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一部资产阶级的励志史-激流网

古装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自去年开播以来,在各电视台轮番播出,制造了一轮热潮。笔者虽只偶看了几集,略知故事梗概,也不免有些感慨。先交待一下这部戏的剧情。

清末,流浪卖艺的周老四带着养女周莹来到关中,输光钱财的周老四将周莹卖到沈家当丫头。周莹逃跑时躲进吴家东院大少爷吴聘的轿中,颇具商业头脑的周莹得到了吴蔚文的赏识,被获许留在吴家。沈星移怀疑沈家大少爷被吴聘暗杀,出手将其打伤。为救昏迷的吴聘,周莹嫁入吴家冲喜。吴聘身亡,吴家处境困窘,周莹决定要重振吴家东院。在泾阳县令赵白石支持下,周莹入股组建陕西织布局,生意越做越大,却遭受了朝廷反对洋务运动势力的打击,陕西机器织布局面临重建。为救深陷牢狱的周莹,赵白石和沈星移四处周旋,想尽办法,最后终于救得周莹一命,代价却是吴家交出陕西机器织布局的所有股份以及与洋商的生丝合同。出狱后的周莹重燃斗志建立泾阳布厂,吴家产业再次有了新起色。庚子国难,周莹用自己的方式担起了吴家大业的重振之风,又引领了动荡时局的改革之路。

从整个故事情节来看,沿袭了草根女逆袭女首富的老套,孙俪扮演的周莹虽出身低微,但漂亮、活泼、机灵、豪爽和有胆有识,简直是魅力四射,同时得到吴聘、沈星移、赵白石等角色无条件的爱慕,并因此受到胡冬梅和杜明礼的嫉恨构陷,为了周莹,吴聘间接被害夭亡,赵白石也不惜丢官抛弃前程,而沈星移也是几经磨乱,冒死相救。故事将年代和情感揉为一体,一方面迎合观感,另一方面又如主流通常所做的,将个人情感好恶解释为历史发展的动因,倡导唯心主义的精英史观。

吴家、胡家和沈家是泾阳三大商家,既是同行又是竞争对手,而杜明礼则是代表王爷的官商,在背后掌控一切,以获取暴利。这几大商家的代表人物如吴聘忠义诚信,沈星移思想开放,胡咏梅狭隘愚蠢,杜明礼奸诈残忍,而中心人物周莹则是满满的光明正大形象。

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显然要表达的是以吴聘、沈星移、周莹为代表的好商人与胡咏梅、杜明礼为代表的坏商人之间的斗争,前者有清官赵白石的支持,是先进的力量,后者有王爷的支持,代表封建王朝的腐朽势力。而周莹无疑是先进商人的化身,她目光深远,有勇有谋、体恤爱民、重情重义,而且敢于碰硬,几乎囊括了人世间的所有美德,赢得万千宠爱在一身,也因此把她对立面衬托得丑陋不堪。

这部戏似乎很励志,然而对比人物原型史,却能看出编者的别有用心。主要有两点,一是原型的周莹并非出生江湖的草根流浪者,而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出生富商之家,从小就很聪明,对数字又非常敏感,可见受到过良好教育和家族熏陶,根本不是电视中无权无势的江湖出身,而其嫁入的吴家,更是了不得,吴聘的父亲吴蔚文是通奉大夫,官至从二品,并凭借办理淮盐盐务掌握数百盐引之便,在扬州设立盐务总号“裕隆全”,各地设立分号,一年就有数百万两银子收入,是远近闻名的大盐商。而周莹的丈夫吴聘则是资政大夫,官至正二品,比他父亲还高一级。可见周莹的成功离不开家族势力的支持,就象我们今天谈富二代王思聪创业多厉害一样,这就打破了电视所要灌输给观众的所谓草根个人奋斗终获成功的励志迷梦。

还有周莹和吴聘两家是世交,且自小就定了娃娃亲,人家是门当户对,电视中表现出的浪漫爱情完全是无中生有,这就又打破了所谓爱情无关金钱地位的梦幻。顺便要说的是,剧情开始时周老四卖艺行骗其实是对底层的贬低,而作为草根的周莹被温文有礼、正直善良的吴家大少爷吴聘接纳则暗合了文明高尚的资产者对野蛮无知的无产者(流浪艺人)的规训。

二是据正史记载,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了,攻入了北京。慈禧太后避难西安,周莹向慈禧提供了10万两白银,为此,慈禧太后非常感谢,亲手写了“护国夫人”牌匾,并收她为义女,封为“一品诰命夫人”。可见也没有电视中所表现的遭受清廷权贵迫害打压,反倒是极力维护清廷,至少也表明其事业成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朝廷的荫护,甚至本身可能就是官商一体的“杜明礼”,何谈对朝廷的抗争。

电视剧除了保留周莹作为成功商人的真实以外,全部都是有所选择的着意剪裁修饰,其目的就是将周包装成为一个作为时代先进者的新生资本家光辉形象,为此不惜虚构出生身份,抹黑朝廷,并美化洋人为文明先进的引路人,这样一部似乎“出色”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励志史就形成了。

正所谓“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这部戏所要表达的显然不是简单地复述过去,而是当今社会现实的反映,那就是中国当代新生资产阶级通过为历史老一辈资产阶级做树碑立传的工作,来证明自己的光明正大,从而获得合法性和荣誉感。从剧情来看,更深的一层意义还在于,通过周莹与王爷的较量,显示出当今资产阶级对“朝廷”的不满和对赵白石式的情痴的期盼。然而,中国新生资产阶级这种相当程度的自恋,注定由于自己的软弱和自私而成为历史的笑柄。

正是由人物原型提供的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将精心编造的美丽幻象击得粉碎。我们说,在已经过去的历史上中国资产阶级没有可能拯救中国命运。今天尽管他们似乎更强大了,但仍然改变不了他们的宿命。特别可笑的是,这部戏似乎有意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从清末到现代,中间还有百年革命和社会主义运动,在他们看来,历史好象直接是从清末到现在的。或许他们是不敢正视这段历史罢。

当年,资产阶级没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今天就能解决了?

不是去追求新世界的理想,而是退回到历史的腐朽遗迹里捡些残渣败叶当作自恋的宝贝,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聊以自慰了。

2018-7-11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那年花开月正圆》——一部资产阶级的励志史-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那年花开月正圆》——一部资产阶级的励志史-激流网(作者:滠水农夫。本文为作者授权激流网刊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