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小时候看觉得很正常,长大后才细思极恐。

比如琼瑶剧。

小时候觉得何书桓是深情Boy,长大后觉得他是世纪渣男。

小时候为《梅花烙》的故事感动流泪,长大后发现这是一部“心机婊小三上位编年史”。

小时候觉得尔康一表人才,长大后只在意他的鼻孔好奇怪。

还有这句经典台词,“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而紫菱失去的可是爱情啊”。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现在看来,妥妥的毁三观,为什么当初看得那么津津有味,抱着电视机不吃不喝也要追番?为什么当年追得死去活来,现在又弃之敝履呢?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里,最令人讨厌的反派不是男女主的情敌,而是男女主的父母。小燕子为了逃离宫廷压抑人性的等级制度,跟五阿哥私奔到大草原;依萍晚上冒着大雨去向陆振华要生活费,结果遭到一顿鞭子打,倔强的依萍拿到钱后,决心当卑微的歌女,也不回陆家大宅。

琼瑶剧显然是一曲反抗封建礼教的颂歌。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在琼瑶刚出道的80年代,社会气氛还很保守,两岸笼罩在冷战的阴云里,内地大陆政治挂帅,小情小爱被打成奢靡的资产阶级作风。这一代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踏踏实实过日子最要紧,离婚等同于大逆不道。

这时候,突然从台湾吹来了一股琼瑶风,仿佛黑屋子里看到了一丝阳光。大陆同胞发现,生活居然还有另一种活法,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可以不顾财富、等级、社会习俗的偏见。婚外恋、师生恋、老少恋这都能行,简直是太刺激了。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八十年代吹来了一股春风

“真爱至上”的三观把淳朴的老百姓吓尿了,来看看当时一个学者的批判:

“琼瑶应该走出她的小世界,洗面革心,重新努力去做一个小世界外的写作者。她应该知道,这个世界,除了花草月亮和胆怯的爱情之外,还有煤矿中的苦工,冤狱中的死囚,有整年没有床睡的三轮车夫,和整年睡在床上的要动手术才能接客的小雏妓。”

写这话的人不是哪个马列学院的老书记,而是李敖。那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李敖,也曾这么老古板,搞这种忧国忧民style。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李敖 胡因梦

1973年,电影《窗外》因涉及师生恋而被台湾当局禁映,只能在香港等地区放映,然后以光碟走私的形式回流台湾。大陆的老师家长则以教小孩子早恋为由,不准看琼瑶小说。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窗外》剧照

《还珠格格》里的皇后、《情深深雨蒙蒙》的陆振华,把暴君式家长的形象推向极致。容嬷嬷在紫薇、小燕子身上扎针,成为一代人的童年阴影。当你看到小三遭到正妻迫害的戏码,感到同为弱者,值得同情。

我们小时候觉得天底下最坏的人就是爸妈,其次是班主任,仿佛就是陆振华、容嬷嬷附体。长大后你开始讨厌更加优越的同龄人,他们貌美多金,出身优越。而你只是一个穷小子、傻白甜,却没有剧里的主角光环。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现在我们说琼瑶三观不正的原因是,“爱情大过天”。这种价值观对年轻时的我们非常有吸引力。琼瑶剧里的男女不吃饭不工作,完全为了恋爱而生,爱情比房价还高,比比特币还贵。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陈德容版《一帘幽梦》的台词

小时候的我们也不用考虑这些,生活的油盐酱醋都是父母来操心的。尽管有穷有富,但学生时代的我们,很少能感受到阶级分化。金钱给生活质量的提升有限,吃一顿肯德基就算高端餐饮,去迪尼斯是终极奢华。

这种条件下,我们的爱情观非常单纯,信奉琼瑶阿姨那套:爱情是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是书桓和依萍离别的车站。

浪漫是第一生产力,班上最帅的男生,就应该跟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在一起。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长大才发现,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后来跟班上最有钱的男生在一起了。

之所以产生这种感觉,归根结底是因为,还没踏上社会的我们,还没被生活狠狠虐过。

真正的婚姻爱情是什么样子?去上海人民公园的相亲角就明白了。

“月薪几万?房子买在几环?学历是清华还是北大?”丈母娘两三句话就把你噎死,如果男生穿特步运动鞋,连相亲的入场券资格都没有。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情深深雨蒙蒙》的设定太不科学了。杜飞,一个没背景的穷小子,父母开杂货店,卖花生瓜子八宝粥。他凭借自我奋斗,进入传媒巨头申报,迎娶前军阀的女儿如萍。这种故事放在今天,自媒体肯定写出《屌丝逆袭白富美,杜飞挤入虎扑四大狗贼男》这种文章。

今天阶级固化几乎从娃娃抓起,京沪中产阶级每个月交给幼儿园5000元学费,绝不让娃和没英文名、看喜羊羊的孩子一起上学。北京市高考状元熊轩昂谈到自己成绩优秀的原因,坦诚地说自家家境好,出生在北京那样的大城市,所以在教育资源上享受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

这种情况下,门当户对的爱情观回流了,当然了,这种观点改头换面,换了个包装——“最好的爱情是势均力敌”,理想的情侣标配为:男方数理竞赛入清华本,MIT硕,硅谷工作,年薪百万美刀,爱好健身,潜水,六块腹肌。女方常春藤商院硕,投行工作,颜值八分,还有一只颜值全亚洲top10的网红猫。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今天的自媒体到处宣扬“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价值观,言情剧也发生了一次革命性的转型。过去女主模板是:我穷,但我心地善良有骨气,我用圣洁的玛丽苏之光,感化了富家千金女配角,最后跟男主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

现在的女主模板是:我高贵冷艳,出身于武林名门、至尊仙界,却总有腹黑屌丝女配想害朕,我没让她得逞,最后跟男主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

电视剧《烈火如歌》里,女配莹衣出身穷困,为了生计,父母在她五岁的那年,将她卖给了青楼。莹衣不自量力地爱上了男主战枫,装成柔弱白莲花,多次设计陷害女主烈如歌。

在两人最终摊牌的时候,发生了实力碾压的一幕。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以前电视剧里,穷人吊打富家女,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虚假幻想。现在富人吊打穷人,历史终于走上了正轨。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当我们认清爱情的真相,“灰姑娘爱上白马王子”只是骗小孩子的童话,我们没有感到豁然开朗,反而感到更加迷茫了。

“再也不相信爱情”之后,便沦入到虚无主义,情感博主Ayawawa在这种情势下横空出世,她和琼瑶构成了两个极端。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Ayawawa教女生千方百计地利用自己的性别优势,去俘获高富帅,这种功利性价值观里,没有爱情,只有婚姻,拼命讨好和取悦男人,用婚姻绑定男人一辈子。别人觉得Ayawawa的信徒可悲可怜,信奉Ayawawa的女生觉得自己只要成功就行,成年人只讲利弊,小孩子才分对错。

大部分人既觉得Ayawawa恶臭不堪,又认为琼瑶式爱情太理想主义,干脆不谈恋爱了,

“我现在已经对恋爱不抱任何希望了,我只想发财。”

“为什么要谈恋爱,是酒不好喝,还是手机不好玩?”

成为现在年轻人的口头禅。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即便是恋爱,很多人也选择了佛系恋爱,时而情深,时而敷衍,能独自解决的困难绝不找对方撒娇,一切随缘。年轻人奉行的恋爱原则是“先撩者贱”,琼瑶剧最大的问题,与其说是三观不正,不合社会伦理道德(妹妹抢姐夫,小三争夺正室),不如说是心态问题,每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男女拉个手就风云变色,打个kiss天崩地裂,遇到点小挫折一哭二闹三上吊,非常不佛系。

正常男女从相识到相爱,关系一步步升温。而琼瑶剧的主角双方,第一集上场就非你莫属,简直就是爱情大跃进,然而因为各种误会好事多磨,“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剧情拖了四十集,终于洞房花烛大团圆。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在我们小时候,信息极度匮乏的年代,琼瑶剧是极少数理解爱情的渠道,现在上网就方便多了,想看事业女强人有《傲骨贤妻》等美剧、想看细腻温柔的有《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等日剧。社会在变化、时代在发展,就连一贯“傻白甜”的韩剧,也从“帅气欧巴爱上我”的套路,转变到现代女性坚强自爱(《今生是第一次》)。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落后的琼瑶剧恋爱生产关系,已经不适应先进的恋爱生产力。

而琼瑶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再也不要琼瑶阿姨如何教我如何做人,如何谈恋爱了。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琼瑶剧中的阶级情感战争-激流网作者:徐岛夷。来源:X博士。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