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有它的产生、发展和衰落的法则或规律。其中,特别是关于我们生活于其下的资本主义制度,可以提出来的有:关于决定历史进程的经济因素的规律,关于榨取剩余价值的规律,关于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规律,关于阶级斗争的规律,关于垄断资本主义的规律,关于世界资本主义总危机的规律和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规律。马克思主义者在理论上的主要成就是能够分析这些社会规律井从中得出必要的结论。资产阶经济学家的特点是一般地认识不到或不了解社会规律。在一八八三年三月十八日卡尔·马克思的墓前,他的杰出的合作者恩格斯在述及这位伟大的恩想家和战士的时候说:“正如达尔文发现生物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

作为社会的一部分,工会运动——这里我们所谈的主要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会运动——也是按照社会成长和发展的基本规律发展的。工会运动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而发展,作为资本主义制度的—部分,它是受到阶级斗争、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等规律的条件限制的。例如,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在历史上对于工会是有深远的影响的,其中大多数情况下是破坏性的影响;殖民制度已把它的不可磨灭的印记盖在工会的工人成分上面;全世界范围内工会运动的扩大,同国际资本主义的成长有关,如此等等。

工会运动还有它自己的特殊规律。全世界工会会员的人数大约是一亿四千万人,工会运动已有两个多世纪的历史,它的成长和起作用不是偶然的。工会的诞生、发展和衰落是按照可以确定的规则或规律的。关于工会的著作,没有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工会运动生活的这个基本方面,是一个弱点。

工会发展的形态

从历史上来说,工会在数量上已有发展,已从一个国家扩大到另一个国家,并且有了新的桔构、新的纲领,新的策略和新的理论来适应新的形势和任务。这整个发展过程,从它的最广泛的轮廓看,构成了一种进化;就这个意义来说,如同社会的历史表现为总的社会进化一样。

但是,工会运动的发展,虽然从历史意义上说是一种进化,它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内却不是稳步前进的进化。它的发展图表不是一条逐渐上升的斜线,而是一系列的平原与高峰,总的趋势是向上。在工会运动的发展上,缓慢的进化扩大时期和迅速的狂风暴雨般发展的时期相互交替。有的时候,工会扩展的速度有如蜗牛爬行,或甚至后退。又有的时候工会运动急速地向前发展,各个部分都有进展。较急速地发展的时期和较缓慢地发展的时期相互交替,是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这个规律的真实性,已为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有组织的劳工的历史所证明。。

较急速地发展的时期和较缓慢地发展的时期同工人阶级战斗精神的盛衰直接有关。一般说来,工人们的战斗精神的周期性发挥是长期积累的或突然促成的苦难的结果。其起因也许是战争,工资大削减,实际工资的舆然下降,经济危机,自由雇用非工会会员的运动,法西斯主义的威胁这一类的事情。劳工历史充分地表明,工业繁荣时期也可能产生工人们的较小规模的攻势,这时工人们广泛地建立工会。工人阶级紧张地展开斗争的时期可能很短,也可能为期十年或十年以上;斗争可能是地方性的,全国性的,也可能是国际规模的。当经济和政治形势成熟,工人们有了强大的共产党的时候,当然,工人阶极的攻势便可能变成无产阶级革命;但是,这不是我们在这里所要讨论的问题。

工会斗争的高潮随着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而更加高涨。从一切国家中的工会运动的最早时期起,在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时期,工人阶级的斗争是有其特有的高潮的,但是,资本主义一进入了垄断阶段,随着托拉斯和联合公司的出现,这个现象便大大地扩大和加剧了。在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

群众自发性的问题成了这种局势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当工人们战斗情绪高涨,政治形势成熟的耐候,往往一个小事件可以触发一个广泛的斗争运动。一九一七年的俄国革命和一九一八年的德国革命,虽然以深刻的根本的阶级矛盾为其基础,起初却是从较小的地方起义开始,而后才像燎原之火一样扩大开来。所有资本主义国家都有过规模较小的同样的经验。例如,一九三七年一月的弗林特静坐罢工便是触发一大系列的罢工和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末叶建立产联的组织运动的星星之火。全国工人长年累月过着艰苦的、被剥削的和普遍受压迫的生活,因此参加斗争的条件业已成熟,在弗林特发生的小而引人注目的罢工便足以使他们积极地行动起来。但是,工人们在经济和政治上组织得比较好之后,他们便不那样依靠自发的情绪了,尽管这种情绪十分重要。工人们现时已有了强大的组织和积累起来的力量,他们巳能够自己发动巨大的攻势,不必等待堤坝在它背后的不可抗拒的群众压力下自行爆开。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各个地方的工人运动的历史全都表明,在存在着资产阶级民主条件的地方,在阶级斗争不十分活跃的时期,工人们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第二国际,在一八八九——一九一四年它的全盛时期,除了在俄国和在较小的程度上除了美国外;阶级斗争是比较平静的;可是尽管社会党的领导越来越右倾,工人们还是成功地建立了具有国际规模的大批强大的工会、政党和合作组织。这个发展,列宁和斯大林在他们估计第二国际在历史上的作用时都是非常强调的。

在阶级斗争缓和的时期,工会也可能在组织上和思想上倒退。在一九二三——一九二九年这个时期,美国劳联的各个工会的情形显然就是如此。这是工业活动高涨的年代,按正常的情况来说,工会本应有很大的发展。然而,工会会员人数反而减少,工会的斗志下降到美国劳工史上的最低水平。这个下降的发生是由于在这个时期里,各工会被它们反动的领导人投入当时的阶级合作主义的、不要罢工、不要斗争的理论的罗网中,这些理论的大意是,如果他们的生产加快了,他们就会直然而然地得到更高的实际工资,这是巴尔的摩和俄亥俄计划的时代,是更高明的劳工策略、新的工资政策和其他机会主义幻想流行的时代。

对发展的两个方面的估价

不过,有组织的劳工的发展形态的两个方面,缓慢的进化的发展和急剧的革命的发展,不能等量齐观地认为具有同样的意义。第二方面——强大的战斗攻势的方面——要比较强有力得多。在积极斗争的时期,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会总是取得最大的进展的。工会运动,和整个工人阶级一样,不是用缓慢的进化步骤而是用战斗性的跃进取得它的主要进展的。这一条规律适用于罢工运动的展开,也适用于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直接攻击的展开。

然而,单单战斗精神本身是不足以保证胜利和工会的发展的。工人必须有很好的领导,否则,就是最强大的自发的运动也会归于失败。当领导工人的是右派社会民主党——工人们的一切积极的斗争的敌人——的时候,危险就尤其大。这个冷酷无情的真实情况,已—再地为世界劳工历史所表明,其中包括遭到厄运的社会民主党领导的运动,如一九一八年的德国革命,一九二〇年的具有革命性的意大利冶金工人罢工,一九一八——一九二三年遭到厄运的各次美国大罢工和一九二六年的英国总罢工。我们在前面已经看到,在一九二〇——一九二三年这个时期意大利和德国法西斯主义抬头的时候,展示了社会民主党工会官僚背信弃义的领导的一个悲惨的例子。工人们准备战斗,但是,严密地控制住工人的政党和工会的社会民主党劳工官僚设法击败了他们的斗争意志。第一个结果是,从苏联的西面边界到英伦海峡,除了“中立的”瑞典、瑞士和亲希特勘的芬兰之外,工会运动全被法西斯分子消灭了。在世界大战中获得了胜利之后才重新把欧洲工人运动建立起来。

世界工人运动的历史雄辩地征明,通常,在狂风暴雨的斗争频仍的时期,工会取得最大的发展。在艰苦斗争时期,工人们最能意识到需要有强大的工会组织。他们也是最愿意建立这样的组织。在每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在艰苦斗争时期,工会会员人数和总的实力增加得最多。

在这些严重的阶级斗争时期,工人们最清楚地了解,必须有政治组织和行动。劳工历史并不能证实那种认为工人交替地采取产业行动和政治行动的理论。相反地,在一切国家,紧张的产业斗争时期几乎也总就是工人阶级方面政治活动最多的肘期。

根据同样的理由,在群众斗争最尖锐的时候,工会在思想上总是取得最有意义的发展的。这也是世界劳工经验的基本教训之一。当他们在同雇主和国家作艰苦斗争的时候,工人们最容易接受先进的马克思主义概念。他们也最容易了解他们的冲突的根本原因,了解国家的阶级作用,了解右派社会民主党的背信弃义。因此,在一切资本主义国家,尖锐的阶教斗争的时期也就是工人阶级启蒙最快,阶级觉悟提高得最快的时期。

同样的,也就是在斗争的时期,工人们最愿意摆脱阶级斗争较少时期的产物——他们的右派官僚主义领导人,并以战斗的工人代替这些寄生虫。在全世界,一向是在伟大的工人阶级运动时期,在工人中涌现出新的、较优秀的领导人。害怕就这样失去了他们的职位,乃是久赖在他们的宝座上的劳工官僚之所以深怕战斗精神和工人阶级斗争的高涨的基本原因之一。

战斗攻势的时期在其他方面也是对工会最为有利的。在这种时候,工人们便必然把他们最大的力量投入到行动中去,他们也就最能够给于资本主义剥削者沉重的打击。在这种时候,群众有了警惕性,而且战斗情绪高涨,因此,他们也就能够最轻而易举地冲破保守的社会民主党领袖们在阶级斗争比较平静的时期能够绑在他们身上的重重障碍和破坏性的官僚主义控制的罗网。积极地进行斗争的工会运动,有如格利佛(格利佛是英国作家斯威夫特所著的小说“格利佛游记”中的主人公。——译者)折断小人国的人绑他身上的绳索。

马克思,列宁和许多其他共产党领袖们曾经一再指出,在某些时候,由于特殊的情况,阶级斗争的步调可能大大地加速,这时候,工人们就能创造勇气和成就的“奇迹”。马克思说:“在如此巨大的发展中,二十年等于一日,虽则后来会来到二十年集中在几日内的时候。”工会的进展的规律表明,尖锐的阶级斗争的时期正是工会巨大发展的时期,这个规律是同马克思在这里所提示的基本原则相吻合的,并且是它的一部分。

世界工会经验中的范例

在一切国家内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会的经验,证明了上述的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正确性。在工会运动的老家英国,有组织的劳工的历史是典型的。在阶级斗争最活跃的时期,无产阶级的斗争精神最高涨的时候,英国工会总是取得最大的进展的。这些最重要的紧张的斗争时期有:一八三〇——一八四八年具有历史意义的欧文宪章主义运动;一八八九年的伦敦码头工人大罢工,这次罢工为不熟练的工人群众打开了英国行业工会的大门;一九〇八——一九一四年的富于斗争性的群众罢工,这些罢工使英国工人阶级窥见了自己的革命力量,并导致一九一四——一九二〇年的三角同盟的成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全世界群众风起云涌的活动和工会会员人数大为增加;同一九二六年总罢工相连的基本示威和斗争;以及紧接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斗争的增多和工会的增长。正是在这些时候,英国工会会员的人数有了根本的增加,工会的桔构和策略有了真正的改进,从雇主们那里争得的让步最多,工人们也最清楚地意识到需要采取政治行动,基层群众最成功地突破官僚主义的阶级合作控制,同时工人群众在摆脱资产阶级思想方面获得最大的进展。

德国工会的历史表明了工会发展的平原和高峰的同样的总的情况。三个高峰是:在工人们于一八九三年击败了反社会主义法之后工会的迅速发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革命形势下工会狂风暴雨般的扩大——从一九一七年一月间的1415518名会员增加到一九一八年十二月间的7338132名会员——,随后是在魏玛共和国统治下阶级合作的十五年间工会比较停滞;然后,在法西斯主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九四五——一九四九年间,工会再度迅速地重新建立起来,从没有会员到大约有一千万名会员。

意大利工人运动有过在阶级斗争尖锐时期飞跃的类似的经验,法国的工会也有过这样的经验,而在中间则有阶级斗争比较平静的时期,这时,工会很少发展或没有发展。这两个国家的工人运动在两次世界大战后的斗争时期都有很大的发展。法国劳工历史上的一个著名的“高峰”也就是一九三五——一九三七年人民阵线斗争的时期,当时工人们以斗志昂扬的群众行动成功地制止了法国法西斯主义,使法国总工会的会员从一百万人飞跃地增加到五百万人,在全国静坐大罢工中取得胜利,并且不顾不愿意团结的社会民主党领导的抵抗,而实现了法国总工会和统一总工会之间的有机的联合。

日本工会运动以前在半封建的条件下,许多年都是处于朝不保夕的状态,它在第二次大战后才有第一次的飞跃。在战争结束后两年内,它便从军国主义法西斯政权下根本没有什么工会的景况,一跃而成为几乎有七百万会员的运动。几乎像魔术似的,觉醒了的日本工人抛弃了旧时的思想方法,建立了强大的产业工会,发展了罢工策略的独特方式,在行动上有如老练的工会工作者。在这个时期里,现代的日本劳工运动实际上几乎是在一夜之间轰轰烈烈地产生的。

美国工会的历史也表明了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作用,它的斗争高潮和低潮相互交替的情况也是典型的,在斗争高潮的时候,工会迅速发展,在阶级斗争比较缓和的低潮时,在组织上和思想上都是比较停滞的。在美国工会运动的斗争和扩大的最高点中,可以列举的有:一八二七——一八三三年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会欣欣向荣时期;紧接着是内战后的斗争和建立工会的时期;一八七七——一八九六年阶级斗争和组织大爆发的时期,亦即帝国主义发展的时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以后,一九一八——一九二〇年工会大加扩充的时期;而尤其是作为一九二九——一九三三年大经济危机和反对世界法西斯主义斗争的产物的一九三三——一九四八年普遍的工会发展和斗争。

在后一个巨大的向前发展时期,工人们突破了格林劳工官僚的有扼杀作用的控制,建立了产联,采取了产业工会运动的做法,并且展开了一系列的斗争和运动,把以前自由雇用非工会会员的基本工业的工人组织起来,把美国和加拿大的工会会员总人数从一九三三年的三百万人增加到一九四八年年底时的大约一千六百万人。此外,这种迅速发展时期的特点是,产联拥护它的巨大的进步左翼,间龚泼斯主义的许多旧的反动的用语和惯例断绝了关系,并且采取了许多新的,进步的政策和策略——关于黑人工人、女工、青年工人、政治行动、群众性工人纠察队、国际劳工团结等等的政策。产联很快就成为美国工会运动的先锋队。

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民主国家——苏联,人民中国和其他国家——它们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较早时期,全都有类似的经验。旧俄国的工会,在沙皇暴政下,即使是只有个空架子的工会也不能存在,它们在一九〇五年的革命期间第一次跃进,当时,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它们便变成了一个大约有250000个成员的有组织的运动。它们在一九〇八——一九一二年遭到沙皇的反动镇压,但是,在一九一七年的革命时期再次迅速扩大。在一九一七年三月间,俄国工会总共只有为数极少的人,但是,到一九一七年六月的时候,它们已有1475429名会员,到一九一八年一月时已有2532000个会员——此后,它们发展得更快,最后达到目前庞大的人数。

中国工会在一九二五——一九二七年,当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力量进行反对封建反动势力的大革命统一战线运动时,首次在劳工历史舞台上出现。虽然在一九二五年以前,中国工会几乎不为人所知,到一九二七年时,它们已经一跃而拥有2600000名会员。在蒋介石于一九二七年实行反革命政变之后,工会遭到极为艰苦的境况,除了在解放区之外,变成徒具空架子或是被消灭。随着中国革命的胜利前进,工会再度迅速发展,在一九四八年时据报有2836059名会员,到一九五三年时,会员人数已增加到10200000人。欧洲人民民主国家的工会运动规模很大,它们全都有类似的经验,它们的劳工组织在进行艰苦斗争的时期取得了真正的发展。

社会主义国家和人民民主国家中的工会,现在已经是成熟的劳工组织。在它们中间,已不存在任何近乎资本主义国家中所有的那种程度的高低起伏的发展方法。那种在经济和敌治紧张状态下产生的工人阶级斗志昂扬的情况,在它们中间仍然起作用,最鲜明地表现了这一点的是苏联工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工业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这些工会发展的障碍已被打破,它们的敌人已被驱散。它们在数量上自由地发展,它们随时准备好了适应它们所面临的新任务,它们的思想意识在没有资本主义干预的情况下发扬光大。这种工会生存在多少是不断战斗和迅速发展的状态中。

一般的规律和一绪论

阶级斗争和工人阶救斗争精神有缓急不同的这种实际情况,是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基础,我们知道,这种情况在世界工会运动史上起过十分重要的作用。工人们和他们的领导人力求了解这个现象,他们已经在国际上,在策略上,用种种办法采取相应的行动。在历史上,现代工人运动的三个主要的潮流(且不去看以前的),可以概括为右派社会民主主义,无政府工团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三种倾向,这三大潮流对于斗争浪潮频仍的时期和工人阶级比较平静的时期采取了不同的态度。

右派社会民主党人一向以最低限度的阶级斗争为其基础。他们热烈地赞成细微的工作,即日常工作,缓慢地、一点点求得进展。他们的根本政策是阶级合作,他们顽固地反对坚强的阶级斗争。他们十分畏惧在工人方面爆发出积极进取的斗争精神,不管这些是强大的罢工运动,还是在他门看来更糟到无可比拟的,对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攻击。他们主张演进,他们是革命的敌人。他们特别需要平静的时期来建立他们的疆死的官僚机构,他们是做这种事情的能手。一切国家的历史都表明,当右派社会民主党人在工人阶级起来行动的时期被迫领导大斗争运动的时候,“他们领导运动只是为了使运动失去领导”。社会民主党人的整个政策,是和他们根本上只不过是没有任何社会主义观点的小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这样一个事实分不开的。

工人运动中的无政府主义这一派总是走向和右派社会民主党人遥遥相对的另一个极端。早期的无政府主义者实际上忽视了日常要求、斗争和组织这些当前的迫切任务。他们主要依靠群众的,自发行动。这也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倾向;因为中等阶层分子是以缺乏明确的纲领和斗争组织而臭名昭著的。无政府工团主义者在这方面实际上也有同样的弱点;这就是说,过分地依赖工人阶级的自发性,对组织问题和日常斗争的问题注意得太少。在他们看来,总罢工总是万应药,他们通常总是希望用独断地发表宣言的办法,而不是用预先进行艰菩的组织的工作,用在紧要关头进行打击的办法来实现他们的总罢工的目的。通常的结果是失败。这是所有国家中的无政府工团主义的经验。

在另一方面,共产党人和其他左派工会工作者知道如何在工会发展一般规律的两种情况下推进工人的事业。在阶级斗争比较平静的时期,他们是最优秀的日常建设者和战士。他们也最懂得如何在积极地进行阶级斗争的时期领导广大的工人群众,利用这些斗争来建立强大的工会,并且在时机成熟的时候,继续向社会主义前进。共产党人的根本方法是用革命手段前进的方法;但是,在只有缓进一途的时候,他们也知道如何取得缓慢的,渐进的发展。这就使他们同工人们的斗争方法协调一致;因为工人们面临着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中的日常的疾苦,经常对这些疾苦作斗争;他们还常常面临对他们的生活条件和劳动条件的更沉重的致击,采取广泛的攻势来予以还击,这些攻势在适当的情况下,可能演变成革命。

共产党人充分地认识到在一定时期表现工人阶级的高度自发和斗争精神的根本重大意义,但是,他们也同样清楚地了解,除非很好地教育,组织和领导这种斗争精神,否则,特别是在现代的条件下,它必然涣散而归于失败。正因为共产党员不同于右派社会民主党人和无政府工团主义者,懂得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积极和消极这两种时期对于建立工会,对于领导工会进行积极的斗争的意义,因此,在世界范围内,工会的领导正在向左转。

工会的坚强战士需要有关于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的实际知识。这将使他们能够在阶级斗争的两种时期都更为有效地工作,一种时期是工人阶级只取得缓慢的逐步的进展的比较平静的时期,另一种时期是作革命性的跃进的采取坚强斗争行动的时期。避免了社会民主党人冲淡和低估积极斗争时期和无政府工团主义者歪曲地估计工人们的斗志的这两种错误的倾向之后,共产党人和其他左翼人士必须充分地了解和利用这两种时期。

今天已有了庞大的工会,因此工人们自己便有可能展开强大的攻势,但是,这些前进的运动是否得到最大的成功和最广泛的开展,取决于经济和政治条件的有刺激作用的相互关系,在这种相互关系中,工人们的斗争精神得以兴起。主要的是,工人领袖应当了解这种巨大的前进运动的意义,并在这些运动的基础上,建立工会,着实实现它们的要求,撤销官僚分子的职务,求得较好的领导,加强工会的经济和政治行动,并大大地提高工人阶级的思想觉悟。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工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激流网(来源:《世界工会运动史纲》,激流网整理录入,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