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梦断:金庸的精英江湖-激流网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所以乱也。”,出自韩非子的《五蠹》,意思是:儒家利用文献扰乱法纪,游侠使用武力违犯禁令,而君主却都要加以礼待,这就是国家混乱的根源。韩非子是法家,而且很受秦始皇的器重,而韩非子的《五蠹》列举了五种人,都是国家的蛀虫,站在封建法家的立场上君主如果不除掉这五种像蛀虫一样的人,不广罗刚直不阿的人,那么,天下即使出现破败沦亡的国家,地削名除的朝廷,也不足为怪了。

韩非子文中的侠,是指游侠、轻侠,是战国时一类特定的人群,这类人为人轻生重义而勇于急人之难。当然,所谓的义是对贵族的义,被贵族看重,才许之以义,“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能有资格以国士待侠的,当然只能是贵族、君主,普通的农夫、奴隶即使怎么看重他们,他们也是嗤之以鼻的。战国四大公子都是以养士闻名,其中信陵君窃符救赵中的重要人物朱亥,就是典型的侠。因此这类侠多是下层贵族、士的出身,基本不事农耕,也不事工匠,成天在街头好勇斗狠。但他们虽然勇于私斗,却不通行伍、军阵,所以即使组成为军队,战斗力也不强。这对于以法治国、崇尚耕战的秦国,自然是视之为蛀虫。即使到了汉朝,所谓豪侠,譬如史记中记载的郭解之流,完全就是黑社会一样的存在,也不为朝廷所喜。

至于儒生,喜欢以古非今,崇尚以“仁义”治国,更是不为法家所取。

回到主题,昨晚金庸先生去世,享年94岁。金庸先生算是现代武侠小说的泰斗人物,其武侠小说作为流行文化,自然是影响了很多人,尤其是上世纪末的20多年,基本上学生里,可以说男生无不读金庸、古龙,女生无不读琼瑶、岑凯伦。而昨晚去世后,网络媒体上到处可见“纪念大师”,相比之下,几个小时后去世的红色资本家王光英,就显得太悄无声息了。

现在主流媒体喜欢说,死者为大,笔者自然也无意去评论金庸先生本人,此文只谈论其所代表的武侠小说文化。

侠客梦断:金庸的精英江湖-激流网梁羽生

武侠小说中的侠客,自然不同于前文所说的古时的轻侠、游侠,其所描述的人物甚至完全是虚构人物(梁羽生除外),即使带上历史,也仍然不过是现代人穿上古代衣服而已,因此才成为现代成年人的童话。但两者是有很多共同点的。不事生产,好勇斗狠,无视社会秩序,仅凭自身好恶行事,从而也同样形成了一个个黑社会组织。

而不同的地方在于,夸大了武功的效果。本来是强身健体的武术,修习者无非比常人强健、敏捷一些,打斗的话,一个人也就是可以打三四个的样子。但在武侠小说里,一个大侠可以吊打一群宵小之辈。譬如,《天龙八部》里,乔峰在聚贤庄,可谓以一敌百,杀的血流成河,而且还没使用任何武器。这也是武侠小说的魅力所在——夸大了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笔者读书时也喜欢看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温瑞安、司马翎,这些作家的小说基本看全了,当时年轻也不觉着有啥,但到以后的网络小说里才看到了这种夸张的意义。

侠客梦断:金庸的精英江湖-激流网乔峰大战聚贤庄

武侠小说之所以后来逐渐式微,一方面是因为名家去世或封笔,另一方面,是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网络小说开始流行。而网络小说里,奇幻文学和其他如都市异能小说,则继续朝夸大不平等的方向大步迈进。这时,已经不是一个人吊打几十上百了,人与人之间开始分级,上一级就可以轻松吊打一群下一级的。烟雨江南的《狩魔手记》里说的清楚,当上一等级可以轻松决定下一等级的生死时,下级在上级眼里就跟蝼蚁没有区别了,那上级凭什么会尊重下级?精英凭什么尊重草根?马云身家上千亿,普通工薪阶层月入几千,虽然前者并不能一顿吃一亿碗米饭,但前者与后者就是巨人与蝼蚁。

由此可见,武侠小说文化是一种腐朽的精英主义文化,其之所以在改开后开始流行,一方面,因为中国刚从相对平等的社会走出来,工厂企业要拉大管理者与普通工人的工资差距,新的资本家需要挖到第一桶金——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另一方面,胆子要大一些,步子要快一些,可以无视一些社会主义的社会秩序,仅凭自身好恶行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嘛。所以武侠小说文化天然就是改开开始那些向往资本主义,立志成为人上人的人的思想营养。因此,自由派从一开始就吹捧金庸,甚至认为当代文学,除了鲁迅不敢动,矛盾都要屈居金庸之下了,某大学更是凭着金庸小说里的历史功底,将其聘为历史系博士生导师、人文学院院长等。

金庸先生虽然昨晚才去世,但武侠小说的时代早已落幕,其后继者网络小说中那类动辄“虎躯一震就毁天灭地”的小说也彻底沦为了小白文。精英主义文化只能逞一时之能,历史还是要回归主流。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社会也会向更加平等的方向发展,个人,只有与他人相互合作、相互尊重才能获得自由。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侠客梦断:金庸的精英江湖-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侠客梦断:金庸的精英江湖-激流网(作者:宣武。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