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作家东夫先生今天下午给我发了篇何新的文章,说何新此文完全抄袭他的旧作,委托我帮他举报投诉。

何新抄袭!-激流网

说实话,没点开那个链接之前,我还多少有点不太相信——何新多大的腕儿啊!曾经的御前文人,早就是著作等身,上下五千年,指点政经史,那可是名震朝野的一代国师啊。当然我从来不认为这种名头就能代表真实水平,但人家毕竟也是当过全国政协专职委员的人,绝对学富超五车道貌够岸然居过庙堂之高的,能“随时将其研究成果和建议,直接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提出报告”的呀,即便现在人老珠黄,那也不至于赶时下学界最流行的这股抄袭风吧?

何新抄袭!-激流网

但是当看完《何新读史札记:红军长征土城之役失利原因》之后,不得不说:何新真是抄袭!

可能有读者会不以为然,凭什么你看一遍人家的文章就能坐实人家抄袭?莫不是只认朋友不认理儿?

别说,在这件事上,我还真能说得起这个话。

先介绍一下我的这位朋友东夫。

何新抄袭!-激流网

他本名王东渝,是成都的一位作家和学者。早年下乡知青,1970年入伍当兵,后来提干当连队指导员时,进四川大学新闻系深造,毕业后当过成都军区《战旗报》编辑,转业后曾任四川某杂志主编。其父为至今还健在的资格最老的当年四川地下党老同志,今年已104岁高龄。东夫从早年开始,就一直研究四川大饥荒问题,代表作有《麦苗青·菜花黄》等。

从政治观点上来说,东夫是个“中右”——这不是我说的,是戚本禹说的。我和东夫相识,就是结缘于戚本禹和《戚本禹回忆录》。

戚老在写自己的回忆录期间,曾于2012年4月,重访了五十年代他跟田家英一起,受毛主席指派种试验田的四川省新繁县崇义公社,也就是今天的新都县大丰镇。而这趟故地重游,就是经好友彭伟介绍由东夫先生全程陪同的。东夫不仅研究四川大饥荒问题,而且因为出身、经历的关系,也对四川党史颇有研究,所以在此前后,他与戚老对建国后四川的诸多问题都曾有过深入讨论。戚老曾帮他厘清了一些历史旧案的细节,后来《麦苗青·菜花黄》再版时,东夫一并补充收录其中。

何新抄袭!-激流网2012年4月10日,东夫(左二)陪戚本禹(右三)故地重游。2012年4月10日,东夫(左二)陪戚本禹(右三)故地重游。

东夫为人坦诚,在“极左”的戚本禹面前也毫不讳言自己的观点,戚老评价其为“中右”,但欣赏其为人。——令人感叹的是,数年之后,当“党史权威”逄先知等人以所谓《揭穿<戚本禹回忆录>中的谎言》为名,攻击戚本禹美化江青、为文革翻案,以此否定《戚本禹回忆录》的真实性的时候,就是这位“中右”观点的朋友挺身而出,以自己掌握的第一手资料,接连写出了《一个“中右”眼中的戚本禹》、《你可以不同意他讲的道理,但必须面对他摆的事实》等内容详实、有理有据的文章,为戚本禹这个已不能开口申辩的“极左分子”和“文革余孽”仗义执言,将那些所谓的“权威”驳斥得体无完肤。

众所周知,《红色参考》是最早、并且也一直宣传戚本禹和《戚本禹回忆录》的,所以东夫先生这些为戚老辩诬的文章都是委托我来发表的。

戚本禹生前一直坚持,“无论观点怎样,总应该实事求是”——东夫先生可以说是做到了这一点。这是一位历史研究者的基本原则,其实也可以说是我们做人做事的共同底线。我钦佩这种人品,也因此与他成为了朋友。他很认同我的一个观点——不管左派右派,做人先要正派。我也曾跟他开玩笑,我们都看出了病,无非是各自开的药方不同。那就让时间和实践去验证我们各自的药方吧。

何新抄袭!-激流网2017年4月,作者与东夫先生。摄影/尚恺2017年4月,作者与东夫先生。摄影/尚恺

2017年四月,我们在他家里,曾聊到了党史中发生在四川的一件大事。

长征后,红军两大主力会师,率领四方面军的张国焘自恃兵多马壮,谋取最高领导权不成,即分裂红军另立中央。我们都知道,一开始中央红军北上,四方面军南下,后来张国焘承认错误、被迫取消第二“中央”回到陕北,其主要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林育英带回了共产国际的指示,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给张国焘做了说服工作;二是因为四方面军“南下受挫”。——按东夫先生的说法,这个“南下受挫”其实才是最为主要的。而其标志就是“百丈之战”。“这是红军长征时期仅次于湘江战役的大血战,这一战决定了南下路线的命运,也改写了历史。”(东夫语)

我惊讶于东夫先生谈起80多年前发生在川西的这场“百丈之战”时,竟然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从当时的党内路线斗争、中共领导人之间因政治主张掺杂个人历史恩怨、脾气性格等形成的微妙关系,以及国民党方面蒋介石与四川地方军阀态势、内部矛盾、实际战斗力等等,一直到这场血战的惨烈悲壮程度。说实话,很多资料从未听闻,根本不是“官方修史”中所能看到的。这让我这个对党史战史素有兴趣的人禁不住要反复追问,始知他早在研究四川大饥荒问题的同时,就曾用几年时间实地考察走访、搜集求证,并且早在2007年就写成了《改写历史的百丈战役》手稿。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从未公开出版,只是在网络上曾有流传。

东夫先生看我对这些问题也有兴趣,就将旧作重新整理,授权《红色参考》连载。而就在今天,“何新文史”公众号公开以“原创”形式发表的这篇《何新读史札记:红军长征土城之役失利原因》,正是我在2017年7月连载《改写历史的百丈战役》时,其中一个章节《天全之战与郭勋祺》中的内容。

当时东夫原稿共66506字的内容,全是我亲自编辑的。我有一个习惯,出于对作者尤其是对读者的负责,编发之前,除了文字方面的技术修订之外,我查阅了所有能够公开查证的史料——这是做编辑工作的基本素养,并不能因为作者是谁就可以省略这个工作。并且为了适应公众号读者的阅读习惯,我还在东夫先生本来提供的照片(他写作走访的过程中,曾实地拍摄了不少照片)之外,又补充配发了一些历史图片。同时还在连载之前,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听东夫讲百丈之战》——其实就是前面所述有关作者和文章的一个评荐。

说了这些,大家足以明白我为什么只看一遍何新的文章,就可以断定他是抄袭了!因为东夫的那个文章根本就是我编辑的,内容我太熟悉了!人家是2007年就写好的,我刚才查了查,现在网上还能搜出来07年上传到网上的相关内容。你何新今天公开发表的“原创”文章下面落款日期是“2017-08-31”,这还在我们红色参考2017年7月11日公开发表的时间之后。两文对比,内容相似度高达90%——明显就是你抄人家的嘛!那么大的腕儿,还搞这种事儿,无聊不无聊啊?

当时连载东夫原作的那个公众号叫“红色参考编辑部”,是我注册的众多公众号中的一个——当然,跟其他好几个公众号的命运一样,这个公众号在2018年5月就被永久封禁了。所以我当时编发的那个页面现在是找不到了——但文章内容当时乌有之乡、红歌会网和百度文库等都有转载,一查都是来源于“红色参考编辑部”仍然能够查到。

何新抄袭!-激流网

东夫老兄本来性格温和,寡言少语,不管窗外风和月,从来埋头做学问。尤其去年做了一次颅部手术后,更是在家静养,极少与外界联系。但这次对我说,“近来抄袭我东西的,仅我所见就有十来篇,忍无可忍。”——这个心情我完全理解——不是转载不是引用,甚至现在这个网络时代你转载引用别人的文章不署明出处都无所谓,但是公然将别人的作品堂而皇之标注以自己“原创”的东西在自己的平台上发表!——遇到这种事估计谁都会忍不住生气的。但是对于他委托我“举报投诉”,我倒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我整天遭人“举报投诉”——倒不是我也抄袭,而是因为我的文章动辄被人举报投诉“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从而删除屏蔽——你特么的认为我说的不对可以写文章辩论啊,别捂住嘴不让说话好不好?甚至公众号都被封禁了好几个,我都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的。包括现在发文章这个号,两会前几天竟然因为一篇根本就没发出去的文章,还被短期封禁一周,直到昨天才解禁。所以我对“举报投诉”这个词儿很是抵触。如果让我去举报投诉别人的话,我是有心理障碍的。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习惯问题,与东夫先生的表述方式无关。

但朋友所托,不能不做。何况这件事本身责任在何新,确实碰触了作文做人的底线,我作为最了解情况的人,也有责任帮东夫先生讨一个公道。所以我按我的方式变通处理,在何新公众号文章下面留言,请他自行删除文章。但截止目前,该公众号既没有删文,也没有将我的留言放出。

何新抄袭!-激流网

那么好吧,我现将两篇文章公之于众——

第一,何新是不是抄袭,请读者两相对比,自行鉴定;

第二,何新完全可以不承认自己抄袭,甚至可以反口说东夫抄袭他的文章。咱们就公开辩论,我们应充分保障他为自己辩解的权利。看看他到底能说出一朵什么花儿来。

怎么样?东夫兄,俺们左派做事够民主吧?

陈洪涛,2019年3月7日夜

附文一:何新文章内容

何新抄袭!-激流网

附文二:东夫原文内容

何新抄袭!-激流网何新抄袭!-激流网

紅色參攷公众号发这篇文章审核不通过,那我就发在个人微博里,请读者留言评判,何新是不是抄袭?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何新抄袭!-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何新抄袭!-激流网  (作者:陈洪涛。来源:红色参考。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