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自由是个大骗局-激流网

在我国,凡衣能蔽体、食能果腹者,都不约而同设定了最高人生理想——财务自由。他们向往着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与多名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生活,并心甘情愿为此付出除了生命以外的所有代价。

财富固然可以追求,但自由不过是个骗局。此局的目的,与天堂的三十六个处女一样,为的是让你生命不息奋斗不已,不断为肉食者奉献。为此,面向不同的财富阶层,一只看不见的手摆下了三盘大棋,而你就是盘中的棋子。

第一盘大棋,棋子是无产者。这里无产指的是无资产,也就是没有财富积累。无产者谱系复杂,从宇宙中心月入五万的高端码皇,到职场一线万元月薪的普通白领,再到传统工业挣几千块的劳动工人,都在此列。这些人各有各的活法,却很少有人会觉得轻松,每个人都像是在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像中兴欧先生那样坠落深渊。

让人永远努力工作,却丝毫积累不下财富,玄机何在呢?难道月入五万也攒不下钱么?您还真说对了,他们的净资产都未必有家里保姆多。这盘大棋,巧妙利用了人性的一个巨大弱点:有钱固然重要,但让人知道自己有钱更重要。

对此,我国历史上的著名二愣子项羽曾振臂高呼:“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 而我们楼上靠炒币发家的老王也朴素地呻吟:“下回碰上老同事,怎么不用自我介绍有多少钱呢?”

怎么把收入层次不动声色地外化呢?万能的主起了飞智,用文明世界的仪轨为三教九流都量身定制了不同标准的消费套餐:车的价格应该等于年薪的几倍;北上广的白领每月应该吃几次大餐;拿到年终奖要去国外度几天假;在互联网公司做高智商工作,孩子必须上好的学区。其实,这些都是有意无意的骗局,用以维持大多数人在资本意义下的赤贫状态罢了。

这些“约定俗成“的消费规则,为我们装逼提供了巨大的便捷:只要按图索骥,别人看你衣食住行摆的谱儿,就知道你挣多少了。其巧妙之处在于,不论你职业如何、收入多少,社会给你开的标准消费清单,都能让你挣多少、花多少,在沾沾自喜的刷卡签单中心甘情愿地把钱包清空。

上月发了点奖金,怎么也得买套西装提高下职场逼格吧;每月能剩三千,那还不全面改吃有机蔬菜,提高下生活质量;每月攒下一万,这身份分期买辆宝马车开开是应该的;每年剩个三四十万,恭喜你已经具备了成为初级房奴的资格。什么?你挣得比这还多?多也没用!后面还有国际学校、南极旅游、投资移民和独栋别墅等着伺候你。

社会给了你一个搂钱的耙子,告诉你加倍付出加倍回报;又给了你一个没底的匣子,用消费规则让你永远一贫如洗。多少人兜兜转转一辈子,都无法离开这个圈套。

有没有办法打破这个圈套呢?其实,圣人早有当头棒喝:“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如果不在意别人是否知道你有钱,社会是否认为你另类,那套路还有什么用呢?只是,这种反人性的事实在太难了,并没有几个人愿意承认,很多消费需求只是社会贴给你的身份标签。

跳不出这个圈套,还有比攒不下钱更严重的后果。做穷学生的时候,你能为一张金拱门打折券高兴半天;后来收入高了,消费猛了,能刺激你的少了,离幸福也就远了。这不是危言耸听,小北身边越富有的朋友,抑郁症比例越高。我曾亲见,某土豪在一掷千金的孩子满月酒会上木讷凄楚的表情,似乎人间再无快乐之事。这么看来,圣人最爱的学生,箪食、瓢饮、在陋巷的那位颜回,真是人间大智者啊!

我们做不了颜回,可为了自己的幸福,也要努力跳出圈套。不妨在面对所有的消费冲动时,求诸本心想一想:这东西是让我获得了身心愉悦,还是仅仅为我贴上了身份标签?

就拿穿衣来说,大多数人未必理解贵和便宜差别何在,最多是把两万五的西装穿出二百五的感觉罢了。我曾以为,穿衣不过是花钱贴个标签,直到认得一位澳洲的资深西装票友,他深谙穿衣的美学体系,在追寻过程中沉浸其中而快乐无穷,他算不上有钱人,可是这样的钱花的就不冤。

所幸,我对于穿衣的愉悦是无感的。于是,我从来没有西装,目前没有皮鞋,衣橱里占统治地位的是两个名牌:Microsoft和Yahoo——都是当年上班发的。脚下万年都是一双布鞋,没办法,脚惯坏了别的鞋穿不住——对我来说,上千块的皮鞋远不如18块的传统布鞋给我带来的愉悦感强。

再说说吃,如果抛去猎奇的心理回归本心,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真正爱吃的那么一两样菜。拿我来说,不管多高档的东西,吃一回尝尝还好,但是想再去的几乎没有。至于车,还别说年薪多少配什么车,我至今都没有驾照,因为实在是不喜欢这种无聊的设备(无聊仅仅是对我而言),前后两次试图学车都因为内心极度的挣扎和痛苦而放弃。

学我没必要,不过你应该想想,哪些东西是发自内心喜欢的,哪些东西是社会认为你应该喜欢的。就算是实现不了财富自由,也先做个快乐的屌丝吧。

当你积累的财富足够多,社会靠消费主义仪轨已经无法回收,或者你压根没拿这些当回事的时候,恭喜你,你获得了下一盘棋的入场资格,可以换个姿势追求财务自由、换个姿势被收割了。

第二盘大棋,棋子是有产者,也就是初步完成财富积累,正摩拳擦掌迈向剥削者的土豪们。在普通人看来,这些家伙仅靠银行利息,就过上了声色犬马的生活,幸福感还不爆棚?殊不知,他们可观的财产,恰恰成了用金融手段围捕的最佳猎物。

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货币,都是因不断增发而通胀的。抛去复杂的经济学原理,这至少有一点社会学动机:倘若货币是通缩的,那么有产者既不劳作、也不投资,在家里数钱就能坐享财富增值了,这显然是“婶可忍叔不可忍”!而在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有钱人的日子,一点儿也不好过。

假如你是个财产二十万的码农,靠挣工资让财富增值跑赢通胀,并不太难,因为基数小嘛!可是如果你是亿万富翁,要跑赢通胀,就得每年平地抠饼抠出一千万来,显然,靠劳动收入实现这点是没戏的。

靠劳动不行,那就只能靠投资。投资嘛,就是把钱交出来给别人操纵。社会上风险较小的投资渠道,收益无一例外远低于通胀。而那些看起来高收益的标的,个个吹得天花乱坠,实际上啥样鬼才知道。曾子不是说过嘛,屌丝死于P2P,土豪死于信托。别忘了,就连比尔盖茨,从微软套现后这么多年的投资收益,也几乎落在通胀后面。

对有产者来说,把钱捂起来,就是自取灭亡;靠工作所得,又是杯水车薪;把钱投出去,更是任人宰割。我见过的不少土豪,担心的都是自己手里的钱像津巴布韦币一样变成废纸。这样的不确定性和无助感,带来的压力一点也不比无产者小,别说自由了,简直有点儿惶惶不可终日。

有产者要跳出这个圈套,其实也不难: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为什么一定要跑赢通胀,越来越多呢?够你后半辈子花,不用为了求财看别人脸色,难道还不够呢?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这话对大多数土豪来说都是对牛弹琴。

当然,这说的是一般土豪。倘若豪到钱能数到八十岁生日,还能在行业中呼风唤雨,靠上下其手就能大赚特赚,那么就不必担心财富跑不过通胀了。于是,他就真正财务自由了么?

第三盘大棋,就是给富可敌国的大佬们准备的。掐指一算,这种人其实没多少,最多也就是小三位数。就这么点儿人,根本用不着什么精妙的制度设计。从此以往,他们的财富虽然记在自己名下,却只不过是帮社会代管而已。

这些大佬,除了出门先迈哪条腿没人管以外,钱往哪儿花,话该怎么说,大概自己能左右的事并不多。人活到这个份上,虽说是富可敌万国,一览众山小,可是不见得比码畜们活得自在。财富有了,却未必自由,这找谁说理去?

所以,管你是屌丝也好,土豪也罢,财务自由就像是西天的真经,求取路上有九九八十一个圈套在等着你。为这样的追求劳碌,按他人的仪轨生活,正所谓是苦海无边。还是别把幸福与财富过多地联系起来。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财富自由是个大骗局-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财富自由是个大骗局-激流网作者:北冥乘海生。来源:微信公众号“计算广告”。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