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按】

“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一日不读。”戎马倥偬,毛主席却能博览群书,而在信息发达时代的我们,却离读书越来越远了。读书不是孤芳自赏,而是为了大家更好的进步,让我们放下手机,拿起书本,“改造我们的学习”!青年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是选择向现实妥协,还是选择为理想奋斗?是谋求个人利益,还是为人民服务?让我们回到《青春之歌》那个风云激荡的年代,奏响不一样的青春旋律!

青春之歌的女主人公林道静为何要离开“好丈夫”余永泽?-激流网

余永泽是女主人公林道静第一任丈夫,也是刻画非常生动的角色。近些年来对《青春之歌》的解读很多人为他叫屈,我决定对他进行分析,解读余永泽和林道静的关系以及价值观差异,对于理解《青春之歌》,理解《青春之歌》所处的时代,都是十分重要的。

余永泽初次登场是在林道静逃婚时期,当时林道静逃到村子中遇到了余敬唐,余敬唐表面上为林道静办理工作的事情,实际上是想把她献给县长,发现了余敬唐阴谋的林道静被余永泽救下。余永泽在北大读国文系,学识渊博,风度翩翩,他把林道静与易卜生的《娜拉》和冯沅君写的《隔绝》中的主人公做比较,认为她比女主人公更勇敢。此时,“林道静的心里渐渐充满了一种青春的喜悦,一种绝处逢生的欣幸。对余永泽除了有着感恩、知己的激情,还加上了志同道合的钦佩。短短的一天时间,她简直把他看作理想中的英雄人物了。”

如果仅仅读到这里,那么大家对余永泽的印象估计都会是正面的。不过,这一段实际上也涉及到了当年另一部小说带来的思考。《一缕麻》的作者包天笑曾收到一位“前卫”女子的“读者来信”,大意说:“中国男女之情,向来总是说到恩爱两字,实在恩与爱是两回事,不能并为一谈。《一缕麻》中新娘对痴婿,只有恩而没有爱。对于恩可以图报,但不必牺牲其爱,而尽可以另行觅我的爱人。”应该说,余永泽和林道静的婚姻是否建立在爱情上,也是值得探讨的。不过,在余永泽的帮助下,林道静完成了“娜拉出走”,某种程度上,这也预示着资产阶级革命乃至资本主义的历史进步性。劳动者突破了封建宗法制的束缚,获得了人身自由。

余永泽的另一面,在他救下林道静那一章的结尾也有体现。在等火车的时候,余永泽告诉林道静不要得罪余敬唐,还宣扬朝里有人好做官。在遭到林道静反对的时候,“好一匹难驯驭的小马!”余永泽心里暗暗说着,嘴里却不敢再多话。这个细节体现了余永泽试图对林道静进行支配的一面,也为之后留下了伏笔。

随着余永泽和林道静住在一起,他们的价值观矛盾与人生规划矛盾就逐渐的暴露出来。我认为具体有这样几个矛盾:

对于理想与现实看法的矛盾。这个矛盾是导致余永泽和林道静分开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个矛盾在林道静到达北平以后得以充分展现。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同居后的二人:林道静沉迷于理想看不清现实,余永泽沉迷于现实看不清理想。林道静经历过童年的苦难和外国人的歧视,身负报国热情和对侵略者的愤恨,但是余永泽关心毕业后的生活,看到考据比较吃香就去从事考据,一头栽进书斋里,这种行为又强化了他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淡漠,导致和罗大方交谈的时候反应迟钝,不知道过去朋友的消息。林道静渴望有工作,这样自己经济独立又可以减轻家里负担,但是社会上男女不平等,外国人欺压中国人,林道静无法找到合适的工作,只能被余永泽制约。林道静被卢嘉川等学生的人格魅力吸引,但是立足点还在自己,对革命和具体斗争缺乏认识,这一点也在余永泽陈述北大复杂政治环境的时候表现了出来,对这些没有认识的她自然会被余永泽“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质问所缠住。余永泽本人的矛盾性在小说中也有体现,余永泽对林道静说自己一向支持妇女走出厨房,却又在林道静找工作失败之后心中窃喜。他自认为走现实主义道路,能够认清现实,但是他又喜欢林道静满怀理想的样子。他对林道静与卢嘉川等人联系不满,却又在看到林道静之后欣赏起她满怀理想的样子,就把信烧掉了。包括在学生运动中,“他很想冲上去从人群中救出林道静,正像北戴河杨庄的海边,他在大雨中救出林道静一样。可是,一种洞晓世故的敏感,使他清楚地看到,此一时彼一时也,情况不同,如何能够乱来呢?”余永泽所选择的道路使他离当年的自己越来越远,他对林道静的欣赏也是对当年那个无忧无虑,喜爱文学的自己的凭吊,这种行为和他把图书馆当成自己避难所的行为本质上是一样的,是对现实的逃避。在这一点上,早期的林道静与余永泽又是相似的,卢嘉川曾经质问过林道静:“我问你,你过去东奔西跑,看不上这,瞧不起那,痛苦沉闷,是为了谁?为劳苦大众呢,还是为你自己?现在你又要去当红军,参加革命做英雄……你想想,你的动机是为了拯救人民于水火呢?还是为满足你的幻想——英雄式的幻想,为逃避你现在平凡的生活?”某种意义上讲,把人划分成理想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是不妥的,很多时候,你对现实是什么态度,是由你抱着什么理想,处于什么立场决定的。早期的林道静和余永泽是小知识分子的一体两面,但是他们的立场思想,他们的人生经历使他们逐渐变成了不一样的人。

学术研究与兴趣的矛盾。余永泽的兴趣与研究,在书中是发生过变化的。在刚认识林道静的时候,余永泽非常喜欢文学,而且无论是中国文学还是外国文学都很熟悉,林道静当时也被这点所吸引。但是后来在北平的时候,他听说“近来胡适和一些学者们都在提倡研究国粹,‘考据’这一门很吃香”,就把精力放在了研究“国粹”和“考据”上,这种学术上兴趣的转移,也反映到了他的生活习惯上。他的衣着打扮也越来越复古,这一点引起了林道静的不满,认为他没有学生的样子。而余永泽对胡适的追捧,也反映了他对理想与现实的看法。“少谈些主义,多研究问题”,这一点到了余永泽这里甚至更加倒退了,他不仅不谈主义,甚至研究的问题也只是个人的出路,为了柴米油盐,而不是国家和人民关心的问题。余永泽并没有对马克思主义提出具体的批评,但是他对进步青年与林道静的联系严加反对,认为他们是在用“马克思的大道理”诱惑林道静。

青春之歌的女主人公林道静为何要离开“好丈夫”余永泽?-激流网

对于劳动者看法的矛盾。书中第十章的一件事将林道静和余永泽的区别表现得淋漓尽致。余永泽家中的老佃户魏三大伯不远万里,来到余永泽和林道静的住处借钱,通过上下文我们可以知道,魏三大伯本来是打算找当兵的五福借钱,可是部队开拔没有找到,在没有路费,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去找余永泽。但是余永泽十分吝啬,只给了一块钱,而一块钱还不够路费。林道静看不下去,给了魏三大伯十块钱。这件事过后,林道静开始认清余永泽的真面目,他们之间“隔着可悲的厚障壁”了。

给魏三大伯十块钱这个情节,在小说开头几章是有所照应的:

“回学校?那好。千万可别乱跑呀!娘儿俩吵几句嘴,不要紧,几天就过去了。孩子,既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老太婆嘴里一边叨叨,一边划了根洋火到枕头底下摸摸索索地寻找起什么来。道静在鱼白色的晨光中望着她,想说的话到了嘴边还没出口,老太婆已经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纸包。她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打开它,叫道静又划了一根洋火,照出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来。她仔细地数了数这些钞票,然后珍重地放在道静手中,声音有点儿沙哑:“这是你妈才给我的两个月工钱——十块钱。好闺女,你拿回学堂交饭钱去吧。忍耐着点,缺个什么就跟我要。唉,命苦的娘俩……”

这段情节正是林道静出逃前发生的。林道静的养母想把林道静嫁给胡局长,林道静反抗并从王妈那里知道自己亲生母亲的故事。王妈生活并不宽裕,工资很少,但是为了道静却拿出了十块钱,这是她两个月的工资。而余永泽生活宽裕,却花了很多钱用于打通和胡适联系的门路,而以佃户不交租子自己没钱为由,拒绝给魏三大伯进一步的帮助。据余永泽自己的说法和魏三大伯的回忆,小时候的余永泽“高了兴就给小孩子们偷馒头吃”。而之后林道静质问余永泽为什么不愿相助,他理直气壮的说:“如果父亲死了,我当了家,我就要像托尔斯泰一样,把土地全部奉送给农民。”

而之后林道静的反驳,道出了余永泽和其代表的人群所谓善意的实质:“农民的血养活了你,你反而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林道静出身没落地主,而余永泽家境富裕,这一点对他们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以及对劳动者的态度造成了很大影响,也为他们后来的选择打下了伏笔。

我认为,《青春之歌》非常出色的地方,就是把余永泽与林道静的价值观差异,整个社会大背景,以及他们在这种价值观下的所作所为有机地统一了起来。余永泽为什么最后会和林道静分手?他自诩实际,认为自己为生计奔走要比林道静成熟,但是他从事考据工作和没事就待到图书馆的行为使他越来越看不清学生运动的真实趋势和国民党的腐朽,甚至他对林道静本身的了解和自己对林道静到底抱有什么想法也越来越缺失,使得他到后来根本无法用他的观念说服林道静。在与余永泽的关系中,为什么林道静处于劣势?因为她自己也存在余永泽的不足,也因为她经济不独立,而她经济不独立与整个社会歧视妇女,与劳动者地位低下有着直接的关系,那么哪怕为了改善自身条件,她都不得不对现实进行反抗,而这种行为又会使得余永泽更加忧虑,从而努力避免林道静离开自己,这样他在林道静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暗自窃喜就顺理成章了。所以,在分析了这三者的关系之后,纠结于余永泽和林道静在这段感情中的是非对错就没有太大意义了,道德审判的局限性也就暴露无遗了。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思修课的老师为我们讲解婚姻问题,她指出,婚姻最重要的是“志同道合”,应该说这一点在林道静与余永泽的关系上得到了充分表现。

放在现在,余永泽大概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好丈夫。相对于过去封建势力下的处于对妻子绝对支配的丈夫,余永泽确实是有进步之处的,但是,这样的夫妻关系,这样的价值观念,弊端也在不断暴露。我们看看现在家庭暴力问题,财产分割问题,很大程度上就与市场经济下个人主义盛行,本应朝着平等和尊重方向发展的夫妻关系越来越成为商品货币关系有关。

青春之歌的女主人公林道静为何要离开“好丈夫”余永泽?-激流网

余永泽在现实中是有原型的,他就是著名学者、曾任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的张中行先生。但是,小说人物和现实人物不应当划等号的,对余永泽的批判不能往张中行身上靠。应该说,小说中余永泽走的路,确实有可能在一定的领域取得不错的成就,但是,这种路线并不是林道静真正想要的,独善其身并不是她的追求。无论她和卢嘉川有没有感情,她和余永泽的婚姻也难以长期维持下去。而小说的后续情节,就是林道静投身革命,将个人命运与国家民族命运紧紧相连了。

原标题:青春之歌——谈谈对余永泽和林道静关系的看法。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青春之歌的女主人公林道静为何要离开“好丈夫”余永泽?-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青春之歌的女主人公林道静为何要离开“好丈夫”余永泽?-激流网(作者:一缕丝。本文为激流网原创首发,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