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真要依法,何来此事?

对话“张扣扣案”律师:他说,选择“复仇”时就已经知道后果了-激流网(1月8日上午,张扣扣在汉中中院的庭审现场。图源汉中中院微博)

1月8日上午9时,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在陕西省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8年2月15日春节前夕,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35岁的张扣扣用单刃刀杀害邻居王家父子三人,并点燃王家的一辆小轿车。两天后,他投案自首。

“张扣扣案”勾连起他15岁那年母亲死亡的案件。当年的判决书显示,1996年8月27日,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路过邻居王家,向王家老二王富军吐唾沫,老三王正军赶到现场,发生争吵。汪拿扁铁打了王正军,王正军捡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死亡。王正军当时17岁,被判有期徒刑7年。

母亲死亡、被解剖的血腥画面印在张扣扣脑海中,多年来挥之不去,最终以极端暴力的形式发泄出来。“张扣扣案”起诉书显示,事发当日,张扣扣尾随祭祖回家的王家兄弟,先持单刃刀对王正军进行捅刺,又对王家老大王校军进行捅刺,王校军摔进路边沟渠,张扣扣跳进沟渠继续捅刺,随后他进入王正军父亲王自新家院中,持刀对王自新进行捅刺,直至王自新倒地不动。

2018年5月,汉中市南郑区检察院起诉张扣扣,此案延长审查期限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一次,在2019年1月8日早上九点开庭。

1月7日下午,代理律师邓学平在汉中市南郑区看守所第三次见到张扣扣。张扣扣留着平头,穿着橘黄色毛衣、蓝色囚服马甲,比上一次庭前会议见面时显得轻松。

张扣扣案件开庭,代理律师邓学平将从犯罪心理学、国家法和民间法互动等角度为他辩护。他认为,张扣扣杀害了三人是无法争辩的客观事实,但仍希望尽力为张扣扣争取一个好的结果。

一、关于张扣扣:童年的经历注定他会走极端

后窗:第一次见到张扣扣是什么时候,印象如何?

邓学平:2018年12月,在汉中市南郑区看守所见到了他。本来在我的想象中,杀了三个人的嫌犯,形象比较凶恶残暴,但张扣扣身上没有想象中的戾气。张扣扣头发很短,脑袋圆圆的,瘦瘦的,比较外向,聊天时有说有笑,不是典型的犯罪分子的画像。

走的时候,他还专门问我,邓律师,你觉得我是不是和你想象中不一样?他说第一次庭前会议的时候,法警给他戴手铐脚镣,把手铐扣在背上,他在路上和法警聊得很开心,法警还专门把手铐从背后移到前面来了。

后窗:第一次见面,聊了些什么?

邓学平:第一次见面聊了三个多小时,他的表达欲很强,回忆了13岁那年妈妈怎么死的,还有后来参军的一些事情。

13岁的时候,妈妈死在他的怀里,有三个画面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是他亲眼看到,王家老三拿木棍朝着妈妈头打了一棒;第二是妈妈在他怀里断气的时候,鼻子嘴巴上全是血,想说话又说不出来,血在喉咙里发出咕咕冒泡的声音;第三是他妈妈死了后,在马路边上被公开进行尸体解剖,几百人在现场围观。

张扣扣说,当时他仰天长啸,“不为妈妈报仇,我就是狗X的”。他讲自己初中毕业参军,也是为母报仇而参军的。

跟我聊天、说他妈妈的时候,他的眼眶会湿。妈妈的死对他是灾难性的打击。我想,这个人长大了,要么是逆来顺受、没有任何血性的一个人,要么就是一个非常有血性的人,童年的经历注定他会走极端。

我们曾经向法院申请对他进行精神鉴定,但是法院没同意。

后窗:他为什么选择在2018年的春节“复仇”?

邓学平:第一,寻找时机,一直在等对方家里人比较齐全的时候。他觉得他杀死的三个人都与妈妈的死有关,老三是直接打死他妈的那个人;老三之所以判这么轻是当时老大在幕后操纵;而老爷子在杀人现场说过一句话,往死里打。按照张扣扣的说法,王家人,特别是老三,一直躲着他,回家的时候一直没遇到。2018年过年遇到了,他们三个人都在家里。

第二个原因,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也知道杀人的后果,之前也不想那么早去做。这些年,张扣扣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在广东、浙江都辗转打过工,当过保安,做过车间工人,也没挣到钱,家里经济拮据。后来他去旅游,去国外打工,跑了一圈回来,决定复仇了。

后窗:还有别的会见吗?

邓学平:第二次见是12月25日第二次庭前会议前,走流程的过程中有一些简单的交流,但我感觉他情绪没有第一次见面那么好,紧张严肃一些了。

第三次就是1月7日下午,开庭之前,他状态还比较自然。他之前听说,网上有人给他写了个“传”,上次让我打印了带过去,我带给他了,他看哭了。张扣扣所在的看守所还主动出具了一个他表现良好的证明,说他遵守纪律、善于助人,这个我们会用作证据。

后窗:他比较爱聊自己的什么经历?

邓学平:他特别爱讲参军入伍、在新疆当兵的事。他说,军旅生涯跟我们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的不一样,很艰苦。他还说自己的偶像是普京,我说普京如果知道在中国陕西的看守所里还有个粉丝,一定会很开心。他笑了一下。

关于以前的一些工作经历,他不是很愿意多聊。

后窗:和你讲过家里的事情吗?

邓学平:他说,爸爸对他很严厉,小时候凡是他跟人家发生冲突,爸爸都会责怪他,父子俩交流也不多。

他姐姐很早就嫁出去了,好几年都没回过家,2018年也是隔了好多年才回来的。

后窗: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不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

邓学平:他说他不相信法律。这么多年的生活经历,他认为遇到事情要么接受,要么就自己动手解决。

他在生活中也有很多次被骗的经历。比如说之前去河南驻马店培训挖掘机,被骗了学费;还被战友骗去传销组织,好几次。他感觉战友情应该是很纯洁的,对人的这种信任就坍塌了。

对话“张扣扣案”律师:他说,选择“复仇”时就已经知道后果了-激流网(案发后张扣扣指认现场。图源网络)

二、关于案子:“他说,选择‘复仇’时就已经知道后果了”

后窗:他知道自己的案子有很多人关注吗?

邓学平:他在里面也知道,案子在外界引发很大关注。新进来的一些狱友会说,“张扣扣,我知道你,在外面看过你的报道。”

后窗:为什么会要求庭审直播?

邓学平:他知道很多媒体在关注,所以可能他也想向这个世界发出一点自己的声音。

后窗:2019年1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人张福如(张扣扣之父)对原南郑县人民法院判决提出的申诉,这个意味着什么?

邓学平:一般来讲,申诉的案子程序会很慢,有时候一两年都等不到结果。但张福如这个申诉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意味着法院方面认为23年前张扣扣母亲的案子判得没问题,张扣扣的复仇是多此一举。这个对张扣扣的案子是不利的。

后窗:代理该案有压力吗?

邓学平:初衷很简单,任何人、任何案件都应当有辩护律师。这个案件很受关注,但很难辩护,这也是我之前犹豫的原因。

张扣扣手里压了三条人命,法律上也不支持复仇,和以往的司法判例一比较,就知道难度很大。

后窗:能简单说下辩护要点吗?

邓学平:除了自首情节,我会从犯罪心理学、人性关怀、古代法制史、国家法和民间法互动的角度来说张扣扣的案子。

私力救济、民间正义,这些概念是被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所忽略的。复仇的正义在民间客观存在,但是不被法律认可,没有进入到司法裁判的视野当中。

犯罪心理学上来说,13岁的少年遭遇母亲惨死,这对他人生成长是毁灭性的打击。每个人受辱以后都会有复仇的本能,有人通过不同方式疏解这种情绪,但是张扣扣他一直没有消解,最后他选择了暴力行动。

在现代的法律中是不认可复仇的。不仅是中国,现在几乎没有国家支持私力复仇。我提出了一个互动的方式,法律上给他定罪判刑,给出一个否定的评价,但是在量刑上,适当兼顾民间法。

后窗:和张扣扣交流过可能的庭审结果吗?

邓学平:结果由法院判决。我曾经问过张扣扣,有没有想过这个案子结果可能不好?他说,他当时做选择的时候就已经对结果有预期。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对话“张扣扣案”律师:他说,选择“复仇”时就已经知道后果了-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对话“张扣扣案”律师:他说,选择“复仇”时就已经知道后果了-激流网(作者:张楠茜。来源:刑事网。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