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苏按】

起初友人杨平、祝东力建议我以舞台剧的形式,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做一番回顾。

剧本于2003动笔,2006年完成,同年底由王焕青执导搬上了舞台。

2010年曾有复排的计划,借机修改了一遍,加入2006年后新的感受和思考。

2013年又有复排计划,又修改了一次。

但两次都因气候未恰而流产。

出于体例格式的考虑,我从未在网络上登载过剧本。

这一次,要感谢松民的热心和耐心,对剧本做了怪讲究的编排。借他的宝地,此剧将有更多的读者。但我也担心松民的读者会不会因此剧而有所减员?

2018年初

第六幕

本幕写1990年代中后期。

1980年代中后其确立的虎狼之道至此通过全面的市场化私有化实践展开为虎狼世界。

中国经济借道日益宽阔的社会伤口马不停蹄,拉着中华民族迅速“回归主流”,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更上层楼。

叙事结构、表演风格与前两幕相同。

箫声《走进新时代》

题 记

我看见,道路正领你高歌向前

我看见,楼梯正送你盘旋向上

我看见,通往长夜的灯火,正把你的前程擦得锃亮

我看见,竞赛已将两条腿变成四条

我看见,四条腿已将路面变成案板

我看见,案板已将二十世纪变成遥远、漆黑的史前

鲜花盛开的旅程啊,鲜血流淌的路段……

兽群奔驰声伴着鼓声如潮如涌,由远而近。

老干部、知识精英、倒爷等领着歌队上

回归英美主流——

还用迂回么?

人间正道私有化——

我看,可以直行了。

倒爷已成老板,看着老干部由小五子搀着一瘸一拐

跟老娘们干多了似的,老是拉不开步!(一个趔厥,蹲下脱鞋)咯着了我了——(倒出石粒)

知识精英

俯身检视

红色花岗岩——

小五子

姓“社”姓“资”还没完没了了!

老干部

递给倒爷一双鞋

那鞋走路动静太大,我给你一双无声的——

兽群奔腾声。

精英们身手矫健,伴着警笛声在人群中横冲直撞

靠边靠边,你们的路不是刚刚买断嘛!

往后往后,别挡着了效率!

他们呵斥人群

听着听着,天下没免费的午餐!

不听不听,经济学不管道德。

他们推搡人群

走罢走罢,要遵守游戏规则。

散啦散啦,改革是独木桥,都过去那叫“通往奴役之路”!

远处箫声《走进新时代》。

精英们蹲在台沿半开导半调侃观众——民众

上不起学了?勤上庙里烧烧香——

买不起房了?彩票买得起吧?叁块钱摸座大别墅!

看不起病了?看开点!生老病死,客观规律。

看不见社会主义了?不看难受啊,那明儿起早点儿,空腹,去天安门广场看升旗!

舞台转暗。投影流浪猫、断肢狗愀然无计,颓然无奈

咱也闹不清国外是不是真那样,四十不到就让回家——

咱也闹不清铁饭碗是不是真该砸,反正我跟小孩他妈二十年就没请过事假——

咱也闹不清那什么“现代企业制度”到底咋回事:厂子被他们几个搞垮,一转脸又成他们几个的啦——

咱也闹不清市委党校都教什么,单位头儿在那儿进修了几个月,就跟从大红门屠宰场留学回来似的!

投影一转,几只豺狼秃鹫用天津口音交流经验

我直截了当告诉他们:别给脸不要脸,趁那什么主义还没凉透,赶紧领俩钱走人,往后下岗,可都是扒了工作服,光着滚蛋!

咱们那儿俩戆头跟我论“领导阶级”这个理儿,我说哎呀呀,咱就别撒泡尿照照了,咱还是拿份报瞧瞧吧,自己扒开眼儿好好瞧瞧,名都改啦:“弱势群体”――我没造谣吧?这样吧,我送你把扫帚,你先把它领导好。遇着那干哏倔,就得阴损坏――“领导”?还真拿小鸡鸡当高射炮了!

你说怎么着,那天厂里一楞头青到党委找我,说凭嘛我们下你不下?我说凭嘛,这间屋子就俩人咱不说仨人的话:就凭改革相当于踢球,你踢不过我呗!这小子唰――从腰里掏出一把家伙,我“啪”――三百块钱工资拍桌上:好样的,你干不了别的肯定胜任保卫工作,我聘你当私人保镖!这小子傻么壳眼的还替他一家老小千恩万谢呢警车就到了――这段儿,听着是不是跟惊险小说似的!

投影公鸡和母鸡的对话[8]

公鸡: 还是当老板好!你知道从书记变成老板相当于什么?凤凰涅槃!

母鸡: 那会儿一年给你们十万就想“高薪养廉”,甭逗了,连猫咪都养不熟!瞧人李嘉诚比尔盖茨享受什么待遇?共产党也不能拿国企老总当看门老头啊!这下踏实了,成咱自己的啦——呦,俩眼发直想谁呐,是歌厅里那只小夜莺儿吧?刚当上鸟你还就要飞了!

灯亮,表演转回到舞台。

书贩与‘侨眷’走了个交叉

书贩:从黑市到白沟,越走越顺还!

侨眷:从黄土地到黄土地,距离不是太大——您讲话儿。

那对女高男矮夫妻,夫慢慢走来

妻:钱借着了么?校长说最晚明天。

夫:我弟和弟妹也都待岗了,没好意思抻茬儿。

妻:只能再去我妈那儿瞅瞅了。(匆匆走去)

老板上,女作家追随其后

作家:企业家只是企业家,只能追求利益最大化,亚当斯密——

倒爷:文化人就是文化人,放屁都带包装!“当”了“秘”的,給我当文秘吧!

右派[9]在舞台一侧悠然作古人状。老板一干人上

老板:小时候M家挨着胡同公共厕所,冬天冻得我、夏天熏得我前半生净跟局子打交道了。这座大厦的风水,您老可得给我选吉利了。

右派:风水布局,地户要闭,天门要开,龙脉旺,五鬼运财。那大片松树林,硬是一块宝地,毛主席纪念堂当初要盖那边,你老弟呆局子里就出不来喽。

兽群奔驰声。老板击掌

那片林子,给我砍了!(看见老干部,又看看自己的鞋 )“砍”忒糙,应该叫——什么“社会主义”,还是“社会主义”什么来着?

老干部

笑吟吟

“社会主义自我完善”——

知识精英

您那个忒老了点,最新说法是“接轨”——

老板

接“鬼”? 这个狠!那咱们就“接鬼”!

鼓声起,老板老干部知识精英等与歌舞队穿插于舞台

歌舞队

山秃着是接轨,绿着不是接轨

水臭着是接轨,清着不是接轨

他们走走说说,二者形成一种类似于乐曲与舞步的节奏关系

给我砍,林子改GDP,票子是硬道理,剩一棵扣半年工资!

排气管接他们肺里,排污道砌他们胃里――直排成本最低

心硬着是接轨,软着不是接轨

刀挥着是接轨,摆着不是接轨

他们从匍匐于地的民众背上踩过,甚至还在那儿站上一会儿,蹭蹭鞋底

市场经济没朋友,你不下黑手他下毒手!

商业社会全对头,我不卖假药也卖假酒!

歌舞队

我笑着是接轨,哭着不是接轨

你跪着是接轨,站着不是接轨

他们围着一位自转的妹子公转,妹子正在练发声

这么高品质的屁股,还不拿去创汇?

跟我们公司签约!

乳窝露着是接轨,捂着不是接轨

大腿劈着是接轨,并着不是接轨

箫声《走进新时代》。

他们越走越轻盈越放松

抢东西抢去,偷东西偷去,不抢不偷,是人类么?

跳楼跳去,上吊吊去,不哭不闹,算社会嘛!

拘留所满满当当是接轨,空空落落不是接轨

火葬场红红火火是接轨,清清冷冷不是接轨

他们在舞台中央以彼此为穿衣镜,试起了黑西装黑风衣,然后齐刷刷戴上黑墨镜。小五子手一扬

天下基本上就是咱们这些人的了。从今往后,彼此罩着点,该配合配合,咱一把同花顺,先走了大贡再说!(拍拍知识精英肩膀 )自己人,给车!

知识精英一口气不带停顿地

根据我导师张 Peter的理论模型中国这种内卷式society通常会以一个倒U型的development因应现代性进入的宏大图式turning point拐点的缺位则表明在地性常常无法为学术主体性的充分展开提供阐释平台(一个转身)社科基金下来了,我得赶紧去西直门立交桥那儿弄点假发票去!

前面练发声的妹子,正坐在老板腿上接打电话:

哈喽——税务所?传唤我?sure您没搞错?我哪有那功夫啊!白天电视台录我专辑,晚上领导人我新歌,明天我得飞法兰西法国。不过,中午有一小时空档,税务局局长跟几位企业家请客,要不您你带上罚单过来一块坐坐?

米老鼠风格的歌舞队轻佻上场,妹子赵飞燕似地加入其中

赵――Bunny,钱――Dummy,孙——Tummy

Teddy――Buddy――Duddy

Cindy――Mindy――Windy

Jimmy——Willy——Davy

女作家

M儿子狠(第一声)的他爸他爸不爱听M爱听:这孩子越大越有西方人气质了!

场外女孩

爸,那外国老头长那样还动手动脚的,我还去吗?

侨眷

你是用美国英语跟他对话么?

女孩

爸,下辈子您不能投胎当外国男的,起码也得投胎当中国女的呀!反正我不想让他摸来摸去的——

知识精英

国有资产还不趁有人摸赶紧抛售!

新新男女轻佻舞回。一黄毛仿真洋妞率领中国男女边学步边学舌

Goo-fu-fuck

Goo-su-suck

Fu—fuck-luck

Su-suck-luck

Fu-suck—Gooood

Su—fuck—Gooood

汉子们在一旁赞不绝口

听出来了吧,美国独立宣言,确实牛!

节奏真他妈现代后现代!

仿董文华唱

“走进那新时代”——这才叫新时代!

《走进新时代》如悲笳哀角,压抑而激愤,渐带摇滚风,鼓声起,灯光变,舞台上全体演员转身面向观众,他们或一人或一对或一组轮流咏诵,汇合为大群诵

手跟爪接轨

头跟腚接轨

拂晓跟三更接轨

桃花源跟狮虎山接轨

新长征跟耐克鞋接轨

往圣先贤跟美洲豹接轨

仁人志士跟芝加哥公牛接轨

二十四史跟二十六个字母接轨

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跟芭比娃娃接轨

百城烟水千峰万壑皇天后土跟美国签证处接轨

雨窗秋灯翠堤春晓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跟嘎纳电影节接轨

楚骚汉赋魏晋文章全唐诗全宋词全元曲跟托福GRE接轨

舍生忘死冒险犯难尽忠报国取义成仁跟松下电子计算器接轨

救死扶伤跟红包接轨

强身健体跟黑哨接轨

同舟共济跟末尾淘汰接轨

人人有书读有学上跟教育创收接轨

顾炎武跟博士点接轨

司马迁跟社科B类基金接轨

专业学者跟绝缘材料接轨

经济学家跟作案工具接轨

文学跟性商店接轨

艺术跟扒厕所接轨

雷锋王杰跟精神病院接轨

黑帮老大跟主席台前排接轨

老英雄跟擦皮鞋接轨

小无赖跟聚光灯接轨

强者跟菜刀接轨

弱者跟肉末接轨

人心跟防盗门接轨

人际跟大峡谷接轨

人情跟打火机接轨

人世跟火药桶接轨

舞灯光区变为低窄的一条,重复前幕结尾。

注 释:

[8]这类投影上变性了的对话,是本剧语言的一个层面,有别于舞台上那些较固定的角色以及群诵等等。

(第六幕完)

长按二维码支持激流网黄纪苏|我们走在大路上  ——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六)-激流网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关注网站的老师和朋友,激流网现推出会员制度:详见激流网会员办理方案

为了避免失联请加+激流网小编微信号jiliu1921

黄纪苏|我们走在大路上  ——近三四十年的社会心理史(六)-激流网(作者:黄纪苏。来源:郭松民的散兵坑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罗敏)

打赏