规律。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由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和竞争,生产无政府状态的存在,资本主义的各个企业部门、地区和国家之间,在经济上的发展不可能是平衡的。总是有快有慢,有盛有衰。由于生产的高度集中和科学技术的空前发展,这种不平衡加剧了。新兴企业、新兴部门、新的工业地区欣欣向荣,一些技术过时陈旧的企业,传统的部门、古老的城市一片萧瑟。原来的经济上先进地区与落后地区之间,或者差距愈来愈大,或者物换星移,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变化即属于后一种情况。

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引起各个垄断集团经济实力的变化和利益的冲突,同时也引起劳动力的流动、失业,需要重新培训等一系列的问题。因此,私人垄断资本迫切需要国家干预和调节,尽可能促进各个部门、地区协调发展,并减缓由于不平衡所引起的社会震荡和矛盾。对待新兴工业部门,国家提供资助,加以扶植,以加快这些部门的发展;对待停滞的部门,如上述的煤炭、钢铁等部门,国家同样要资助,以免他们土崩瓦解;而对待经济发达或落后、发展或停滞的各个地区,资产阶级国家根据不同的情况,分别采取相应的经济政策。

在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中也都有一些经济上落后的地区。例如美国南部各州,面积和东北部相差无几,资源丰富,但人口只有东北部的五分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居民主要从事农牧业,除了少数开采石油的垄断资本以外,多数工业家不愿涉足其间。

意大利的南部地区,拥有全国40%的土地和三分之一的人口,但工业很少,人民收入低,失业严重。一个世纪以来,有将近两千万的居民被迫移居海外,祖国成了他们冷酷的“后母”。其他有日本的北海道地区、联邦德国的东部地区和英国的爱尔兰地区等等。这些地区都需要进一步开发。

但是私人垄断资本总是愿意投资于工商业和文化教育比较发达,基础设施齐全,熟练芳动力充裕,生产经营条件完备的地区。开发经济落后地区,就需要国家代为创造各项有利的条件,这样也就迫切需要国家和私人垄断资本密切结合起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南方各州的石油工业、宇航工业、电子计算机工业等,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突飞猛进,后来居上,跃居全国前列。而原来的传统工业区,日益衰落,又回过头来迫切需要国家和私人垄断资本结合起来,扩大这些地区新兴工业的发展,加快对传统工业的改造,使这些“夕阳工业”起死回生。

意大利国家法律规定:国营企业必须将投资总额的60%,建设新厂投资的80%投在南方。联邦德国1969年通过的“联邦促进地区发展计划”规定:国家在这些地区兴办公路、输电网、通讯设施、自来水和煤气等公用事业。国家还向私人资本提供10%到60%不等的投资津贴。日本政府对待开发地区,也采取了财政、金融、税收上的补助措施。正是为了促进各个部门、地区的均衡发展,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蓬勃发展起来。

四、层出不穷的严重社会问题

战后,帝国主义国家的一些政治代表人物喋喋不休地谈论:适当的经济增长,充分的就业,稳定的物价和均衡的国际收支,是政府应当达到的四项战略目标。这实际上反映了帝国主义国家出现的严重社会经济问题:危机不断,经济停滯,失业严重,物价飞腾,国际收支出现逆差。

帝国主义国家中出现的各种严重社会经济问题,也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作用的后果。

帝国主义国家的社会经济问题千头万绪,但首要的问题仍然是市场问题。我们知道,资本主义的生产和流通是密不可分的。产品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只有通过流通才能实现。而垄断组织孜孜以求的垄断利润,也必须通过市场垄断价格才能获得。市场销售是社会资本再生产的条件。但是由于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日益尖锐,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远远超过了有支付能力的需求趋势。市场的扩张,赶不上生产的扩张。市场问题特别严重。战后出现的经济停滞,危机接连不断,正是市场问题的表现。

在今日帝国主义社会经济中,环境污染也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环境污染是随着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相继而来的。战后,由于科学技术革命和经济的发展,污染日趋严重,形成公害。工厂排放的有毒气体,污染大气,使人畜受害,农业减产;进入高空形成酸雨,造成森林枯萎,建筑物损坏。工厂排放的污水进入江河,使水生植物绝迹,鱼虾受害,甚至人们饮水都发生困难。英国的泰晤士河,是英国文明之母和现代工业的摇篮,曾一度成为死亡的河流。流经法国、联邦德国、荷兰、瑞士、卢森堡的国际河流莱茵河,过去河水泱泱,充满了诗情画意,是人们垂钓游乐之地。由于工业污染,河水含有大量的有毒物质,因而过去盛产的鱼类已全部绝迹,甚至连在河上捕鱼的鸟类也不见踪影。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些江河、湖泊面临着同样的灾难。长此以往,不仅劳动人民深受环境污染之害,生命和健康受到严重威胁,而且祸延子孙,危及整个民族的生存。

环境污染,公害严重。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表现,是资本主义竞争和社会无政府状态的必然后果。资本主义的私人占有制,决定了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利润,每个资本家奉行的都是路易十四的哲学;“我过世后,哪怕它洪水滔天”。在私人垄断资本看来,增加防治污染的设备,并不是生产剩余价值所必须的物质条件,却增加了投资和生产费用,降低了利润率,使自己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个别资本的利益同整个社会的利益处于对抗状态。国家不加强环境保护,社会经济的发展就会受到损害,已经动荡不安的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矛盾就会进一步激化。为了资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资产阶级国家被迫把防治污染,加强环境保护的工作担负起来。对于已经造成的公害进行治理,实行谁污染谁负责的原则。同时运用法律手段,强迫私人垄断资本把投资的一部分用于环境保护。七十年代后期,西方国家这部分投资约占总投资的10%左右。国家还运用咸免税收、财政补助的办法,鼓励私人垄断资本治理“三废”,综合利用“三废”,化害为利。加强环境保护和防治污染的需要,也促使国家和私人垄断资本密切结合起来。

教育事业,是立国的根本,是培养高级科学技术管理人才和熟练劳动力的园地。私人垄断资本也迫切地要求国家把发展教育事业的责任承担起来。

大量失业会引起社会剧烈动荡,工人的生、老、病、死、残得不到最低限度的保障,工人反抗资本的斗争就会愈演愈烈。为了缓和阶级矛盾,垄断资产阶级不得不变换策略,实行社会改良主义,让国家单独或同私人垄断资本共同把救济,重新训练失业工人,实行社会保险、社会保障、劳动保护的责任承担起来。这就是产生“福利国家”、“劳资协调”的真正根源。

从上所述,我们知道,科学技术革命造成生产力的巨大发展,使生产的高度社会化和垄断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矛盾日益尖锐,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广泛发展的最终根源。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今日帝国主义:战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广泛发展的原因-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今日帝国主义:战后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广泛发展的原因-激流网(来源:《今日帝国主义》,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郭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