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书记员醉打纪委书记背后的县域政治生态-激流网放纵小舅子敛财的原一汽集团老总徐建一

近期,湖南的一个县级市常宁(由衡阳代管)爆出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该市法院的一位原书记员,趁着酒劲将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察体制改革后也应兼监委主任)打了一顿。

真是好大的胆子,在强化纪检监察权力、正如火如荼进行监察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此人这一发飙,肯定会被当成典型事件拿出来处理,否则,基层监察委的威权从何而来?

仔细读完刊发于湖南省纪检委官方微信公号“三湘风纪”的文章《湖南省纪委通报一起蓄意报复纪检监察干部典型案》,我的第一个感觉正如前法官、现律师倾城先生在朋友圈所言:

书记员醉打纪委书记,姐夫妹夫老领导齐上阵,冯军旗《中县干部》的县域官场浮世绘标本。

据“三湘风纪”文中所述:

2018年1月24日15时许,常宁市法院原书记员何朝庭酒后无证驾车冲进常宁市委大院,猛力踹开常宁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邹雄杰办公室房门后,殴打邹雄杰,并砸烂办公用品。公安机关以涉嫌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对何朝庭实施刑事拘留,并移送检察机关起诉。对其之前强制隔离戒毒提前评估出所依法纠正,重新收戒。经查发现,何朝庭因吸毒于2010年、2016年两次被公安机关查获,并强制戒毒2年。常宁市纪委给予何朝庭开除党籍处分,并建议开除其公职。强戒1年评估出所后,何朝庭认为其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是因常宁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邹雄杰坚持依纪依规处理的缘故,遂于1月24日借酒壮胆恶意报复、殴打邹雄杰同志(另据公安机关查实,2011年6月至2014年12月,何朝庭还曾3次调戏妇女、寻衅滋事、恶意殴打他人,影响恶劣)。

这位吸毒、调戏妇女、寻衅滋事的前法院书记员何朝庭又一顿老拳,不但坑了自己,还把自己的姐夫、妹夫坑了。据通报所述,在对何朝庭纪律检查期间,他的妹夫、常宁市监察委员会委员刘峰(常宁市检察院原反渎局局长)向纪检委说情,并打探案情向大舅哥通报案情;而其姐夫、市人社局正科级干部吴一匡送给衡阳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王良韬礼品礼金,获取何朝庭提前1年评估出强戒所。时任常宁市人民法院纪检组长陈奇,收受吴一匡赠送的烟酒后,多次向刘峰泄露对何朝庭实施纪律审查的工作秘密。

这个简单案件,可以说是中国县域或者地市一级政治生态的真实映射。常宁是“中县”(河南省新野县的化名)的“湖南版”。据冯军旗撰文所述,中县存在着大大小小21个政治家族,即古代的“门阀”,其特点是:

一是不少都是行业内或者系统内繁殖,具有一定的世袭性。二是副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也就是俗称的“县领导”,其子女一般至少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不少还是正科级职务。三是政治家族子弟具有向核心部门、关键部门聚集的趋向。

从中县来看,政治家族的形成因素有:一是政治录用方面的优势,主要是教育和入伍。对于干部家庭子女来说,一般教育条件较好,考上大学的可能性较大,毕业即是干部,还能进入较好的单位工作。通过教育这个媒介实现家族繁殖,这是主要的形成途径。其次是入伍,如果考不上学,还可以参军,然后再从工人身份向干部身份转变,这也是重要的途径。二是领导干部及其子女形成了一个熟人圈,互相比较了解,同时,很多领导干部为了子女的进步,会不断对县里的主要领导介绍子女的情况,希望能够得到照顾。三是政治培养,在领导干部家庭中,父辈的刻意培养加上潜移默化的熏陶,都会使得他们在政治体系内更快成长。

对于政治家族的形成,北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江正华说:“这个也好理解,就像葡萄藤一样,顺着架子会越长越大,越长越多,同时阳光和水份也更多。而平民子弟可能就没有架子,或者没有那么多的阳光和雨水。”

如果有记者去调查何朝庭的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应该能写出一篇精彩的报道。一个吸毒、打人的衙内,怎么能够进入到法院做书记员?仅仅是其姐夫和妹夫的帮助?恐怕还不行,在其刚刚进入职场时,其姐夫、妹夫的仕途恐怕也刚刚起步,当时还没有那么大能量。我可以做了八九不离十的猜测,这位何书记员的父辈应该是当地有能量的人员,甚至可能就是以前的县、市领导,如此他才敢这样放肆。没有驾照、酒后开车,动辄和人斗殴,在中国许多县域,对家族势力强大的衙内来说,根本不是个事。

县、市一级的官场关系,夸张地说就是用生殖器串联起来的。县市官员彼此联姻,互相提携。如果自家儿子的不争气,可以将女儿嫁给同僚的儿子,或者是崭露头角的新秀,作为自己的政治继承人。在上世纪8、90年代,县市一级的正规大学毕业生还不多,若重要部门分来几个大学生,报到后不久,就有本地官太太从中“择婿”,一旦成为当地官员的乘龙快婿,基本上等于走上了仕途快车道。

网上流传的一则笑话也精确地反映这种县市政治生态:

市广播电台传来女主持人声音:市委组织部的郝部长,今天是您58岁生日,您在市委办公室工作的大女儿、法院工作的二女儿、税务局工作的小儿子以及在市公安局的大女婿、在市政府的二女婿、在检察院工作的儿媳妇、在财政局工作老伴儿及在电业局工作的侄儿和在国土局工作的侄女,为您点播歌曲《好大一棵树》,请欣赏。

何朝庭的父亲生了两个好女儿,嫁与的两位夫婿在当地官场都成长得不错,这是他人生成功之处;但他生了个到处惹事的孽子,又是他人生的失败之处。女儿乖巧儿子惹事,这在中国县市一级,也是官员家庭的常态。东方不亮西方亮,如果儿子不争气,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女婿身上,等到自己老了后,茁壮成长的女婿可以反哺家庭,关照不争气的大舅哥或小舅子。

这何家便是如此。何朝庭看来是典型的扶不起来的稀牛屎,但凡他稍微努力,有一张正规大学毕业的文凭,或者通过司法考试,就不会屈居法院书记员之位了,没准成了副院长或庭长。就是这样一位劣迹斑斑的主,竟然能够进入法院工作,可见何家在当地的运作能力。

何朝庭之所以敢太岁头上动土,酒后殴打市纪委书记,除了此人一贯混不吝的衙内性格外,恐怕是市纪检委领导对其不留情面的处理超过了他的“经验认知”。在一个彼此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地方官场,杀人放火外几乎没有摆不平的事。对何朝庭这种人来说,所谓处罚应当只能是“罚酒三杯”,去戒毒所呆几个月,工资照领,出来后依然回到原岗位。可现在这位纪委书记动真格的了,竟然砸了他的饭碗,不给他留后路。——这几乎是破坏了县域政治的“潜规则”呀,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何朝庭被强制戒毒后,他的姐夫、妹夫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千万百计帮助他减轻处罚,亦符合中国社会的传统。人家的姐姐、妹妹难道白嫁给你了?所以在中国,除了有坑爹的儿子外,还有一种物种叫坑姐夫(妹夫)的小舅子(大舅哥)。

中纪委宣传部门拍摄的专题片《巡视利剑》就披露了两个案件中有坑姐夫的小舅子:一汽原老总徐建一让小舅子参与部分一汽的业务,为其谋私利。安徽原副省长杨振超利用内弟参与淮南市工程牟利。

小舅子(大舅哥)利用姐夫(妹夫)的权力谋利,可谓中国的政治传统,这也是人治社会里裙带政治的必然。西汉的贰师将军李广利才具平庸,但因为他的妹妹是汉武帝宠爱的李夫人,这就了不得了。汉武帝为了让自己的大舅哥封侯(汉制非皇室无战功不封侯),以索取天马为由让李广利率军远征大宛,无数的金钱和普通子弟的生命就浪费在李广利的封侯路上。李广利为统帅在征伐匈奴时不给李陵派援兵,让李陵孤军奋战,兵败被俘。这种皇帝小舅子或大舅哥飞扬跋扈,在古代是一种政治毒瘤,名曰“外戚专权”。

小说《水浒传》中的知府高廉的小舅子殷天锡,依仗姐夫的权势搞强拆,霸占柴皇叔的宅子。这样的情节来源于现实。

何朝庭此番坑了姐夫、妹夫和老上司,也是活该。不过,当地的政治生态中的裙带之风因此会得到根本的好转么?我看很难。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

法院书记员醉打纪委书记背后的县域政治生态-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法院书记员醉打纪委书记背后的县域政治生态-激流网(作者:十年砍柴。来源:文史砍柴。责任编辑:邱铭珊)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