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生产的出现与阶级的产生

原始社会初期,社会生产力极端低下,物质财富极端匮乏,如果这个时候搞个体劳动,任何个人都无法生存,个人只有在氏族大家庭中与大家共同生产劳动、共同参与劳动产品的分配和消费,依靠氏族大集体的力量,才能够生存下去。所以与此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生产资料——土地,自然是属于氏族集体所有的,而不分田到户归个人所有。

原始社会末期,生产力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物质财富增加了许多,社会开始出现剩余产品。这使得人们通过个体劳动生存下去成为了可能。于是,氏族的土地开始分配给氏族内部的各个成员耕种(那时的人们是不可能意识到分田到户的弊端的,因为人的思想认识不可能是先验论的。)。起初,氏族成员只有各自耕种的土地的使用权,而没有这块土地的所有权,但慢慢地,氏族成员们都拥有了各自所耕种土地的所有权。于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在原始社会末期出现了小生产。

原始社会末期,生产方式由集体劳动过渡到小生产,客观上固然是社会生产力的进步。但是,小生产有它固有的弊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弊端就是:小生产,在很多时候,连“按劳分配”都保证不了,由此会导致氏族成员之间的无法避免的争斗并且会逐步导致两极分化和阶级的产生。

下面举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同一个氏族内部,甲和乙各分得一块土地。甲的土地特别肥沃,乙的土地特别贫瘠。那么,甲和乙花同样多的精力去劳动,甲收获的明显多,乙收获的明显少;甚至乙花上比甲多很多的精力去劳动,可能还是没有甲收获的多。那么这样一来就不是按劳分配了吧。乙肯定就会对甲有意见:“凭什么你分到这么好的地,我分到这么差的地?”甲乙之间就会必然出现争吵。这你能怪谁呢?你能一味地责怪小生产者自私自利、斤斤计较吗?这一切,归根结底,难道不是只能怪小生产这种生产方式有弊端吗?地球这么大,土地这么广,大自然的永恒运动,谁能保证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的肥沃程度都完全一样呢?劳动条件的实际上的不平等、真正的“按劳分配”的难以实现,从小生产的生产方式的确立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决定了。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甲乙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单个的从事农业的小生产者,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是十分微弱的。假设某年,一场洪水把乙的地给淹了,乙那年到头颗粒无收,再加上乙之前由于土地贫瘠收获得少,余粮少,那乙的生存就成问题了。这时候,乙不得不向甲借一些粮食以求度过当前的生存危机。但是新的问题来了:借的粮食总得还呐,什么时候还清呐?乙当然可以想着来年自家土地收获了再还,但是本来乙自家的土地就贫瘠,来年收获后扣除维持乙自家生计的那部分之后又能还多少呢?再说了来年就一定不会碰到新的自然灾害吗?万一又碰到别的灾害,乙不是又得向甲借粮食?借的越多,欠债越多,变化无常的自然灾害又使得还债遥遥无期。这样下去甲乙之间的对立就会越来越深。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剩余产品的日益增多,以及商品的产生和发展,养活更多的人成为可能,于是外族战败的俘虏不再被本氏族杀掉,而留其性命使之成为本氏族的奴隶供本氏族内的成员驱使劳动。随着奴隶制的发展,欠债越来越多而无力偿还的乙被迫沦为甲的债务奴隶,供甲驱使劳动。于是,本氏族内部成员的阶级分化也产生了。

2、阶级斗争的发展和剥削阶级内部性别专制的强化

下面仍然接着前一部分所举的例子来说明。

甲乙之间的对立,从小生产的生产方式——分田到户的确立一开始,就出现了;只不过甲乙之间的对立从甲乙之间的阶级分化开始便发生了质变从而大大激化了。

甲当然有甲的理由:“欠下的东西,总是要还的。你还不了,你就通过做我的债务奴隶为我干活去慢慢还吧!你穷得还不起债只能怪你自己懒啰不努力啰!”

乙当然也有乙的道理:“虽说我确实是向你借了那么多的粮食,但是,仔细想想,这些真的是我欠你的吗?当初分田到户的时候,你凭什么分得那么好的田而我却分得这么差的田呢?再说了,我平时在我家的地上干活出的力比你多很多哩!我并不是个懒人呐!要说懒,那倒是你比我懒哩!凭什么你出力比我少却收获比我多?”

双方争执不下,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甲越来越少参与劳动,越来越多地通过驱使外族奴隶和本族债务奴隶劳动而生活,人变得越来越寄生。随着甲的后代继承甲的家产和对奴隶的统治,甲的后代在寄生生活的路上堕落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娇生惯养甚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对待奴隶的态度也越来越傲慢、苛刻甚至凶残。与此相对比,奴隶们的生活处境越来越艰苦,奴隶们的仇恨怒火也越来越旺,奴隶们的逃亡乃至起义的行动也越来越频繁和剧烈。

奴隶社会里有无数个甲和比甲多得多的千万个乙,众多的甲组成奴隶主阶级,更多的乙组成奴隶阶级。奴隶主阶级为了维护本阶级成员的寄生生活和阶级统治,于是就联合起来,建立了专职镇压奴隶阶级的暴力工具——奴隶制国家。

在阶级和阶级斗争刚刚产生时,由于旧时氏族内部原始民主制传统的影响,奴隶主阶级内部还是有一定的民主性的。然而,随着奴隶制经济的发展,奴隶阶级的反抗斗争愈演愈烈,奴隶主阶级镇压奴隶阶级的难度也越来越大。于是,一个难题越来越亟待奴隶主阶级去解决:如何在短时间内迅速集中奴隶主阶级的力量,从而成功镇压奴隶的反抗呢?

奴隶主阶级逐渐觉察到:本阶级内的民主制越来越难以适应迅速集中力量从而成功镇压奴隶的需要了,只有在本阶级内实行专制取代民主,才能适应这样的需要。毕竟,在小生产时代,剥削阶级内部如果继续实行民主,早晚会发展成阶级内部无休止的内讧乃至无休止的争权夺利,这样一来,剥削阶级在火烧眉毛的奴隶起义面前,难以迅速抽出足够的精力去镇压,这样就会威胁到剥削阶级的统治。而如果剥削阶级改为实行专制,虽然本阶级内部不再像过去那样民主了,但是好歹能够有效地维护阶级统治和寄生生活。这样一比较起来,在小生产时代,剥削阶级废弃民主,改为实行专制,明显更能从长远保障本阶级的根本利益。于是,在小生产时代,剥削阶级内部的专制就越来越强化了。

(那么,现代独立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部门为什么一般实行民主制呢?为什么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制却一般不会造成资产阶级内部无休止的过度的争权夺利内讧呢?归根结底还是由生产方式决定的。因为在社会化大生产时代,特别是机器大工业时代,不同部门的资本家如果无休止的过度的争权夺利的话,国民经济各部门的比例就会失调,资本主义生产就会受影响。而小生产时代,生产力水平低,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国民经济各部门比例”,阶级内部的过度的争权夺利对小生产本身的影响不大。不过,要说剥削阶级的军队内部的专制,小生产时代的奴隶主阶级和社会化大生产时代的资产阶级倒是差不多。毕竟剥削阶级的军队一般是不负责经营生产的,反而军队越专制,就越能在短时间内迅速集中力量镇压人民的反抗。这一点,资产阶级的军队和奴隶主阶级的军队有共通之处。)

至于剥削阶级内部的性别专制问题,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牝鸡司晨家必败”这个混账逻辑是怎么来的?

随着奴隶社会阶级斗争的发展,奴隶主阶级内部在对待性别这方面问题时,也是向着越来越专制的方向发展的。人类社会由父系氏族公社刚刚过渡到奴隶社会时,奴隶主阶级内部的女性还是有着比较尊贵的地位的甚至还可以较强地参政的,然而随着阶级斗争的深入,如果奴隶主阶级在性别上不实行专制,那么阶级内的男女之间也是会无休止地争权夺利而妨碍镇压奴隶事宜的,所以才定下了阶级内部男性对女性的专制。而奴隶主阶级内的女性大都也越来越认同这样的专制,因为只有屈从于丈夫,才能使得她所在的整个奴隶主家族在短时间内迅速集中力量镇压奴隶的反抗,才能保证奴隶主家族的寄生生活得以延续下去。

所以,结合商周时期的阶级斗争史来看,“牝鸡司晨家必败”这句话中,“牝鸡”主要是指奴隶主阶级内部的女性,“家”也主要是指奴隶主家族。

那么,“牝鸡司晨家必败”这句话的从阶级本性上分析出的涵义就是:女性奴隶主必须无条件听从男性奴隶主的安排,不得与男性奴隶主平起平坐甚至争论不休,否则整个奴隶主家族就会由于内部无休止地争权夺利而被奴隶们成功打倒。

3、剥削所得的财产、阶级统治、寄生生活的世代继承与剥削阶级内部重男轻女、女性守贞观念的强化

关于剥削阶级内部重男轻女的问题,我们不妨从剖析“传宗接代”这个说法的本质入手。

那个“传宗接代”的说法,你以为“传”下去的仅仅只是人吗?

传下去的,表面上只是人,而本质上传的却是剥削阶级的阶级统治、不劳而获的寄生生活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荣华富贵。

由于在剥削阶级里,越是高层性别专制越厉害(因为越是高层,女性岗位占比越低。),又因为推进性别平权是要付出努力甚至牺牲的,那么,那些特别梦想走捷径往上爬的家长,那些特别梦想走捷径长久地过着寄生生活并享受荣华富贵的家长,在不发动革命甚至不推进性别平权的前提下(尤其是小生产的时代里),就特别希望自己家生男孩,这样才有往上爬并享受荣华富贵的捷径。

如果自己家生了女孩,那么她今后往上爬的机会会比男孩少得多(尤其是在小生产的时代里),那么即使这一代家长还享受着本阶级的荣华富贵,下一代当家的由于只有女孩,女孩就会被本阶级内的其他成员由于性别专制而排挤,从而被排挤出剥削阶级的队伍,就要破落到重新过上奴隶们的饥寒交迫的生活。

所以,归根结底,从阶级本性上来讲,在小生产时代,越是希望走捷径往上爬并长久地有地位地享受寄生生活富贵荣华的家长,就越希望自己家有个男孩来继承好通过剥削压迫发家的家业。(实际上,就算是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当代,特权集团内部越是上层同样是越偏好生男孩的,逻辑是一样的:都是剥削阶级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

至于为什么剥削阶级内部要求女性守贞的观念越来越强化,我们不妨以历史上成吉思汗选汗位继承人的风波为例来分析。

成吉思汗晚年有一次召开贵族大会商议推选汗位继承人时,他的二儿子察合台当场大骂他的大儿子朮赤是蔑尔乞人的种,并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朮赤这个蔑尔乞人的种来继承黄金家族的汗位。

原来,在铁木真成为成吉思汗之前,他的妻子孛儿帖有一次被蔑尔乞人俘虏并强暴,铁木真的长子朮赤是在他打败蔑尔乞部解救出孛儿帖之后不久出生的。因此,朮赤到底是不是铁木真的亲生儿子,无法确定。

在场的贵族们也拿不定主意。他们很担心:万一朮赤真是蔑尔乞人的种,一旦朮赤继承了汗位,蔑尔乞人残部就可能会趁机利用同朮赤的血缘关系发展壮大进而左右朮赤的决策甚至侵吞黄金家族的家产,从而最终搞垮黄金家族,取而代之;就算朮赤不是蔑尔乞人的种,蔑尔乞人也会利用孛儿帖昔日被强暴的经历蛊惑孛儿帖和朮赤让两人相信朮赤是蔑尔乞人的种,这样朮赤继承汗位的话,也完全可能被蔑尔乞人欺骗从而使黄金家族破败掉。

于是,成吉思汗考虑到:如果让长子朮赤继承汗位,黄金家族乃至贵族们很可能会内讧直至离心离德,甚至蔑尔乞残部也会趁机兴风作浪,黄金家族乃至整个蒙古汗国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如果让二儿子察合台继承汗位,他和朮赤之间必定会为了汗位发生无休止的争斗,也不利于黄金家族和汗国的安定。于是,成吉思汗最终不得不提议推选三儿子窝阔台作为汗位继承人,这终于得到了朮赤和察合台以及各位贵族们的同意。

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在剥削阶级内部,就单个家族而言,妻子的贞操对家产在本家族内部的代际传递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妻子受到了外人的强暴,并因此使得日后生下的孩子无法确定亲生父亲到底是谁,那么家产就有可能在未来通过这个孩子转移到曾经强暴过她的外人手中,从而使本家族走向没落。剥削阶级内部,越是处于上层的家族,通过剥削所得的家产就越丰厚,家产为家族外的人垂涎的几率就越大,因而,出于保证家产只在家族内部实行代际传递这个目的,丈夫对妻子守贞的要求就越强化。

4、没落时期的剥削阶级将性别专制、性别压迫的范围扩大到全社会

在我国封建社会的前期,我国的地主阶级处于上升时期。这个时期的地主阶级有着足够的力量去轻松镇压农民阶级的反抗,因而这个时期的地主阶级对自己的国家暴力机器十分自信,所以这个时期他们还没有必要在全社会大力宣传性别专制和性别压迫的观念。(再说了,要在全社会进行性别压迫的宣传也麻烦。自己能够用国家暴力机器轻松自信搞定的事儿,没有必要改用向全社会宣传性别压迫这样的麻烦办法浪费时间和精力。)那个时候的“男尊女卑”的宣传有是有,但是只局限在地主阶级内部而已。地主阶级内部还有很多女性也心甘情愿认同并帮忙宣传“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观念,因为她们只要遵从了本阶级内部对女性规训的逻辑,就可以顺利享受本阶级的寄生生活和荣华富贵。

然而,在我国封建社会的晚期,我国的地主阶级也开始越来越走下坡路了。农民起义的打击力度、广度越来越厉害,地主阶级对农民起义的镇压也越来越困难。于是这个时候,为了分化劳动人民的力量,甚至为了愚弄人们好让人们自觉不自觉地做着维护地主阶级统治的帮凶,在全社会宣传性别专制和性别压迫的观念对于地主阶级而言就很有必要。这个时候,就算宣传工作再麻烦再浪费时间和精力,那也是不得不做的了。做好了宣传工作,虽然耗时耗力耗财,但是却能够有效维护地主阶级的相对更长久的统治。

于是,自明朝以来,各种宣扬“男尊女卑”、“三从四德”、“宿命论”等封建糟粕的通俗易懂的顺口溜式的面向大众的教材纷纷出笼,如:明万历年间的《女儿经注》,清光绪年间的《蒙学女儿经教科书》、《改良女儿经》、《四字女经》、《绘图女儿经》等等。许多地主阶级人物还主动自费印发大量这类刊物发放民间。

这些满满宣扬“压迫有理”、“男尊女卑天经地义”的毒汁四溅的封建教科书,它们对人民群众的影响就和当代的“心灵鸡汤”差不多。在如今生产力高度发达、科学文化知识高度普及的当代,“心灵鸡汤”尚且还能蛊惑相当多的群众;那么在生产力低下、科学文化知识极度缺乏的封建时代,那些封建教科书的毒汁能够毒害多少群众?不可想象。

这些封建教科书冠冕堂皇地告诉劳动妇女们:“只要你们也按照书中所讲的条条框框去规训自己,你们也会像那些大家闺秀那样同样享受到荣华富贵。”劳动妇女中确实也有不少人被这些封建思想蛊惑和规训的,但是她们得到了什么回报呢?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使自己越来越成为男权统治的牺牲品。

这些封建教科书以及炮制这些毒草的地主阶级永远也不会告诉劳动妇女们:“女子要享受荣华富贵?只有咱地主家族内的女子才可能哦,而且还需要听话的。你们大脚蛮婆也想享受荣华富贵?门儿都没有!”

5、被土地束缚的一盘散沙的小生产者犹如井底之蛙,极其容易被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奴化

我们不妨先通过打“被关在家里死读书”这个比方来帮助理解这个问题。

假设某人长年累月被关在家里死读书,外面哪儿也不许ta去,外面的事也不许ta关心,那么ta这个人绝对会变得越来越傻。Ta的生活空间长期局限在家里面,而且是“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ta的思想状态不就像井底之蛙那样吗?这种“井底之蛙”式的生活状态和思想状态的人,为人处世是很难有真正的主见的,是极其容易受别人摆布、人云亦云和迷信权威的。

封建时代的小农的生活状态和思想状态和“被关在家里死读书”的很像。地主阶级,为了保证税收和徭役的来源稳定,对农民阶级的管理和控制很严密。封建时代的小农,是被严格束缚在村内的土地上的,也是被严格限制外出的,小农的生活空间基本上局限在村内闭塞的小天地里。另外,小生产在很多时候连“按劳分配”都保证不了这个弊端,使得农民阶级内部也有着诸多矛盾,而这从根本上造成了农民阶级各干各的、一盘散沙的状态。那个时候,农村劳动妇女相比她们的丈夫,走出小家庭和其他家庭的人们交流并一起参与农业劳动的时间更少,呆在各自家里做家务、纺织的时间更多,可见农村女性的生活状态相比她们的丈夫更接近于“关在家里死读书”这种状态。这样的状态是很容易被地主阶级的思想糟粕奴化的。

农民阶级内部,越富裕的阶层,丈夫单个人出门搞农业劳动越养得活妻子,妻子走出小家庭和其他家庭的人们交流并参与农业劳动的机会就越少,越不得不被束缚在家里做家务、纺织、带孩子,越来越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状态,见识上的进步速度相比于丈夫就慢了很多。日久年深,妻子和丈夫之间的见识上的差距就慢慢显现出来了。而受了剥削阶级思想奴化的丈夫由于只看得见现象却看不见本质,就越来越认同了“妇人之见”这个说法并以“妇人之见”为理由嘲弄妻子。(实际上,即使是在封建时代晚期,仍然还是有人能够看得清男女见识差距现象背后的本质的。地主阶级中的革新派人物——明末清初的思想家李贽,在《答以女人学道为见短者书》一文中就已经将这个本质讲得很清楚了。)

农村女性不光受政权、族权、神权的压迫,还受到家庭夫权的压迫,心里的愤恨是不可能真的消除的,地主阶级也害怕这些女性起来打破吃人的礼教。怎么办呢?于是地主阶级便开始误导她们,让她们接受“媳妇熬成婆”、“受压者翻身压别人”的逻辑去向晚辈女性转嫁心里的仇恨。在鲁迅的小说《祝福》中,祥林嫂的公婆就是按照这样的逻辑虐待祥林嫂的,虽然公婆和祥林嫂都是劳动人民的一员。

6、剥削阶级一贯的荒淫生活使他们不愿意消灭性生活和性幻想中的性别刻板印象

真正和谐、美好而又富有情趣和激情的性生活,必须以男女双方坚定的性别平等平权观乃至爱情作为基石。

剥削阶级的夫妻之间当然是难以享受到这样高质量的性生活的。因为剥削阶级要想维持阶级统治,就必须维持性别专制,丈夫就必须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妻子的意志之上。丈夫甚至还可能害怕妻子在性生活中真能放得开,一方面是因为担心妻子在性生活中的平等会导致妻子去争取家庭事务中更多的平等权,另一方面是因为担心妻子会去外面追求更刺激的性生活乃至妻子与外人有私生子以致家产在家族内的代际传递失去保障。所以,丈夫宁愿去外面搞婚外情、嫖娼、包养小三以发泄性欲也不愿意和妻子平等地进行性生活。毕竟,丈夫的逻辑是:“只要孩子是我亲生的,不管ta是不是私生子,反正不管是老婆、情人、小三还是妓女,她们都是受我支配的嘛,我都有权决定家产是否传给ta。但是如果老婆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那生下来的孩子到底还是不是我亲生的呢,这可就说不准了,如果那个男的后面继续来在孩子身上做文章,那咱家下一代还能够保住家产吗?那我们家族下一代会不会继续兴旺下去还是个问号呢。”

这样一来,为了给自己搞婚外情、嫖娼、包养小三的行径合理化,丈夫可以编织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对妻子进行人身和思想的奴役。丈夫可以说:“我一个大老板养活你完全没有问题,你没必要出去工作,好好呆在家里做好家务、带好孩子!”、“我在外面有情人那又怎样?!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你是靠我养活的呢?我为了养活你付出了这么多,难道就不许让我去外面享受享受吗?”、“你就是见识肤浅,人又没有魅力,我还一如既往坚持养活你,已经算是我对你的大恩大德了,凭什么我就不能去外面找更有魅力的享受生活?你就不能感恩一下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做这么点家务,干这么点活就喊苦啊?我这个大老板什么苦没吃过?你这么点劳动这么点苦算得了什么?”这真是满脑子“压迫有理”、“剥削有理”的逻辑!

这样久而久之,丈夫的脑海里就逐渐形成了性生活和性幻想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就像“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那样,丈夫的脑海里,就渐渐先入为主地觉得:偷情(有时甚至包括强奸)才刺激,和妻子过性生活索然无味。丈夫越来越上瘾于荒淫的生活,没有动力去消灭性生活和性幻想中的性别刻板印象。

而一般的工薪阶层夫妻,虽然按理说ta们比剥削阶级的夫妻在夫妻性生活的享受上要幸运得多(毕竟仅仅从阶级地位上来讲,普通的工薪阶层夫妻是有平等地享受和谐美好而又充满情趣和激情的性生活的可能的),但如果ta们没有接受过性别平等平权观的教育的话,ta们仍然很容易受性生活和性幻想中的上述性别刻板印象奴化。笔者之前有一次尝试上网搜寻夫妻之间高质量性生活指南的相关资料,然而,搜索结果却大大出乎笔者的意料:介绍夫妻性生活指南的网页很少内容又缺乏情趣,而内容有情趣的网页呢却基本上是以出轨、潜规则等等为题材的。这样的搜索结果和内容导向是很容易误导大众的,这会催化大众形成性生活和性幻想中的性别刻板印象:似乎越来越觉得只有偷情才刺激而夫妻性生活很古板枯燥的。青少年如果为了学习性知识却受到了这样的误导,日久年深,其脑海里的有关性生活和性幻想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就会根深蒂固,今后ta们除非接受了深刻的性别平等平权观的教育从而使ta们的脑海里彻底消灭这些性别刻板印象的愿望最终实现并重新拾回夫妻性生活的美好与激情,否则要让ta们的脑海里彻底消灭这些性别刻板印象真是难上加难。

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如果丈夫自觉或不自觉地剥削妻子的家务劳动,如果丈夫没有“一切家务劳动都应该由夫妻平等分担”的意识,那么,丈夫对妻子的家务剥削多少会摧残妻子的身心精力,使妻子对夫妻性生活的兴趣大为降低,同时也会造成丈夫对妻子的某种隐形的压迫和不平等。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从阶级视角来谈一谈我国性别压迫的历史起源与发展演变-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从阶级视角来谈一谈我国性别压迫的历史起源与发展演变-激流网(作者:柳下跖。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