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蒸腾的暑气中,玻璃窗外的一切都是软的,空调屋里的人们只要踏出门,立刻就能感受到冰与火之歌那般跌宕起伏的温度了。饭点儿到了,喜欢的餐馆虽然距离自己不远,但是终究是在外面,在26度的宜人室内的人们自然对这高温望而却步,那该怎么办呢?拿起手机,叫个外卖吧!红的是百度、黄的是美团,蓝的是饿了么,在外卖平台BAT三足鼎立的两年之前,或许你还要犹豫一会儿选哪家更优惠,那么二分天下的现在,选谁都已经无所谓了,哪个平台都一样的贵。选餐、付款、等待,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之后,你的电话就会响起,你的外卖到了。你或许会对饭菜的口味、包装写下评论或许会对外卖服务评头论足,这样的场景每天无数次地上演,但是你对那些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送餐员又有过多少关注呢?

忧郁的红色:“老板是黄世仁”

今年三十八岁的老丢高中毕业就出来谋生,工作换过不少,“但都是打工的命”:流水线的螺丝钉、建筑工地的农民工、穿着“特勤”制服的狗腿子……他都做过。来北京十一年了,早期做过保安,之后就是在物流行业里用脚投票,从壹号店到京东,从饿了么到百度,“东家换了不少,但钱还是没赚到多少”。

老丢现在在百度外卖的一个站点工作,三年多了,虽然自己一直在这里,但自己的合同已经换了三次,都是派遣公司。老丢的工资计算起来比较复杂,精明的葛朗台式的计算方式:每月的工资由两部分构成,一是3000元的底薪,二是根据每月送单量累计计算出的收入,如果每月跑单量在0-100单以内,那么按照每单1元的单价计算此部分收入;如果是100-200单,则每单2元;200-500单,每单4元;500单以上,每单6元。然而要拿到3000元的底薪也没有那么容易,公司规定,每月要保证28天全勤,请假一天要扣掉107元。老板也有“慷慨大方”的时候,春节是可以多休息的,春节所在的那个月只需要保持21天的出勤率就可以。

当我们谈论外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激流网

虽然每月可以休息两天,但什么时候休息可由不得你选。由于下雨天和暴雪天外卖订单会骤然上升,公司要求必须全员出勤,不允许任何人请假。老丢工作过的物流公司都是大公司,但是老板的心眼比针眼还小。老丢说他是理解老板的,老板就是现代黄世仁嘛!啊不, “比黄世仁还要黄世仁”。让老丢至今念念不忘的是在京东工作的时候,那时候,一个人要干三个人的活,每个片区的卸货、理货再到派送都由这个片区的一至两个人完成,一但工作起来,就像机器一样高速运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平时早上七点打卡上班,晚上十点才下班,到了“双十一”这样的日子,24小时都在货车、流水线、扫码机之间奔波,只能在凌晨两点眯上一到两个小时,“累到丧失求生欲,倒地就睡着”。至于工资呢,最好的时候一个月的工资条上能有一万多元,但是还需要扣税,扣掉税后,没有人真的拿到过一万元。“人说京东待遇高,我就呵呵笑一笑”。

当我们谈论外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激流网

老丢有个儿子,为了攒钱,他每天要工作13小时左右。现在他和老婆都在北京打工,自己的孩子还在上小学,寄养在孩子的姑姑家里,姑姑对孩子照顾得很周到,也不要老丢给钱。但提起孩子老丢还是过意不去,在北京工作这几年不仅没有存下什么钱,和孩子的关系也疏远了,单独和孩子在一起时,局促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做些什么才好。

愤怒的蓝色:“饿了么是个坑“

“饿了么就是个坑”,出生于1996年的小M提起自己的工资和待遇,音调瞬间提高了八度,“我们没有五险一金,但是公司每个月还要扣我们的税,本来挣得就不多,扣来扣去就都没有了”。

小M是饿了么平台的送餐员,属于蜂鸟配送团队,他们所在的站点目前被蜂鸟配送承包给了一家山西的物流公司,小M现在就受这家物流公司管理,已经工作1年多了。

“当初干这个的时候,公司说我们的工资以底薪加提成的方式发放,一个月底薪2100元,送一单目前可以拿到7元钱,冬天会提高到8元钱。虽然他们说有底薪,但是和没有底薪没什么区别,因为公司规定一个月要干够300单才能拿到2100元基本工资,如果不够300单,那工资只能按照每月的单数*单价来计算,一个月不到300单,连基本工资都拿不到。” 小M认真地盯着我,亮晶晶的眼睛满溢着真诚,想要把他的一切不满都一一诉说。

下午一点过后,看不到一点绿荫的购物中心外宛若蒸笼,汗水沿着鬓角在小M那张年轻朝气的脸上肆意流淌,怕是经历了风吹日晒的原因吧,细致结实的皮肤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我环顾一圈,无一不是黑黢黢的脸庞,是了,送餐员的肤色深度是和工作时间成正比的呀。

他继续下去:“我们入职的时候,公司承诺要给房补、话补和车补,但是都工作到现在了,不光这些没兑现,这么热的天,连个高温补贴都没有。更别提不给我们交五险一金,公司每月还要从我们的工资里扣税了!”小M从电动车上跳了下来,伸出双手似乎要数出个公司的十大罪状来,“我们入职的时候,公司会拿来一份东西给我们签,说要是签了会有五险一金,但是送一单只能按5元计价,如果不签,一单就按7元计价,可是送一单五元在北京怎么活呀,况且我们都是外地人,能不能享受这个社保还是问题,所以大多数人都没签,我们现在都没有五险一金的……” 打开了话匣子的小M就收不住了,是呀,这些话平时他要跟谁讲呢?

送餐员们的“生产工具”——电动车大多是残缺不全的,有的还用透明胶带在塑料外壳的破裂处来来回回粘了几层,已经看不清本来的样子了。我有些担心地问道,“那万一你们发生事故怎么办?公司会给你们帮助吗?”

当我们谈论外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激流网

“帮助?哼,我出车祸的第二天他们就催我上班呢!”这声愤愤不平的抗议从我右边传了过来,我转过身,看到一位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的大汉,坐在电动车上,双手抱臂,盯着我,觉得好笑又好气,他原本是靠着尾箱,躺在电动车上休息的,听到我的问题,一个打挺坐了起来,在他看来我的问题是多么地愚蠢可笑哇!

“我去年送单的时候出了车祸,不至于骨折,但是右腿伤得厉害,破了皮,流了血,好大一片的肉芽露在外面,红彤彤的。北京的医院不敢去,太贵,去一次半个月的工资就没了,自己去药店买了药简单包扎。我跟站长说了要请假,他没有同意,说最近太忙,让我坚持,第二天就打电话过来催我去上班当时右腿动一下就一丝一丝地抽着疼,我没理他,直接挂了电话,一个星期后才来送单。”说到这里,这位三十岁上下的送餐员扯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不想受这个气吧,还能怎么样呢?换来换去都是这种工作,不是快递就是送餐,都在人家最不愿意出门的时候上路,不说了我来单了,取餐去了。”大哥冲我笑笑,挥手跑进了购物中心,黝黑的脸庞上两排整齐亮白的牙齿,分外显眼。

暗黑的黄色:“有啥不一样”

说来也怪,之前三足鼎立的时候,百度、饿了么和美团在BAT的支持下争得是你死我活,分外眼红;现在二分天下,两“马”戏珠的时局中也是明争暗斗,但是在给送餐员什么样的待遇上这件事情上是出奇地一致。

阿黄是美团的外卖员,和百度一样,他们的工资也是底薪加提成的方式。他告诉我,目前国内的这三家外卖平台,就是乌鸦落在猪背上——黑对黑。

当我们谈论外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激流网

红黄蓝三家平台在这些方面的共识牢不可破:首先是五险一金,这三家平台下的全职送餐员都没有五险一金,更别提所谓兼职送餐员了,最开始的时候,美团还给自己的骑手交五险一金,然而红、蓝两家都不交,美团当然要保持一致了,向底线竞争嘛;对于时刻受交通事故威胁的送餐员,三家平台对他们的唯一保障就是意外险了,全职员工的意外险由公司统一购买,从他们的工资里直接扣,一天也就1-3元左右;在工作投入上呢,尽管保温箱、帽子,T恤和外套,已经成为区分不同平台的重要标识,但这些,可都是要外卖员自己掏腰包的,公司说交押金换装备,离职时候可以退,但陆陆续续走了很多人,押金还在老板那里、箱子和衣服只能自己处理了;管理制度倒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但是就像阿黄说的,“有啥不一样呢”,都是变着法儿地克扣工资,请假超过规定的休息日,扣钱!暴雨天不出勤,扣钱!客户投诉,扣钱!差评多了,扣钱!突击检查,不穿制服、不戴帽子的,扣钱;至于福利待遇,还能找出什么区别吗?高温无补贴,冬季无温暖,入职时承诺的房补、话补和车补统统都成了空头支票,无一兑现;逃避劳动法的手段就更一致了,虽然都在同一平台,但是外卖送餐员分为全职和兼职,兼职的无底薪、无保险、无合同、工作时间灵活,不过是穿了或红、或黄、或蓝制服的“个体户”,跟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也就没有劳动法的保障了(听到这里,全职送餐员可能会抗议,我们全职的有合同没保障呀)。谈了这么多,大家可能会对兼职感到好奇,这种兼职有一个更加高大上的名字被那些互联网大佬挂在嘴边,如获至宝,就是“众包” 呀。(欲知“众包”为何,且待下回分解)

所以,当我们在谈论外卖的时候,需要谈论些什么呢?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当我们谈论外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当我们谈论外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激流网(作者:女巫。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