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同学聚会就渐渐变成了慢性病比赛大会和亚健康人群研讨会。

以前同学聚会比的是谁能最快吹完一瓶啤酒,聚完了再呼朋唤友去网吧通个宵。现在则完全是一派儒雅随和的景象。“我痛风,吃不了海鲜。”“我胃炎,幽门螺杆菌阳性,别传染给你们了,还是单独给我一双筷子夹菜吧。”“我咽炎,碰不得辣,嗨呀,没个鼻炎咽炎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在北京呆了四年。”大家如同报菜名一般描述着自己的病情,互相交流着八成是百度出来的名医经验,然后相互鼓励着对方战胜病魔,幸福生活,不再讨论八卦和三角恋,不再吹嘘自己当年逃课上网和为爱流泪的英勇事迹,场面十分温馨感人。

而人们对身体的恐慌,已经从脱发发展到绝症了,“第一批90后已经身患绝症了”“那个癌症晚期的病人,今年才18岁”“年纪轻轻就得绝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最近频繁地在公众号和知乎上看到这样的文章。当然,身为新媒体从业者,我们自然知道,利用少数的极端案例来激起大多数人的恐慌和焦虑是一种便捷的获取流量的技巧,得绝症的年轻人没有那么多,而且年纪轻轻身患绝症与基因的关系也很大,就算你早睡早起吃斋念佛游泳健身,也不见得就一定躲得过大病。年轻时透支身体真正的代价,往往写在那些慢性病里。

事实上,慢性病也可以说是一种“绝症”。现代医学可能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发达,人类至今都没法治愈的疾病,除了癌症,还有感冒(病毒性),不信你看看感冒药的说明书,就会发现其有效成分的作用只是缓解症状,而非杀灭病毒,最终治好感冒的,其实是你自己的免疫系统,所以感冒和癌症的最大区别其实不是能不能治愈,而是能不能自愈。

许多慢性病和感冒一样,药物只是控制症状,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保持好良好的生活习惯,吃好喝好睡好,多锻炼少生气,伺候好自己的免疫系统,指望它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杀得那病灶片甲不留。

但是,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恰恰是最难的事。

1、小陈/胃炎患者/23岁

虽然冬天到了,天气越来越冷,但是最近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于是我去找了医生,果然,医生说这应该是胃炎导致的反酸烧心现象,建议我做个胃镜确诊一下。

我听说胃镜很难受,就犹豫了几天,结果几天后,我妈跟我打电话闲聊的时候告诉我,我的邻居,因为吃东西时吞咽有异物感,就去做了个胃镜,发现是贲门长了肿瘤,已经是胃癌晚期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发现我也有异物感。

这可把我吓得不轻,我赶紧去了医院,医生告诉我别紧张,这么年轻得胃癌的几率很小,应该只是反流性食道炎,是由于胃酸反流导致贲门松弛从而吞咽产生异物感,不要紧张。

于是我上百度搜了搜“反流性食道炎”,得到了如下结果。

第一批90后没有得绝症-激流网

“必死无疑”四个字顿时让我感到崩溃,我赶紧预约了第二天的胃镜,当晚我觉都没睡好,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是得了胃癌怎么办,甚至开始筹划遗书和墓志铭上写什么。

还好,最后的胃镜结果显示,只是浅表性胃炎,医生给我开了奥美拉唑,这是一种抑制胃酸分泌的药,难受的时候吃一粒,能够保护胃黏膜。即便是像我这样轻度的胃炎,也并没有什么特效药,但医生叮嘱我,只要按时吃药,好好吃饭睡觉,远离辛辣油腻酒精,就有自愈的可能,反之,可能会发展成胃溃疡,萎缩性胃炎,甚至胃癌。

如今已经过了半年,你要问我的感受?说实话,我挺感谢这个病的。

有了这个病之后,我再也不敢熬夜打游戏,吃麻辣烫都只敢要清汤锅底,而且吃饭从来都只吃八分饱。

结果大学四年没减下来的肥,这半年成功减下来了。

因为胃炎,我也可以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推掉自己不喜欢的聚餐,被劝酒时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不喝酒,我拒绝掉了许多过去碍于面子不敢拒绝的社交,结果发现社交其实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真的不是你多吃几顿饭,多喝几杯酒,就能有更多的朋友。

现在经过半年的调理,我的许多症状已经消失了,比如再也不会深夜因为反酸睡不着觉了,虽然胃炎估计也没完全好吧,但没有关系,在我心中,它甚至就像一个帮我成长的朋友,要是没有他,我估计也不会像今天这么自律吧。

2、小刘/腰椎间盘突出患者/25岁

有一天上班时我突然腿疼,从大腿内侧到小腿放射性疼痛,我以为我要死了,是的,身体一有毛病我就以为我要死了。但是我又怕去医院,查出来要真是什么大病怎么办,那我还活不活了,不敢面对真相的我打开百度,搜索腿疼怎么回事,第一条就是“骨癌怎么治疗”,于是我立马去医院。

我挂了个专家号,骨科老中医,老先生仙风道骨,坐着都快睡着了,他给我把了个脉,敲了敲我的腿,问了下我的情况,然后说:“我啊,就怕你这是骨肉瘤,我以前老领导的女儿就是这个病,死了,没得办法的,我们医生都怕这个,没得办法!”我特么吓死,战战兢兢跑去拍片,还好,拍出来没事。老先生为我高兴,他说:“小伙子腿很好,没问题!”接着话锋一转:“那更要小心了,腿疼腿没事,你思考一下!”

完了,我脑子有问题了?继续战战兢兢去抽血,做各种检查….忙活了半天,我都做好我将不久于人世的觉悟了,最后告诉我是腰椎间盘突出,钙化组织压迫神经导致下半身疼痛。

“已经钙化了,没救了,年纪轻轻又不能做手术。”医生讲,“你腰不疼吗?最初几年还是有救的,现在,没救了。”

老实讲我腰还真的没疼过,医生开了点止疼药就让我回去了,后来我还去了其他医院,基本上都是“不要久坐,多站站。”“小伙子上班要坐着呀?”“那没办法了,上班真惨。”然后开止疼药给我。

我有各种各样的止疼药,家里到处是止疼药,不知不觉我成了止疼药专家,我最爱吃双氯芬酸钠,现在我就站着上班,腿疼了就吃双氯芬酸钠,这药名字蛮好听的,比布洛芬来劲。以前吃一粒顶一天,现在要吃两粒。不管怎么说,我爱双氯芬酸钠,双氯芬酸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可能过几年我就换吗啡了吧(滑稽)。

对于25岁左右的年轻人来说,胃炎,咽炎,脂肪肝,痛风,颈椎病,椎间盘突出,总有一款适合你。

像小陈这样,依靠慢性病帮助自己找到了生活的正轨的人终究是少数。

更多的慢性病是一种无奈,年轻时,身体似乎是一种消耗品,“上进心”这个词的含义就是榨干自己的每一分精力,努力加班,熬夜,用身体来积累职业生涯前进的资本。

你知道北京有雾霾,可是你是一名互联网从业者,北京汇聚了大多数顶尖的互联网公司,你有咽炎,但你还是留在了北京。

你知道外卖不干净,饭要按时吃,可是你是一名IT/金融/新媒体从业者,朝九晚五只有在五指的是凌晨五点时实现过,不要说准时吃饭了,工作忙起来的时候,只有在胃饿到疼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原来人类是需要吃饭的。

你知道问题的答案,但你没有使用答案的权利。

答案总是简单的,缺钱去挣就可以了,身体不好休养就可以了,一线城市压力大回家就可以了,家暴离婚就可以了。

但难的,是按照答案去生活的资格,没学历人脉的人怎么挣钱?事业上升期的年轻人怎么休养?在家乡找不到与自己理想和学识相符岗位的人怎么逃离北上广?已经多年不工作的家庭主妇离婚后怎么面对生活?

所以,我们没法简单地告诉那些被慢性病缠身的年轻人要自律,因为我们知道,难治的不是慢性病,是生活。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第一批90后没有得绝症-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第一批90后没有得绝症-激流网(来源:温血动物。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