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主要矛盾是毛主席对辩证法发展的伟大贡献 ——“怎样纪念”是当前“纪念毛主席”中的主要矛盾-激流网

要深刻地认识毛主席对辩证法发展的伟大贡献,就必须了解人类掌握和运用辩证法的大致历程。

人类对辩证法的掌握和运用,大致会经历三个大的阶段。一是自发的阶段,比较零散,并没有成套的辩证法;二是自觉的阶段,从黑格尔起,有了成形的、明确的辩证法;三是融入马克思恩格斯“联系和发展”这个大法则中去后的阶段,只作为“联系和发展”法则的细致而具体的一部分来存在,以实践的面貌出现,不再以一个独处的、与“联系和发展”法则并行的“法则”存世了——在这个意义上说:辩证法不见了。

德国古典哲学(主要是黑格尔)己经完成了辩证法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的飞跃;而我们,正在经历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飞跃的最后一步。

辩证法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的飞跃过程,是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简称马恩)学说发现并确立“联系和发展”的法则开始的。“联系和发展”法则,习惯叫做(马克思主义)“两大原则”,这是比辩证法更大、更基础的法则,是宇宙世界第一法则;因此,在“联系和发展”法则下使用的辩证法,就必然更加符合实际。首先,辩证法变成了唯物辩证法;其次,(唯物)辩证法具备了在联系和发展着的复杂情况下自觉地正确使用的可能。

列宁、斯大林在一个欧洲列强国家领导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历史别无选择地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做为“主要矛盾”摆在了他们——俄国共产党人面前。也就是说,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封建主义以及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这三个矛盾中,历史己经自然地替俄国共产党人选定了“主要矛盾”——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矛盾。

而到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革命,要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封建主义以及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这三个矛盾交织的情况下,随时随地地把握革命的性质,就需要更加完备地符合实际的辨证法了。

进一步发展辩证法的任务,历史地交给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这个任务,是由毛主席来完成的;这个任务,是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完成于中国社会的;这个任务,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完成于中华民族的现代史及人类文明的。

具体历史过程以及毛主席的《矛盾论》著作,大家很清楚,不必要赘述了。唯一要啰嗦的,是对于毛主席式辩证法的理解。

窃以为,从马克思、恩格斯,到列宁、斯大林,他们的唯物辩证法大多是二维的、平面的。比如看待一个事物(矩形),大多只看它的矛盾两个方面(横向X轴和竖向Y轴);当其中的一个矛盾方面(X轴)为主时,这个事物(矩形)是一个性质(它是横);而当这个事物(矩形)中的另一个矛盾方面(Y轴)为主时,这个事物(矩形)则是另一个性质了(它是竖)。这样的唯物辩证法,是不能完全适用于摸清“复杂的事物发展的过程”的。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毛式辩证法在马列辩证法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维度——某事物矛盾在“复杂的事物发展的过程中”所处的主、次地位。这样一来,就把辩证法发展成三维的、立体的了,很接近“联系和发展”法则本身了。

……事物总是与周围的和前后的其它事物去组成大事物,而各种事物本身,又总是由内部的小事物和发展阶段组成……;并且,我们就生话在其中。你看,世界上有没有不是“复杂的矛盾系统”的事物呢?根本没有。生活在各类事物中的我们,只有用懂得“抓主要矛盾”的辩证法,或用具体地细化到辩证法中的“联系和发展”原则,才能真正认识和掌握事物的性质。

也就是说,由于毛主席的《矛盾论》在马列辩证法的基础上特别强调了抓主要矛盾,人类对辩证法的运用才真正摆脱了盲目性和自发性的残余,成了人类自觉地实践的利器。

毛主席对辩证法发展的伟大贡献,当然不能意味着辩证法发展的终结,它只是表明,“联系和发展”法则中的除辩证法之外的领域的细化和具体化的工作落后了、相对地落后了;只有当这些领域的发展工作也有了显著的成效时,辩证法才会连同一起隐身到唯一的、焕然一新的“联系和发展”法则(或许会叫做系统法)中去,使人类抓主要矛盾的技术更简便、更好用。看!毛主席式(抓主要矛盾)的辩证法不但承前,而且启后。

同志们!我们深刻认识毛主席对辩证法发展的伟大贡献,是不是要把毛泽东思想吹捧到一个更祟高的神位上去呢?

如果这儿有人自觉或不自觉地这样认为了,我们也不应该在这儿就立刻加以评击来反对。因为这是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的会,所以,神化毛泽东思想和抨击这种神化,都是跑题的,至少在表面上看是跑题的。

我们立刻要做的还是抓今天这个会的主要矛盾——纪念毛主席。

社会上的纪念毛主席这件事中,有很多矛盾。有要纪念与不要纪念的矛盾,这是大范围的矛盾;在“要纪念"内部,有怎样纪念的矛盾、纪念怎样的“毛主席”的矛盾、把纪念毛主席摆在生活中什么位置的矛盾……;在“不要纪念”那边,实际也有不要怎样纪念的矛盾、不要纪念怎样的“毛主席"的矛盾、把不要纪念毛主席摆在什么高度的矛盾……

垄断资本在全球的联合扩张,不会不引起反抗,在我国,WTO首先催生了小官僚小资产的愤怒,随即唤醒了广大劳动人民的反抗,于是,纪念毛主席的矛盾喷出了地面。

刚开始,“要纪念”较小,“不要纪念”较大,事物整体是“不要纪念”的性质,历史自动替人们选定了它,来做“纪念”的主要矛盾。

虽然“要纪念”开始时弱小,但是对面的剥削和压迫不断给它刺激出炙热的能量……,而“不要纪念”却不断损失相当部分的正能量……,矛盾看起来像个活火山的样子。

后来,“要纪念”与“不要纪念”的矛盾就僵持在一个历史为它规定了的阶段性状态中了,大概就是我们大家今天看到的这样子,好像火山变凉了,介于二次喷发之间了。

现在,“要纪念”内部的先天性矛盾——怎样纪念的矛盾就代替了要不要纪念的矛盾的职位,上升为主要矛盾了。

继承是真正的纪念,实践是真正的继承。这是所有人都懂的道理;“不要纪念”的人也懂、有时更懂。一方要继承的、要实践的纪念,另一方搞不继承不实践的“纪念”,这就是对立地统一于“要纪念”内部的怎样纪念的矛盾。它现在是不是上升为“纪念”中的主要矛盾了?大家自行判断。

在怎样纪念上升为“纪念”的主要矛盾的过程中,还有个值得回顾的“纪念什么”的矛盾充当中间过程。2015年初《旗帜文粹》评论员文章区分了两类纪念活动:第一类是官方半官方的,专纪念新民主主义的、民族英雄的毛主席;第二类纪念是人民群众的,纪念完整的、继续革命的、无产阶级人民领袖的毛主席。这两类纪念活动,就是“纪念什么”的矛盾,它还不能涵盖要不要纪念。

现在,不继承不实践的“纪念”把一切“不要纪念”都统领到它的大旗下了。他们大搞上述第一类“纪念”,排挤第二类纪念,从而达到不要群众纪念的目的;他们高调神化领袖,屏蔽革命道理,用全程顶礼摩拜来使群众忘却继承和实践;他们把一切的“要纪念”用飞机火车和大巴车拉到死火山上去对着天空高喊:“要——纪——念——!”……

而如果是站在这个主要矛盾的要继承要实践的方面呢,就应该背起装满人类智慧的行囊,脚踏实地,坚韧不跋地走到火山周边的村子和工厂里去……

那里,家家挂着毛主席像,人民群众的需求早已不是“纪念”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抓主要矛盾是毛主席对辩证法发展的伟大贡献 ——“怎样纪念”是当前“纪念毛主席”中的主要矛盾-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抓主要矛盾是毛主席对辩证法发展的伟大贡献 ——“怎样纪念”是当前“纪念毛主席”中的主要矛盾-激流网(作者:子时。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