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必然性-激流网

特朗普对很多国家、包括盟国、邻国进行贸易制裁,加征关税,人们认为是特朗普主观意志的结果,是个人的疯狂作为,实际上这种做法具有客观必然性。

一、美帝国主义的衰落

美帝国主义的衰落,主要表现在减少物质生产,从事倒买倒卖金融资产:股票、债券以及衍生金融产品等等。

“美国经济从20世纪70年代初期以来,一方面是各种金融工具及其衍生品的投机、赌博活动空前猖獗,赌博金额空前增长;另一方面是物质生产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急剧下降。这就是美国的虚拟经济的基本面貌,也是美国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处于衰落阶段的基本特征之一。”(《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张海涛著   第19页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

美国自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成为世界霸主。当时它拥有资本主义国家工业的比重高达53.9%;控制了国际贸易的1/3;占有世界黄金储备的3/4。在这种经济背景下,美元就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流通手段。但是,随着美国经济的衰落,工业生产的外迁,到了21世纪情况发生了根本变化。

早在20世界末、21世纪初,我国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张海涛就明确指出,美国经济逐步演变为“赌博经济”。他在《论赌博资本主义》一文中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主要不是物质生产的增长,它基本上是社会拥有的货币量或曰纸面财富的增长,亦即虚拟资本的增长-------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相当程度上与物质生产相背离-------现在美国的经济增长主要是靠金融赌博。”(《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第7页)他在《三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中指出,物质产品进口量在全国使用量比重的急剧增长,说明美国国内物质产品生产的下降。其中包括机床由1970年的9.5%,上升到59.4%;电气设备由1972年的3.2%,上升到1999年的25.1%;汽车和汽车部件由1972年的2.5%,上升到1999年的25.1%;家用炊具由1990年的2.1%,上升到1999年的35.3%;男女外衣由1990年的29.9%,上升到2000的52.5%等等,说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主要不是物质生产的增长,它基本上是社会拥有的货币量或曰纸面财富的增长-------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相当程度上与物质生产相背离”。(同上书   第70-71页)

说美国衰落,主要是指它主要不搞物质产品生产,大搞金融投机(按照张海涛的概念,叫金融赌博);经济增长“基本上是社会拥有的货币量或曰纸面财富的增长。”所以,特朗普才会在就职演说中哀叹:“工厂一个个关停,搬往他处”等等。

二、依靠进口商品维持美国的经济生活

国内物质产品生产的下降,只有依靠进口商品维持经济运转。

随着国内物质产品生产的下降,进口商品不断增长,贸易逆差越来越大。2000年贸易逆差为4774亿美元,2010年增加到6889亿美元,2016年逆差更高达7968亿美元。(2016年数据引自《中国统计摘要》2017   第197页  以前年份引自《国际统计年鉴》2014   第301-302页)年年贸易逆差,而且数额越来越大,这种情况是不可能持久的。

三、靠发行纸币和债券支持进口

进口商品需要货币支付。美国依仗它二战后美元充当世界货币职能的条件,疯狂地发行纸币。但是,纸币发得太多,必然引起通货膨胀。这就爆发了上世纪70年代的通货膨胀与经济停滞并存的经济危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包括美国,转而大量负债,依靠“寅吃卯粮”、靠借债维持经济运转,不仅企业借债,个人借债,联邦政府的债务就也急剧增长。《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一文指出:1945年(财政年度)联邦政府负债仅2601亿,1969年增至3658亿,“最近几年,美国联邦政府所负的这种债务仍在直线上升。1997年,它增加到5.4131万亿美元;1998年,它进一步增加到5.5261亿美元。”(同上书   第36页)截止2017年7月3日,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已经高达19.8亿美元,仅支付利息,每年就高达近5000亿美元。这种“滚雪球”的方法积累债务,借新债还旧债的方法也不可能持续。美国要发展本国的物质生产,减少债务,必然要增加进口商品的关税。这就是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增加进口商品关税的必然性和内在逻辑。

提高进口商品的关税,保护和发展本国物质生产,对于美国来说是一种客观必然。至于什么人、什么时候发起贸易战,加征进口关税则具有偶然性,而且还可能有反复,但是,美国依靠发纸币、债券总不可能持久,迟早要爆发危机,因此,发动贸易战,对外国商品加征关税就是一种必然。说什么和美国贸易是“互利共赢”、要求美国“理性”等等,都是梦想。帝国主义国家的理性,就是“弱肉强食”。新中国和美国贸易的历史就是这种论断的最好证明。

以上是本文的主题。下面附带说一说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在当前我国的地位。

四、张海涛与吴敬琏

上面大量引用了张海涛文章的论述。张海涛何许人?马克思主义者。据《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一书的封底介绍,他原来是老新四军战士,曾经在美国做过访问学者,长期担任我国新华社驻联合国分社社长等职务,是我国社科院的研究员,著有大量有关美国的书籍。以上引用的仅仅是他在《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一书中很少的一点论述。他在1999年就指出:美国“债务经济的规模如此庞大,一旦遇风吹草动,居民和工商企业还不起债,这种债务经济的破产就会带动整个国民经济垮下来。”(同上书   第38页)2008年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充分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科学性,证明了张海涛预见的准确。可是,由于当权派坚持发展“外向型”经济,学“亚洲四小龙”,走资本主义道路,张海涛的文章不能“登大雅之堂”,只能在“毛派”刊物上发表,更不被当权派采纳。直到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以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才承认:“本书(指《论美国“赌博资本主义”》)文章多发表于20世纪初,文中的分析已经和正在为世界经济特别是美国一一验证”。而大肆吹捧美国经济的吴敬琏,宣扬美国经济是“现代经济增长模式”的《中国增长模式抉择》一书却一版再版。可见,长期以来,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被压制,而庸俗的西方经济学却大行其道?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论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必然性-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论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必然性-激流网(作者:迎春。本文为激流网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