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江苏网刊出《“问诊教育生态”引众家长痛诉“六宗苦”》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各地读者纷纷致电扬子晚报热线,表达目前教育负担中的一种“不可承受之重”——“校外培训”已经形成一种无形而巨大的力量,将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一起裹挟其中,它就像一种超级病毒,不仅极易传染,而且被传染者还在扩散病毒。补补补!全民补!如今“补习病毒”正四处肆虐,孩子无处躲藏。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上周末晚上,南京“学而思”的一家教学点灯火通明。 蔡蕴琦 摄

上周五下午四点,南京市鼓楼区第一中心小学门口挤满了接孩子的家长。一个小男孩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妈妈匆匆接过书包,转身将他送进学校旁边的一家培训中心学英语。这位妈妈说,孩子每天早上7:30左右到校,下午4:00放学,目前校内学习任务并不重,所以校外培训班必须得跟上。“不补不行的!书本内容浅,课外不补根本拼不过学霸。”

另外一位儿子读初二的妈妈坦言,学校里牛娃云集,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只有付出更多。“课外要学习的内容太多了,光英语就上了两个班,一个是口语,一个是托福。你知道吗?儿子班里的学霸已经学到了高中课程。”说这话时,这位在外人看来带着光环的牛娃妈妈,却流露出一种人到中年的疲惫。

而北京海淀黄庄,可以称得上国内“超前教育”的十字路口了。人们常说,北京教育看海淀,海淀教育看黄庄。黄庄汇聚了人大附、北大附、清华附、中关村一二三小等各路名校,以及新东方、学而思、立思辰等数不清的校外培训机构,这里没有不上课外班的孩子。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每到周末,海淀剧院门口的知春路总会堵车。

周末,忧心忡忡的年轻母亲是黄庄最常见的群体。为了帮孩子复习迎考,有的妈妈会请假一周在家帮孩子复习。她们会到课外班默默坐在后排听课、记笔记,和孩子一起刷题。据说在她们的教育下,有些孩子在初一甚至六年级就已经学完高中数学课程,剩下的时间就要准备参加数学竞赛。眼下的黄庄,就像一架超速运转的快车,快得让人喘不过气。

“学霸想更好就要超前学,普通孩子想争上游就要更努力,学不好的孩子为了不掉队就得补差,这就是现实。”一位教育界人士坦言。扬子晚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补差只是补习中的一种,而提前学、超纲学则成了一种畸形的教育形态,少数人的“游戏”已经演绎成大面积的疯狂。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

“提前学,谁都想赢在起跑线!” “不想上,看到别人跑只能跟着跑!” “压力大,补课就为了能上好学校!”这是家长们的普遍心态。

“人人都焦虑,最不可逃避的重要原因还是升学。”采访中一位江苏教育界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小学要小升初,中学要中高考,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比拼,孩子要上好学校就要成绩好,学校要立足也要成绩好,成绩就是一个绝对重要的指标。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恰逢“双十一”,各机构纷纷打出促销广告,拉起了“寒假春季班火热报名中”的红色条幅。

在阶层固化日益严重的今天,上升的通道开始变得狭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不甘人后”、“害怕被淘汰”的普遍焦虑像病毒一样无止尽的蔓延……现实的压力逼得人们不得不主动去给孩子增负。

而家长们疯狂的背后,还藏着一个庞大且暴利的课外教育产业。他们熟悉政策、了解动向,也深谙如何运用升学机会为家长制造焦虑。一位在线教育创业者踌躇满志地说:“中产家庭百分之三四十的年收入都要用于子女教育,这笔钱肯定是要花掉的,问题是谁能挣到它。”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

我们的教育怎么就被摧残成了这个样子?优胜劣汰的法则、商人谋利的工具、压在孩子们身上令人窒息无法摆脱的大山、和普遍焦虑的所有家长们……到底是“人”在统治着“物”,还是“物”在统治着“人”呢?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如果建立在大多数人被现实捆绑失去自由和幸福感的基础上,那我们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社会如此发展的意义在哪里呢?它的进步又何以体现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补课就像超级病毒肆虐中小学——孩子无处躲藏-激流网(作者:马斯图。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