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按:SPEX杂志创办于1980年,总部位于柏林,是德国以摇滚乐和流行文化著称的世界性刊物。该刊第375期专题“流行文化中的愤怒与抗争”,邀请全球各地的艺术家回答下述问题:“愤怒是一种能量吗?”本文即为日裔学者、音乐家真部典子(Noriko Manabe)给出的回答。

中日向称一衣带水,却因旧仇新衅纠葛,以邻为壑之势至今不减。在新自由主义与消费主义的夹击下,诸如物哀、御宅之类惨状竟被当作时尚追随和品玩。当此民族、民粹意识形态再度切蚀世界肌体之际,日本民众面对核灾压顶、政客自欺欺人之绝境发出的集体呼声,或许更加值得迷醉于虚妄自失境况的中文世界,给予深切的倾听和了解。

真部典子曾任教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目前为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博伊尔(Boyer)音乐与舞蹈学院助理教授。她的研究兴趣集中于流行音乐和音乐与社会运动,已出版或参与编辑的著作和论文有《革命不会在电视上播:福岛之后的抗议音乐》(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Televised: Protest MusicAfter Fukushima, 牛津大学出版社,2015/2016年版)等。

以下为访谈正文(斜体字部分为SPEX提问,正体字为真部典子的回答):

愤怒对日本流行音乐意味着什么?抗争有多重要?

对于那些为大唱片公司录唱片或由大的艺人代理机构管理的音乐人中的大多数来说,他们会避免出现任何公开的愤怒迹象,也回避政治表态。音乐产业会审查那些“扰乱国家或公共秩序”的唱片,而广播法则禁止任何“有损政府权威”或“影响到国家决策的话题”。

但这并不意味着艺术家们或老百姓不对国家的政治走向或福岛核灾难的处理方式感到气愤。知名的艺术家,比如前YMO乐团成员坂本龙一(Ryuichi Sakamoto),“亚细亚功夫世代”(Asian Kung-Fu Generation)的後藤正文(Gotoh Masafumi)都曾在集会上发言,并曾为反核运动组织举行义演。公开发言的艺人有可能暗中被列入黑名单,所以,只有那些拥有粉丝基础保障的艺人才真的变得政治化。

愤怒、抗争与流行音乐-激流网

真正站在抗争前线的音乐人都是独立或地下艺术家,他们不会受制于大厂牌的压力。像ECD、Akuryō和UCD这样的说唱歌手,还有Ko Slang这样的朋克音乐人都出现在示威前线现场演出,并在抗议者中引发呼喊和回应。他们也录制了很多关于社会政治议题的歌曲。愤怒是社会运动的重要动力之一,这些音乐人帮助人们表达这种愤怒并对他们进行政治动员。

人们如何抗议,他们反对的又是什么?

经过数十年的政治冷漠,社会运动因为对福岛核灾难的愤怒而在普通百姓之中获得强势回归。事件发生后的几周内,很多市民开始确信,核灾难正是“核家族”紧密共谋的产物——这个家族囊括了官僚、当地政客、学者、媒体,以及将核能推向能源政策前沿的核工业。

日本是世界上地震最为多发的国家,但到福岛事件发生之时,它拥有54个核反应堆。百分之七十的日本居民希望能逐步废止核能,然而安倍政府却不断重启反应堆。抗议并不仅仅关乎如何处理福岛事件本身,而更是针对那个阻挠人们就能源政策展开全民讨论的体制。

愤怒、抗争与流行音乐-激流网

这些抗议进一步使得市民就一系列问题发起更加频繁的示威活动,其中包括日本的种族主义以及位于冲绳的边野古(Henoko)军事基地。但最让人们感到紧迫的议题则是安倍政府强制通过的一系列法案,很多市民担心这会给公民自由造成负面影响。比如2013年通过的《保密法》,允许以泄露国家机密为由将记者下狱;还有2015年通过的《安保法》,该法案使得日本军队有可能用兵海外,以便“捍卫盟国”。数以万计的人群包围皇居和首相官邸长达数周,抗议这些法案;他们会随着嘻哈的节奏唱歌。

眼下,政府正试图强制通过《阴谋法》(the Conspiracy Bill),该法案规定,“谋划”犯罪,即便并未实施,就已经是犯罪。鉴于法条的含混性,而且如何判定违法行为颇为武断,行动分子担心它会变成一个借口,来对全体居民实施监控并打压行动者。

愤怒、抗争与流行音乐-激流网

就当下世界的状态来看,人们选择立场、畅所欲言并有所行动的诉求有没有变得更强烈?

日本人民于2011年热切投身抗议;这一行动主义在2012年达到高潮,当时有超过20万人在不同地点发起示威。在自民党2012年12月重新掌权之后,行动主义的势头开始减弱。前面说过,仍然会有大规模人群聚集抗议“保密法”和“安保法”;反对后者的抗议最多时有12万人参与。与此相比,针对《阴谋法》的抗议规模相对较小(目前最多时有1万人参与),但是法案本身也还没有得到更多的发布和说明。

在你看来,流行文化领域内部是否还为超过象征层面的抗议留有余地?流行文化如何才能带来改变,甚至超越那些已经被转换的状况?

我相信音乐在唤起和动员抗议者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很多抗议音乐都被上传到了Youtube和Soundcloud上,通常都是匿名的。其中一首——斉藤和义(Kazuyoshi Saito)唱的《从来就是一句谎话》(It Was Always A Lie)——对反核运动产生了巨大影响。2011年4月初,就在福岛灾难发生几周之后,他上传了这首歌曲,当时人们没法去庆祝樱花季,被困在自己家里,也无法表达他们对核辐射以及核灾难其他后续效应的恐惧。

这首歌直言,教科书和电视宣传片里那些关于核能安全的口头禅从来就是一句谎言,核辐射在扩散,电力企业没有尽到责任。它抓住了人们心头萌生却无法说出的那些念头。所有人也都听过这段旋律,因为它来自斉藤本人的热门歌曲《我一直爱着你》(I Always Loved You),它作为资生堂化妆品的广告歌曾被广泛播放。

愤怒、抗争与流行音乐-激流网

很快,人们走上东京街头,发起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反核示威,他们前进的时候唱的就是这首歌。它抓住了人们的想法并加以转换,动员人们走上街头。直到2012年,这首歌曾在很多游行场合被演奏和演唱。它恐怕是反核示威中最具冲击力的一首歌曲。

来源:Spex: Magazin für Popkultur, No. 375 (July/August 2017)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愤怒、抗争与流行音乐-激流网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愤怒、抗争与流行音乐-激流网(作者:真部典子。来源:中国流行音乐研究小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