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不涨啥都涨,深圳挣钱深圳花,哪有闲钱寄回家……”

这就是深圳一直有的情况。我待这里快二十年了,对街道和一草一木都有了很深的感情。刚来这里时到处都是废墟和破旧的工业区。这里的发展真是快,一栋栋高楼平地起,轻轨、地铁、高铁样样全。物价房价涨得猛,只可惜工人越混越顾不上自己的温饱,深圳平均工资都八千多,过了这么多年,工人的底薪还是两千一百多。

劳动法上说的好,工人的底薪低于深圳平均工资的一半,可以要求老板涨工资。

要求涨工资,又怎么样呢?

“不想干——滚蛋!大把的人找不到工作。”

哭天叫地无人管,只有背上行囊回家乡……

我被高物价从深圳逼回老家,谁知一脚踏进黑工厂……-激流网插画师:苏丹

当坐上车离开深圳,以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幕幕,就像过电影一样不停地在脑海里浮现:2000年背着行囊来到深圳打拼,由一个贫困的山村直接奔向一线城市,一干就是十七年。

多少次被骗,自己只能关在房子里独自流泪,也曾默默地告诉过自己:“长点心吧。”话说回来,也感谢那些曾经骗我的人,是他们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社会,知道了人心险恶,从此锻炼了自己小心、谨慎的习惯。

多少次在工作中受伤,让自己明白了什么是血汗钱。

多少次想家,只能手握着孩子和爸妈的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多想去亲亲孩子,多想给父母一个拥抱,帮二老捶捶背、洗洗碗。

多少次上下班的路上把自己淋成“落汤鸡”,无数次地告诉自己要坚强。

多少次下班回去一脱鞋,发现脚上磨了好几个血泡,让自己知道了生活的艰辛。

多少次想家的时候拿起笔给家里写信,想把自己的经历全写进去,分享给自己的父母,可当拿起笔时,不争气的眼泪竟然冲洗了已写完的几页信纸,回头看看自己写的信,就像图纸一样,没有一个完整的字。

多少次告诉自己:“这些不能说,身在远方只能报喜不报忧。”只好收回那几页纸,把自己想说的话用反话写上:“亲爱的爸爸妈妈,我在深圳挺好的……”这时一滴一滴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说谎让我感觉心里不舒服。别人说:“你这是善意的谎言。”我也只能用这句话去安慰自己。

回家本想着很好,可看到父母却心痛不已。

父亲什么时候走路开始一拐一拐?什么时候变得又黑又瘦?又是什么时候脸上又增添了几条皱纹,头上又长了许多白发?

妈妈说:“还不是前年他自己不服老,看年轻人上山背柴下山一天挣两三百,眼红,不听我劝,硬要去挣那个钱。一趟就背两百斤,硬是走几十里的山路,一天回来就说腿疼,后来去医院一检查,说是骨质增生,就在那次检查中医生说他血糖高,这两年时间就瘦了二十多斤。”

转身看看妈妈,一脸的沧桑。她患了多年的腰间盘突出,越来越严重了,有时候疼起来直掉泪……

爸爸说:“如今地里庄稼都没人种了,年轻人都进城了,这么大的村庄都只剩几户人家了,有时候还有野猪跑到院子里。”

我看看房子周围,这哪里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突然间有点陌生,简直就是一片原始森林,以前房前屋后和坡上到处都种的庄稼和果树,二十年没人耕种了,现在都进不去人,远看黑压压的一片,大白天都有点吓人。

爸爸一脸无奈地说:“前天我们正在香菇棚里忙,有两只野猪跑了进来,当时把你妈吓了一跳,有时梅花鹿也从山上跑下来,以前只有大山上才有,如今在家门口都可以看到这些野生动物来回出入……”

我听完这些,知道农村是待不下去了,只有去南阳市先找个工作。

我被高物价从深圳逼回老家,谁知一脚踏进黑工厂……-激流网

经嫂子介绍,我进了做镜片的德祥光电厂。

由于我没接触过这个行业,老板告诉我说:“你这个(情况),按学徒标准给你开工资,一个月一千二百块,不管吃住。”我还想问点什么,嫂子急忙把我拉到一边,说:“咱老家都这样。”我回头一想,自己吃穿还要花钱,不管怎么样,先干着再说。

我被分到了胶合部,刚进门,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我差点喘不过气来。

老板把我分给一个老员工说:“这学徒交给你了,你负责把她教会。”

那女的——师傅,冷笑一声,也没说什么。

师傅给了我一根比筷子细四倍、跟铅笔一样长的铁棍,说:“刚开始要先学转花毛。”说着,她揪了一点棉花,一手拿着铁棍,旋转两三圈后就成了。我看着她的样子开始学了起来,一遍又一遍地做了起来……然后,她又教我擦玻璃,学了好几天。

师傅老说我擦得不干净,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交到师傅手里的产品,她还是要重新做一遍再交货。想想也是,我现年已36岁,比针尖还小十倍的灰尘怎么努力也看不到……

正在工作时,突然电话响了,我接过电话,只听到儿子在电话里说:“妈,我手痛。”我着急地说:“那你赶紧坐车回来,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速速地跟老大说明情况,请了一天假,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上次动手术的钢钉搞进去了,要立马动手术。”我给厂里又打电话,说明情况后,请了两个礼拜的假,老板也批了。

谁知孩子住院半个月后,我身体又出现异常,也住院了。我立马告诉老板现在的情况,可能厂里的活是干不下去了,能否把我半个月的工资结了。

老板一听,扯着嗓子说:“我们这干不够半年是没有工资的,你才干半个月,还想要工资!”说完电话就挂了。

我听后很生气,在外打工快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干了活不给钱的情况,况且老板还这么嚣张。

我接着给他发了个短信,上面写道:“你好,最好把我的工资给我结了,如果不给你可别后悔,这个事情才刚刚开始。”其实,写这些话就是告诉老板,我一定会要回我的工资。如果老板识相的话,肯定会给我回个信息或者打个电话,我心里默默地盘算着。

我在医院挂着吊针,一个上午过去了,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老板竟没打过来一个电话,也没回信息,我竟然失算了。

我心里一团无名的火慢慢燃烧,回想起自己的境遇: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没有底薪又不包吃住,还不签合同,更没有什么五险一金,一天才给我开四十块钱,看来他是铁了心不给我工资。

我一气之下打通了南阳市劳动局的电话反映情况,想通过法律途径拿回我的工资。

对面说:“你这个属于南阳高新区劳动局管,我给你他们的号码。”

我按他给的号码打通了电话,结果对面又说:“你这个属于宛城区管,这个不是我们的管辖范围。”

“能方便给一下他们那的联系方式吗?”

电话那端不耐烦地说:“你不会打114自己查呀?”

我不信这个邪,偷偷地骑着电车逃出医院,通过导航找到了宛城劳动局。信访办公室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有好几个人站在室内。我反映了我的诉求后,那个面对电脑的男人看了我一眼,客气地说:“你的工作地点属于卧龙区管,我们这个管不了。”

周围办公室站着的人也在对我讲:“属于哪里管,就去找哪里。”

我又问了卧龙区劳动局的电话,电话那端听了我的诉求后说:“这个不归我们管,你说的工厂是在高新区注册的,应找他们反映。”

这皮球推得我哭笑不得,我接着打通市劳动局的电话说:“我被推了一圈不知道向谁反映。我工作的地方到底属于哪里管?”

“你那个地方属于高新区管,你问他们为什么不管?”

“我就是来反映问题,他们为什么不管不是我该质问的,你是他们的上司,有权去指责他们的行为。”

“好,好,好,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

我又打通高新区劳动局的电话说:“还是我,给你们打过电话,我也问清楚了,我这个工作区是属于你们管的。”

“你这个事情我也了解清楚了,劳动法有规定,干不够十六个工作日是没有工资的,你才干了十五天。”

幸亏我对劳动法还有点了解,这不是忽悠我吗?!“待会我直接去你那里,你给我普普法,劳动法哪一条有这个说法?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劳动局竟然能说出这么荒谬的话。我笑着挂了电话,骑着电车去了高新区劳动局。不管前方的路有多艰辛,我都想去探个究竟。看看这些政府部门怎么收场!

我被高物价从深圳逼回老家,谁知一脚踏进黑工厂……-激流网

金碧辉煌的高楼和楼内高雅的装饰搞得我像没头的苍蝇。经过一次次的询问,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信访办。

打开门,几个人热情地问:“你好,找谁?”

“我刚刚打过电话。我干了活老板却不给工资,劳动法上拖欠工资都犯法,何况这是不给工资。”

工作人员听后,拿起电话直接拨通德祥光电老板的电话,说:“你好,我是高新区劳动局,某某是你公司员工吗?她在这反映,在你厂干了活你不给工资,有这个事吗?”

电话那端我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不管怎么样,你是有错在先,不给工资就是不对。你看她还住着院,从医院逃出来要工资,就几百块钱,我都替你们脸红。”

工作人员挂了电话,对我说:“你过去给老板认个错,他说让你过去拿。”

“我为什么要认错?”

“别管那么多了,态度要好点,咱是想要回自己的工资,低个头又有什么关系?你难道真没错?人家还说你发信息要挟人家呐。”

我急忙打开已发信息让他看,并一字一句读给他听。

“好了,别讲那么多了,老板在厂里等你呢,赶紧去吧。”

我离开了那里直奔厂长办公室,老板、老板娘和把我介绍进厂的嫂子,已摆好了三角阵在等我。我坐下后,三个人对我就是一顿呵斥:老板说我忘恩负义;老板娘说遇上我是“农夫遇蛇”,说我不该去劳动局;嫂子说我有什么事情可以跟她沟通。老板娘还说让我赔偿学工时粘坏的镜片……

我等他们全说完后,微微一笑,说:“南阳最底工作标准是1450元,而你给我的,每天只有四十元。我在厂里干了十五天,每天八点工作到晚上八点多下班,你们又不管吃住,我干活不要钱,哪有那么好的事?劳动法上写了,连拖欠工资都违法,何况你这工资都不给。我本来给你打了电话,工资给我就算了,可你却无情地把电话挂了。我又发信息给你,你们又不回。

“我刚开始给你打电话是讲情,第二次给你发信息是讲理,最后给你讲法。告诉我你们占了哪一条?你不给工资,给我嫂子说有什么用?她能给我工资吗?”

老板气得脸色苍白,说:“你的工资四月底打到你嫂子卡上,让她给你。”我点了点头,又回去了医院。

我被高物价从深圳逼回老家,谁知一脚踏进黑工厂……-激流网

第二天,我正在医院打点滴,突然高新区劳动局打电话说:“老板说事情解决了,钱给你了,你收到了吗?”

我一听诧异地问:“事情没解决呀!我没收到钱呀!他给谁了?”

“应该给你嫂子了吧!你打电话问问?”

我急忙打通嫂子的电话问:“老板说我的工资给你了,你收到没有?”

“不知道呀!我没收到钱。”

我越想越气,把早上接到劳动局电话一事告诉了她,并说:“嫂子,我这会在医院走不开,你给厂长捎句话说,我也不等他四月底打到你的卡上了,我现在要现金,不给的话我还去劳动局。”

“你这妮怎么回事?人家老板都说给你工资了,你怎么还这样?”

“嫂子,老板为什么跟劳动局说工资给了,事情解决了,还说给你了,他想干什么?我一分钱也没拿到,你也没拿到,老板为什么要骗劳动局?他玩什么花招?你好好想想吧!”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心里想:在深圳,大多数厂都签合同和交五险一金,可回到家里怎么会是这样?你跟周围的工人说起合同和五险一金,那些人都一脸的蒙圈,因为在这些工人的眼里,这一切的剥削一切的压迫都是正常的。

让我更加想不通的是,谁纵容这些资本家这么嚣张?

老板还这样对我说:“整个南阳市所有的厂都在违法,一抓一大把,我们这只不过是正常的经营,顺应社会的发展而已。”

看着那吊瓶的水一滴一滴地渗透进我的血液,此刻我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心里一直告诉自己:“一定得要回自己的工资。”

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手机响了,我拿起一看,是老板打来的,急忙做了手机录音。只听老板说:“你不是想要工资吗?我现在给你,限你半个小时过来领走。”

“我正在挂吊瓶,走不开,待会输液完了再去领。”

“我现在就给劳动局打电话,告诉他,我给你工资,是你自己不过来领。”

我全身气得直打哆嗦,说:“你现在赶紧打,我今天打完点滴就去劳动局,我坐着劳动局的车直接去你厂里,看看他们怎么解决?”

说完,我“啪”地一声把电话扔到床上。我一直告诉自己别激动,别气得高血压再犯,就有点不值了,于是一遍又一遍做着深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下午五点钟,手机又响起,我接过电话,只听嫂子高兴地说:“你晚上不用过来了,老板说你的工资今天打到我的卡上,我下班后转微信给你。”

“谢谢嫂子!”

晚上七点半,嫂子发红包到我的手机上,600元整。

我收了红包后,感觉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嫂子怪我事多,哥哥说:“少你几百块钱又怎样呐?整个南阳都这样,少一年半载的工资大把的,就你能。”妈妈听完后也说:“幸亏没有帮她找工作,以后她的事我可不敢管。”

我身边的家人对我的做法一点也不理解,这也是让我非常寒心的。

一句句话像刺刀一样刺痛着我的心,其实我就是要回应得的工资,却像犯了天大的罪一样,至于吗?

本想着在深圳待不下去就回家,可所谓的家不像我想的那么好,似乎自己就像孤雁一样……

可每天的太阳还是那么毒辣,天依旧那么蓝,路边的花开得依旧那么红。我并不在乎这些,为了生活还要继续找工作,我坚信一定能找到!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我被高物价从深圳逼回老家,谁知一脚踏进黑工厂……-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我被高物价从深圳逼回老家,谁知一脚踏进黑工厂……-激流网(作者:东平怡娇。来源:尖椒部落。责任编辑:黄大壮)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