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8、19日两天,哈佛大学的几千名研究生助教、助研将进行一场民主投票,以决定是否成立工会、更好地捍卫自身的劳动权益。在之前的几周时间里,「美国劳动法观察」已经推送了一系列内容介绍这次工会投票的基本情况(关于哈佛研究生成立工会的常见问题解答(上)关于哈佛研究生成立工会的常见问题解答(下)哈佛研究生工会:如何赢得集体谈判合同哈佛大学组建研究生工会,对国际学生意味着什么?以及看图说话:关于哈佛大学研究生组建工会的四个问题)。

在投票日益临近之际,一位哈佛大学的同学专门解答了中国学生尤其关心的一些问题,我们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希望这些内容能为哈佛大学研究生在投票时提供有益的参考。

1.  成立工会会让同学们的薪资变低吗?

不会,我们可以确定这肯定不会发生。成立工会之后,我们先进行集体谈判、向校方争取一系列福利待遇提升、形成集体谈判合同草案。只有全体学生经过民主投票批准了集体谈判合同草案,合同才会生效;只有合同生效之后,我们才开始交会费。

如果合同草案中赢得的薪资涨幅无法覆盖会费、或者说在扣除了会费的情况下涨幅不够高,我们就投票否决这个合同,重新和学校进行集体谈判,直到我们拿到满意的合同为止。

我们对于工资涨幅有一定的心理预期,只有在集体谈判合同草案中的工资涨幅达到了我们的心理预期时,我们才批准让它生效。在我们批准合同之前,我们不交会费。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其他高校在成立了研究生工会之后,第一份集体谈判合同中赢得的工资涨幅往往特别大——因为大家知道要交会费了,所以对工资涨幅的心理预期也提高了,不能接受比心理预期更低的涨幅。例如,NYU在2002年成立研究生工会后,第一份集体谈判合同赢得的五年工资总涨幅将近40%(https://www.nytimes.com/2002/01/30/nyregion/nyu-and-union-agree-on-graduate-student-pay.html)。除了工资涨幅外,各大高校的集体谈判还争取到了杂费免除、交通补助、医保优惠等福利,因此实际可支配收入的涨幅还要更高。

2. 成立工会之后不同院系学生的收入差距会被拉平吗?

不会。各大高校研究生工会在和校方进行集体谈判时,在薪资问题上谈两点:最低工资数字和涨幅百分比。换句话说,有了工会之后,并不意味着各个院系的学生拿同样的工资,而是在起点工资不同的情况下,享受同样的增长百分比——这也就意味着,起点工资更高的院系,每年工资实际增长的绝对数字要更大。

例如,加州大学研究生工会在2014年集体谈判赢得的合同规定:今后四年的每年学生工资涨幅分别为5%、4%、4%、3%(http://www.uaw2865.org/resources/current-uaw-contract/)。再比如,密歇根大学研究生工会2017年集体谈判赢得的合同规定,今后三年每年学生工资涨幅分别为:3.35%、3.35%、3.30%(http://www.geo3550.org/wp-content/uploads/2017/10/GEO-ContractDigest.pdf)。

3. 会费是怎么交的?

会费费率为工资的1.44%。计算会费的基数只包括工资收入,不包括free stipend。各个工会可以提高会费费率,但必须要全体学生投票通过。在UAW旗下的研究生工会中,只有一所学校(NYU)的学生投票提高通过了会费费率(提升至2%,https://makingabetternyu.org/app/uploads/Dues-Schedule.pdf)。

成立工会之后,我们先和校方进行集体谈判、赢得集体谈判合同,只有我们投票批准合同生效之后,我们才开始交会费。换句话说,我们先切实赢得我们想要的工资涨幅和福利待遇,然后才开始交会费。

4. 会费用来干什么?

我们交的会费中,大约40%留在我们研究生工会内部,支持工会的日常运行、尤其是支持我们选举出来的工会代表(也是学生)来保障集体谈判合同的良好执行。

剩下的大约60%在UAW全国层面使用,用来支持UAW培养懂劳动法、会计、医保细则等知识领域的专业人员(这些专业人员会为我们的集体谈判提供有力支持),也用来帮助其他学校成立研究生工会,还帮助UAW在全国政治层面游说对劳工和高等教育界人士利益息息相关的政策(比如,UAW近些年大力游说扩展OPT、扩展H1B、扩展绿卡项目等国际学生利益息息相关的政策)。

哈佛研究生,在工会投票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激流网

5. 工会如何能代表各个不同院系学生的利益?

在进行集体谈判之前,我们先通过民主选举在学生中选出集体谈判代表。不同的院系分别选举自己的代表。比如在UConn,研究生们最终选举产生六位集体谈判代表,工程学院、人文学科、社会科学、教育学院各一名,自然科学专业两名。这样一来,集体谈判委员会的构成代表了不同学科、不同院系、不同工种的利益。

集体谈判中涉及的大多数福利待遇问题,都关乎在同一所学校念书的所有研究生的共同利益,比如工资涨幅、医保方案、交通补助、育儿补贴等等,这些待遇的提高,会惠及所有研究生们。

除此之外,集体谈判也争取各院系各工种的「特殊利益」。每个院系学生的「特殊利益」单拎出来,在全体研究生中都是少数,但集体谈判的意义就是把这些「特殊利益」聚合在一起,打包和学校谈。任何一个院系的学生人数都有限,单独去跟学校请愿,力量太小。通过集体谈判,各院系的同学们联合起来,把各自的「特殊利益」加到一起,使得这些诉求更可能被学校满足。

比如,各大学校的集体谈判,基本都会有专门条款关注拿hourly wage的学生的权益——2015年NYU研究生工会的第二次集体谈判,最后达成的合同中规定五年内将hourly wage从15美元提升到20美元(https://makingabetternyu.org/understand-it/)。按理说,在当助研、助教的研究生中,拿hourly wage的肯定是少数(fully funded PhD是多数),但集体谈判依然会特意争取这部分「少数人」的利益。再比如,国际学生在各大高校都是研究生中的少数,但几乎每个研究生工会的集体谈判都会专门谈国际学生的权益保护。换句话说,集体谈判使包括少数群体在内的全部研究生获益。

这也是为什么,从实际存在的高校研究生工会来看,他们最后投票批准合同的时候,都是极大比数通过的——2015年,NYU的研究生以977-9(99.1%)批准合同;同一年,华盛顿大学的研究生以2120-36(98.3%)批准合同;几周前,Uconn的研究生以1304比2(99.8%)批准他们最新的集体谈判合同(http://harvardgradunion.org/why-union/majority-democratic-votes-by-other-uaw-academic-unions/)。

6. 工会会让学生「被代表」吗?

工会这个平台的意义,就是让学生们能够自己代表自己、在关乎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中有权发声。成立工会后,我们先通过民主选举,在学生中选出集体谈判代表。这些集体谈判代表通过问卷调查,征集全体学生对于集体谈判的期待和诉求。根据调查结果,集体谈判代表们制定谈判目标,谈判目标必须全体学生投票批准,之后才开始以此为依据和校方进行谈判。

谈判结束后,达成的集体谈判合同必须经全体学生投票批准方可生效。如果学生们不批准,谈判要重新进行。在集体谈判合同生效后,我们再通过民主选举,在学生中间选出工会领导,负责保障合同的有效执行。

换句话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自己决定谁去谈判、我们自己决定谈判谈什么、我们自己决定是否对谈判得到的成果满意、我们自己保证这些成果能否变为现实。

7. 成立工会对国际学生有什么意义?

国际学生的权益一直是各大高校研究生工会关注的核心议题之一。

在哈佛,HGSU-UAW有专门的国际学生工作组(http://harvardgradunion.org/members/iswg/)。2017年4月,在工作组的不懈努力之下,Harvard International Office终于开通了一个24小时的热线电话,为任何在入境环节遇到困难的国际学生提供紧急帮助(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8/4/11/dai-naidu-precarity-international-graduate-student/)。

其他高校的研究生工会,也通过集体谈判或其他方式为国际学生赢得了重要的权益保障。比如,密歇根大学研究生工会在2017年的集体谈判合同中,就争取到了无条件的SEVIS fee reimbursement;合同还规定:当研究生助研、助教因为移民程序问题(比如签证被check)导致不能及时返校时,应按病假处理,不得停发工资(http://www.geo3550.org/wp-content/uploads/2017/10/GEO-ContractDigest.pdf)。UConn刚刚批准的集体谈判合同中,将校方为国际学生加收的一笔visa compliance fee免除了(http://uconngradunion.org/geu-and-uconn-reach-a-tentative-agreement/)。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工会,鉴于很多研究经费都有公民/绿卡身份限制、国际学生无法申请,因此向学校争取到了专门面向国际学生的暑期经费机会,上限为3000刀(https://columbiagradunion.org/2015/05/11/gsas-dean-announces-intl-grad-summer-funding-after-our-petition/)。

8. 成立工会之后是否可以opt out?

成立工会后,每个学生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加入工会。但无论是否加入工会,只要是在当助教或助研的研究生,都自动是集体谈判单位(bargaining unit)的成员。而只要是集体谈判单位的成员,即使没加入工会,也享受工会集体谈判所争取到的所有权益和福利。

比如,如果我们通过集体谈判赢得了免费的牙医保险,那么即使你没加入工会,但只要你是当助教或助研的研究生,那么也享受免费的牙医保险;如果学校不给你免费的牙医保险,那么工会也有责任为你向学校提起抗议和申诉、直到学校给你免费的牙医保险为止。

因此,为避免搭便车难题,所有没加入工会、但是是集体谈判单位成员的研究生都要向工会交一笔代理费,费率与工会会费相等,缴纳方式也与会费相同。工会会员和非会员唯一的区别就是,会员有权选举工会领导、决定工会运营的重大事项。

9. 成立工会之后我会不会被迫罢工?

不会。首先,发起一场罢工,需要学生投票达到2/3多数。在哈佛,实验学科的研究生们加在一起至少占了全部助研、助教研究生的一半左右,因此如果实验学科的研究生们不想罢工的话,罢工根本无法发起。

其次,即使罢工发起之后,每个同学也有权自行选择是否参加罢工,不参加罢工的同学不会受到任何惩罚或强制措施(https://columbiagradunion.org/faq/)。换句话说,只有在大家团结一致真心想罢工的时候,罢工才有意义。

因此,对于不想罢工的同学来说,即使罢工真的发起了,对其本人的影响也有限。唯一可能出现影响的情况,就是和这位同学同一个实验室的其他同学也都罢工了——而如果真是这样,足以说明同学们已经到了何等忍无可忍的程度。

罢工是我们手中最后的武器,但罢工真正发生的情况并不常见。当我们和校方之间的集体谈判陷入僵局时,我们可以采取一系列升级行动——比如抗议示威、公关宣传、占领校长办公室等等——来向校方施加压力。只有在非常少见的情况下,这些行动都无法奏效,才有可能发起罢工。

罢工也不是学生们集体谈判议价权的根本来源。比如,康涅狄格州的法律规定,公立部门员工不准罢工,所以UConn的学生没有罢工权,但这丝毫不影响UConn的学生通过集体谈判赢取更好的权益和待遇(http://labornotes.org/blogs/2015/07/first-contract-uconn-grad-assistants-win-raises-and-much-more)

从其他高校研究生工会的先例来看,发起罢工,往往是因为致使集体谈判陷入僵局的事项极其重大、而校方又坚决不让步。比如,今年3月份,UIUC的研究生发起罢工,是因为在今年之前,学校都为所有做助研、助教的研究生提供无条件的学费免除,但今年学校提出要取消这一保障。在学校拒不让步的情况下,研究生们发起接近两星期的罢工,成功赢回了学费免除的保障(http://www.chicagotribune.com/news/local/breaking/ct-met-u-of-i-geo-strike-voting-20180309-story.html)。

10.成立工会能提升学生的待遇,但这部分给学生提升待遇的钱从哪里来?

我们通过集体谈判赢得的大部分福利待遇,都是由学校财政负担的。哈佛有着全美所有高校中最为充足的财政资源,有能力为研究生提供更好的待遇。比如根据估算,给全体GSAS的博士生们涨薪3%的花费总额,约占哈佛2016全校总预算的0.1%不到。

哈佛研究生,在工会投票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激流网

更重要的是,改善研究生待遇,并不是为了给学校增加财政负担,而是调整学校现有财政资源的分配,让学校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上。比如,2016年哈佛校长年薪涨幅高达17%,而为哈佛管理资产的real-estate portfolio manager年薪涨幅超过30%。而通过集体谈判改善研究生待遇,本质上是通过学生们的参与,使得学校的财政资源分配变得更为合理。

哈佛研究生,在工会投票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激流网

许多理工院系的研究生,工资来自于导师的研究经费,但在其他已经成立研究生工会的高校中,并没有出现研究生涨工资让导师的经费负担更重的情况。在一些学校,校方和院系通过减少overhead抽成比例等做法, 变相补贴了导师和学生。更重要的是,在导师向NSF等外部机构申请研究经费时,制定预算的依据之一就是学校规定的研究生工资标准。研究生工资标准的提高,使得导师申请研究经费时制定的预算相应提高,从而获得更多的研究经费。

11.为什么选择和UAW合作?

哈佛大学研究生成立工会的努力从2012年就开始了,起先是尝试搞独立工会。但到了2015年,因为与校方的资源、力量对比差距太大,独立工会的尝试进行不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们考虑和全国性工会合作。在和多个全国性工会商谈之后,哈佛的学生们选定和UAW合作(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6/12/12/hgsu-uaw-decision-governance/)。

选择和UAW合作的原因主要是,在所有全国性大工会中,UAW在高等教育界的组织工作最有经验。目前,有超过40000名研究生属于UAW旗下的研究生工会,包括加州大学系统、NYU、哥伦比亚大学、华盛顿大学、UConn、麻省大学系统等等。如果再加上博士后、adjunct faculty等,UAW旗下工会所囊括的高等教育界职员超过70000,约占UAW总成员数的16%,是UAW中的一股重要力量。

随着高等教育界的加入,UAW在全国政治层面的政策立场也发生了深刻转变,越来越代表着高等教育界成员、尤其是国际学生的利益。毫不夸张地说,UAW是全美移民立场最为进步的工会之一。近几年,UAW年大力游说扩展OPT(https://columbiagradunion.org/2015/11/19/unions-comments-submitted-for-enhancing-opt-rules/)、扩展H1B(https://uaw.org/app/uploads/2016/11/williams-letter-3.png)、扩展绿卡项目(https://columbiagradunion.org/app/uploads/UAW-OPT-Public-Comment-FINAL-20151118.pdf)等和国际学生利益息息相关的政策。

12.2016年不是投过一次票了吗?为什么又投一次?

在2016年11月的工会投票中,哈佛校方提供的有投票资格学生名单上遗漏了500多名学生,因此被全国劳动关系委员会(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裁定有重大程序问题,投票应重新举行(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7/12/13/nlrb-rules-against-harvard/)。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哈佛研究生,在工会投票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哈佛研究生,在工会投票之前你需要知道这些-激流网(作者:张跃然。来源:美国劳动法观察。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