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快播CEO王欣在三年多的囹圄时光后终于出狱。

整个案件的审判过程中,网友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他。那么,王欣冤吗?

某种角度来说,不冤。因为快播的绝大部分流量确实都是盗版情色撑起来的,“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没毛病。

但另一个角度,他比窦娥都冤。现在那些叱咤风云大谈创业经历的互联网巨头们,有几个是靠合法经营起家的?又有几个没打过情色擦边球?只是后来洗干净罢了。

王欣的审判刚过去不久的2016年,支付宝推出新功能“生活圈”,不同生活圈按照身份性别等严格划分,比如“校园日记”,只允许女性大学生发帖,男性用户只能评论,且芝麻信用需要达到750及以上;比如“生活在海外”只允许港台及北美等地女性发帖;“北京女人”“上海女人”等,更直白。

快播CEO王欣出狱:资本主义永恒的人间喜剧-激流网

快播CEO王欣出狱:资本主义永恒的人间喜剧-激流网

一时之间,网络上的讨论极为热烈,支付宝变成了“支付鸨”。本岛主当时写了篇评论,称之为“约炮精准化”,是互联网时代又一次伟大创新:

2000年qq靠什么火起来的?

网恋。马化腾甚至亲自在聊天室假装小姑娘同时撩好几个用户,后来在各种节目采访中回忆起来还非常骄傲。

2006年校内网靠什么火起来的?

校花校草榜。乃至到了人人时代这个功能都一直是流量的重要支撑。

2011年微信靠什么火起来的?

摇一摇,附近的人。现在男女老幼都离不开微信,可大家想想,一开始微信难道不是约炮的代名词?

有一句话,社交网站始于约炮,兴于炫耀,衰于鸡汤,亡于广告。

很多人怒斥支付宝没底线不要脸。的确不要脸,但这太正常了。

绝大部分社交网站就是靠“性”兴起的,只是随着社会的不断开(duo)放(luo),人们的阈值不断提高,从网恋的文字高潮,到校花校草的图片高潮,到摇一摇的直接约炮高潮罢了。

所以现在想在社交上挤占一席之地,就必须比微信做出更加迎合市场趋势的创(wu)新(chi)功能。

可是,到了约炮这一步看似已经无路可走了——你还能怎样呢?

在众多新兴社交产品纷纷走投无路的时候,支付宝给出了答案——

约炮精准化。

用芝麻信用筛选男性用户,用校园日记白领日记等筛选女性用户,精准匹配成(tu)功(hao)男士和女(xiao)大(ji)学生。

广告词我都替他们想好了:

支付宝,精英人士的选择。约炮,我们只做高端。

大家都在骂支付宝,但我觉得这是好事,极大地体现了市场经济的优越性,通过充分的市场竞争激励企业不得不创新。用中学政治书上的话就是,调动各种要素的积极性,让创造财富的源泉涌流。

市场经济桥头堡,真正的灯塔

(当时发在知乎上,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987944/answer/133247580)

没想到竟然有一些小朋友在评论中骂我,有一位说只有龌龊的人才看什么都是龌龊的,他就从来没见过有人用微信约炮,约炮是陌陌干的事,微信的流行完全是靠他的偶像张小龙神一般的设计。

这才没过两年,新的用户已经完全不知道微信推广初期的形象。我不禁又想起巴尔扎克借伏脱冷之口道出的那一段至理名言:

人生就是这么回事。跟厨房一样腥臭。要捞油水不能怕弄脏手,只消事后洗干净;今日所谓道德,不过是这一点……我要成功了,就没有人盘问我出身。我就是四百万先生,合众国公民。

只要你成功了,那就能出版一本又一本传记,参加一次又一次访谈,发表一场又一场演讲。大家知道的,就只是你创业的勇气奋斗的艰辛。

(P.S. 并不否认微信以及其他以上提到的成功产品本身的优秀,但各巨头在推广发展过程中干的非法勾当缺德事简直太多了,这二者并不冲突)

伏脱冷把巴黎比作一个垃圾坑,很多人满身污泥,区别则在于,“凡是浑身污泥而坐在车上的都是正人君子,浑身污泥而搬着两条腿走的都是小人流氓。”(《高老头》)

偷些小物件,会被抓到广场上游街示众,大家把你当戏看;而偷上一百万,交际场上则会流传着你的大贤大德。而巴黎竟然花三千万养着宪兵队和司法人员来维持这种道德情形。

快播这次为什么会被整?很简单,没有大资本做后台。他觉得自己用户多了翅膀硬了,并不需要更多的投资,拒绝了BAT等巨头的投资。可投资难道仅仅是投钱吗?

还是《高老头》,还是伏脱冷,他这么形容资本主义下的竞争:

你们要怎样的拚命,怎样的斗争;势必你吞我,我吞你,象一个瓶里的许多蜘蛛。

资源是极为有限的,你多些其他人就少些,快播想独吞5亿用户,乐视优酷土豆搜狐等等势必会联合起来往死里整他:

你知道巴黎的人怎么打天下的?不是靠天才的光芒,就是靠腐蚀的本领。在这个人堆里,不象炮弹一般轰进去,就得象瘟疫一般钻进去。清白老实一无用处。在天才的威力之下,大家会屈服;先是恨他,毁谤他,因为他一口独吞,不肯分肥;可是他要坚持的话,大家便屈服了;总而言之,没法把你埋在土里的时候,就向你磕头。

技术上,王欣算是天才,像炮弹一般轰进视频领域,可惜他没有撑到最后,最终还是被群起而攻埋在土里。

快播CEO王欣出狱:资本主义永恒的人间喜剧-激流网

现在倒是都死了

《高老头》中,这个看得通透的伏脱冷结局也并不很好,他骗取20万法郎的计划被人告密,最终被捕关进监狱,这一点与王欣何其相似。不过伏脱冷对此处之泰然,他并没什么后台,这次失败只是因为不够小心加运气不好,还有好多运气好的伏脱冷已经爬到上流社会。

几年后,伏脱冷离开监狱,跑到西班牙化装成一位西班牙教士重返法国,重新开始准备干一番大事业。只不过那时候的他,对世界又有了新的认识:

凡是地位比你高可能对你有用的人,就该当作上帝一般跟从,等他们为你的奴颜婢膝付足了代价才离开他们。对付人要像犹太人一样的狠心、一样的卑鄙。他们为着金钱不择手段,我们为着权势也要不择手段。

(这些经历出现在另一部小说《幻灭》中)

这个时候他应该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这个道理被巴尔扎克写进《纽沁根银行》中,他这样总结金融大鳄纽沁根能够在腥风血雨的金融界走到最后的原因:

从1815年的和平时期开始,纽沁根就明白了我们迟至今日才明白的道理:金钱只有到了奇多无比的程度才具有强大的力量。

快播CEO王欣出狱:资本主义永恒的人间喜剧-激流网

不知道狱中的王欣是否也悟出了类似的道理,出狱后他又会走上怎样的道路。

恩格斯这样评价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系列:

从这里所学到的东西,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

导师诚不我欺。

防止口水,最后再声明一遍,并不否认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及其产品本身的优秀,但这与他们为了发展扩张做过的恶并不冲突。

还是用《幻灭》中伏脱冷的一段话结尾吧:

你得牢牢记住,大人老爷干的丑事不比穷光蛋少,只不过是暗地里干的,他们平时炫耀德行所以始终是大人先生。小百姓在暗地里默默地发挥美德,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他们的倒霉事儿,所以被人轻蔑……要干不清不白的勾当,需要关着门偷偷地干,那就没人说你玷污社会这个大舞台上的布景了。这个办法,拿破仑叫做“躲在家里洗脏衣服”……

历史有两部,一部官方的“骗人的历史”,做教科书用的;另外一部是“秘密的历史”,可以看出国家大事的真正原因,是一部可耻的历史

资本主义的阳光下没有新鲜事,只不过换了个时间地点,披上不同外衣罢了。要写一部互联网企业发家史,“人间喜剧”同样比正史靠谱太多了。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快播CEO王欣出狱:资本主义永恒的人间喜剧-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快播CEO王欣出狱:资本主义永恒的人间喜剧-激流网(来源:通吃岛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