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晚11点半左右,求医途中的9岁儿童睿睿(化名)缩在轮椅里说出了生前的最后一句话。此后因病情加重,父母周建奎、向小燕将睿睿从河南新郑机场紧急送往附近医院,11日凌晨零点10分许,睿睿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睿睿生前系位于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瓮泉屯的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以下简称玉琨学校)三年级学生。

2019年3月初,周建奎和向小燕夫妇对上游新闻记者说,“我们在吉林奔波近一个月了,不能停下来,必须为儿子讨回公道。一想到儿子身上触目惊心的淤血,心里就难受、悔恨。”

2019年3月18日,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经县教育局调查,玉琨学校在睿睿死亡事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耽误了孩子的治疗。

国学文化到底是立国还是误民?丨每日激评-激流网

玉琨国学实验学校官方网站显示,该校以国学教育净化学生心灵,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心智。睿睿的死更应该让我们思考今天的国学到底是利民还是害民?是立国还是利己?

当睿睿发烧一周的时候,学校医务室继续秉承着所谓国学治疗理论,声称睿睿只是积食引起的发烧,而校医生(只是一个保健老师)给出的治疗方法就是减饭,每天只给他喝半碗粥,并给睿睿吃一种学校自制的中药粉“小食粉”。如此特色的疗法令人痛心,敢问这位医生:如果是你家的孩子发烧一周了,你忍心这样对待他吗?

2018年12月7日晚,睿睿病重,当时他躺在床上,面色沉暗,瘦的已经脱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面对家长周建奎的质疑,校医拿出了一张睿睿血常规报告单,对周建奎说,睿睿患有严重的白血病,已经很严重了,这时候西医治疗不如中医治疗效果好。不说这位校医的理论从何而来,当一个医生对生命已经淡漠时,人吃人的社会大概离我们不远了。

2018年12月11日凌晨10分许,睿睿在河南当地一家医院急救无效后死亡。周建奎说,根据学校要求,学生入学前、每年开学前都会安排学生体检,体检不合格的学生学校拒绝接收。体检报告显示,入学时睿睿的体重是65斤,身体健康,但睿睿离世时只有53斤。以学生为本的学校为何变成谋财害命的地狱?隐瞒病情就可以大病化小,小病化好吗?显然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企图瞒天过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18年12月15日,睿睿的尸体进行火化。事后,周建奎夫妇逐渐缓解心态后,想联系校方将睿睿的遗物取走,并联系上该校法定代表人王竑锜。

双方的通话录音显示,王竑锜称虽然自己始终没露面,但亲自为睿睿念了5天经超度灵魂,并表示:“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为你们家杀业太重,作家长的应该忏悔。”“你不服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等着瞧!”国学校长的一番话让我想起了佛教给人超度的情景,孩子的病竟然是因为家里杀业太重,敢问校长:这是谁家的国学理论?孔老二还是新时代?

回想起睿睿身上的淤青,周建奎认为,事情或许还有其他内情。周建奎说,自己从其他家长处了解到,在该校出问题的孩子不止睿睿一个,“整天念经站桩,只要有孩子生病就‘减饭’,让他们忏悔、体罚。我真的不明白,他们究竟让我儿子忏悔什么?他身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用体罚的方式净化心灵,用“中医的”疗法延误病情。试问中国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国学学校?

让无辜的孩子跑去忏悔,留下念经的刽子手逍遥自在。在这场利益冲突中,刽子手利用国学文化获取暴利,损害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过去的中国在呼喊“少年强则国强”,今天的强国却在上演杀人不见血的悲剧,“国强则少年弱”一次次扣问着世人:强国少年的路到底在哪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国学文化到底是立国还是误民?丨每日激评-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国学文化到底是立国还是误民?丨每日激评-激流网(作者:东升。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