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高端酒店上班,怎么保洁员就这么“没有职业道德”?丨每日激评-激流网

近日,由网名为“花总”的博主上传到网上的视频,曝光了中国多家豪华酒店有不卫生做法,比如,保洁人员用同一块海绵擦水杯、洗手池和马桶等。看过这一视频的人数已达数千万。由万豪(Marriott)、希尔顿(Hilton)、凯悦(Hyatt)经营的中国豪华酒店纷纷致歉并采取行动。按照以往的套路,采取行动的方式无非责问店面负责人,解雇视频中的保洁人员。曝光酒店卫生不达标的新闻每年都有,百度搜关键词就能找到很多,但是前几年曝光的是快捷酒店,如今曝光的是高端酒店,所有人都在消费降级,丑闻酒店的档次却成功升级,所有被曝光的酒店都“诚挚道歉”“已经对相关人员严肃处理”,丑闻却越来越多越来越火热,莫不是大家一度真的相信他们会“严肃处理”,结果丑闻再曝时才大吃一惊吧?

此类事件屡见不鲜,原因至少是有三方面的。

第一,酒店为了压缩成本,能雇一个人完成的活,绝对不雇两个人,保洁员人数不够,工作压力很大,只能违反所谓的“保洁工作守则”,酒店压缩的成本,先转嫁成保洁员的工作压力,最后转嫁为客人的健康成本,这是由资本追逐利润最大化的性质决定的,老生常谈。

第二,当代的社会分工让大多数人对自己工作领域之外的世界无知而冷漠,很多人在自己的专业之内,可以头头是道,数出黑幕和潜规则,然而对于其外的领域,要么泛泛而谈,要么深信消费者的监督力量或者市场的调配能力,足以让自己只要用钱就能买到最好的品牌和优质的服务。现代人提到原始狩猎采集社会的人,认为他们愚蠢无知,接近猴子,然而,

人类学家说研究了现存的采集部落,发现采集者对于他们周遭环境的了解,会比现代人更深、更广也更多样,在个人层面上,远古的采集者是有史以来最具备多样知识和技能的人类。因为要在自然环境中活下来,每个人都必须有高超的心智能力,才能了解自己周遭的每一种动物、植物和各种物品,以及灵活运用自己的身体和感官世界。甚至有证据显示,自从采集时代以来,智人的脑容量其实是逐渐减少!(摘自《人类简史》)可见,高度分工压抑着当代人对周围环境的感知能力,说到底是违背人类几百万年来进化出的本能的。搞笑的是,大多数消费者对自已眼中的那些只要用钱就能买的到的优质服务的误解,甚至比人类对原始人的误解还深。

即使少数消费者,像“花总”一样带着怀疑精神和摄像头入住酒店,得到的,也只是酒店方的“特别关照”,如下图:

都在高端酒店上班,怎么保洁员就这么“没有职业道德”?丨每日激评-激流网

酒店方会收集这些“不安分客户”的个人信息,一旦监测到入住,主管领班保洁员会加班赶工,专门给他清扫出一间完全符合卫生标准的房间,老大哥早就看着你我,且不说保护个人隐私这种幼稚话题,主管领班保洁员在这里增加的工作强度,就会在别处减回来,最终仍然会转嫁成同一层其他房间客人的健康成本。

第三,在于最底层的员工(保洁员)。酒店方在道歉信中一再声明正加强内部管理,已开除涉事人员,而且也从来没见过哪个保洁阿姨在舆论阵地上发表过声明为自己辩护,看来她们果然做错了的,而且是知道自己做错了的,于是大家都可以谴责她,没文化没素质,没有职业道德,保洁员都做不好云云…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保洁员更惨,是任人打骂的丑姑娘。谴责完毕,按照骂声排定座次,皆大欢喜,人也开了,气也消了,这事似乎就过去了。

问题在于,有这么简单吗?

我有一段在中式餐饮行业当服务员的亲身经历,那是个茶楼,中餐,麻将,茶饮一应俱全,算得上是金城高端休闲会所;雅座包厢的名字格调高雅,一如“云针”、“银峰”、“湘尖”、“玉露”;往来无白丁,客人都是自带白酒,满身着仁波切们开过光的珠儿串子;大厅一张书画桌,笔墨纸砚随时伺候,因为据说某尤擅写“福寿”二字的知名书画家常来设宴请客;音响里放的也不是流行乐或外文的口水歌,而是重温经典,能勾起处长们的处男时代青春回忆的“黯淡了刀光剑影”…“九九那个艳阳 天来哎哎喲”。

然而呢,新人试用时,我要洗碗筷问洗碗抹布在哪里(盛菜的碗碟运到后厨洗碗阿姨洗,服务员负责洗筷子、勺子和饭碗),那位带我入行的服务员姐姐说,“错了不是这样的”,然后给我演示:洗抹布的盆,开水兑上厕所接来半盆凉水,擦桌子的抹布扔进泡一下,倒洗涤剂,直到洁白的泡沫完全盖住黑色水面时,戴上(或者不戴忘记了)手套,把油乎乎的碗筷勺子扔进去,把抹布捞出来擦掉油,就扔进另一盆不兑凉水不加洗涤剂的开水里,漂掉沫子就可以出锅了。姐姐是农村来的,上过初中,干练朴实,笑起来很好看,把餐具从开水里捞出来铺在擦桌子的抹布上晾干的时候,对我弹了一下响舌,得意地说:“看,洗的多干净。”

这时我领悟了,我所看到的是细菌滋生,是洗剂残留,是抹布黑水;但她看到的是油花漂净,餐具洁白,光洁如新。

她是真的觉得干净的,正如我是真的觉得脏。

早期苏维埃作家的小说,有这样的故事:贫农的儿子,参加了红军,抓住了领着白军反攻苏维埃的地主,拿刀一挥,地主的头就掉了下来。杀人者看着人头翻滚,想:“原来地主的头,砍一刀也会掉。”我相信很多当代人,看到后的第一反应是无知的群氓、多数的暴政,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苏联早期作家在不成熟地宣泄仇恨。还好文学批评家的评论却有更深刻的见解,让我恍然大悟,庆幸自己的认识不至于流于浅薄——俄罗斯的贫农和农奴,几百年来,都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挣扎,生十个孩子往往只能养大一两个,荒年歉收,地主逼租还要买儿卖女,屠格涅夫《猎人笔记》里不是描写过温文尔雅热情好客然而打杀自己手下农奴时兴奋不已地主吗,对俄罗斯农民而言,死亡就是如此常见,种种压迫塑造了他们冷漠的生命观,在起义的初期,这种错误的生命观被农民用到曾经这样对他们的地主身上,作者这么写,反映的是事实。

他们是真的曾对这样的待遇习以为常,正如我们是真的认为这样的待遇骇人听闻。

酒店的保洁阿姨们,也是这样的。被大城市群、被教育产业化、被繁重的体力劳动,剥夺了干净美丽的家乡、受教育的机会和自我提升的时间,她们眼中的,自己每天这么认真打扫过而又一晚上都住不起的酒店已经是天堂了。毛巾擦完马桶还是白色的,洁白如新,这么白,多干净,寄生虫?听过但不知道啥意思,哪有什么虫,看不见。

“工人出了问题,我是从来都不责问工人的。”现代工人,在现代社会丑陋的面中挣扎求生,被贪婪资本的榨取着,养成了错误的卫生观和差劲的职业道德;这正如百年之前的俄国农民一样,在沙俄社会的丑陋面中挣扎求生,被地主老财剥削着,养成了错误的生命观和过激的抗争手段。

“你又怎可以你之必无的证明,来折服她之所谓的可有?”来自道德制高点的降维打击是没用的,来自“有关部门”的加强管理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唯一改变这一切的办法,你懂的!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都在高端酒店上班,怎么保洁员就这么“没有职业道德”?丨每日激评-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都在高端酒店上班,怎么保洁员就这么“没有职业道德”?丨每日激评-激流网(作者:赫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