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018年10月27-28日,人民食物主权年会在山西省永济市蒲韩乡村顺利召开,来自各地关注或实践农村集体经济、生态农业与合作组织、城乡生产-消费网络、青年参与乡村振兴等议题的思考者与实践者共聚蒲韩,分享经验、探索出路。从西藏无人区的嘎措乡到中原腹地的南街村,从地中海沿岸的意大利到会场所在地的蒲韩乡村,从台湾改善校园午餐的民间行动者到大陆扎根乡村的乡村建设者,我们在时间、地域与城乡的相互交错中给予了彼此精神上的支持、经验上的分享,以及思想上的碰撞,共同探讨如何从食物出发,改造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和生态关系的议题,并推动其落地生根,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给农民生计、生态环境和生命健康带来严重威胁的背景下,探索一条出路。

近日,我们将陆续推出年会精彩发言,满满的干货,敬请关注!今日推送精彩发言的第三篇,让我们走近雪域高原,走近平均海拔5000米的藏北“无人区”,来到现今西藏仅存的一个人民公社——嘎措乡,并深度探寻嘎措人民公社是如何形成的?如何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承包大潮中保留了集体经济制度的?又是如何在4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摆脱贫困走向物质富裕与生活幸福的?

为什么藏北的集体经济大锅饭从不养懒汉?-激流网白玛玖美,双湖县嘠措乡党委书记

各位老师好,我叫白玛玖美,来自西藏一个叫嘎措乡的地方。今天很荣幸,也很高兴,能够参加食物主权的会议,能够跟很多老师学习,特别是向南街村这样比较优秀的集体经济去学习,非常高兴,也非常地感谢。

首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那个地方。我们嘎措乡位于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双湖县,是一个纯牧业的乡,离拉萨市将近900多公里的距离,离那曲市也有五六百公里的距离。我们嘎措乡在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边缘、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腹地。大家可能没有听说过嘎措乡,但是我们双湖县也许大家听说过。因为双湖县是全国最年轻的一个县,是2012年底国务院批准建县,2013年才成立的一个县。双湖就是两个湖的意思,也是全自治区唯一一个用汉语命名的县。双湖县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一个行政县,为什么说是最高的呢?因为我们双湖县平均海拔将近5000米,特别高。很多人说,双湖的标志是什么,刮风石头会被吹走,夏天穿棉袄。可能石头被吹走有点夸张了,但是我们那边的风特别地大,全年八级以上的大风天超过200多天,风是非常大的。夏天穿棉袄,是因为夏天比较冷,也有人说双湖县是一个有冬无夏的一个地方,因为我们冬天长达八九个月,夏天也就短暂的两个月。这可能能够更好地说明双湖的主题:缺氧、寒冷是双湖永恒不变的主题。我们那边氧气量是平原地区的40%,氧气是非常缺少的,海拔是非常高的。双湖地区的面积也非常大,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三分之二都在双湖县境内,双湖县的面积比江苏省还要大一点,可能是七个北京这么大,是比较艰苦的一个县。

为什么藏北的集体经济大锅饭从不养懒汉?-激流网嘎措人民公社的一个放牧点景观。图片提供:侯雨

那我们嘎措乡的话,还要往北走,往西北方向走七十公里,也就是说我们嘎措乡在西藏的西北方向最北端,我们想再往北的话就是可可西里无人区了。我们乡也是比较大的乡,从地域面积讲的话,我们乡有2.71万平方公里,很大了。但是这么大面积里只有不到一千人在这里生活,这些人以前也不是这里的,是从别的地方搬过来的。为什么要搬?以前我们嘎措乡往南大概300多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申扎县的地方,60年代的时候,申扎县有150多个乡,我们嘎措乡是最贫困的,草畜矛盾也是非常非常的严重。到了6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