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海的人民广场相亲角为例,相亲主要形式是由父母将子女的个人信息在纸上分条陈列,等待看中的人前来交流,双方谈妥后安排相亲男女见面。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

据分析,两性的主要考察重点是不同的,男方被考量的重点主要是收入和社会地位,女性则是外表、身高、年龄。有意思的是,出现在新闻中的相亲者都有执着的要求,比如出于对将来孩子的考虑,要求女方必须“1米63以上,差1毫米都不行”,或者要求男方必须有房等。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

也就是说,男性的阶级地位和经济价值,女性的性吸引力和生育潜力都被各自量化打分,一一配对,“门当户对”成为相亲成功的判断标准。虽然买卖婚姻的形式正在消失,但它的实质却在越来越大的范围内实现,这种把活人拆分为文本数字指标供人挑选的形式使人联想到买卖,可能令旁观者稍感不适。

个体婚制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步,但同时它同奴隶制和私有制一起开辟了一个一直继续到今天的时代,现代阶级社会中两性婚姻依然作为权衡利弊的交易世代相因。

不得不承认,现代中国社会中,婚姻实际上依然是大部分妇女谋生/获得保障的手段,透过家庭爱情等温情脉脉的表象,和部落时代妇女因生育能力成为部落最早的一批商品一样,她们依然需要/习惯于把自己作为商品出卖给男方获得生存的保障/更好的生存条件,色相则是她们的筹码。消费主义负责兜售外貌焦虑和彩色化妆品,作为投机者的情感专家则负责开设恋爱网课,妇女受到鼓舞便做出种种努力来自我升职,为了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

而男性则得使用权力和财力来购买妇女的献身,最直观的表现即是在婚恋市场中,财力和社会地位成为衡量男性最重要指标。不平等社会中妇女被赋予的经济依附属性使她们在秩序中趋向于向上层阶级流动,结构性错位的结果使婚恋资源图谱呈现出倒金字塔的形态:大亨们享有最多的资源,而最底层男性几乎无法进入婚恋市场。性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孕育了一个又一个光棍村庄和妇女贩卖团体。

有趣的是,在中国,大企业家迎娶比自己年轻几十岁的美丽“网红”女性,相貌姣好的女优和女主持人可以毫不费力地登上金字塔顶部,已然形成了一种现象。刘强东和章泽天的结合便是典型事例。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

国民老公王思聪是这方面的领军人物,据说他偏爱网红女主播类型的女性,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前后就有13位。由于年轻,他更贴近年轻人和互联网,每更换一次女友,他的花边新闻总是成为舆论的焦点。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

他在不久前的刘强东强奸事件中的调侃也暴露了手握权力者的傲慢和自信,就如同封建领主手握所有妇女的初夜权一样,没有谁的献身是不可以被收买的,如果有,那就是钱没到位。如果顺势剖析一下刘强东的心理,那便是合法强奸阶级的审美疲劳,名利场上识时务的美丽女性的投怀送抱的合法性太强,已无法构成“强奸”,而征服一个圈外学生,在事后用钱收买,用权力威胁,更能让他们体会到手握权力的实感。

回归正题,有闲阶级的婚姻往往并不接近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中利益交换、财产同盟式的财产契约关系,在典型的中国式婚姻中,女方更接近于丈夫的财产,她的价值就在于性吸引力和生育能力,以及免费家务劳动创造一点的可怜的剩余价值。这种不加掩饰的权色交易比起披上了自由恋爱文明外衣的西式婚姻更好地印证了恩格斯的话:“妻子和普通的娼妓不同之处,只是在于他不是像雇佣女工做计件工作那样出租自己的身体,而是把身体一次永远出卖为奴隶。”现代的生产方式把两性的结合打开了一个决定性的缺口,它将一切转化成商品,用买卖和“自由契约”替代了旧部落的习俗和历史的法。

作为性冲动的最高形式出现的显然并非夫妇之爱而是骑士之爱,但在这里我不是因为一个婚姻缺乏爱情成分而对其进行道德批判。出于交易的目的,客观结果上造成了对人的盘剥,我们便可以称之为两方的粗鄙的卖淫。

但这样的批判是不具备现实意义的,对大部分中国人来说,不婚等于在社会生活和生命保障中踏上死路。底层劳动者,特别是女性需要对方的财产来作为失业保障,解决住房问题,更需要后代来确保养老。曾接触过的底层女工几乎一致认为,只有进入一段婚姻,养育一个孩子,人生才算有保障,相信这也是大部分中国打工阶层的惴惴不安。

即使是对中产阶级来说,不婚也是一场疯狂的赌博,意味着单枪匹马地承受世俗生活的各种不确定因素。虽然他们可能拥有体面的白领工作,下班后在综合商场观赏极大丰盛,周末排队喝网红奶茶吃牛油果沙拉,冰箱里有40元一板的纯天然土鸡蛋,但是他们终究是脆弱的人群,不要说时代的变革,他们甚至恐惧茶壶风暴,一场大病,一个变故便可以使他们脱离这种虚假稳定的生活并跻身无产阶级行列,事实上,中产阶级不具有拒绝交易的自由。从本质上说,这是政治意识和道义力量上瘫痪的一个阶层,消费社会塑造的假象使他们对于生活没有持续性的不满,使他们无法对于自我的状态进行任何有价值的思考,所以注定不会为自己的生存进行任何负责的斗争。他们不得不把自己拆分成各项指标供人挑拣来争取后半生的财产及陪伴保障。

相比于底层劳动者的结合,中产阶级的婚姻在悲情色彩上多了一丝耐人寻味的滑稽。在底层家庭中,除了自男权社会出现以来的对妻子的粗暴仍然残留以外,因为妇女被迫进入劳动市场,以妇女经济依附为基础的男性统治几乎消失殆尽,当双方相处不和睦时他们宁愿分离,妇女获得了真正自由的离婚的权利,所以不构成严格意义上的专偶制家庭。而中产阶级在人民广场的小伞前对外貌和收入再三挑选后,要面对出轨的丈夫,歇斯底里的主妇,无性婚姻,丧偶教育,大部分中产阶级的后半生注定要在一段名存实亡的关系中纠缠沉浮。

虽然现代生产制度下的异性自由恋爱并不代表着纯粹的爱情吸引,但对于我们来说,不论男女,相亲都是一种对人的灭顶式侮辱,部分中国人却不得不承受着它。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相亲行为的本质和中产阶级受侮辱-激流网(作者:朋克妇女。来源:无产者评论。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