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当期美元(市场汇率)计算,198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比例为26%;1985年,一度上升到34%;1990年,回落到26%;1995年,为25%;2000年,上升到31%;2005年,为28%;2010年,下降到23%;2015年,恢复到24%。2017年,按照当期美元计算,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24%,仍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按照2011年不变国际元(即购买力平价美元)计算,1990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20%;1995年,仍为20%;2000年,上升到21%;2005年,下降到19%;2010年,下降到17%;2015年,下降到16%。2017年,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15%,排在中国之后,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按照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新古典增长理论,经济增长来自于劳动增长的贡献、“资本深化”的贡献(即伴随着机械化、自动化而来的资本-劳动比率提高带来的贡献)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反映技术进步)。表一说明了1980-2017年各个时期美国经济的年平均增长率以及就业增长、资本深化贡献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情况。资本深化贡献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之和等于劳动生产率增长率。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美国经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年平均增长率为3.3%;九十年代后半期一度加速到4.3%;在本世纪的最初五年放慢到了2.6%。在经历了2008-2009年的严重经济危机以后,美国经济复苏缓慢。2013-2018年,美国经济年平均增长2.4%。

按照新古典增长核算,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经济增长中大约一半来自于就业人数的增长,大约三分之一来自于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其余则来自于资本深化的贡献。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经济增长中大约40%来自于就业人数的增长,另有40-50%来自于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其余则来自于资本深化的贡献。2013-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中67%来自于就业人数的增长,26%来自于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来自于资本深化的贡献仅占7%。来自资本深化的贡献下降,反映了美国资本家近年来生产性投资意愿的低迷,以资本替代劳动为特点的自动化进程进展缓慢。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年平均增长约1.5%;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半期一度加速到2.4%;在本世纪前五年仍然保持在1.9%。2013-2018年,美国经济的劳动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率下降到了仅有0.8%。

历史上,美国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率往往在1%以上;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半期一度加速到了1.8%;在本世纪前五年仍然保持在1.4%。2013-2018年,美国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率下降到了仅有0.6%。与资产阶级媒体炒作的所谓当代技术“飞速发展”相反,按照资产阶级经济统计,资本主义经济的“技术进步”速度在近年来显著放慢了。

资产阶级新古典经济学的生产要素价值论在理论上是反动的,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借助新古典增长核算做一些统计分析。假设美国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未来每年增长0.63%(与2013-2018年的年平均增长率相同),假设美国的劳动力数量未来与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同步(采用联合国对美国未来劳动年龄人口的预测),再假设美国经济维持其近年的投资率(设本年企业部门固定资本投资总额为上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3.2%)和折旧率(设企业部门固定资本的折旧率为8.7%),就可以推算出美国在未来几十年的趋势增长率。

图一显示了美国经济在历史上的实际增长率和按照上述核算方法及假设所预期的未来趋势增长率。在新自由主义时代,美国经历了两次比较严重的经济危机,第一次是1980-1982年危机(其中1982年经济负增长1.8%),第二次即2008-2009年的“大衰退”(其中2009年经济负增长2.5%)。此外,在1991年和2001年,美国经济分别经历了两次温和衰退(1991年经济负增长0.1%,2001年经济低速增长1.0%)。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按照上述假设,即按照美国现有的劳动年龄人口增长趋势、投资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增长趋势,美国经济未来将缓慢增长。预期美国经济在2020-203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将为1.43%,至2030-2040年将略微上升为1.49%,至2040-2050年回落到1.47%。至2050年,预计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按照2011年不变国际元计算将达到28.99万亿国际元(2017年为17.7万亿国际元)。至2050年,预计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照2011年不变国际元计算将达到74123国际元(2017年为54225国际元)。

上述预期假设美国经济在未来会平稳增长,而不会发生重大的经济危机,且资本主义“技术进步”会继续。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积累的内在矛盾必然导致周期性的和结构性的(长期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按照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的论述和现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资本主义积累的内在矛盾主要表现在利润率下降趋势的规律:

利润率 = 利润总额 / 资本存量 = (利润总额/国内生产总值)/ (资本存量/国内生产总值)= 利润份额 / 资本产出率

如上述公式所说明的,利润率的下降可能来自于利润份额的下降,即由于工人阶级的斗争和阶级力量对比发生对工人阶级有利、对资本家阶级不利的变化,从而工人阶级得以占有国内生产总值中一个更大的份额,而资本家阶级获得的份额下降。利润率的下降也可能来自于资本产出率的上升。这里所说的资本产出率大致相当于马克思所说的“资本有机构成”。

图二比较了美国经济在历史上和未来预期的资本产出率。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只有资本主义企业部分的资本存量才参与剩余价值的生产并追求利润。在图二中,用企业部门的固定资本存量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来代表美国经济的资本产出率。2017年,美国企业部门的固定资本存量为国内生产总值的1.2倍。按照上述假设的企业部门投资率、折旧率以及图一中所推算的未来经济增长率,预计美国经济的资本产出率将在未来缓慢上升,于2050年达到1.28。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利润份额是决定利润率的另外一个因素。按照国民经济核算,收入法国内生产总值(即国内收入总值)可以分为劳动收入总额(包括雇员报酬和小业主收入中的劳动部分)、资本家利润总额(包括各种形式财产收入,如公司利润、利息、租金等)、资本家缴纳税收(包括间接税减补贴、公司企业所得税和经过估算的资本家个人缴纳的个人收入所得税)和固定资本折旧。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图三说明了1980-2018年美国国内收入总值的分配情况。2018年,固定资本折旧占美国国内收入总值的15.9%,劳动收入总额占58.3%,资本家缴纳税收占9.6%,资本家利润总额占16.2%。由于美国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加紧剥削以及特朗普政府对资本家的减税政策,美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份额达到了1940年以来的最高点。

未来利润份额的变化主要取决于劳动收入份额的变化。劳动收入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取决于工人阶级的斗争和阶级力量对比。在新自由主义时代,阶级力量对比总的来说对工人阶级不利。但是,在每一个经济周期中,随着产业后备军大小的变化,工人阶级的斗争仍然会有起伏。一般来说,在经济扩张期,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工人阶级的斗争会有所加强,并在经济周期的后期导致劳动收入份额上升;而在经济衰退期,随着失业率大幅度上升,工人阶级的斗争力量会下降,劳动收入份额也随之下降。图四说明了2000-2018年美国经济历年的失业率与劳动收入份额变化之间的关系。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上世纪五十年代,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通常在62%-63%;六十年代,一般为61%-62%;1970年,一度上升到63.4%。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仍然在60%上下波动;2001年,还一度达到近62%。在2001-2006年的经济扩张期中,美国劳动收入份额持续下跌,至2006年下跌到了58.7%。只是在周期即将结束的2007年和2008年,美国劳动收入份额才有所恢复,于2008年上升到60.2%。

此后,美国经济陷入“大衰退”,失业率于2010年一度上升到9.6%,劳动收入份额也持续、大幅度下降。2014年,美国劳动收入份额下降到了本次周期的最低点(57.6%)。2015-2017年,美国劳动收入份额缓慢恢复,但是在2018年又有所下降。

在计算了资本产出率和利润份额以后,就可以据此计算利润率了。图五显示了美国经济在历史上实际的和未来预期的利润率。美国经济的利润率随着经济周期而发生变化。在1980-1982年的严重经济危机中,美国经济的利润率一度下跌到10%以下。1991年,美国经济温和衰退,利润率大约为11%。1997年,美国经济处于经济繁荣期的顶峰,利润率达到了12.7%。2001年,美国经济温和衰退,利润率下降到11.5%。2003-2006年,美国经济的利润率在12%以上。2008年是“大衰退”的第一年,利润率下跌到10%。初步估算,2018年,美国经济的利润率上升到了13.6%。这不仅是本次周期中的最高点,也是1966年以来的最高点。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按照以往经验,美国经济大约在利润率下降到11%时出现温和衰退,在利润率下降到10%以下时出现严重危机。如果假设美国经济未来的劳动收入总额和间接税减补贴占国内收入总值的比例保持在2018年的水平,资本产出率按照图二推算的情景变化(见上一期红色经济观察),固定资本折旧占国内收入总值的比例与资本产出率同比例变化,美国经济未来的利润率将从现有水平缓慢变化并在2030年以后保持在12%左右的水平。就是说,从现有统计证据来看,虽然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将在未来陷入长期停滞,但是尚没有发生严重经济危机的迹象。

当然,资本主义矛盾的实际发展会比单纯的统计分析丰富和复杂得多。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在未来的发展,一方面取决于美国工人阶级能否扭转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愈加不利的斗争形势,另一方面也取决于能源和环境方面的约束能否对美国经济增长造成更加严重的限制。与此同时,整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矛盾中心正在从美国向中国转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美国的资本主义积累和危机-激流网(作者:红色经济观察。来源:红色中国网。责任编辑:郭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